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碳酸

阅览数:
44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02. 碳酸 

   

   

   

   

  

“……为什么你们要在这里啊。”  

披萨和汽水依次摆开,小吃也分装的恰到好处,芝士的香味和汽水的甜味混在一起,令人食欲大增。  

“有什么办法呢,你这里没有餐桌,你的办公桌也放不开这些东西,会诊室桌子小,而且这个点患者会来吧。“  

初霜际说着拿起一片披萨,金色的芝士拉扯出弧线。  

“我是说为什么你们非要在我这里!出门走两步就有咖啡店和家庭餐厅,有什么事情你们去那边不是更好谈吗。“ p 

少女已经吃完一块披萨,举起汽水夸张的喝了一大口。  

“呼哈——!“碳酸真爽!最高!少女像是在这样说一样”咚!“的把听装汽水放下,不过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为什么要在我的诊所、诊所病床上吃披萨外卖啊!“  

条纹裤青年的忍耐似乎要到了临界,语气非常不客气。  

“有什么嘛,你这里床是最不缺的啊。“高大的社会职员拿起第二块披萨。  

”这家披萨很好吃哦!喜欢吃的话我这里有很多优惠券!“少女叼着半根薯条开始在书包里翻找。  

“……“  

条纹裤的忍耐终于超过了临界,他猛地站起身。  

拿起了最后一块披萨吃了起来。  

“……普通的好吃。“  

“是吧!“少女递过优惠券,条纹裤没有接。于是少女把优惠券放在了病床旁边的柜子上。  

“这个点你应该吃过饭了吧。“时间是晚上7点,初霜际看了一眼条纹裤。条纹裤不予理会。少女收拾起食物包装,条纹裤站起身将空调调节成换气,随后接过少女手中的垃圾袋拿出门外。回来便看到初霜际笑着注视着自己。  

条纹裤对初霜际做出“去死“的口型,初霜际笑得更开心了。少女歪头看着前不久还是自己尾随对象的青年。  

“这个人和你一样哦。”初霜际眼睛弯弯的眯起来,像在说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他和你一样,想让我帮他找人。“  

“不过快十年了也一点进展都没有。“条纹裤用前辈凝视后辈一般的视线注视着少女,”我已经看透了,这个男人只是个神棍。“  

“奇怪,明明都是别人找上我来的,我可什么都没做。“黑皮青年无辜的摊手。  

“……你的长相和言行,你的总和……别说得好像一点自觉都没有,祭司。“  

听到“祭司”这个称呼,初霜际脸上掠过一丝阴影。他何止有自觉,分明是利用这点一路走来的,对初霜际来说如何更好的与自己这个特质融洽相处才是他的生存之道。  

使人开始直面自己的欲求,令人想起曾经的愿望,初霜际的存在就像一个行走的鸟居,条纹裤这么想。从初次相遇到现在这种感觉从未减弱,反倒有被本人刻意加强的倾向。眼前这位女高中生也不过是看到了活着的鸟居,产生了能和自己的愿望互动了的错觉吧。  

“我的事没什么好说的吧,重要的是这位小姑娘。”初霜际身子前倾,露出职业微笑,和一身的西装特别相称,怎么看都是一个老练的社会人。  

祭司是指什么?少女原本想发问,话头已经转到自己身上了。披萨带来的饱腹和满足感缓解掉的紧张又翻腾起来。少女深呼吸了一下,酝酿了一下话语。  

“唔,先自我介绍一下比较好吧,我叫葵五月,现役女高中生……”  

“叮——”  

条纹裤的手机突然发出传唤铃的声音,打断了少女的话。  

“来客人了。”条纹裤起身,离开了房间。进行到一半的自我介绍停在尴尬的地方,青年恰到好处的接着说:  

“我的名字是初霜际。普通的公司职员……是我的兼职,我的主职……该怎么介绍好呢……”青年露出有些困惑的表情,保持着笑容,“时不时会有人来委托我找东西,就是负责跑腿的工作。”  

名叫五月的少女注视眼前的青年。  

“有时候丢东西只不过是自然现象,第一次注意到的时候可能会觉得奇怪,知道是自然现象习惯之后也就不会困扰了。”  

青年突然严肃的语气充满力度,一直湿润柔和的眼神甚至变得严厉,直视着葵五月。  

少女不说话,圆睁的吊梢眼眨也不眨的盯着青年。感受到试探的初霜际配合的调整了一下坐姿,少女立刻开口道:  

“有时候人会伤害他人也不过是自然现象。”  

青年毫不掩饰的露出微笑。  

“重力也是自然现象,人还是会向往天空。比起被束缚在地面时得到的自由,摆脱重力得到的自由是否更适合自己这件事,只有摆脱重力之后才有可能理解不是吗。”  

“但在做到之前,你也是伤害着谁一路走来的吧。”  

   

   

少女在敲门声中清醒,环顾四周,自己趴在柔软舒适的单人床边睡着了,周围的一切都很陌生,除了放在床头柜子上的披萨优惠券与脚边的书包。敲门声还在持续,葵五月撑起隐隐发麻的小臂,起身打开自己不认识的房门。  

门前站着一个同样陌生的男人,房间外暖黄色的光线毫不刺眼,少女意识到自己呆的房间没有开灯。男人身上柔软的衬衣令少女隐约回想起这个人是谁,但依然没有完全从刚才的睡眠中清醒过来。  

“……现在晚上10点。”  

“?…………!?”  

少女的大脑总算开始转动,掏出手机确认时间。现在出发的话应该赶得上末班电车,葵五月抓起书包,向面前的年轻人鞠了一躬,迅速扫视房间确认了玄关处自己的鞋子之后便火急火燎的大步往屋外走。  

“……”穿条纹裤的青年站在室内,双手叠在胸前看着少女冲出门外又停住的身影。两颗团子绑带下垂吊着的发饰因为惯性前后摇摆,少女低头掏出手机,屏幕亮了一下,显示电量不足。  

“……”  

“……”  

“这里是哪里啊……!”  

葵五月在内心哀嚎,头脑因面临危机而高速运转起来,她很快想起了自己被困于此的前因后果。和名叫初霜际的青年的谈话并没有结果,她被说的哑口无言,愣在当场,而对方则是毫不留情的离去,葵五月在思考如何提出反论的期间被困意侵蚀了意识。大脑得到休息之后清晰的思路令少女意识到另一件不可忽视的事实——  

太羞耻了……!  

尾随路上见到的人到完全陌生的街道,被对方发现,还说了那些……那些羞耻又中二的话,对方还认真的听了……还在奇怪的地方一起吃了披萨外卖!自我介绍的时候还说出“现役女高中生”这种形容词!!  

太羞耻了想要死一死。  

女高中生被羞耻感压垮,蹲下身子站不起来。  

背后传来开门的声音,“你没事吧?”睡眠诊所老板关切的声音听起来总算带上一些人情味,但对于此刻因为羞耻而面红耳赤的葵五月来说反而是雪上加霜。在心里疯狂呐喊了一通“请不要管我!”之后,五月抬起通红的脸:  

“手机没电了……”小姑娘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样子。  

“噗……”  

条纹裤终于笑了出来。  

 

2019/04/12
1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