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加塔

阅览数:
59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我喜欢那女孩。 

 

那女孩,阿加塔.阿斯塔科娃——她是这么自称的。 

 

她有点疯疯癫癫的,或许是她天生脑子就不太正常,又或许是她挑衅这儿的狱警被一棍子敲到了头,总之她第一天进来就差点要了这儿老大的命……用一根马桶刷。但是当一个蓝色眼睛的漂亮小疯子叽叽喳喳的朝你说些脏话,你也只会觉得她在犯浑,对不对?所以我想这都是那倒霉女头领试图驯服她的错。 

 

瞧瞧她的脸蛋,那么年轻、漂亮又纯粹,就和吸血鬼似的。她那张漂亮脸蛋真该去做个明星或者模特什么的,要不是因为她骑在那女头领身上的时候满头满脸的血、举着刷子摇摇晃晃大喊着我赢了,可能我真的会认为她是吸血鬼。 

 

这种地方长得漂亮的疯子不算少,她在其中算不上性格太差的那种,当天夜里她就同一拨人打成一片了。 

 

“我杀了我的男朋友。”那天晚上,阿加塔忽然翻身对着下铺凶神恶煞的女人轻声说,她不太擅长英语,努力压抑自己卷舌音的声音听起来又俏皮又滑稽,“那个蠢男人以为我是傻子,看不出来他和哪个女人鬼混去了,然后我把他的鸡巴塞到了他自己嘴里……没人告诉过我那样他会死,我觉得这挺不公平的。” 

 

可怜的姑娘,我确信她真的有什么精神疾病了。 

 

“我杀了我丈夫。”于是我在旁边搭腔,她从上铺探出头来朝着我的方向看过来,用干裂却依旧漂亮的嘴唇朝我咧开一个笑容。这个笑容让她缺水的唇裂开了豁口,有血慢慢渗出来,这种微妙的色情让我甚至想去舔舐她的嘴唇。 

 

“你也是这样!”她欣喜地趴在床上摇晃自己的双脚,让床栏杆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诶呀,那我们就算是朋友了。” 

 

作为“朋友”我们还过得挺不错的。她的头发大抵是便宜理发店染的,颜色上得不均匀,看起来有点廉价,发根是金棕色的。我便臆想了一下这女孩满头金发的模样,接着便去厕所想着她自慰了一次,俄罗斯姑娘都这样清纯又该死的性感吗? 

 

“喂,美人。”她又隔着铁栏去与狱警搭讪,我真的很疑惑阿加塔这种奇妙的自信是从哪来的,大概她深知自己的魅力吧。她咬着自己的下唇,把身体贴到那些铁柱上边,用自己的胸脯在上面摩擦,“你想不想和我来一次?来吧?” 

 

——可惜,狱警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真没劲。”阿加塔一边舔着自己的嘴唇一边走回来了。她坐在我旁边,用手肘怼了怼我的胳膊,亮晶晶的蓝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和我说说你丈夫,我最爱听这种故事了。” 

 

“你想听什么呢?” 

 

“你们的婚后生活?他打你、强暴你?还是他试图强奸你们的孩子?”她咯咯笑起来,“对不起,假如你被冒犯到了的话。“ 

 

我自然不会被冒犯到,说实话,为了感情杀了丈夫什么的都是我胡诌的,我只是单纯想和阿加塔有点什么好说的。我丈夫——我没有感情的丈夫确实是被我杀了,为了摆脱那个畸形的帮派,哪怕牺牲一段时间的自由也是值得的。 

 

“都有一点?”我有些犹豫地回答她。 

 

“……你喜欢女人吗?” 

 

“什么?” 

 

“其实我骗了你,我还有个女朋友叫安娜斯——总之就是,其实因为我想杀了那个男人所以杀了他。”她的眼睛像猫一样眯了起来,将一只手放在我的两腿中间,“比起男人的阴茎……还是女人大腿当中那条缝隙更吸引我。” 

 

“你……”我有些不知所措,“你想和我做爱?“ 

 

她发出一声长长的鼻音,探出头看了看外边,接着她凑过来,莫名地与我接吻。 

 

“别推开我……”我听到她在喘息中夹杂着带着俄国口音的恳求,现在房间只有我们两人,我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她呢? 

 

我们拥吻着,她骑在我身上,花瓣一样的唇瓣从我的嘴唇滑下去,流连在我的脖颈—— 

 

我的记忆——我的一切在这里就停止了。 

 

龙舌兰骑在女人即将成为尸体的身体上,她很开心能饱餐一顿。 

 

女人的脖颈正一股股喷出鲜血来,她还没有完全死去。龙舌兰怜爱地亲吻她,用手指抚摸她逐渐冰冷的手臂,接着躺在她的身体旁边、躺在被血染红的床单上,安稳地等待着接下来会带她离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