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02876

我想将来的自己大概会讨厌现在的我。

【花庚】Happy Halloween!

阅览数:
186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1.

金在中遇到韩庚的那天,是万圣节。

不过当时的他并不知道,他向来对这些个洋节日没有什么热情。

在他的记忆里,那天天很冷,刮着寒风,回家的半路上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还下起了小雪。

路上时不时地冒出一个穿着奇装异服的人,他也没有多在意,只是一心想赶快回家。

突然被拉住,着实吓了金在中一跳。

“小伙子…”

“你好。”金在中微微弯腰,冲面前这个看起来有七八十岁的老人打招呼。

虽然不认识,而且莫名其妙地被拉住,但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

“孩子,相逢即是有缘,我来替你算一卦吧。”

金在中没有驳回,那一声“孩子”叫得他鼻子直发酸。

说起来,好久没回去了,什么时候回去看看爸妈吧。

“你这两天可能会遇上一个大事,足以改变你命运的大事。至于是福事还是祸事,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不过万事无绝对,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老人凝视着他的眼睛,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

金在中眨了眨眼,睫毛上落了一小片雪花。

“这几天做事不要冲动,万事三思而后行。切记切记。”

老人说完转身离开。金在中在原地呆立了一会儿,也迈开了脚步。

“谢谢。”虽然他没怎么听懂就是了。

后来,金在中想起这件事,想着如果自己再见到这个老人,一定要大喊一声“神算子”。

韩庚想着,还是不要让他知道真相比较好。

2.

韩庚第一次遇到金在中的时候,被扣了一头的泡面。

准确地说,是金在中想扣他一桶泡面。

毕竟有谁在看到自家门上冒出一个头后还能保持冷静呢?

大概没有吧。

金在中没有当场休克,还想得起拿手中的泡面来攻击,已经很不错了。

但没有成功。泡面桶穿过了他,直直地砸在门上。汤汤水水洒了一地。

金在中愣了两秒,哀嚎一声,忘了害怕,怒气冲冲地捏着他的鼻子,把他从门里拉了出来。

“哎哎哎,干嘛呢干嘛呢!刚见面就冲人扔泡面,还捏别人的鼻子,你中华传统美德学哪儿去了?我不就想跟你要个糖嘛,至于嘛!疼疼疼,轻点儿啊。”

因为鼻子被捏住,韩庚说话带着鼻音,金在中根本没听清楚他说了些什么,不过他也没打算听他说。

“你进别人家就不能用正常一点儿的方式吗?”

金在中心疼地要死——他这儿铺的可是实木地板。

死贵死贵的那种。

韩庚揉着鼻子,在确定自己的鼻子还是像以前那样高挺之后,委屈巴拉地说:“你早说啊,我帮你复原嘛。”

一个响指。

门口那些堆了一地的泡面消失的无影无踪。

金在中走过去,蹲下来伸手摸了摸地板。

嗯,连那些汤水都消失了,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很好。

他很满意,忽略了面前这位并不是人而可能是一个鬼的事实。

金在中站起来,打开了门。

送客的意味很明显了。

韩庚一看这架势,一溜烟儿跑到餐厅,抱住了餐桌的腿。

“我可帮你打扫了啊!”韩庚气势汹汹地冲金在中吼。

“你自己收拾自己弄的烂摊子,理所当然。”金在中吼了回去。

“那泡面又不是我让你扔的!”韩庚提高了嗓门儿,拔高了音调。

……

金在中摔上了门。

3.

韩庚死缠烂打地留在了金在中家。

问他理由,他总是含糊其辞,敷衍了事。

其实,按理来说,韩庚在金希澈等一干人等的荼毒下,早该对美貌免疫了才是。但他看到金在中的一瞬间,还是惊到了。

他不会用什么文艺的形容词,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贼他妈好看!帅的人走不动道儿的那种好看!

所以,这不就是颜控嘛。金在中后来知道后下的结论。

韩庚瞪着眼睛想反驳,又找不到反驳的理由。被堵得急了,往地下一趴,闭眼捂耳朵——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而金在中留韩庚在自己家的原因更是简单——能打扫卫生。

韩庚不知道,一直以为是自己的人格魅力征服了金在中。

金在中也是看破不说破。

两个人都瞒了对方一件事,也算是扯平了。

其实仔细一算,韩庚瞒了金在中两件事。

4.

金在中在厨房切菜,抽空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客厅瘫在沙发上正在看《熊出没》的人。

他深深地觉得,自己留韩庚下来,根本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虽然他能帮自己打扫卫生。

但是,谁他妈来告诉他,为什么看上去这么瘦的一个人,啊呸,鬼,一顿饭能吃这么多!

金在中在心里吐槽,气急之下,脏话都飙出来了。

又在心里默念两声,罪过,罪过。

吃得多也就算了,每顿饭都要吃不重样的,怎么事儿这么多啊!这人,不对,鬼,当他是五星级酒店的大厨吗?有没有一点寄人篱下的自觉啊!?

不给做就撒泼打滚卖萌装可怜,偏偏他还就吃这一套!真是没出息!

当初打算的让人打扫卫生,确实也做到了。

但是!

每次他工作完再做完饭,累得要死要活的时候,喊一声“韩庚,打扫…”话还没说完,人就一个响指,完事儿了。

打扫得特别干净,纤尘不染。满足了他那点小小的洁癖心理。

但他一想到自己费那么大劲儿才做出一顿饭,而对方每天只需要打几个响指,心里就极度的不平衡,感觉憋屈得慌。

抱怨了这么多,金在中又念叨起韩庚平时的好。

他着凉感冒的时候,是韩庚帮他买药,冲感冒冲剂。

虽然出去买药的时候半天找不到药店,回来的时候还差点儿迷了路回不来,而且买的药还是幼儿的,对他没有一点卵用。

他被老板扔了一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的时候,是韩庚用非实体状态帮他狠狠地出了一口气。

趁老板喝水的时候,把水全灌进了老板的鼻子里,还打碎了杯子。最后把老板反锁在厕所里,抽走了所有的纸,又设置结界隔绝了声音。

他其实挺好奇老板到底是怎么出来的。

虽然韩庚差点儿删掉老板电脑里的重要文档,那是公司数十位职员的心血。好在最后被他及时用眼神阻止了。

想着想着,金在中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最后定格成一个微笑。

“韩庚,饭好了,过来端。”金在中把最后一个菜装盘。

“哎!来了来了!”扔下遥控器,兴奋地跑过来。“今天吃什么啊!”

“吃…”金在中正准备揭晓悬念,看着直直冲过来的人,挑挑眉,把人挡在厨房门口,“去,洗手。”

5.

金在中有时候会怀疑韩庚到底是不是鬼。

毕竟他第一次见到怕黑还有夜盲症的鬼。

而且他天天傻乐,像是个大脑小脑都不怎么好的傻子,平时做的蠢事更是数也数不过来。

有一段时间,韩庚迷上了一种游戏,挺幼稚的。

就是用非实体状态把自己藏进墙里,等金在中路过的时候,面朝下直直地倒下来,再化成实体状态,动也不动,装尸体。

每次都是“通”的一声,脸狠狠地着地。有时候还会把半个身子卡进墙里,一边在空中乱抓一边喊救命。

金在中刚开始还担心,会不会留鼻血,痛不痛,卡在墙里难受不难受。后来就麻木了,直接从“尸体”上跨过去。

多跨了几次,韩庚就对这个游戏失去了兴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玩手指,看上去可怜巴巴的。

金在中看他这个样子,又心软了,主动提议和他再玩一次。

换来韩庚的一句“在中你是不是傻?”

说的时候,表情还很无辜。

金在中觉得自己是挺傻的,竟然担心这么个傻子会不会伤心。

有一次,金在中问韩庚,“你们地府也过万圣节吗?”

“昂,过啊。要不我怎么会在这儿。”

然后金在中才知道,原来那天是万圣节。

“你在地府呆了多长时间了?”

金在中看着韩庚一根根地掰手指,有点儿头疼。

韩庚掰完左手掰右手,两只手都用完了,看了看自己的脚丫子,又看了看金在中的手,然后诚实地回答:“不知道。”

金在中扶了扶额,看来自己是真的傻了,问他这种问题。

6.

金在中没费什么力气,毫无障碍地接受了“韩庚是一个鬼”这种设定。

所以当韩庚说出“我喜欢你”的时候,他也很快就接受了。

韩庚抱着金在中的胳膊乐:“你发现我喜欢你了吗?”

得到否定的回答后,他更乐了:“我是不是隐藏的特别好啊?”

“嗯。”金在中边点头边腹诽:我只是没想到,一个傻子也会发现自己喜欢别人。

被一个傻子抢先告白了,心情很复杂。

不过,没有发现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的人,恐怕才是傻子吧。金在中看着韩庚的笑脸,也跟着笑了。

傻子。

不过我喜欢。

7.

距离韩庚告白大约过去了一个月。

有一天,韩庚特别严肃地拉过金在中。“在中,希澈要见你。”

不是“想见你”,而是“要见你”。啧啧,多霸道强势的一个人。

金在中虽然没见过金希澈,但是从韩庚嘴里知道了不少关于他的信息——地府的判官,比女人还要美的男人,喜欢粉色红色,比起“帅气”这个词,更喜欢别人说自己漂亮,起伏不定,神经质,口才好,情商高,能力很强。

还有一点——他对韩庚很好,非常好。

“怎么见啊?”

韩庚神秘一笑,“我自有办法。”

晚上临睡前,金在中躺在床上,有点儿紧张,还有点儿小小的期待。毕竟他要见家长了,而且这是他第一次灵魂离体,也是他第一次去地府。

虽然听起来怪怪的,但就是这么个意思。

韩庚躺在金在中身边,轻轻扣住他的手,明显地察觉到了金在中的僵硬。“别担心,没什么的。你闭上眼睛,我叫你的时候再睁开。”

韩庚难得的不犯二,温柔起来,金在中反而觉得不怎么习惯了。

自己真的是有病。

默默闭上眼睛。

没有牛头马面,没有孟婆和她的汤。

什么都没有。

金在中眼睛一闭,等听到韩庚叫自己的时候,再睁开眼睛,然后就发现自己在一个房间里。

现代化的装修,电视电脑什么的一样不少。

看来地府生活也不错嘛。

咚咚咚。

“进。”韩庚懒洋洋地往金在中身边一坐,张嘴想打个哈欠。

在看到来人的表情后,硬生生地把哈欠吓了回去。

金希澈本来就大的眼睛,此刻瞪得更大了,大得甚至有点儿吓人。一副要生吞活剥了谁的样子。

这个“谁”,正惴惴不安地坐在沙发上。

“庚,你先出去。”

“希澈…”

“出去。”

韩庚给了金在中一个“你自求多福”的眼神,起身离开,临走前体贴地关好门。

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韩庚都怕金在中已经死在里面了。

半个小时后,金在中出来了。

韩庚赶紧过去,上下检查。

“嗯…没有什么伤。要是灵魂受伤了可不好弄啊。”

“韩庚。”金在中一脸严肃。

“嗯?”

“你是阎罗?”

韩庚撇了撇嘴。

这个金希澈,到底说啥了!好好的怎么就把我给卖了啊!?

金在中瞪了韩庚一眼,“回去再跟你算账。”

韩庚眨巴眨巴眼,试图博取同情。

“别眨了,回家!”

这个金希澈!你就等着批示一年份的文件吧!

金希澈其实也没说什么,就只说了一句——你要是敢欺负我家二傻子(划掉)阎罗,你就死定了!

那半个小时,都被金在中拿来接受现实、怀疑人生了。

韩庚瞒的另外一件事,就是——那个老人,其实是他。

这个他是打死都不敢说的。

.一不小心卖了队友的END.

2017/09/10 花庚 同人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