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98618

苟利圣杯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The End】

阅览数:
148
评分数:
2
总分:
20
举报

========================================================================================== 

当他到达这里的时候,所见的只有一地的废墟。 

 

他曾经有特意来过这里。显然在他踏入这篇领地的同时,对方就感应到了他的存在,但是出于礼貌抑或是顾忌,对方并没有直接出手,而是几乎是放纵一般的让他在这里自由行动。他,和另一个他,都并不是什么客气的人,毕竟他本身的职责就是“监督者”,那么恪尽职守并就不是一件令人羞耻而又畏惧的事情。 

 

曾经浓密而又阴郁的藤蔓灌木被瓦砾劈头盖脸地打散在地,暴露出被他们掩盖着的冰冷的金属围栏,和已经残缺失去作用的魔法阵。作为一个据点,它失去了“入口”。随即他又抬头——眼前的城堡大概是不再适宜居住了,毕竟没有人喜欢一座屋顶漏雨的石头城。意识到结局将要来临——不论是他的,还是这场战争的——他放慢了步伐,一步步踩过地上肆意横流的水流。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着装风格鲜明的瘦高金发女子。她背对着他,身旁是她有些按捺不住的黑肤从者。 

 

“从头到尾,我只作为‘监督者’而存在。”他在两米开外停下,“或者你想听我说一声恭喜?” 

 

“能得到ruler的祝福,那我必当是十分惊喜的。”金发女子,红方saber的御主,落落大方地转过头来。台阶让她比起他来略高半头,她双目直视ruler,不带任何躲避的意味。 

 

他能感受到,黑色saber的气息已经消失了。眼前除了红方saber主从再无一人,他不想猜测对方御主的下落。 

 

“如果这位小姐不介意的话,请允许我留下,作为‘监督者’坚持到这场战争的最后。” 

 

她支起下巴做出了思考的姿态。不过这样的状态并没有持续多久,ruler很清晰地感受到剩余从者的气息越来越近。也不出他所料,两人并没有“对峙”多久,红方剩下三骑也从容不迫地走进了并不能称之为入口的入口。 

========================================================================================== 

 

胜利者为红方。 

 

黑方的荣耀已经混入随风而逝的尘土,带着他们曾经的野心与希冀消散了。 

 

========================================================================================== 

 

企划页面开启到10月1日。 

即日起到企划页面停止接受投稿之前,红方都可以产出己方的结局情节! 

与此同时,企划还会开启一个新的分类“在其他的时间里”,无论是阵亡、没有打卡、还是存活的角色,如果还希望继续产出有关自己的角色在这个世界观下的剧情,都可以进行投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