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04983

你以为我是白居易 其实我头像是王维。

  • 我又来尬更了
    一大滩水 1
  • 头号#04

    【04#铁匠】

     

    -

    前文链接:

    01http://elfartworld.com/works/182982/

    02http://elfartworld.com/works/183283/

    03http://elfartworld.com/works/183961/

    -

    在夜王拉着林秋裤上车的两分钟后,他已经开始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继而开始后悔自己的一时好心。

     

    毫无疑问,夜王觉得自己像个冤大头。他面对林秋裤的时候,有一种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的无力感,他的缺德,在林秋裤大大咧咧的直男式善良面前,时常无处发挥。相处久了,他竟然还觉得林秋裤有点小可爱,这大概就是直男对于天然弯的某种不可言说的魅力。

     

    难道我就此成为了一个好人?夜王想,感觉此刻有点如梦似幻。

     

    但很快,林秋裤的声音让夜王回到了现实。林秋裤如同一只被按下了复读键的录音机,喋喋不休地开始了自问自答:“中介人,我该怎么称呼你,夜王,我可以这么叫你吗?就这么叫吧。我们现在去哪里?这车开往哪儿,让我看看线路图,噢,是不是去——”

     

    “我又不会卖了你,到了就知道了。”夜王打断了林秋裤的话,他感觉到很头大,“还有,你的时装能不能调一下呼吸灯的频率?太闪了!”

     

    林秋裤愣了一下,委屈地嘟囔道:“这是出厂设置啊,我也不想的!”

     

    环城悬浮车到站,夜王拽着林秋裤走下车,而后者还在专心致志地研究着面板,妄图调节时装的灯效,但均以失败告终。悬浮车升起继而离去,扬起一阵沙尘,两人在原地站定,林秋裤这才抬起头来打量四周的景色。

     

    这是格尔尼卡的城市边缘,身后抽象的建筑群已经离他们有一定距离,他们现在处于城市与广袤沙漠的交界处,头顶一轮初生的明月洒下皎皎月光。

     

    林秋裤点开了系统地图望了一眼,如今他们正处于格尔尼卡城市外的七神沙漠,只见系统简介是这么写的:这是一片死亡的荒芜之地,无数冒险者命丧此处,沙漠深处究竟是无穷的宝藏还是代表死亡的怪物——

     

    “你看的都是啥玩意儿呢?”夜王凑过来看了一眼林秋裤的系统地图,随手帮他关掉,“这都多少年前的版本了?地图早就更新了!”

     

    当玩家探索出系统地图所没有的新内容时,系统地图便会更新,但是大多数的更新内容都需要花钱购买下载。买个地图能花多少钱,夜王还从来没见过拿着新手地图四处闯的人,这半天时间里,林秋裤一直在刷新他对这个游戏的认知。

     

    表面上看,七神沙漠的确是一片鸟不拉屎的地方,当中可能有一些不值一提的小怪物和采集素材之类,绿洲里这样的地方多了去了。但实际上,七神沙漠是一个入口,只要向沙漠输入亡灵系魔法,沙漠便会把你带去隐藏在其中的亡灵城市。

     

    想当年,玩家刚发现藏在七神沙漠中的亡灵城市时,这个隐藏地图还引起了很大的轰动,然而直至今日,亡灵城市早已成为了七神沙漠的招牌,几乎无人不知,早就不是什么神秘的地方。

     

    亡灵城市共有七座,其中又以铁匠之城最为著名,如今形成了其余六城围绕铁匠之城发展的奇妙生态。如同五金商业街一样,铁匠之城汇集了游戏里半数的著名工匠,里面光是卖螺丝的可能都有几千人,基本上能喊得出名字的武器,都是从铁匠之城这里流出去的。

     

    作为一名职业的金牌黑心中介人,夜王熟知游戏里的各种门道,早些年寻找发财路子的时候,他也来过亡灵城市这儿探路。不过比起冰冻蓝莓号,亡灵城市的交易渠道可要正规得多了,不是他能够耍滑头的地方,夜王发觉生财无望之后,便离开了这片伤心地。

     

    夜王取出他的亡灵骨刺往地上一插,沙漠地面扬起一阵尘埃,然后就再无动静。一串候鸟滑翔飞过夜空,在林秋裤一脸“你不是骗我的吧”的表情中,地面忽然开始猛烈震动起来,夜王毫无预料,脚一滑差点摔倒,还是林秋裤反应快,一把抓住了他。

     

    很快,地面震动停止,无边的沙漠又恢复了平静,再没有别的声响。

     

    两人又等待了片刻,饶是夜王,此刻也感觉到有些疑惑,道:“嗯?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好像不是这样的。”上一次来这儿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他去过这游戏里太多的地方了,身为一条金鱼,他的记忆很模糊。

     

    夜王不信邪,他又举起骨刺往地上插了几次,一边喃喃自语道:“难道过场动画改了?加了什么打怪探索解密环节?”

     

    “啥,打怪?”闻言,林秋裤面色紧张,他一手抓着夜王,另一双手则从身后掏出了他的武器:一根钓鱼竿。

     

    “我没事。”夜王尝试把自己的手从林秋裤的手里拽出来,但是这男人力气其大无比,他拽了半分钟都没成功,简直想上脚踹。

     

    而林秋裤则把钓鱼竿横在两人身前,他看都没看夜王一眼,丝毫没有留意夜王的小动作,只是低声说道:“别闹。”夜王老脸一红,竟然被一个傻大个教训,他感觉到不合时宜的心跳加速,不知是被气的还是被苏到了。

     

    一片寂静之中,眼前地面的沙尘逐渐动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片刻后漩涡停止了转动,漩涡中央,沙粒形成了七个约有一米高的人形,这些人形如同一座座喷泉,在不停地流失沙粒后又重塑,看起来十分恐怖。

     

    就在两人都无比紧张的时刻,林秋裤忽然凑过来,低声问道:“这过场动画怎么这么长?能不能跳过?”

     

    看见这七个人影后,夜王反倒松了口气。

     

    “晚上好,两位先生,欢迎来到七神沙漠。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的?”七个人影同时开口道,场景一度显得十分诡异,“很抱歉,根据3月18号新出台的《七神沙漠亡灵城市体验政策》,由于亡灵城市的游客日益增加,为了加强游戏代入感,开场增加了两次地震和三段对白,所有的剧情都是无法跳过的。”

     

    夜王按住了跃跃欲试想去戳一下沙人的林秋裤,开口道:“我们想去铁匠之城。”

     

    七个人影同时点头,道:“乐意之极,先生们。七神会为你们指引道路。”言毕,它们就同时化作一堆砂砾,随后砂砾又形成漩涡,地面再次震动起来,一只巨大的沙鸟从地底缓缓化形,俯下身等待他们上去。

     

    夜王和林秋裤跳上了鸟,沙鸟振翅飞入七神沙漠深处,夜风非常凉爽舒适,夜王感觉到身后的格尔尼卡城市离自己越来越远。林秋裤则有点坐立不安,四处张望着,好像一只初来陌生环境的大狗。

     

    在沙漠上空飞行了差不多一刻钟,巨型沙鸟载着两人穿越隐藏在夜幕中的亡灵隧道,他们终于来到了隐藏在七神沙漠里的亡灵城市——铁匠之城。

     

    -

     

    林秋裤拼命拿手扇风,一脸郁闷地穿过充满热浪的亡灵隧道,夜王则坦然多了,坐在鸟背上岿然不动,这让林秋裤刮目相看,殊不知他只是没有穿全身感应装备。两人出现在铁匠之城的一个角落,亡灵隧道的降落地点是随机的,就连见多识广自认对绿洲无所不知的夜王,此刻也感觉到一丝茫然。

     

    夜王从路过的小幽灵那儿买了一份地图,片刻后才在地图上找到自己在哪里,又是沿着小路走了好一段时间,终于来到车水马龙的大路上。

     

    川流不息的半透明人群来来往往,夜王让林秋裤付了钱,找了一辆幽灵马车坐了上去,吩咐开往坐落在西北角的猫薄荷山。两人在山脚下车,沿着林间小路上山,夜王拄着骨刺当拐杖,一边有气无力地喊道:“走慢点——我不行了——”

     

    今日的运动量已经严重超标,夜王感觉线下的自己已经累成一个活死人了。

     

    “你是八十岁老人爬山吗?”林秋裤闻言,从上面蹦蹦跳跳地回到了夜王身边,手里的钓鱼竿转得快要起飞,“要不要我背你?”

     

    “不用了,谢谢。”夜王挥挥手,虚弱地回答。林秋裤于是又继续往上蹦,在山林里像一只闪来闪去的七彩萤火虫。

     

    两人爬山运动了好一阵子,终于来到猫薄荷山的山腰,这里坐落着整个铁匠之城最大的坐骑回收站,俗称废车垃圾场。回收站旁,则搭建着许多破破烂烂的棚屋,不少工匠都住在这里,以此为生。

     

    “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地吗?”林秋裤难以置信地问道,“我还以为,你要带我去那样的地方定制武器。”他回过身,指了指铁匠之城中心霓虹闪烁的高塔。他如同一个被家长欺骗了感情的孩子,就是平时好好努力学习只为了家长口中奖励的娃儿,结果家长到头来送了孩子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夜王没理会他,带着垂头丧气的林秋裤来到最偏僻的一处棚屋,随着两人走近,他们逐渐能听见棚屋里面传来的隐隐约约的走调音乐。

     

    两人在门前站定,夜王大力地敲响了面前的闸门,一边敲一边喊:“猫薄荷山里没有猫薄荷!”

     

    “这是什么,暗号吗?”林秋裤小声问道。

     

    夜王点了点头,小声回答:“是吧,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喊就是了。”

     

    里面的音乐声停了,林秋裤听见,一阵非常轻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随后“唰”地一声,铁闸被拉了起来。棚屋里面是想象中的脏乱差,他四处张望了一阵子,最终在脚下找到了一只八十公分的猫,正插着腰望着自己。

     

    “顶级定制武器了解一下喵!”见林秋裤终于望见了自己,那只猫道,“不提供吸猫服务喵!”

     

    秋裤看着眼前这只带着蓝色帽子和围裙的猫举起了大锤,轻轻锤了一下夜王的膝盖,道:“是夜王啊喵!好久不见了喵!”

     

    夜王被它锤得一个踉跄差点趴下,打招呼道:“好久不见,土土。能不能把你的猫科动物MOD关了?”

     

    “不好意思喵,忘了你不喜欢这个喵——好了,关了。你真奇怪,说话带‘喵’不是很可爱吗?”被称为土土的猫回答,领着两人往棚屋里走。绕过一大堆机械垃圾后,眼前的世界变得豁然开朗起来:这小棚屋里竟别有洞天,穿过前院,里面是一片非常广阔的空地,相对外面而言收拾得干干净净。只见墙上挂满了琳琅满目的各式武器,一门崭新的巨型炮车静静地立在空地中央,林秋裤忍不住凑上前去打量了起来。

     

    “那是客人定制的武器,刚完成没多久。你不要碰!!我还没上完漆,手指印很难擦的!!”土土对着林秋裤怒吼道,转而对夜王说,“先坐会儿,猫屎咖啡要吗?我马上拉一点冲给你们。”它打了个响指,两张椅子飞了过来,让夜王同林秋裤坐下。

     

    夜王嘴角抽搐着回答:“咖啡就不用麻烦了。”

     

    “那来点亡灵城市的特产,死人脑浆味可乐吧。”不待夜王拒绝,土土又打了一个响指,两个玻璃杯和一个茶壶不知从哪里摇摇晃晃地飞了出来,夜王和林秋裤接过这一杯颜色诡异的饮料,两人无声地对视一眼,纷纷选择了放下杯子。

     

    土土踩着小楼梯爬上炮车顶部,拿起喷枪开始最后的上漆步骤,边喷边闲聊道:“夜王,最近忙着在哪儿缺德呢,自从上次你怂恿那个什么鬼星盗团把冥王星银行炸了,并且黑吃黑顺走了里面所有的东西之后,好久没听见你的消息了。”

     

    林秋裤用诡异的眼神望了夜王一眼,仿佛在此刻重新认识了身边的人,而夜王坦然自若地回答道:“最近也没干什么,都是小事了。说起这个,还得谢谢你上次提供炸银行的炸弹。”

     

    这次,林秋裤诡异的眼神转到了土土身上,土土头也没抬,继续道:“客气个啥,收钱办事嘛!之后那个星盗团怎么样了?还有没有找你麻烦?”

     

    “没呢,我把他们都向执法队举报了。现在估计在冥王星吃牢饭吧。”夜王答道,可怜林秋裤的三观开始崩塌起来,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身边的羊头是天下第一好心的善良中介呢。

     

    土土喷完漆后,坐在炮车的顶端,像是坐滑梯一样飞了下来,抛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它在空中转了三个圈,最终在夜王面前稳稳落地。

     

    “完成咯,我的世纪大作!”土土做了一个谢幕的动作,又打了一个响指,一排长着手脚的猫屎凭空出现,绕着他们开始敲锣打鼓,土土随着音乐哼起歌来。

     

    在嘈杂的乐声中,夜王道:“这次找你,是想让你帮他做一把武器。”夜王用手指了指身边的林秋裤。

     

    “没问题呀!”土土点点头,“这位雷蛇先生,你想要什么武器呢?”

     

    “长枪!枪!”林秋裤连忙道。夜王望了他一眼,心想你不是刺客吗,刺客用什么长枪,在夜王质疑的目光中,林秋裤才委屈至极地慢吞吞补充道:“好吧,其实刺客小刀也可以……”

     

    “材料有吗?高级材料要自己提供哦!不然我只能搓一根烧铁棍给你!”土土又道,“这位雷蛇先生,你能不能不要再揪我的鱼了!”

     

    林秋裤这才收回他的手,别说,土土帽子顶上的这条鱼还怪可爱的,他一脸茫然地回话:“什么材料?我包里只有寿司食材,三文鱼可以吗?”

     

    土土翻了个白眼没有接话,所幸夜王早有准备,他掏了掏自己的百宝袋,半天才从里面翻出一块指甲盖大小的艾德曼合金,递给土土,说:“反正这东西我留着也没用,给他吧——”夜王肉痛了两秒钟就不痛了,艾德曼合金贵是贵了点,但这东西是赃物,他一直留着不敢卖,干脆做个顺水人情,送给林秋裤算了。

     

    虽然对方未必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夜王瞄了一眼林秋裤,后者正一脸无聊地望着自己。两人对视了一秒,夜王率先移开视线,而林秋裤则百般聊赖地开始观察土土。

     

    “哇,你从哪里偷来的!牛逼啊!”土土小心翼翼地举着这块金属,跑进后院里鉴定去了,“你们先坐会儿!喝喝可乐!”

     

    林秋裤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土土,直至他完全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中,他才回过神,用钓鱼竿一把敲飞了一颗在自己耳边一直敲三角铁的猫屎。他凑到夜王耳边,沉思片刻,小声说道:“这猫好色啊——穿裸体围裙!”

     

    夜王:“……搞半天,你就想和我说这个???”有的时候,真的不是很懂你们直男的思维。

     

    土土在后院里倒腾了一阵子就回来了,那块艾德曼合金已经不见了,想来是怕夜王反悔,已经藏了起来。

     

    “做个武器大概要两三天,我到时候通知你们来拿吧喵。”才没过多久,它又悄悄地把猫科动物MOD给开了回来,“你们可以在亡灵城市随便观光一下,喵~”

     

    夜王被它“喵”得不胜其扰,逃也似地带着林秋裤离开了土土的棚屋,两人下了猫薄荷山,他已经累得很,也不管林秋裤了,吩咐他这几天不要乱跑,在此地不要走动,就自己下线了。

     

    -

     

    //线下

     

    话又说回来现实这边。

     

    严佑补除了每天准时上线玩游戏,偶尔出门溜达卖片,也一直没有忘记找房子的事情。还有半个月,这个九人地下室的租房合约就要到期了,他不想续租,势必就要在那之前搬出去,时间可谓非常紧张。

     

    然而在网上搜索了好几天,却依旧没有找到合适的房源,旧金山房价昂贵他是知道的,但没想到会这么贵,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很快,他意识到,这种合法的房源是无法满足他这个穷人的需求的。

     

    严佑补现在居住的地下室,是很久以前认识的一个黑中介帮他找的,住下来之后才发现,这种三无房源的地下室实在是恶臭,他就没考虑过那哥们。不过如今,他想着再去找那个黑中介碰碰运气。严佑补走到附近的一个便利店,把卡里的钱都换成现金揣在兜里,那黑中介小心得很,做交易都得给现金,不收虚拟转账的。

     

    他已经有好几年没来过这片街区,凭着记忆摸索着,寻找黑中介的办公室。也不知道他搬走了没有,严佑补心不在焉地想着,但是这几年都没有听过什么消息,应当还是在老地方。

     

    严佑补左右张望,走到一栋破旧的矮楼下,这里的街道很窄,而且人又多,让他感觉呼吸困难。记得自己几年前来这儿的时候,上面还挂着一个坏掉的灯箱,怎么现在连灯箱都没了,莫非是城管查得紧。

     

    他迟疑着不知道是不是这里,就在他犹豫之时,严佑补看见前面的楼梯间走出来一个红头发的男孩,男孩走下楼梯,在楼梯口站了一会儿,不知道在想什么,站了会儿就离开了这栋楼。

     

    他觉得这个男孩怪眼熟的,片刻后头上的灯泡亮起,是不久之前给他送过蕉的那位便利店小兄弟!一瞬间,他忘记了什么找房的事情,连忙追了上去道:“哎——等等!”

     

    但是那个红发小兄弟并没有听见严佑补的声音,继续向前走着。一是因为大街上人来人往,而严佑补又不知道人家的名字;二是因为严佑补实在是气虚,他的喊话声比蚊子叫大不了多少。严佑补逆着人流,艰难地跟在红发小哥的背后,一路上不停地对被撞到的行人say sorry。

     

    忽然,不远处的红发小哥停下了脚步,他在一家店门前张望了片刻,最终推开门走了进去。严佑补走过去一看,发现那是一家宠物医院,他迟疑了片刻,最终也推门进去了。

    火凤尊 5
  • 我怎么这么摸
    一大滩水 1
  • 加个年龄和年级
    眼镜姥邪魅一笑 2
  • 55555555555
    黎明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