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03247

=晨星,画丑,写文渣 安静地自己填坑中,结果耐不住跑去爆肝了【你】 说明书:没脑洞肝会死【……

4-3 Despair.

阅览数:
187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对不起,我又写爽了【你怎么开头就道歉

说好的量不多结果还是码了六千三!!!(摔

标题就叫绝望,别看了

似曾相识的死法【#咦我怎么又在一对一的时候打输了#

打码有什么意义!!!

 

剧情梗概:目击异常+死亡三连SC的白棂终于绝望了,咦这家伙怎么又双叒叕被捅了

 

对,棂哥也是,会绝望的

而且SAN值都快低于10了呢【啊???

迫切需要SAN值恢复(物理)【干嘛

 

我又双叒叕擅自加了打戏,以及……白棂这么惨我真的写爽了,我好兴奋啊我好兴奋啊!!【被白棂追杀前5s

 

【(你怎么连死亡卡也写)走位:南门-男生宿舍-医务室-体育馆(死亡)】

 

BGM:伊藤由奈 - I'm Here

http://music.163.com/#/m/song?id=22778735

 

Shake down 信じた道を走る I'm here もう迷わない

飞奔在我所坚信的道路上 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有迷惘

傷つくなら 奥まで

就让伤痛来的更猛烈些吧

らしく生きるその果てなら 赤く燃えていい

只要能活出自己的精彩 我愿化作烈炎熊熊燃烧

Find out 希望はいつの時も still shine この胸の中

无论何时何地 希望都会在心中绽放光芒

探し出して Can you feel it?

去找到它吧 你可曾感觉到?

失くすことを恐れるより 愛をひとつ抱いて

与其战战兢兢害怕失去 不如把握眼前这份感情

闇の向こう So I wanna go…

我愿去往最深邃的黑暗

 

 

 

0.

 

……!!

 

白棂看着地图的时候,发现许阳月的坐标点凭空地消失了。

目睹了这个现象的他瞳孔缩小了几分,这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一般来说有人死亡的话坐标点是不会变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棂握住手机,拎好包直接奔向了那个地点。

——男生宿舍。

 

 

 

1.

 

少年冲到了宿舍楼,四处环顾着。看了下无人的四周后径直地走了进去。

 

刚走进门口就发现有谁出现在了值班室的门口,两人眼神相交对视了一下。白棂打量了一下对方,略浅的栗色头发,干净整洁的衣着……虽然没见过,但凭直觉认为,这位男子并无敌意。

 

“你是……?”对方先开口询问道。

“咳,高一二班的白棂。”停住脚步不久的白棂稍微觉得有些不适,他摇了摇头站定身,“请问有没有看到一个黑色头发的,高个子的学长——脸上有个伤疤。”

男子沉默地看着白棂的眼睛,片刻之后露出了微笑回答:“见过。”

“……在哪?”少年万万没想到这么快就摸到了这个疑点的线索。

 

对方的表情略显得僵硬,但还是回应了白棂,“死了——是能力者。”

 

“哈?”白棂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同时道出了自己的怀疑,“其他人死亡是坐标没有任何改变……怎么回事?”

“像是……黑洞一样的东西。”男子垂下了眼睑,沉思了一会儿,“你来找他有什么事吗?”

白棂实话实说:“他的坐标点消失了,我就赶过来看看什么情况了。”

“嗯……”只见对方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这么问可能有些突然。”

 

“你知道……他的身份吗?”

 

白棂怔了一下,沉默着。

“……如果不愿意回答的话我也不会强求,假如你知道并能告诉我的话,非常感谢。”浅栗色头发的男子见状补充道,始终保持着微笑。

 

说实话白棂知道,阳月的身份与他毫无相干,但自己仍然记得自己对他说过“如果你不打算杀人的话我就把身份告诉你”之类的话语。虽然没有说清楚,但自己内心在那时候就立起了不成文的承诺——保密。

 

“……你真的想知道吗?”白棂苦笑了一下,“虽然我想帮他保密的……不过在那之前能先自我介绍一下吗?以及,交换已知情报……”

对方后知后觉地道了个歉,“抱歉,是我太急躁了。”他笑得有些尴尬,但只是短暂。他抬起头正式介绍了起来:“我是许清晓,是许阳月的老师。”

“这样,那……您知道您自己的身份吗?”

“知道,是【——】。”

“那行吧。”白棂拿出手册展示给老师看,“我是【——】,您还知道其他人的身份吗?”

许清晓似乎读出了什么,“你是……交换信息的意思?”

 

白棂会心一笑,收起手册回答:“是的,同样我会告诉你我现在知道的——所有·信息。”

“……”许清晓盯着少年深渊一样的瞳孔,似乎想从中看出些什么。想了会儿他接受了信息交换,“好,既然如此那我也将我所知道的和盘托出。”于是他慢慢地道出了自己知道的所有信息。

“啊——老师大好人~”白棂一边倾听着,一边捂着左手勉强挤出扭曲的笑脸,“那这边的,【——————————】。以及,封杭、莱奇和蝶野学姐都死了——以上,完毕。”

“然后阳月学长——”

 

说到这,白棂停顿了一下。

 

他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越过自己的底线说出来。

但这时候,也许应该不能拘泥于这点。毕竟站在眼前的是学长的老师——对白棂来说,教师是值得信任的。

 

“虽然我是出于他那个反应才告诉他的……既然都这样了,那就——”

 

“他是【——】。”

 

 

许清晓愕然地看着白棂,表情彻底僵硬在了脸上。

 

 

也许他也对这个答案感到万分意外吧——不,或许是觉得惋惜,白棂想。在这之前他也曾遇到过一位温柔的老师,如果是这样的人的话,一定会对学生这样的遭遇感到同情吧。

真羡慕啊——什么的,这种心情放到现在根本没什么价值吧。白棂无言地看着眼前这位老师,也根本不知道如何开口。

 

“……是这样啊,”许清晓自嘲地笑了笑,将视线从白棂的眼睛移开,“谢谢你……你受伤了吗?我现在没有什么应急的准备,没法帮你包扎,不好意思。”

“哈,没事。”白棂的笑容有些扭曲,“反正是让自己清醒一下的手段,我觉得得去找其他人……话说老师,有没有什么称手一点的武器吗?最好不是太重的那种。”

许清晓思考了一下,走带一边拿起了一根撬棍,“这个可以吗?”他将手里的撬棍递出,“虽然有个武器防身保险一点,但还是要小心使用,不要伤到自己了。”

“嚯……谢啦。”白棂勾起嘴角,满意地拿过撬棍,“那我就先去包扎一下伤口了,老师真会关心人——”

老师没有正面回应,沉默了几秒后慢慢地说出两个字:“保重。”

白棂回头过头去,闭上眼睛思考着什么。随后他低下头,回应道:

 

“嗯,保重。”

 

 

 

2.

 

这时候是该同情的时候吗?

 

白棂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现在已经清醒到还有空闲时间去管别人的感受。

 

这种多余的想法还是最好早点扔掉吧。

 

他这样想着,仿佛想要将自己推向黑暗那一侧一般,摈弃感情去战斗。

 

……

 

摆出幸灾乐祸的样子的人是自己,这时候流露出同情的想法的人还是自己。

究竟要偏向哪一边呢?

 

他走在前往医务室的路上。

 

当他即将走到医务室的时候,突然轰隆地一阵巨响,让他停下了脚步回过头去。看到眼前的光景的一瞬间,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又发生倒塌事件了。

而且偏偏是男生宿舍——他刚刚离开的地方。

 

 

3.

 

白棂低头看了一下手机,只见许清晓和江远的坐标点没了动静。

少年陷入了凝重的沉默。

 

又一次。

 

又一次。

 

……

 

白棂把头转回去,一声不吭地往医务室奔跑过去。

而接下来等着他的是,远比刚刚的画面还要惨烈的景象。

 

 

刚刚没注意到唐白开的光点,现在才反应了过来——白开倒在了血泊中。出血量告诉白棂,应该不是单纯的割腕所造成的。

 

他感觉眼前有些暗。

 

好奇怪啊,明明是午后。

 

尸体和被血染红的墙壁和地面倒映在白棂空洞的眼中,此时的少年只是静静地杵在那里,俯视着。

他慢慢地挪起步伐,心情复杂的他既想远离,又想接近看得清楚一些。而他遵循了后者,于是他看到了——贯穿了整个躯体的刀伤。

 

白棂感到这感觉非常熟悉。

——又是这份没来得及救人的无力感。

 

都差点忘了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总之是很小的时候,曾也目睹过重要的人死在眼前的样子。

这次或许有点不一样,因为顶多只算认识,而且是无限轮回。

但是……

 

但是,白棂再次感受到了这似曾相识的场面。仿佛就像亲临当年的现场一样——自己握着武器躲在一旁,明明有能力,却没有及时地动手。

又或者是自己现在觉得大家其实底子里都是温柔的人,所以才会感到悲哀?

 

自己早点来会不会没事?

 

真是自己的犹豫害惨了更多的人。

 

白棂紧紧地握着手中的撬棍。

 

所以当时就想着果断一点啊。他低着头,又回想起了自己第二轮的时候握着刀从扶手上一跃而下时的那份冲动,那份疯狂。

 

停下来。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放松了手。他把撬棍和包放在桌子上,走到药柜那边拿出急救箱,从中拿出了绷带和伤口消毒水。

白棂的脑子现在几乎是一片空白,他胡乱地将绷带缠在伤口上,随后又缠到了整个左臂。他也没有心思去整理凌乱的绷带,干脆直接拿好了自己的随身物品离开这个令人压抑的地方。

 

 

 

4.

 

白棂有些落魄地走出医务室,碰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使他立马注意到了自己的表情后抬起头来,让自己显得没那么狼狈。

 

花井葵。

 

“……学姐。”

“……”

白棂的视线偏了一偏,抿起了嘴。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直接开口:

 

“单刀直入地说吧,你知不知道其他人的情报。”

 

葵看着眼前仿佛跟之前判若两人的白棂,伸出手戳了戳被绷带缠起来的伤口。

“……干嘛,刚刚跟学长打了场架……”

“诶诶——是活人啊!”葵似乎有些惊讶,“我记得活人不是有上周目的记忆来着吗,你不记得我啦?”

“我当然记得——葵学姐。”白棂默默地挤出了一丝苦笑。

 

你还精神真是太好了。

 

少年想了一下,明知故问地说:“我能确认一下你的身份吗?”

“不是【——】也不是【——】喔!”少女笑着回应道。

“知道了。”白棂从电脑包里拿出那把银制飞刀,“其实不用说我也知道……”然后轻轻地将刀柄塞在了葵的手里。

 

“……结束掉。”

 

白棂的声音有些偏低,同时又带着无力感。他低着头,似乎想下定决心一般地,有些颤抖地细语着,重复着刚刚的话语。

 

“结束,这一场。”

 

“唔?”葵有些不解地看着。

“目前我知道的【——————】。”白棂解释着,“【————————————】。”

“至于其他的我再去冒个险——你还记得我的手机号吗?”

葵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微笑,说:“记得喔!”

 

笑得真耀眼啊。

 

白棂点了点头,“待会儿给我发个消息告诉你知道的事情,我要去确认一些东西。”

“OK~”葵一秒答应了下来。

“然后我会跟你保持通讯的……这样我可以让你快点知道。”

“好好——”

“那么,祝你武运昌隆。”

“Good Luck~”

 

白棂走过葵的身边,朝着她的背面走了过去。

难以言喻。

明明更希望自己回到原来的样子的……

毕竟还是笑着更好一点。

反正连哭都哭不出来,倒不如一笑到底。

说起来自己多久没掉眼泪了呢?

谁知道呢。

 

 

 

5.

 

白棂徘徊在操场上,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喂。”白棂戴着耳机接通电话,冷冰冰地先开口道。

 

“喂,白棂吗?现在有空吗?”那一头传来了罗卡的声音。

白棂有些没反应过来,缓了会儿才回答:“有,怎么了。”

“……我这边有点事”罗卡停顿了一下,“……你能回来一下吗?”

“可以,在哪。”

“那,体育馆吧。”

“……行,马上过去。”白棂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下来,挂断了电话。

 

其实说实话,之前的确是罗卡说自己是【——】,但当面确认应该更有保障吧?白棂看到了葵发来的短信,端详了一下随即删除了,然后按下了拨打电话的按钮。

 

“接下来别挂电话,我去找人。”

“仔细听着吧。”

 

 

 

6.

 

“……不是【——】呢。”

 

白棂站在罗卡的对面,表面上平静得可怕。

罗卡沉默了一下,“嗯,如你所见我骗了你。”

“无所谓,【————】我也不是第一次了。”两袖沾满血的少年轻轻地笑了一声,说着,他的眼睛瞟了眼对方手里的打刀。

 

他好像想到了什么。

 

“不用我多说你也应该知道我接下来会干什么了吧……”罗卡握紧了刀,“老实说,在我发现【——】的时候你就成了我的首要目标。”

白棂笑着,显得得意又显得自嘲地说:“哈,毕竟我是什么身份?【——】都急着干掉我吧。”他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放下电脑包,一脚踢了过去。电脑包在地面上滑出一道直线,直到碰撞在墙边。

“是啊,有没有觉得自己变成了什么高人气角色了?”罗卡一如既往地调侃道。但是,他从头到尾都没什么表情,甚至都没有了昔日游刃有余的样子。

“可以的话我也不想被【——】追杀——上次我都差点死了。”白棂回想着之前迅企图将他推下楼的瞬间,伸手扯了一下左臂的绷带,“现在有谁想杀我我已经没有怨言了。”

 

罗卡拿起刀,摆出战斗的姿势,“希望你这次也能继续活下来吧。”

“哼……”白棂右手拿起撬棍,同样准备就绪,“来吧,堂堂正正地打一场。”

 

罗卡微微一俯身,二话不说,双手拿起刀就往白棂的方向冲了过去。

白棂一个侧身躲过了这一记劈砍,遂用撬棍支撑起自己的平衡,然后左手扶住右手的撬棍,一个转身就往罗卡的背后挥去。

而对方的反应也很灵敏,玫红发色的少年低下身举刀挡住了这次攻击。

白棂往后退了一下,瞪着站起身就要砍过来的对方。

 

钝器就是这点不好。

 

他横着撬棍迎击,弹开。刀和金属撬棍碰擦出的声音响彻整个体育馆,并且还伴随着阵阵回声。

白棂见对方抄着刀一个横劈,第一反应往下躲,翻滚到距离对方约两米的地方迅速地爬起来撑着地面。

干脆别想着瞄准要害了吧,白衣少年紧盯着对方手里的武器。

那么……

 

 

先用钝器废掉他的双手更好一点吧?

 

 

 

7.

 

白棂一蹬脚就绕到罗卡的身后,瞄准了对方的左臂扫了过去——

 

……?!

 

拿着红色撬棍的少年松开了左手,单手打到了罗卡的左臂。罗卡吃下这一击的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迅速地躲远并捂住了伤口。

 

为什么偏偏是这时候!白棂攥紧了左臂乱七八糟的绷带咬紧了牙关。

 

痛苦打断了少年的思绪,而对方又举起了刀袭来。白棂后退了几步,单手用撬棍格挡了几下。

 

应该是右手优先吧。

 

白棂趁着对方的右手由于格挡的作用力被弹开的瞬间,低下身后又窜上来,高举撬棍对准了对方的右臂。不料的是,罗卡伸出左手用左臂剩余的力气抓住了撬棍柄,一往后扯直接将白棂拉了过去。白衣少年因为瞬间的失衡乱了手脚,瞪大的双眼只见对方紧皱着眉头,松开了手的同时抬起了右腿……

 

 

——朝着白棂的上腹部踹了过去。

 

 

“——!!”

 

白棂一下子撞在了距离他不远的墙壁上,随后倒在了地上。

混账,撞到头了……!

白棂感到一阵晕眩,几乎要爬不起来。

他用撬棍支撑起自己的身子,喉咙中浓重的血腥味和痛痒难耐的感觉让他用力咳嗽了几声。白棂只看得到,地上的几滴鲜红色。

“咳……”他站起身,擦了擦嘴角的血。干脆不管从额角上顺着脸颊流下的血液,站定后再次往前冲。

 

这家伙……防卫意识意外地高了。

 

罗卡这时候似乎有些显得恍惚,但他仍然没有停下攻击。而白棂也仍在苟延残喘,一下一下地抵挡着。

 

他不会在害怕吧。

 

白棂垂下眼睑,拼尽全力用撬棍一把弹开罗卡。而对方顿了一下,并没有停下动作,仍然是握着打刀冲过去。

 

……

 

黑发少年没有行动。注视着不顾一切袭来的罗卡。在对方手中的刀刃距离自己只有咫尺距离的瞬间,他放开右手丢下了撬棍,略微地张开双臂。

 

——然后闭上了眼睛。

 

 

 

8.

 

……

 

感觉不到。

没有痛感,但是力量在流失。

 

白棂缓缓地睁开眼睛,只见罗卡的手略微动摇。

 

血液从白棂的腹部流出,但刺得不深。即使如此,受伤的人也感到一阵失力感。

他看着罗卡流露着恐慌的右眼,同时还听到对方低声用颤抖的声音不断重复着:

 

“我没有想要这样的……不是我的错……是你先攻击我的……”

 

果然。

 

白棂伸出左手抓着刀刃,任由伤上加伤的手部溢出红色液体染在绷带上,“……没有觉悟,为什么要……这样?”

“因为……”

罗卡攥紧了刀柄。

 

“因为,我害怕死亡啊……”

 

“……哈。”白棂退后一步将刀刃拔出来,任由血染红内衬的米色针织马甲,“怕就,说一声嘛……在这种情况,很正常的吧?”

 

是啊,再正常不过了。

 

少年捂着腹部的伤口扯出了微笑。但明显地可以看到,他的脸上有汗流下,混杂着血液滴落下来。

“……我不要再这样了!我受够了!”罗卡用双手举起刀,准备继续攻击,“呐……我真的没错吗?”

 

还在犹豫吗。

 

白棂没有收起笑容,“在这种游戏,哪里有对错啊?”他的声音有些无力,但仍然保持笑着,“只有明智不明智而已……”

 

对啊,自己也有害怕的事情,害怕自己会像第二轮一样为了单纯认识的人不顾一切去杀其他人,的确不是什么明智的做法。

 

“所以罗卡学长……别有罪恶感啊。”事到如今仍然在强颜欢笑的他眉头有些微皱,“这应该是很明智的做法,才对……”

 

以你的立场。

 

对方并没有做出下一步动作。

看来,需要狠心点了吧。

 

“怎么了?我现在还有力气喔……”白棂带着嘲讽意味地说着,“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还能把你的右手废掉……这种程度还是可以——”

 

“不会让你这样做的。”

 

罗卡快步冲上前去,一手用刀柄抵着伤口,另一首抓着对方的衣领按倒在地上。

“咳……!”被击倒在地上的白棂后脑勺又感受到了一阵剧痛,但适应了一两秒后仍然保持着嘲讽的微笑有气无力地说,“你看,就这样……快点杀了我不就行了?”

 

对啊,快点结束……将我葬送到下一个世界去……

 

尽管到那边仍然怀抱着绝望。

 

罗卡举起刀,将刀尖对准了白棂的心脏,咬着牙盯着保持微笑的对方。

到底是为什么……

颤抖的声音质问着躺在地上的少年。

 

“让你死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为什么你还笑的出来呢……”

 

白棂听着这句疑问,轻轻地笑了笑,“啊哈哈……”

 

“因为是我啊。”

 

这时候,白棂连呼吸都感到了费力,他仍然强撑着继续说下去:“再说了……死是,必要的……”

“所以,快点动手……反正,还会遇到的。”

 

……

 

“……对不起。”

罗卡紧闭起了眼睛。

“再见。”

 

 

 

哗啦——

 

刀刃刺入了白棂的胸膛。

 

 

意识陷入黑暗的少年,脸上的微笑仍然没有褪去。

他无声地开口,用嘴型回敬了这两字:

“再见。”

 

The End.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