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96226

偶尔写点东西的工科生_(:з」∠)_ 欢迎来互动(挥小旗~)

【第一章】第二节 Hello Hogwarts World

阅览数:
222
评分数:
3
总分:
30
举报

*BGM 《月光》德彪西(出自《恶灵附身》):http://www.xiami.com/song/1773702608?spm=a1z1s.7154410.1996860142.1.rHQe7i

*写到后面有点点赶,如果出现任何OOC请亲妈们指出,非常感谢_(:з」∠)_

*字数:4793

——————————————我是分隔线—————————————

这是尼古拉斯学习魔法的第四年,也刚好是离开上一个魔法学校的第五年——他中途休学了一年。

今天是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昨夜的雨水洗去了天空中一切的灰尘与污渍,在一碧如洗的晴空下,一座座山峰连绵起伏,从被染白的峰顶的往下看,山,由几抹雪色过渡到了青翠欲滴的绿色,接着取而代之的是环绕这片群山的湖泊。一只蜻蜓飞来,当它轻轻地点在这水面上,这片宁静被打破了,整个世界被掀起一阵阵的波动;原来,湖面划分了两个世界,这面是虚幻,而那一面则是现实——这里是阿尔卑斯山北部的一片土地,六国的交界处。群山,湖泊,与天空共同构成了这片世界。

阵阵微风拂过这里的芦苇,沙沙作响,那是风的呢喃,法兰克•奥布莱恩瞄了一眼腕上的手表,休憩的时间已经结束,是时候回家了;尽管平时实验室里的工作让他焦头烂额,但没有什么能比他儿子,尼古拉斯•奥布莱恩今天去上学更重要的事情了。

脱掉拖鞋,法兰克沿着楼梯步向二楼,在这些木制楼梯的嘎吱作响之间,参着另外一种声音,这是一种令他感到安心与欣慰的声音——他的儿子,尼古拉斯最擅长的中提琴。

「德彪西的《月光》……」法兰克放慢脚步,他把耳朵贴在尼克的卧室房门上,侧耳倾听着自己的儿子临走前最后的演出。

马尾毛制成的乳白色琴弓缓缓划过晶莹剔透的琴弦,屋内的少年轻轻地揉动着琴的末端,一颗颗音符组成的一句句旋律宛如波浪一般流动着。中提琴,没有小提琴那样如泣如诉,也没有大提琴那样悲哀沉重,中提琴所拥有的音色是更加的庄重严肃,正如少年一样;尼克注视着谱架上的五线谱,虽然他早已摸透了谱子上的每一颗音符,每一个强弱记号。

「不错,比以往更加熟练了。」待到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倾听已久的法兰克面带欣慰的笑容推开了房门,「只是,情感还不稍有不足……」

「嗯,我会继续努力的。」

尼克错误的理解了“情感”一词,他将“情感”与“技巧”,“强弱”画上了等号,或许在他的字典里,“情感”这个词早已褪去了它应有的色彩。

「对了,行李收拾好了吗?」

「嗯。」

「那现在把中提琴收起来吧,想必你肯定是要带到学校去吧。」

「嗯。」

「那芙洛拉呢,你也是要带着的吧?」

「她就在你的脚下。」

 父亲低头一看,一只姜黄色的猫咪正蜷缩在自己的裤脚边,这是尼克三年前就开始养的猫,名为芙洛拉。正如他的主人一样,芙洛拉永远都是这么安静,她不像其他的猫以捣蛋为生活乐趣,而她的唯一一个乐趣大概就是睡觉了吧。

「好,那我们就出发吧,前往国王十字火车站吧……你妈妈医院昨天刚接受到一个重症病人,好像是患得了……呃,一种叫龙痘疮的疾病,所以她今天没法陪你了。」

「没关系,我能理解。」

他已经习惯了,母亲在医院里一直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而他也知道母亲是爱他的,若不是遇到重症患者,在这种事情前她肯定会请假来陪同自己。

———————————————————————————————————————

「再见,爸爸。」

离别是痛苦的,不过也是必要的,少年只有学会了“离别”之后,他才能做到真正的长大。

「安全到达后记得写封信给我们。」

父亲心理也清楚,这一次离别意味着一年后才能重聚,他现在唯独能做的,就是相信他的儿子,能够习惯新的校园生活,他只希望,不要再有在先前魔法学校里遇到的事故了。

这里是国王十字火车站,通往魔法学校的霍格沃茨特快便停靠于此地,在这简短的告别后,尼克转向第九和第十站台之间的那堵墙,深吸一口气,在确认周围暂时没有别的麻瓜后,他握紧手中的推车,快步冲向那一块墙壁——从麻瓜眼里来看,这的确是一件疯狂的事情,就连他的父亲也觉得有些荒谬;但他做到了,这是他第一次去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穿过这堵划分着麻瓜世界与巫师世界的边界,印入眼帘的是一辆深红色的铁皮火车停靠在站台旁,再次抬起头一看,“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标志牌挂在上方,这一切正如他母亲所说的那样。

「让开让开!不要挡住走道!」

身后传来一阵呼喊,一个身材瘦小的少年从身后的墙壁里冲了出来,陶醉于欣赏火车站的尼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少年撞的失去了平衡,险些摔倒。

「眼镜……」

当整个世界仿佛被蒙上一层纱之后,尼克意识到虽然自己没摔倒,但是眼镜被撞掉了。他立刻放下手中的东西并蹲了下来,他的脸上罕见地露出了一丝惶恐,身边的人流走来走去,他找不到自己的眼镜。

「这个是你的吗?」

眼前伸来一只持着眼镜的手,尼克抬起头,一个有着棕色头发的少年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看着他。

「……非常感谢。」

「小事一桩,对啦,你叫什么?」

「尼古拉斯•W•奥布莱恩,你叫我尼克就行了。」

戴上眼镜,尼克看清了这位少年的容貌,小麦色的皮肤下有一双如晴空般澄澈的眼睛。

「我叫亚当,以及这位是我的好搭档Sol,请多指教啦~」

亚当带着爽朗的微笑摆出致敬的姿势,仔细一看,他的肩膀上一直趴着一只小乌龟。

「喂,亚当,快点上来吧,火车马上就要出发了!」亚当身后的车厢窗口探出了一个脑袋,「好叻!,我马上来!」

「那么我先上车啦,以后有机会再聊,总之很高兴认识你!」

汽笛声响起,还在站台上的学生纷纷与自己的父母、朋友告别,一同踏进这个驶向魔法学校的列车。踏进列车,尼克走过一个个隔间,里面大都坐着两三个学生,但他不喜欢热闹;最后,他止步于一个空的隔间前,这令他很满意。

「Wingardium Leviosa(漂浮咒)」

少年挥动了一下魔杖,行李被一双无形的手托起,拉开推门,行李箱平稳地被送上了座位上的行李架。尼克倚着窗边,抚摸着躺在腿上逐渐入睡的弗洛拉,注视着窗外闪过的景物。

「咚咚咚!」尼克将视线转向隔间的推门,一个戴着奇怪的笑脸面具的男子拉开了推门。

「我能坐在这里吗?」他穿着一件咖啡色的牛皮夹克,里面是一件鲜红色的衣服,而最外层套着一个深色的长袍,再加上他黑色的裤子,这一切都和他那猎奇的面具风格相违。

「你是谁?」

「啊啦,别这么凶嘛,我可是霍格沃茨的魔法史教授。」这位声称自己是教授的可疑男子带着开玩笑的语气,推了推自己的面具,「对教师这么凶的话,你可是会被扣分的哦。」

「没有人,请坐吧。」

「嘛嘛,这才是乖孩子~」面具教授走到少年面前,摸了摸他的头。

这可能是尼克第一次被家人以外的人摸头,说白了还是因为他那高于平均水平的身高,可能唯独当他坐下来的时候,其他人才能够着他的脑袋。不过,他并不会为此生气,与冷漠外表相反的是他温顺的内心;只是,他不理解面前的这位面具变态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哦呀?似乎是生面孔呢,怪不得会对我有抵触心理……」教授坐了下来,打量了眼前这位少年一番,「你叫什么名字?」

「尼古拉斯•W•奥布莱恩。」

「我叫艾曼纽•奥斯丁,你们的魔法史教授……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的一年级新生长得真是越来越成熟了啊……」

「不,教授,我是四年级的转校生……」

「这样啊……」

「需要零食吗?」

一个面带笑容的中年女性推着推车来到他们的隔间前。

「请问……有司康饼吗?」尼克问道。

「很抱歉没有,我的孩子。」

「我要一个南瓜馅饼,两个巧克力蛙。」

一个瘦小的少年走了过来,金色的头发后面跟着一小辫,脸上保持着淡淡的微笑。他将手上的若干西可交给大妈。尼克突然意识到,这个少年正是之前在月台上撞到他的那位。

「哟,找到眼镜了?」

少年并没有因为之前的事情感到一丝歉意,脸上依旧保持着那略有些诡异的微笑,在此看来似乎在轻微的嘲讽尼克。

「毕竟其他人不像你这样。」

尼克瞪了他一眼,而少年依旧面不改色。

「请给我一袋比比多味豆和一个锅形蛋糕。」

奥斯丁教授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他从口袋里翻出几西可,接过了那袋零食,再次回过头来发现站在门口的黄发少年已经不见了。

「你们之前就认识了吗?」

「不,只是刚刚在站台的时候撞了我一下。」

「那孩子叫佐伊,他平时就这样,不过不要在意,他本性并不坏的……」教授边说着边撕开了那袋糖果的包装,「吃点东西吧,我们到晚上才能到达。」

「“吃我”?」尼克接过奥斯丁扔来的一小颗糖果,上面写着“EAT ME”。

「喔,你中奖了,这是极其稀有的一种口味,吃下去吧,今天会有好事发生。」这是一颗金色的糖豆,尼克对零食没多少研究,他很少吃零食。

「吃下去我难道会变大吗?」

「谁知道呢,不过我猜今天肯定有好事发生。」

「唔……」少年将糖送入口中,奇妙的味道在他的嘴里散开,触碰着他的味蕾,「一开始是蓝莓的味道,接着又变成了冰淇淋的味道,然后是橙子……」

「你可真幸运,那么我也来挑一颗……唔,消毒水味的,不过意外的不错呢……对了,再跟我说说关于你的事情吧,你说你是转学生,那么之前你在哪上学的?」

「德姆斯特朗。」

「我的孩子,是那所以传授黑魔法而闻名的学校吗?那可真是危险。」

黑魔法,看似平凡的三个字刺入少年的耳朵,不安的情绪在内心蔓延开来,令他痛苦的一段段记忆在脑海里浮现。

「奥布莱恩先生?」

尼克缓过神来,窗外天空已经被夕阳染成了红色,不知何时车厢内的电灯已经亮起,教授安定地坐在他对面,他的语气中透露出几份担心,尽管看不到他的表情。

「很多事情我都记不清了……他们在我办完转学手续后对我施了遗忘咒。」

「这样啊……那么你知道多少有关霍格沃茨的事情呢?比如分院仪式之类的」

「嗯,听母亲说过一点……」

就这样,在魔法史教授不停歇的聊天中,霍格沃茨特快抵达了它的终点站——霍格莫德。这是一片全新的土壤,当尼克踏入这片土地的第一步,他就感受到了;深吸一口气,泥土中还夹杂着雨露的气味。

「奥布莱恩先生,」奥斯丁教授拎着一个学生走了出来,「能不能请你把莫兰先生带回城堡?」

尼克望着眼前的这位白发少年,睡眼朦胧地看着他。

「明白了。」

顺着人流,他们沿着一条陡峭狭窄的小路走下坡去,道路两侧是漆黑的丛林,偶尔有一两盏路灯提供着有限的光明。尼克背着这位姓为莫兰的少年,他考虑过使用漂浮咒,但是这里实在太黑了,万一让他撞到什么东西就不愉快了。走着走着,尼克感觉自己的后背轻松了很多,回头一看,本应该趴在他后背睡觉的莫兰却神奇消失不见了,倘若他是醒来后逃走那必定会有声响;更糟糕的话,他可能被什么神奇生物捉走了。

  「Lumos Maxima!(超强荧光闪烁)」

尼克将魔杖指向上空,一个白色的光球在树林的空中炸开,发出耀眼的白光,一瞬间整片天空都亮了。尼克仔细的环视周遭的树丛,直到他的目光投向一片和周围稍微不同的区域。

「Finite(咒立停)」

一个身穿黑袍的白发少年暴露在离他不远的草丛面前——幻身咒,他猜中了。

「啊啊,没想到老朽的伪装就这么被你拆穿了,我还没玩够呢。」

「掉队了可不好,快走吧……还是说我要用绳子把你绑走?」

  「我知道啦,别对老朽这么凶啊……对了,老朽听说你是转校生,叫尼古拉斯是吗?」

「嗯,你是……?」

「老朽名为萨里斯,拉文克劳院的……话说回来,你还没有分院吧?」

分院仪式,每一位霍格沃茨的新生都需要进行的仪式,通过分院帽的测试,学生们将被分入四个学院——格兰芬多、赫奇帕奇、拉文克劳和斯莱特林。尼克跟随着一年级新生来到城堡大厅内,四张长桌从墙壁的这一侧延伸到对面,在那之后的是一个横过来的长桌,那是教职员工的座位。在这些布满银光闪闪的高脚杯和盘子之上则是宽阔的天花板,半空中悬浮着若干个蜡烛,如夜空中的群星。

「尼古拉斯•惠普尔•奥布莱恩!」

在漫长的等候,少年的名字被响亮的叫起,高于其他一年级新生的他显得格外瞩目。尼克走上前,一个皱巴巴的帽子被放在他的头上。

「理智,冷静,从容是你的特点,你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去,但是你缺乏勇气去面对……」头上的帽子在他耳边细语道,「你已经见识过很多巫师的过去,不是吗?」

「拉文克劳!」帽子喊道。

拉文克劳,集合了智慧、学士、才智的学院,这正如少年所期望的那样,而他的母亲当年也被分进了这个学院。伴随着左边第二桌的热烈掌声和欢呼,尼克快步走了过去。

「欢迎来到拉文克劳!」

刚坐下,一束兰花在眼前绽放,坐在自己对面的少年微笑道,他的头发正如这束兰花的叶子一样翠绿。

「我叫克拉伦斯•奥斯图姆,五年级学生,请多指教!……话说,学长你好高呀!」

「那个……我是四年级学生。」望着这位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学弟,克拉伦斯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不久后,桌上纷纷飞来了各式各样的美味佳肴,烤鸡、牛排、汉堡、披萨……当然,还有尼克最喜欢的司康饼,开学的第一天便在这欢声笑语和山珍海味的开学晚宴中结束。

相关角色

  • 限量版春季柠檬味水果塔 :

    真的超级引人入胜的描写方式和情节!对尼古拉斯不为人知的过去越发好奇了。不过欢迎加入鹰院!!

    2016/09/28 10:13:4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