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06484

若是夜长梦多、您便不必想起我。

Miss start

阅览数:
321
评分数:
2
总分:
20
举报

   

   

   

自从我游离于时间之外后已经过了很久,虽然这段日子根本无法用任何时间量词来形容或者是比喻,但是当我发现那些我利用有限的时光所铭刻在心底的回忆离自己越来越远、愈发模糊不清的时候,我才真正的如梦初醒一般的心痛不已。   

   

   

与L小姐的相遇让我回忆起了太多的东西。   

   

特别有关于一个人的一切最为让我无法割舍。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错过了很重要的东西。   

   

   

说来有些遗憾但却也有些奇妙的是,我们之间的故事并非起源于任何一个爱情小说、任何一种形式的‘第一次相遇’——ROSE乐团在提拉米整整停了长达半年的时间,而这种停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因为乐团每个人都爱上了提拉米这个城市、包括卡萝在内,我们每周五晚上都会有一场演出,而周末的时候则偶尔会有些成员自愿的组成一个小团体到教堂去演奏。   

   

   

我们之间没有第一次,因为我知道她每一个周五都会来礼堂看我们的演出,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却一直打心底觉得那种古典系的长裙很适合她——她喜欢坐在第五排第二十一个座位、这么久了一次都没变过,喜欢在一曲终了的时候先轻轻点头、然后再轻轻鼓掌,她的工作似乎很危险因为她经常受伤、手臂上总是缠着一段洁白的纱布,她还喜欢听钢琴独奏、每次聚光灯打在安德里安和他的钢琴上的时候她的眼神都会变得异常专注。   

   

   

那个时候我总会前所未有的遗憾自己只能是个长笛手。   

   

   

事情是在我们于提拉米落脚的第三个月、五月初的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五里出现转机的——在那一夜演出开始之前卡萝跟我说了那个我期盼已久了的消息的最终结果,剧院的老板终于同意了让我在下周三晚上组织一场单人的长笛独奏演出,这使我欣喜若狂、不仅仅是因为这是我音乐生涯中第一次独立证明自己的机会,更多的我想、没准这也是一次我能和她见面的机会——面对面、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机会。   

   

   

同样因为这个原因,直到现在我还清晰的记得那天晚上我从未如此卖力的参与到了合奏演出中——我的心脏剧烈的跳动、我的嘴唇忍不住的高高扬起、我的眼睛里闪烁着狂热的光芒,我的汗水渗透了身上的衬衣、落在我的长笛上在聚光灯的照射下撒发出了刺眼的光芒,直到安德里安赞许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表现的是多么的激动。   

   

   

因为这样鲁莽而又迟钝的行为,我错过了看她目光相遇的机会,当我再反应过来而往台下看的时候剧场厚重的深红色帷幕已经缓缓合拢,我呆愣且失落的表情被关在这一头、她看不清却我所期待的表情被留在那一头,那个瞬间我的心中无比的悲哀、甚至觉得我们可能一生都要这样——一个人在这边、另一个人在那边,明明隔阂并不是那样的不可逾越,却没有哪个人愿意为对方疯狂一次。   

   

   

她会来看我的表演吗、还是说她只钟情于安德里安和他黑白交错的琴键?我不知道,并且因为不知结果、自顾自的揣测而寝食难眠,甚至只要是那段时间里想到这件事的话我就愤怒的想要给她写一封信、把她的目光所凝聚的那个人所有的阴暗面和缺陷都坦露给她看——但最终我还是没这么做,因为下一周的周三晚上对于上一周的周五晚上来的实在是太快了,而且我相信对于她来说我那封肮脏卑劣的告发信并不会使她那凝视的目光动摇几寸。   

   

   

她只爱她所爱的,仅此而已。   

   

   

很快意识到自己的愚蠢的我又失落下来、带着这份颓丧的情绪浑浑噩噩的来到了五月第二个星期三的清晨,那天天气很好、卡萝安慰我说虽然预售票不是很多但是这么好的日子一定会有人慕名而来买现场票的,而我因为不想再让她烦心于是便点头默许了,结果下午开始天气就骤变、并且当塔楼的时钟敲响第六下的时候天空中划过一道刺眼的白,而这也使随后想起的轰鸣声和铺天盖地下起来的暴雨都是理所应当的了,总之不论如何我都清楚的知道我这仅有一次独奏的机会彻底算是泡了汤——如同我那还未开始就已经凋零的爱情一样。   

   

   

当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我从不知道他会不会给你打开一扇窗,因为他从未这样对我过,也许是因为我本身就与他人不同的缘故上帝对我从未施加过他的慈爱,他总是对我很苛刻、或者说他总是喜欢戏弄我——当第七下钟声敲响、艰难的穿越了那狂风暴雨,重新来到到我耳中的时候,我独自一个人拎着皮箱站在幕后不报有任何的希望,面对空荡的座位我虽然不是不能演奏自如,但是看到第五排第二十一个座位是空着的时候,我还是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想,真叫人难过。   

   

   

但是它没有。   

   

   

但是我所设想的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因为就当我走上舞台、惯性的向不存在的听众致敬,然后抬起头来打算真正面对这一切的事实的时候,上帝并没让我的释然称心如意——礼堂大部分座位都是空的,这是理所应当的,但是唯独第五排第二十一个座位上是她坐在那里,一脸平静的微笑、就像每一个星期五演出开始前那样,或者说是一模一样。   

   

   

而就当我不敢相信的看着她,然后她对我眯起眼、俏皮的像个孩子一样露齿一笑的时候,我确信自己的这颗多余的心已经彻底被她夺取。   

   

   

我对她似乎是日久生情、但却如一见钟情。   

   

   

后来等我从ROSE乐团退休后的晚年里也写过不止一两本的自传书籍,但是那里面其中没有任何一本是我说了实话的——我第一次演奏似水年华的时候,不是在一个潮湿略闷阳光暧昧的夏日清晨、也不是在春风和煦阳光明媚的某个午后,而是在那个风雨交加电闪雷鸣、五月第二个星期三的夜晚,那个观众只有她一个人的夜晚、那个我对她一往情深又一见倾心的夜晚,那个永远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的夜晚。   

   

   

除了这首曲子我真正想要献给的那个人以外,我从未如此冲动的想要奏响它,当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表演着我最高的杰作时却也觉得隐约错过了什么,甚至知道现在我都没想起来——但此后在演奏结束以后所发生的每一件事我至今都仍历历在目,不论是我粗鲁的从舞台上一跃而下还是她那似笑非笑但毫不惊讶的表情,包括我对她说的第一句、也是注定了我们一切的开始的那句话,我都至今未忘。   

   

   

那个时候我对她说了什么来着?   

   

   

我说、小姐,您愿意跟我出去享受一次浪漫的烛光晚餐吗?甚至没考虑到外面依旧来势凶猛的狂风暴雨。   

   

   

那个时候她又对我说了什么来着?   

   

   

她说、好啊先生,然后眨了眨眼睛坦白般地说道,也不枉费我每次都要预定这个位子来看您了,毕竟您知道剧场老板很不好搞定、而且这个位置看长笛手的话最清楚了,对吧?   

   

   

是的,当然是的,我当时几乎毫不犹疑的回应了她,然后两个人又沉默的对视了片刻后任凭释然爽朗的笑声在礼堂里四处回荡。   

   

   

显而易见我们彼此早已对对方生情已久。   

   

   

后来那天理所当然的我并没有和她一起去吃饭,因为在暴雨中寻找一家餐厅太疯狂了并不是提拉米这个镇子应有的气氛,但是在第二天乃至未来每一周的星期四晚上我们都会度过一个美妙的烛光之夜——现在我终于想起我错过了什么,那就是我们从不谈论我们的爱情,甚至连一句‘我爱你’都没有说过,就像是两个人都已经心知肚明嫌弃它的累赘一样,现在回忆起来我反而心中多生了一些愧疚之情。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八月的一个略微寒冷的夜里,那天提拉米全镇子的人几乎都来看我们的表演,因为早在两周以前我们我离开这里到下一个城市去的消息已经人尽皆知,而这份必然是不论我们乐团的每一个成员多么深爱着提拉米这个朴素又美好的小镇也无法改变的。   

   

   

但令我惊讶的是直到上台以前自己还在纠结的是对她说‘等我回来’好还是‘跟我走吧’好。   

   

   

而当她在演出即将开始前飞快的跑到后台蜻蜓点水般的轻吻了一下我的嘴唇,然后在我耳边无比认真的对我说到,先生、我等您回来。的时候我就会发现自己总会比前一秒的自己更爱她一点,因为她是那么的聪明,她已经彻底把我的心偷去了——甚至那天最重要的‘最后一场演出’我都因为她的那个轻柔的几乎像不存在的吻而‘超常发挥’,在谢幕的时候后脑勺狠狠地挨了安德里安一巴掌,但是我却依旧无法收敛起或者说是抑制住高高翘起的嘴角和笑意。   

   

   

我一直记得她等着我,所以在第三年春天到来的时候,蔷薇花合着天使般的演奏再次在提拉米这座被凡人抛弃却被上帝眷顾的花园里奏响了,然后在那个失而复得的夏天里她成了我的新娘——我把白纱从她脸上掀开与她对视的时候,我相信那一刻我们二人仿佛又共鸣般的回到了那个雨夜、那个只有我们两个人的雨夜,直到神父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这场一生一次最美丽的婚礼才得以进行下去,而我们彼此互换的誓言也比钻戒上的水晶还要璀璨。   

   

   

所以兜兜转转生老命死,这样人生的一轮都下来以后,我还是无比的为我错过的那颗星星而懊悔——她在世的时候常喜欢对我说这样一句话‘人生只有一次,机会不能重来,每一个选择都至关重要。’,虽然她原来这么说的时候我都当成耳旁风不屑一顾,但现在我突然觉得应该像她说的那样珍惜自己的机会了。   

   

   

“小姐,我爱您,您愿意跟我出去享受一次浪漫的烛光晚餐吗?”   

   

   

当看着我记忆里常年冷静稳重的她在我面前少有的露出惊讶的表情时,我就像当初收到了她的吻一样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笑意。   

   

   

“我爱您。”   

   

   

我又重复了一遍。   

   

郑重其事。   

   

随即我终于找到了自己错过的那颗星星。   

   

   

END   

   

   

   

   

   

   

   

   

   

   

   

   

   

   

   

   

   

   

后记:   

赶得上半年最后一篇投稿。   

怕自己回不来,先臭不要脸扯证   

   

  

 

2017/02/14 CP箱詰め 全文3265
3

相关角色

  • / :

    被炸清醒,白天补小作文(……

    2017/02/14 02:35:38 回复
  • / :

      我本是个在这世界上兜兜转转了许久的迷茫之人。

      一份暂时的安宁对我来说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也许旁人不能理解,第一个理解它的人是在美术教室看着我画画轻轻微笑的那个人。第二个则不是人,而是一个小镇。在我的生后颠沛流离的那段时间,也许是奇迹,也许只是一个普通的选择引来的小小幸福,曾经的我因为伤痛而孑然一身,带着一身的伤痛漫无目的的流离于这座小镇之中。

      至于是何时看到那双眼睛的,似乎已经忘却了,因为那并不重要。

      固定的位子和固定的乐团,我就是这样用十分细小的东西来寻求安宁,每个周五我就会坐在那里,静静的注视着时光被赋予音色,注视着那金发在光芒之下,变得梦幻又不确切的模样,这份时光本该就这样慢慢的沉淀在我的心底,却因为一场骤雨而变了质,就在那双眼睛与我对视的时候那些东西像是肥皂泡沫一样在心里膨胀开来了,接着我像是醍醐灌顶般的醒悟过来曾经有个人对我说过幸福是星光这句话的含义。

      于是我选择了让这在时光里慢慢流淌的东西化作一个吻。

      因为人生的选择只有一次。

                                                               不知年不知月不知日

                                                                         雾岛加奈

    2017/02/14 20:39:14 回复
  • / :

    ↑反反复复看了十遍激动到手抖不知道该说啥干脆写了很迷加奈视角(你,总之谢谢阿御!!!你是天使啊啊啊啊啊啊(蹭着证开心的躺平

    等我白情回你!

    2017/02/14 20:40:5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