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铺设定1-10

阅览数:
46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1.montagne froide 冷山 

 

来自法国的Bespoke店铺,主打的裁缝是Cheney Moreau。 

作为追求艺术的家伙,Cheney Moreau被他的父亲Gaël Moreau所严格的管教。造就了cheney一丝不苟的性格。作为严肃的制衣者,由他的父亲所督促,他亲自设计的店铺也有一丝不近人情的冷峻,但也同样,不食人间烟火般的华丽。其父Gaël是位高明的外交家,从最开始到现在,Gaël为Montagne froide招揽了数百名各界权贵。让Montagne froide的名声响遍bespoke界。 

Cheney实际上有些受不了父亲过多的干涉和管教,这让他觉得自己永远被压抑着。但他也知道,他的父亲是因为没有制衣的才干而饱受爷爷责难的痛苦而如此。虽然这有些难以启齿,但是他执著地认为,比起自己所谓的艺术,似乎让Gaël能重新找回年轻时被压抑的自我或许更加重要。 

哪怕他仔细一想,这个艺术可能并不是自己的也无所谓。 

 

2.Steve & Sons. 史提夫家族 

来自英国的Bespoke店铺,主打的裁缝是Joe Arthur,店长为Steve William。 

创始人Steve William,不,Steve Livingstone,因为有一手好制衣手艺而得以在工作中认识贵族Elizabeth William,并坠入爱河。后来则作为上门女婿而入赘当时的名门望族William家族,后被半强迫的,破天荒地随了权势显赫的夫人家族的姓。这也是为什么会用名字来做店名而不是姓氏。但经过这么多年,他的后辈们早就不再拘泥于姓氏的问题,同样,William家族也并不再风生水起,虽然因为西服店的名声显赫而多了一枚官佐勋章。因此Steve William多次曾想更名为William & Sons,但考虑再三仍不了了之。 

这家店擅长硬朗风格的剪裁,或许是出于作为英国人的尊严,他们在过去的80年间从未改变他们最经典的剪裁。但也正因为如此,克数少的面料在他们这里不能得到有效的发挥,因为他们几乎从来不会用180克以下的面料。而相反,厚重的毛呢料和例如来自Augustra的厚重羊毛面料则会在这里得到最好的展现。据说如果你在这里只订两件套而不是三件套,Joe会故意在你的裤子某处缝上一个写有“wanker”的小纸条。 

 

3.la Colophane 松香 

来自法国的袖扣和领带店,老板是Hubert Chapuis,首饰大多是自己的原创设计,但领带,按照本人的说法“我没有设计领带的才能呢,而且那些经典的就已经很好了。” 虽然表面看上去轻浮,但是实际上是很认真的人。为了怎么样让La Colophane能既保持只卖领带和珠宝,又艰难的活下去而绞尽了脑汁。比想象中还意外实干一点的男人,每天下班后会去Spring of Rosé打工,跟安宏睿保持着互相折磨的友人关系。 

店里的领带有很多都是vintage,就算问Hubert这些是从哪里来的他也不会说。店里很大一部分顾客多是女性,为了来听几句Hubert的甜言蜜语,顺便给自己的丈夫买几个珍珠袖扣作为借口和理由。Hubert总是会恰到好处的夸奖和恭维,但又不至暧昧。这种明确的分寸才是来店的女士眼中的商品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男人挑选红茶的品味却很差。让前来闲聊的女士宁肯在街边买一杯咖啡也不会喝Hubert泡的红茶。 

 

4.Dolce Cadenza 甜美乐段 

来自意大利的新兴裁缝店,由年轻的男裁缝Guiscardo Ceresa和同样年轻的女裁缝Luciana Di Palma共同合伙创办。这家店主打的就是新潮流的剪裁,因此为其它遵规守道的意大利店铺所不齿。但事实证明,年轻人才是未来,通过精通营销手段的Luciana,Dolce Cadenza已经在年轻人之中形成了一股风潮,这也造就了Dolce Cadenza那似乎不太像西服店的装潢…粉色,气球,金色装饰和白色的家具。 

截然相反的,Luciana对Guiscardo一手打造的这种过于轻浮“甜美”的装潢感到十分不满。在Luciana的眼里,新时代的西服店就应该像隔壁Suit Fusion一样简洁明快而现代。Guiscardo则总是责怪Luciana的不解风情,以及总是不好好对待他养在店里的布偶猫meowsashi(喵藏)。虽然两人并不是情侣关系,但是看着单身的两人嘴上你来我往也是来店的年轻人的一种娱乐,段视频网站上已经有数百条两人打情骂俏的视频了。照这么说,其实很难判断Luciana到底有没有营销的才能。 

 

5.Savini 

老牌的意大利裁缝店,领头裁缝是Folco Mirabelli,以及三名学徒Eufronio Rago,Danilo Vigna,和Mazzarella(马苏里拉奶酪)。 没有人直到Mazzarella到底叫什么,Folco,Eufronio,Danilo从来都只叫他Mazzarella,而店里的其他人也这么叫Mazzarella,至今为止,他的真实姓名还是个谜。 

Folco老先生时而严肃,时而慈祥,对待他的学徒如同对待他的儿子一般。唏嘘的是,他的儿子早已阔别他乡,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平时也没有什么联络了。具体原因外人不可知,老先生也从来不谈起,只是问到了,就会说: “我还有这几个臭小子得照顾呢” 

由于Folco老先生的父亲来自那不勒斯,所以Folco做的衣服也散发着南意大利的味道和如同他本人性格般的柔软的剪裁。 

Eufronio和Danilo从小时候开始就是竞争对手,就算现在已经长大成人也总是互相较劲,虽然最后总会是Mazzarella倒霉。但相对来说店内的气氛非常欢乐,一进店门就有种亲切的感觉,或许这也是把那么多中年顾客留下来的原因吧。 

 

6.Juno’s Suit Bespoke 

来自美国的新兴店铺,店长是Shawn Ryan。有趣的是,这家店铺并不是以老板命名的,而是以老板娘Juno Swift命名的,就算是Shawn,也从未见过Juno和老板Ronald James。 

作为中间管理的Shawn,几乎从来没跟他的老板见过面,甚至都没开过几次会。在Shawn的经验里,过去的3年几乎就没有直接报告过财报之类的事项。所有的一切都是身边的秘书Julia swifty在负责。Shawn在每天的工作之后总是会质疑自己的位置到底如何。对这个年纪(32)的男人来说,似乎薪水的多寡跟位置,工作室权力地位来说根本不值一提。Shawn总是在纠结自己在Juno‘s的地位,以至于每天工作完之后,他竟然会径直回家,然后去把他的纠结情绪扩散给他美丽的妻子。 

 

7.Suit Fusion 

来自挪威的快销品牌,当前门店的店长是Rasmus Bruer。 

Rasmus原本是一位商科生,专业是Finance accounting, 甚至还持有纽约和挪威的CPA证书。但天意弄人,不知怎么回事,等毕业后,Rasmus发现他并没有走入纽约证交所的大门,而是阴差阳错的进了一家服装公司。而更造诣弄人的是,他却非常善于这门生意。 

在随后的几年,他将Suit Fusion从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发展成世界级的公司。他已经与Suit Fusion的老板达成协议,再过一年,等Suit Fusion NY发展成型后,他就可以正式成为公司的CFO,让自己真正成为自己曾经想要成为的人…… 

 

8.Spring of rosé 玫瑰沁泉 

在[街道]旁边的新法餐餐厅,主厨是来自中国的安宏睿。安宏睿是一个不断上进的人,在短短的5年内,他从帮厨一步一步爬到了主厨的位置,三年的主厨经验后,他来到「街道」,开办了自己的餐厅。 

Spring of Rosé的内里布置很简约,但配合零星的装饰,会让挑剔的食客觉得这也是个邀人进餐的好场所。这里不仅仅有葡萄酒,安把他的水族背景带到了纽约,让九阡酒成为Spring of Rosé唯一可选的烈酒,但这也正是很多食客趋之若鹜的理由。 

虽然安宏睿对自己的技术很有自信,但是他似乎总是与“星级大厨”的名号不沾边,已经苦心经营了4年的店铺到现在还没有上任何一本美食指南,特别是在纽约这个地方,让他十分焦虑。 

他总是在苦苦冥思自己到底少了什么,或许,这会在他的厨房Staff里找到?… 

 

9.Connery Reserved 

买whiskey的店,店长是持有WSET4的威士忌侍酒师 Lerzan Aksoy,作为一名苏格兰人,他一点也不喜欢scotch whiskey。与其他留着大胡子的威士忌侍酒师不一样,Lerzan的全身散发着知性的气息。店里的装潢也非常谨慎而恰当。 

他对于whisk(e)y的理解与常人有所不同,在形容酒的时候,他会用情绪来形容一杯酒,而虽然对这样的描述有些疑惑,但来到Connery Reserved的顾客总是能买到他们想要的酒,甚至是在Lerzan的推荐下与自己一生挚爱的酒相遇。 

在店里没有人的时候,Lerzan会弹奏店里的钢琴,水平非常不一般,很多时候顾客就是被钢琴声所吸引进来的。Lerzan不常笑,被人抓住弹钢琴的时候更不会笑,但是他给人带来的感觉,却是温柔和宁静的。 

这与whisk(e)y有点相似,却也有点不同。 

而至于店名里的Connery是谁…Lerzan并不会告诉你。 

 

10.Flowerhill tobacco store 花山烟草店 

卖雪茄,烟斗的店,店长是美国人Jason Hultman。 

拥有美国人特有的随性,但也知道干这行不衣着光鲜亮丽不行。于是将两者混合,造就了Jason独特的穿着风格。 

因为美国不让买卖古巴雪茄,所以店里展示出来的雪茄都相对不是最好的。 

但Jason每3个月就会去古巴一趟,并把他的行李箱装满挑好的古巴雪茄满载而归。 

如果你在他的店里买的雪茄够多,他就会塞给你一手从柜台里拿出的雪茄,让你跟他一起抽抽看,最后,抽不了半支,他就会起身推诿着让你把手里的雪茄全拿走了。 

这是他独特的做生意的方式,也是只有被常客推荐的顾客才会知道的做生意的方式。 

总有人觉得他不像好人,光头,长胡子。 

但是或许他的为人如何,只有那些真正与他打交道的顾客才清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