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20350

过激孩厨,满脑hs废料,秃头爆肝选手,最喜欢干的事请是画s图和发刀

Semihorn_49

阅览数:
117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四十九

自在学校失控打伤同学那件事后已经过了两个月。这会的中立区八区很冷,一月底的寒风吹得每个上学路上的小孩缩紧脖子,生怕那冰冷的气流吹进自己的围巾缝里。近期精灵狩猎事件的热度下去了不少,不知是因为人们习惯了遗忘,还是因为被教会压了风头。总之,在莉塔的强烈要求下,艾茵终于同意让她坐校车上学。但由于之前打伤同学那件事在学校里传得太广太离奇,导致同车的学生纷纷改变上学方式。回过神来的时候,这趟校车已经空了一半。靠近莉塔的位置也只有梅尔歇和安娜在坐。因为这件事,莉塔实在是沮丧了很久。在这种时刻,梅尔歇总是会耐心体贴地给莉塔打起,送给她甜甜的薄荷糖。梅尔歇因为对莉塔很好,绪对梅尔歇便也渐渐有了很多改观。虽然依旧没有完全放下戒备心,但至少现在梅尔歇来莉塔家里玩的时候,不会被绪区别对待了。

最近发生的事情大概就是这些。今天莉塔也一如既往地坐着校车回家,把东西放在自己房间后,流程性地去花房找艾茵“聊”一天发生的事情。其实这时候的气氛比起聊天更像是汇报。如果莉塔不主动去找艾茵的话,艾茵便会主动地来找莉塔。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有些别扭,但逐渐习惯后,莉塔也觉得没什么了。她推开花房那扇常年覆盖着雾气的玻璃门,走到里面去。由于是冬天,花房又有一大半露在房子外面,只有一层玻璃墙挡着。所以温度比起室内要低不少。莉塔本来想回房间去取毛衣外套,但她听见花房里传来了聊天声,其中一个声音还是没听过的。出于好奇心,她停下了返回的脚步。

莉塔绕过四季常青的灌木墙后,首先看到的是艾茵。之后,等她完全绕过灌木墙后,看到了一个陌生的身影。这人戴着卡其色的呢子帽子,一部分头发束在里面。鬓角的发丝很短,只到下巴左右。根据身形来判断,应该是个男的。

正当莉塔在好奇面前这人的身份时,这名男性似乎注意到了躲在绿色植物中的这个红头发小女孩。他戳戳艾茵,然后艾茵也扭过头来,冲莉塔招招手。

“请问……这位是?”

莉塔不太好意思地从灌木墙后面走出来,一手抱着胳膊——她有点冷了,怯生生地问道。

“啊,你应该没有见过他吧。他叫艾森·伊尔维布斯,是我的哥哥。”

艾茵冲莉塔笑笑,他注意到了莉塔的寒冷,赶快将自己的羊毛披肩卸了下来,盖在莉塔身上。这上面还残留着不少体温,虽然说不上是热乎的,但至少能算是常温。

“是亲哥哥。”

艾茵补充道。

“亲哥哥……”

莉塔裹紧了羊毛披肩,她隐约记得之前谁提过艾茵家里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

“一眼看不太出来呢…虽然长相确实有些相似之处,但是,那个,发色不太一样……”

确实,艾森他和艾茵一样,有着金色的眸子。但他的发色比起艾茵要更暖一些,属于黄绿色。除此之外,皮肤的颜色也比艾茵稍微深一点,看上去气色很好,是健康的容颜。艾森的眼尾是上挑的,艾茵则是标准的下垂眼角。虽然仔细看确实有那么一丝相似,但总体来讲,认不出来。

“你观察的还真是仔细,我很佩服你的视力。确实,我和艾森并不能算是完全的亲兄弟——我们是同父异母的。”

“诶?是这样吗……”

莉塔说,

“你的爸爸离过婚吗?”

“比起离婚……怎么说呢,其实——”

艾森开口了,他的声音比艾茵的更粗一些。清亮有力。

“其实我的生母已经去世了,之后我的生父由于政治和其他一些原因,娶了艾茵的生母。”

“抱歉……”

莉塔觉得自己问的问题很烂。

“我问了不好的问题……”

“没关系,我的母亲——艾妮西德·玛格理亚·维尔维布斯去世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别看我和艾茵表面上看着差不多,其实我大他一百多年呢。我和我的姐姐,也就是艾琳,也是差了一百多岁。”

艾森顿了顿。

“但是我和艾琳能力都不太够格。先不说艾琳,我的能力实在是太可有可无了。所以父亲在母亲去世后,便又娶了艾茵的母亲,也就是艾格尔莫妮·艾洛依·伊尔维布斯。艾茵其实是很幸运的,因为在他之前,有三个孩子生下来没多久便夭折了。”

莉塔木讷地点点头。她以前似乎从报纸上看过关于伊维斯现任皇帝,也就是艾森和艾茵的生父——艾维奥德伦,和伊维斯现任皇后艾格尔莫妮的新闻。艾格尔莫妮和艾维奥德伦其实是表亲关系。艾格尔莫妮虽然是伊维斯的现任皇后,但却很少出席社交活动。官方的解释是她身体不好。莉塔觉得艾茵身上所出现的这些缺陷,或许是因为基因缺陷和近亲结婚造成的。她突然觉得学生物很有用。

伊维斯皇室对于血统十分看重,伊尔维布斯家有三个分家,分别是维尔维布斯,奈尔维布斯和莱尔维布斯。维尔维布斯的地位比一般平民稍微高一些,他们负责着皇室家族一部分的财政;莱尔维布斯被称为皇室的看门狗,多在伊维斯各辖区的管理层上层工作;而奈尔维布斯则是因为宁愿不保持血统纯净也不要近亲结婚,而遭到皇室的白眼。他们和一般平民已经没有任何区别,甚至和皇室家族积怨已久。

“其实我这次来,是想给你一些东西。”

艾森打开了随身携带的包,从里面掏出一张银色的卡片,以及一摞精装的,类似于证书一样的东西。

“这张银色的是伊维斯海关特别通行证,有了这个,可以免除各种检查,轻松地进入伊维斯境内。你现在的身份进入伊维斯会很麻烦吧,有了这个,入境应该会变得轻松许多。”

确实,艾茵自从十三岁时离开了伊维斯后,就再也没回去过。

“然后,剩下的这一摞,是我在中立区各个分区为你买下的房产。你想转手或是就这么放着都没问题。如果有需要的话——”

“哥哥,你这是……”

艾茵觉得艾森明显有些不对劲。

“我知道你确实是一年没有来了,但是,也不至于……”

“艾茵,伊维斯的皇帝要更替了。”

一瞬间,莉塔看不出来艾茵的表情是高兴还是震惊,或者是夹杂了别的什么感情。从她的角度看过去的话,艾茵是陷入了狂喜。

“那,是艾琳要继位了吗?这样的话,不是很好吗——”

“不,艾茵,要继位的是我。”

艾森垂下眼帘,捏着房产证的手指十分用力。

“我得到了第二对角,艾茵。”

“……得到、你这是什么——”艾茵说了一半,突然像是顿悟了什么一般,倒抽了一口凉气。他眼睛一下瞪得很大,然后伸手去拽掉了艾森的帽子。

艾森的头发连肩膀都够不着。

一瞬间,艾茵觉得眼前有些发黑。他先是向后晃,但在摔倒之前扶住了桌子,坐到了椅子上。他用一只手捂住了嘴巴,脸色差的不得了。这一刹那,他的心率飞速飙升,好像是从万米高空下坠一般。

头发的长度就如是伊维斯精灵生命健康状态的写照。艾森现在头发的长度,不比那些死人长多少。

“你……啊啊…你——”

一瞬间,艾茵发现自己说不出一个字来。他的喉咙堵得厉害,呼吸困难。

“你还能活几年?”

“大概,十年左右。”

艾森无法装作轻松的样子。

“对不起,艾茵,我——我不能让艾琳来承受这——”

“是不是,是不是艾维奥德伦,是不是他,是不是他逼迫你的?他不惜用这种方式,也要将这个腐朽的家族延续下去吗?……残害自己两个儿子?哈哈……太可笑了……我以为,我以为我会是最后一个了,他不惜牺牲自己的子女,毒杀——”

艾茵用胳膊肘抵在桌子上,一只手拽着自己额前的头发。莉塔从来没有见过艾茵的情绪如此激动。他是在哭,没有流泪地无声地哭。也是在笑,带着讽刺和绝望。通过人为手段获得第二对角要付出的代价是极大的,消耗大量的寿命,使用众多的资源,忍受极大的痛苦。一切都是等价交换,想要得到角,也必须要使用某人的角。

“艾茵,我想要改变伊维斯。即使只有十年的时间,我还是想要改变这块土地。如果不由我来做的话,那么伊维斯皇室做的那些勾当就永远没有办法迎来终结。”

艾森轻轻地抚着艾茵的后背。莉塔站在一侧,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虽然对政治没什么了解,但只是父亲对儿子做出这样过分的事情,就已经给了她巨大的冲击。

她以为这是她这几天能听到的最让人震惊的事情。但她没能料到,真正的暴风雨,是在几天后的那个清晨。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