• 打卡
    星星拌云海 5
  • 【序】Heima

    剧情相关:http://elfartworld.com/works/800960/

    ————————————————————————

    Nú signu vast að unðum til von, 

    现在我坐在坚实的土地上,

    Morguni vætur, 

    清晨到来,

    Allt sítt logngára stað, 

    用它的平静对抗着风暴,

    Og múkk árast í, 

    而现在表面出现了波纹,

    Og múkk brjótum í dauðalogn, 

    而现在我们打破了平静。——《Dauðalogn》

    1.

    伊莎贝拉厌倦了战争。

    与其说厌倦,更多的是不想参与。在过去数年以来,她在这个泥潭中已经失去过太多东西。比起为了所谓的公正或者安宁去维护那短暂脆弱的和平,她宁愿将自己麻醉掩盖起来,做一个事不关己的获利者。只要人心尚在,这个世界就不会消停,那么把满腔热血留给年轻人们,又何尝不可呢?

    她足够聪明,能够运用头脑去交易与获利维系那不算差的隐居生活;她也足够锋利,能狠狠斩向入侵她领地的爪牙——哪怕无法完全破坏,也能跟对方留下难忘的残痕。

    事到如今,若是自己一个人的话,持续这样的生活也不算坏。四处的异变也好,获得碎片也好,放弃并回归到原来生活才是对于自己利益损失最小的打算。

    ——————本应该是这样的。

    2.

    “伊莎贝拉小姐,午饭好了。”

    随着食物的飘香,厨房处传来了干净透彻的少年音。成树从门边探出头,挥了挥手上的汤勺示意。

    伊莎贝拉放下手中的书本,温和地向他笑笑,走向了餐厅,“谢谢你,成树。今天的菜肴也辛苦你了。”

    男孩的脸红了红,两只兽耳扑棱了下,他将一盘盘食物稳稳放在桌上,也一同坐了下来,“不…没有,伊莎贝拉小姐不用和我客气。”

    伊莎贝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眼神深邃。片刻,她垂下眼眸,“吃饭吧。”

    “我开动了。”

    这是捡到成树的第九年,也是如同过去一般普通而平和的一天。在一如既往的饭桌前,两人一如既往的享用着午餐。他们沉默的咀嚼着,金属刀具同瓷碟发出清脆的摩擦声与碰撞声。

    男孩突然想起了什么,率先打破了这片沉默,“伊莎贝拉小姐…”

    “成树,我说过的吧?咀嚼时不要说话。”

    “…对不起!”成树慌忙咽下食物,不好意思地擦了擦嘴,“嗯…就是昨天您提到的有关线索的事,那是指什么的线索?”

    伊莎贝拉停顿了片刻,她放下餐具,迎面望向成树。

    “…嗯,你还记得不久前向我们被赋予碎片的事吗?你应该也能感受到吧,我们现在都能使用一种‘奇迹之力’的能力。”

    “是的,并且我也梦到了那个名为约阿的青年。他说这个碎片给我们带来了能够撼动世界的力量,还提到了异变的真相相关…”

    “看来没错,”伊莎贝拉皱了皱眉,“你也能感受到吧,我们都是碎片的持有者…你对于这件事怎么看?那个青年也提到了我们有选择的权利吧。”

    “…我的话,其实都无所谓。”少年顿了顿,“只要伊莎贝拉小姐需要的话,我随时都…”

    “打住。”她摇了摇头,起身弹向成树的额头,“…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但是不行。”

    “你需要多为自己想想,自己的未来打算、自己的目标和规划…我终究只是个照顾过你的人,你不应该受限于这个地方。”

    “可是我从来没有觉得受限!我真的…”成树突然激动地拍桌而起,声音颤抖了起来;而餐刀随着桌面的震动摔落而下,在地面上滑行到一边。他沉默的起身捡起叉子,回到座位。片刻,他缓缓道歉,“对不起…可是伊莎贝拉小姐总是这么说,但其实你很清楚吧…我真正想要的。”

    “…算了,让我们转移一个话题吧。”女孩叹了口气,“其实我想说的线索,是关于你的身世的。”

    “你也知道这么多年以来,我都在四处打探你的来历,除了你的父母以外有没有其他亲人还在这世上…家人还是很重要的存在。近期碎片的到来,又让更多情报在四处游行的人群中传递着。我从一位冒险家友人那里打听到,他最近遇见过同样拥有碎片的狼族。虽然不知道具体方位,但碎片持有者的感应应该会有很大的帮助…既然‘最后的决战’在戴亚之国,那么我们就出发吧,去与各种各样的碎片持有者碰面。”

    成树徐徐抬起了头,凝神静听。身处这间空旷而阔大的屋子,他仿佛都能感受到呼吸的一分一秒。

    “据说那些命运教团残党近期也活跃了起来,似乎是企图收集碎片来复活他们的神。虽然这事还不知是否属实,但本来因异变引起混乱的大地会变得更为危险…?”

    “即使这样,你也愿意和我一起出发吗,笨蛋小鬼?”

    她又微笑了起来。与往常不同,她是很认真的在询问成树的意见,对于这件重要而具有决定性的出行,关乎成树是否能找到更好的归属,关乎她是否还会继续陪伴在成树身边。

    少年翘起嘴角,也无奈地展开了笑颜,“什么啊…明明这些风险也是为了帮我才存在的吧,身为当事人,除了感激外也一定会对这次出行负责的。真是狡猾啊,伊莎贝拉小姐。”

    “嗨,怎么说话呢小成树。不过我们都宅在家里这么久了,出去四处走走不也挺好吗?”

    “是是,”少年笑着点点头,同时也握紧了放在膝上的双拳,坚定地回答道,“只要您需要,我随时都会陪伴着您——”

    “我的小姐。”

    3.

    ———等在神弃之地的圣山安置好住所时,伊莎贝拉就已经决定虚度时光了。没有什么所信仰的,也没有什么还能失去的了。

    即使左耳做了康复治疗,也接近听不到什么声音了。而那个人的离世,更让自己发现失去了一直以来追随的东西。

    …到头来,自己想要什么,还是一无所知啊。

    在这个下雨的夜晚,她却发现了一个受伤的非人类小孩。他瑟瑟发抖着,虚弱的身躯紧缩在一团,身上的血迹与伤痕肉眼可见。

    但又关我什么事呢,伊莎贝拉想,残忍的事我也做过不少了,狠心丢下这个孩子又有什么难的。

    “干脆…”

    小孩发出微弱的声响,伊莎贝拉打着伞向前走的步伐也停了下来。

    “干脆…死了算了…反正这样的日子也无所谓…”他抽泣着,声音忽高忽低,“就让我…冻死在这里就好了…爸爸…妈妈…”

    ……嗯?

    …为什么?

    伊莎贝拉刹地转过身来,她有些难以置信地望向那个放弃了自己的小孩,如同过去那个打算求死的自己一样。

    “…如果是过去,你也会这样做的吧,大叔。”

    她像过去那双救赎的手将自己从不断下坠的深渊里拉出一样,用自己的双手抱起了成树,慢慢走向回家的路。

    而她也不会想到,在接下来的九年里,这个孩子的出现会给自己的人生带来多大的转折。

    星星拌云海 2
  • 打卡卡卡卡
    星星拌云海 4
  • 只是一个笑眯眯的法师
    星星拌云海 11
  • 打个卡
    星星拌云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