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99210

死亡是你加上这个世界。 再减去你。

【杭花】声音之外

阅览数:
204
评分数:
1
总分:
10
举报

声音之外

 

 

 

 

晁杭×唐棣

 

 

 

 

为防止原片剧透,我给个T7世界观……晁杭Alpha哨兵,唐棣伪Alpha实Beta哨兵。←我也不知道老遥为什么非要花是Beta,花你在我家却是个Beta,真鸡儿丢人,退群吧。

 

什么?原文这两人没有交集?你们还是图样啊。会有的。

 

非常狗血!!!超他妈狗血!!!难以想象的狗血!!!

 

 

 

 

 

 

这塔楼,谁他妈不认识唐棣就见鬼了。一部分人是因为他爹有权有势官大人壮,却不怎么屌他儿子;一部分人是因为这红毛挂着个不C不D的理论成绩天天在学校里拽得二五八万;一部分人是因为这人一脸Alpha中的Alpha样子却有个娘们兮兮的棠花味信息素;司空茂是因为这人是他同桌而且实在是烦出神经病;晁杭认识他是因为这人和他说过话。

 

和唐棣说过话不算什么很惊人的事情,上至像司空茂一般被唐棣如同老妈子一样追着叨逼叨,下至你打饭打慢了被排在你后面的唐棣踹一脚说一声碍事都算是和他说过话。晁杭的情况不属于两者之一,他个人认为,他帮唐棣装了个死根本不能叫作帮唐棣忙,硬要说的话不如说是为富强民主和谐文明的社会主义塔楼做贡献,在唐棣看来可能也不过是一个符合计划的棋子,可就算这样——客观上来说,他也许是在没有恶意上与唐棣最亲近的塔楼的人,没有之一。

 

晁杭听过不少唐棣的传闻,虽然大多数都是负面的,连他的好兄弟徐希哲都经常和他瞎JB吹吹唐棣的八卦。要嘛就是这人去过D区审查,要嘛就是这家伙一天睡十个Omega,听都听得有点烦。但是根据亲身接触他觉得唐棣并不算个太坏的人,人确实是如同飞短流长一般狂傲不羁还高高在上,但是唐棣三观是正确的,人是可以的。

 

在此阶段他们的接触实在可以说是少的可怜,虽说晁杭为了引出D区残党的假死曾经引起过轩然大波,但是塔楼都是小年轻,风头一过去就没人记得了。晁杭的朋友们依旧天天和他插科打诨,唐棣的眉毛依旧拧成一个川字一副全天下就我最不高兴的样子,再见到都不打招呼,好像是什么奇怪的默契。

 

那完全是一个意外。

 

虽然仔细想想并不算奇怪的事,张扬且官二代如唐棣,想要把他拉下神坛的人不在少数,那张脸还勉强算帅,莫名的STK肯定也是有的。唐棣行事作风加上除了理论成绩之外一水儿A的成绩单摆明了是个Alpha,再说这人也没对司空茂这个Omega以外表示有兴趣,所以吧。

 

所以吧,谁能想象他是个Beta呢。

 

张贴告示,学校广播。仅仅一天内唐棣是Beta的事情传得满城风雨。散播消息的学生被首席叫去批评教育是小事,塔里真的开始调查这事儿是大事。一开始晁杭并不担心唐棣,毕竟这人怎么说都实在不像是一个Beta,虽然因为某些事情,他确确实实知道唐棣是个Beta——他们毕竟在同一个寝室待过。所有的谣言在晁杭接触到唐棣以后都在啪啪打脸,晁杭觉得这次也会这样。

 

然而没有。

 

说来可笑,虽然那学生是承认自己是造谣的了,事情调查出来却是真的,唐棣是个货真价实的Beta,他的娘们兮兮的棠花味和那Alpha的性别都是打伪装剂打出来的,他爸唐文石公开表明和唐棣这丢人玩意儿断绝父子关系,没有监护人的唐棣被关起来,据说过段日子要被送去D区。

 

晁杭就在那一刻突然非常想念唐棣。想念他因为假死不得不藏在唐棣寝室里的时光,那时的唐棣还可以那么骄傲,甚至还天天帮他带饭,带完饭一副拽得二五八万的样子把自己的杯子甩给他,和他说咖啡喝完了让他去洗杯子。当他意识到在这之后他们俩的距离实在是太过于遥远的时候,唐棣已经被囚禁在他碰不到的地方了。

 

何止是碰不到,他连唐棣的脸都要忘记了。

 

在这之后的那个周一,学校上层为了杀鸡儆猴,或是为了别的什么理由,把唐棣送上了主席台,这个曾经在学校不可一世的男人需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承认自己的错误,告诉全塔楼人,他错了。

 

晁杭心如刀绞。像唐棣这种每个毛孔都被自尊心填满的男人,让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认错可能还不如直接让他去死。

 

事实证明让唐棣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认错确实还不如直接让他去死。因为很久没打伪装剂导致出现些许戒断反应的唐棣摇摇晃晃地站在讲台上,看起来像刚吐过还没精打采的,虽然他的手无法抑制地因为戒断而发抖,但他的精神绝不认输。

 

他绝不认输这方面晁杭光看还看不出来,但是凭他对唐棣的了解,他宁愿相信自己是个Omega都不愿意相信对方会认输。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唐棣隔着喇叭问了句都能听到吗以后只说了一句话。

 

“一群不如O的A,连打个伪装的B都怕。垃圾都不如。”

 

被关了那么多天好像对他的精神没能造成一点儿打击。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意,仿佛落魄的国王终于找到了他的王冠。

 

晁杭一瞬间惊了。这他妈就是他认识的唐棣。对唐棣有任何的同情与怜悯都是对他的侮辱,尊重他才是该做的事情。也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唐棣身为一个Beta拥有超越他认识的所有Alpha的气魄,就这点他不打伪装剂整个塔楼也得输得心服口服。

 

在这之后唐棣被首席哨兵一个健步按在地上动弹不得,就算如此他也带着他张扬的笑意。被围观押解的唐棣的目光扫过司空茂和罗濒,停留了一会儿略过了颜天鸣——最后停留在他的身上。

 

他对他做了个口型。

 

「扔了它们。」

 

唐棣说,然后不再看他。

 

啊啊,他和唐棣的关系谁都不知道。唯一一个能进唐棣宿舍的是他。唐棣不小心打了O伪装剂导致别人发情的那个别人也是他。

 

所以能扔掉唐棣的所有私人物品的,也只有他。司空茂不行,罗濒不行,颜天鸣不行,连唐文石都不行。

 

只有他晁杭可以。

 

晁杭能理解唐棣不想私人物品被上层直接收走的骄傲,但他也实在不想扔掉唐棣仅剩的东西,毕竟是意外上过床的交情,唐棣留下来的东西也就那么点了,他不想就把唐棣的东西这么扔掉,至少留个念想。

 

唐棣去了D区没有再回来。也确实,进了D区没有人再回来过。

 

晁杭把那个造谣唐棣是Beta的学生在训练场打得满地找牙。这让一向手下留情的他显得有点恐怖。但是有的脑袋坏了没事找事的人就应该好好教训,这事应该唐棣自己做,但晁杭乐意代劳。

 

没有了唐棣的塔楼的日子突然过得无趣了起来,接替背锅侠唐棣成为了七号塔楼话题中心的人是罗濒和夏韵,有人传他们有绯闻,司空茂和罗濒的支持者又奋起反抗,和他们稍微算是有点关系的晁杭也莫名中了枪。晁杭并不想和这群人扯上关系,总感觉和他们扯上关系生命会有危险,但这种直觉来得毫无道理,他也无话可说。

 

虽说晁杭不想扔唐棣的东西,但东西那么多他也没有地方藏,他留了那个他洗了上百次的杯子在他身边,偶尔晚上会泡泡咖啡了,喝多了就失眠,失眠也会想唐棣,但是想着想着也就不想了,这世界本来就够操蛋了,没有那个奢侈去觉得少了谁就没办法活下去。

 

晁杭个子本来就高,怎么说年龄也不算老,184哪怕在哨兵里其实也能算高的了,再加上晁杭长得帅,性格脾气又好,Alpha气质又硬。追着他跑的Omega和向导满塔楼都是,但是晁杭因为天天用着唐棣的杯子,所以总觉得不想和他们有瓜葛,虽然可能他一辈子都见不到唐棣了,但是……就是不想被别人侵占了这个位置,好像如果有人占了这个位置,唐棣就会这么从七号塔楼里消失了一样。

 

好像就真的会这么从他身边消失了一样。

 

晁杭就这么打着向导素上了三年级。等他进了执行部的时候,发现没有搭档已经混不下去了。于是他把唐棣的杯子放在桌角,接受了上面派给他的搭档们。

 

但是晁杭和被诅咒了一样,和他搭档的几乎全是男的,全是男的就算了,只要和他搭档,不超过三个月就会死在战场上。他们执行部甚至有了一句“流水的搭档,铁打的杭哥。”的俗语。

 

等他正式到了执行部的第三年,他二十一岁,身高没怎么长,搭档依旧像流水一样地换,做任务已然得心应手。

 

虽然说是得心应手,可有时候还是会有意外。比如说现在。

 

他好像太过深入目标地点了,这个导致的最直接后果是和搭档走散了,他的搭档姜博织是个迷糊的家伙,估计到现在都没发现他俩走散了。他只能先待在这里等增援来了。

 

情况太不好了,他只能暂时先张开精神突触感知一下周围。

 

这一感知感知出事情了。他万万没想到周围有这么多人,大多数都是Alpha,中间还掺杂了几个Beta,虽然暂时还没感觉到他在这,不过大概也是迟早的事。

 

完了,晁杭想,怕不是要跪。

 

搭档走了这么多,这次该轮到他了。

 

要说晁杭心里不觉得膈应是不可能的。第一个唐棣离开他了,紧接着流水一般走过那么多搭档,他还没开始认识他们,他们就离开他了。

 

这次终于,也算是轮到——

 

“喂,傻子,你呆在这干什么?”

 

晁杭被惊雷炸醒,刚刚发了个呆,完全没发现有人一路顺着过来,还不知道是敌是友。结果他一转头差点没给吓跳楼。

 

唐棣离他的距离只有一米不到。

 

等等等等等等。晁杭觉得自己怕不是想唐棣想过头出现幻觉了,他把都到嘴边的惊叫给吞了下去,上下打量了几下唐棣。这人的脸确确实实是唐棣的,那个拧成川字的眉毛也是唐棣的,因为好几年没见,头发已经完全被他原来的棕色发色替代了,而且这家伙几乎瘦得不成人样了,虽然唐棣原来也不能说是壮实,但现在看起来却让人感觉轻飘飘的。套着身上那个宽大的病号服看起来非常……非常不唐棣。

 

就算这样,他眼中的一切都还在。

 

那种骄傲,那种不可一世。唐棣永远都还是唐棣。

 

“你……”

 

“我什么我,不认得了?你行不行啊?”唐棣眉毛一拧,摆出了熟悉的表情,“我闻到你那股麝香就过来了,没想到你真的在这里啊。”

 

“不是,你……你那个,不是在……那什么,D区吗?”晁杭被这人吓得直结巴。

 

“那地方能关住我?”唐棣冷笑一声,看起来恨不得把看不起自己的晁杭按进墙里。

 

不是看不起你。晁杭想说这句话,但还是咽了下去,只是你是唐棣,对我来说比别人重要,所以才会担心和害怕。

 

但这么肉麻的话说出去唐棣怕不是要打人。

 

“正好是你,算我运气好。那傻逼小鬼呢。”唐棣从鼻腔深处哼了一声,然后低声喊了一句,“孙璐阳你丫人呢?我让你跟紧我的吧?”

 

“等等,你——你都这样了,我带你回去。”晁杭一把抓住唐棣的手腕,差点一手抓空。

 

“回哪?”唐棣扯开嘴角笑,好像晁杭说的是天下最好笑的事情,“七号塔楼吗?”他把胳膊从晁杭无力的手里抽了出来,“全塔都看着我被压去了D区,现在居然回去,你是让我亲自通知他们来抓我吗?”

 

就在这时一个大概四岁左右的小孩子从墙角钻了出来,也没看路,噗一声撞唐棣身上。

 

“这——?”晁杭一时有点迷茫,不知道唐棣怎么还带着小孩的,唐棣的脸实在是一副和小孩子最无缘的样子。

 

“我捡的。”唐棣语气不善地说,“你带他去七号塔楼。”

 

“什么?这小孩怎么回事?”晁杭虽然迷茫,但看着唐棣的脸色还是抓住了孩子的手,小孩儿也不抵触,眨巴眨巴他紫色的眼睛一声不吭地看着晁杭,“D区的?你带他逃出来的?”

 

“你就差不多当是这样了。”唐棣挑了下眉毛,“然后我还有一件事——”

 

“等一下。”晁杭毫不犹豫地打断他,唐棣对于突然被打断有些震惊,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回不了七号塔楼我们就跑。我们去做普通人,不上战场了,好吧?”

 

唐棣露出了一个悲伤的笑容。把晁杭彻底看哑火了。

 

“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唐棣问。

 

我啊。晁杭恨不得跪在他面前哭给他看,求求你了,让我成为你活着的意义吧。我已经失去你一次了,这次你就在我面前,求求你了,待在我身边吧。

 

可他一句都说不出口。

 

“我。”唐棣放轻松一般嗤笑一声,上手捏住了晁杭的脸,“已经回不去七号塔楼了。我不可能再——做社会的战士了。无法维持正义,我已经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把孙璐阳这傻小子交给你我就放心了。最后做个交易吧,我帮你杀掉这里的人,所以——”

 

他捧住晁杭的脸,蓝色的眸子看进绿色的眼睛。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求你,你给我听好了。”唐棣的气息划过他的鼻尖,“杀了我。”

 

“死在你手上还比较好,晁杭。”

 

这是他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他以为唐棣没有关心过,原来唐棣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等姜博织找到晁杭的时候,那里是一片尸海。

 

“那孩子是怎么回事??!”姜博织看到拉着晁杭衣角的孩子颇为吃惊,“他们俘虏的孩子?你把他救出来了??话说这孩子是不是长得还有点像你?可以啊,杭哥,回去说不定要升官。”

 

“……璐璐。”晁杭喊那孩子,孩子抬头看他,“和这个叔叔待一会儿。”

 

那孩子乖巧地走到姜博织旁边,改抓住他的衣角。

 

“不,杭哥,这——”姜博织一脸蒙圈,“你要去哪?不,你为什么抱着个尸体,他谁啊?什么情况?”

 

“没什么。”晁杭说。这个角度姜博织看不见唐棣的脸,所以没人知道他手中的是他唯一的宝藏,“我……只是去埋葬我的过去而已。”

 

他彻底地转过身去,低下头去吻怀里的人。

 

再见。

 

 

Fin。

2017/08/31 SAS异闻录相关
1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