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98740

沉默如字,绵延如江。

章二·春至

阅览数:
126
评分数:
2
总分:
20
举报

※絮絮叨叨了8000字,写到晕厥   

※全篇都是臭不要脸的OOC和flag,具体评论见(   

   

   

   

   

   

  

   

(1)   

她死的那天晚上,我接受了审讯调查。审问我的是同队的十六夜龙守前辈。   

龙守前辈一直很照顾我。或许正因如此,队长才会特地派她来做这一工作的吧。   

但我不需要。我宁愿对面坐的是某位凶神恶煞的警官,对我用力捶桌、厉声威吓,揪起我的衣领,大声质问我“她是不是你杀的”。这样我还好受一点。   

——前辈自然不会如此。   

于是,自始至终我都很平静。   

惨白的光线刺进我眼中。我无法忍受地数次低下头去。干涩停留在眼角,却并未进一步化作温咸的液体。我似乎再也哭不出来了。   

龙守前辈看我时眼神有些悲伤。她把我面前的水杯再往我这边推了推,不再溢出热气的水面倒映出一个渺小的我。   

随之而生的波纹揉皱我的脸。我没能看见自己的表情。我不清楚是我的神情使她悲伤,还是我的遭遇令她同情,抑或两者兼有——我无法再思考,思维已经拒绝接受任何新的问题。然而我仍记得我的身份,所以我强迫自己说出实情,从头到尾,一五一十。   

开始、然后、接着、后来……我生硬地运用这些连接词,希冀能表现出“我还理智”的状态。   

最后,前辈放下笔,轻声说:“好了,秋穗,审讯结束了。”   

我说好。   

“待会我送你回去吧?这么晚了,你一个人不安全。”   

我摇头,答:“我今晚不回去。我想待在警局。”   

   

直觉告诉我,我不能回去。   

我怕我一回去,就无法再维持“警察”这一身份。   

这是一件极度可怖的事,因为彼时的我失去了“好友”,失去了“正义”,除却“警察”这个徒有其表的身份之外,已然一无是处。   

   

后来,我恳求龙守将她的资料给我。作为调查组的一员,十六夜龙守自然也会有一份关于她生平过往的资料。我说,我就看看,明天就还给你,我保证。   

龙守很是担忧地注视着我,她说:你可以来我家。   

谢谢,不用了。我摇头:我很好。   

   

于是我留在了警局。偌大的办公室里只留一盏灯。光亮是微弱的黄色,勉强照清了白纸上的字。我便这样对着薄薄一页纸,翻来覆去看了整整一夜。   

我想,死亡是残酷的。并不是因为过程有多痛苦,而是因为死后留给他人的,除了停尸间那具冰冷僵硬的躯壳之外,便只剩这么一张薄纸、一方黑白照和几行或十几行文字,记载长达数十载的岁月。   

而更可笑的是,我居然到现在才知道我的朋友——我自以为无话不说的好友——她详细的生平经历。   

   

【某富豪的私生女。生父不认,由生母养大。……生母在其十五岁那年因病去世……近两年内成为某富商的情妇。X年X月X日于家中将该名男子杀害,随后自杀。……尸体怀有三个月左右的身孕。】   

   

我蜷缩在凳子上,觉得有些冷,便蜷得更紧些。   

说来也怪,七月份的天气炎热难耐,夜晚稍有凉风,但仍抵不过高升的气温。在这样一个七月份的夜晚,我独自待在警局一队的办公室里,想起了很多我从前不曾发觉过的细节。   

那天和她走在街上,听见背后总有私语窃窃,说什么“还真想麻雀变凤凰,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出身”“不是正主还这么嚣张”,我不耐烦了,便转头瞪回去。而她挽着我手臂,耸耸肩说:   

“没事,以前有些过节,你知道的,那些富人们就是闲。”   

我没有问下去。我说:“前几天看见了一家新开的咖啡店,我带你去吧。”   

她笑:“好。”   

她在我心中是“神秘”的,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的友谊。我想她哪天看开了,也许就会把从前的事和我说说。所以,哪怕只是一次也好,我都没有真正想过去探寻她的过去。   

   

“真羡慕你。”   

秋穗,真羡慕你。   

   

汗水无数次湿透衣衫,像是眼泪流过脸颊。我依旧觉得说不出的寒凉。   

   

不久之后,我被调出了一队。   

我没有怨言。回想一下案发后的表现,我没有被撤职已经很宽容了。我只是从一队被调到了更加清闲的队里,并在这个队里担任一个文书职务。每天只用完成相应分量的工作,便能在同事们羡慕的眼光中下班回家。   

我不愿回家,于是我开始习惯在街上闲逛。   

走过和她一起聊天的公园,走过和她一起喝咖啡的店门口,走过大街小巷。我像是追逐她的亡魂,走走停停地抵达了终点。我在门口站了很久,仰头望着摘下了窗帘的窗口,久到路人的注目明显带上了怀疑。   

我以为我还能看见她走出来,站在窗台上朝我招手。   

我低下头去,眼眶干涩。   

   

自那以后,我开始每晚梦见她。她举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砰的一声,血沫飞溅。而我跪在地上,发不出一点声音,眼睁睁地看她倒地。   

砰。   

然后我惊醒。   

于是我开始害怕入睡。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个月。恐惧迫使我拼命保持清醒,以至于后来我再睁眼,映入眼帘的竟是医院的天花板,以及龙守前辈担心的表情。   

我愣愣地望着天花板,听着前辈的责备,费力思考起我为什么会躺在病床上。   

日光在视线里浮动,我居然由此感到了一丝真实。   

而我再也没有梦见她。   

   

在医院里,我开始学着去寻回当初的那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甘草秋穗,总算摆脱了行尸走肉般的状态——至少,表面上已经看不出任何破绽了。   

后来,出了院,修养了一段时间,我便再度回归岗位。仍旧是清闲的文书职务,但我下班后不再到处闲逛了。   

我知道的,她早就不在了。   

我自然也没有去关注和她暗地里相好的那个富商的丧事。我怕我会控制不住地把所有错误都抛给这家人。   

再然后,我决定去扫一次墓。她逝后我一直在逃避,是时候该面对了。   

   

上坟前的那晚,我终于又梦见了她。   

这次不同以往,但她还是我记忆中的模样,靓丽如初。她看着我,轻声笑说:   

“秋穗,活下去。”   

“好,”我答应她,“活下去。”   

   

然后我从梦中哭醒。月光沉默地坠落在我手背上,温凉一片。   

 

(2)   

抽到“巫师”卡的时候,甘草秋穗的心里莫名“咯噔”了一下。卡面上的巫师高举盘虬卧龙的法杖,看似正在施法念咒,杖端却无光也无暗。手指摩挲过底端的花体字,她抬头望见不远处的少年,抿了抿唇,暗自下定决心。   

——是时候采取行动了。   

   

不过,若要深究秋穗准备采取“行动”的原因,那得追溯到上个月迎新庆典之后了。   

前一天晚上才在庆典上有过一面之缘的少年,今天就蜷缩在男厕所的墙角处满面淤青,饶是做好心理准备的秋穗也不禁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冲击。但她很快便回过神来,在加害者们尚惊讶于“这女的居然把男厕所的门踹开了”一事时,横眉怒目、先发制人。   

“你们几个在干什么?!”   

“……关你屁事啊!”为首的男生率先反应过来。   

小屁孩!秋穗暗暗啐了一口,趁其不备跨上前去,逮住手腕向后一别。男生顿时发出哀嚎,想挣脱却不得要领。少女再趁机抬腿一顶,逼得他不得不朝东云右卫门跪下。她抬头环视一圈,厉声喝道:   

“来啊,再上前一步我就撅他手腕!还敢合伙欺负人,真能耐啊?!”   

其余的男孩子们见状皆面面相觑。带头的男生在她惩罚性的施力之下更是疼得直嚎,从“你放手”眨眼变成“我再也不敢了”。秋穗满意地点点头,松手的同时向旁退了一步,并迅速站到东云右卫门跟前,状似护他的模样,居高临下地注视着罪魁祸首被其他男生半是搀扶地逃出此地。   

当然,加害者临走前还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秋穗有些好笑,转身向一言不发的少年伸出手去。   

“对不起呀,东云同学,没来得及让他们道歉。走,我陪你去找老师,让他们当面向你——”   

“……不必了。”   

得到的却是少年冷淡的回应。   

他毫不犹豫地挥开她的手,扶墙站起身来,身形微晃。秋穗懵了,抬起头困惑地看他。而他面无表情,冷冷瞥过她。   

“多管闲事。”   

从薄唇中只吐出了这四个字。   

“什——”   

少女怒上心头。但话还未出口,少年便径自同她擦肩而过,快步走出了男厕所。   

这一切发生得令她措手不及。怒火烧心却无处发泄,秋穗急得一脚踹在墙上——然后被正准备进来的男老师目睹了全过程。   

……当然,细节就暂且揭过不提了。   

   

就算时隔二十来天,一回想起整个过程,甘草秋穗还是会被气得不行。那之后她骂骂咧咧地在办公室里阅读东云右卫门的资料,还被路过的十六夜龙守听了去。   

“你跟小孩计较什么。”龙守忍笑拍拍后辈的脑瓜。   

“因为真的很气人嘛!我再怎么说也是他恩人啊,不道谢也就算了,还说我‘多管闲事’!”   

秋穗气呼呼地把手中资料“啪”的一声拍在桌上。   

“好啦好啦,消消气。那你现在看出什么没?”   

“……嗳?啊,这孩子倒没什么特别的,不过从往年的欺凌事件来看,不排除他在之前的中学里也遭受过欺凌,但被学校方面强压下来的可能性。我觉得有必要去实地调查一下。”   

龙守凑近瞧了瞧:“我看看……XX中学?我怎么没听说过。”   

“我查了一下,是个挺偏僻的学校。最近忙成这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空去。”秋穗叹了口气。   

十六夜龙守正准备说话时,后辈便被不远处的同事唤了过去。于是蓝发前辈朝她比了个“加油”的手势,秋穗也只能回以一个心境复杂的笑脸。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暂时无法抽身去调查东云右卫门的过去经历,甘草秋穗认为自己还是有力所能及的事情的。   

同班的好处就是能够随时随地、第一时间掌握目标动向,她自认为自己的跟踪技术还是不错的,少年去哪儿她就能立马跟去哪儿——除了扒男厕所门缝有点勉强之外。   

然而,计划往往赶不上变化,每当秋穗觉得这次一定能跟准并摸清东云的动向时,东云右卫门总有办法摆脱她。甚至只是一个转角的功夫,少年的身影便在她眼前消失无踪。甘草秋穗不由挫败,深感自己成了壁虎断尾的那个“尾”字。   

于是,秋穗眼睁睁地看着东云进教室时十有八九脸上带伤,每每想要询问都会被无视,就这样,调查一直拖了足有二十多天,陷入了令她抓狂的僵局之中。   

——正在这时,早乙女学园迎来了舞会。   

   

“舞会”一词实则是不存在于甘草秋穗的词典里的,至少在学生时代是没有的。一来,上流社会的玩乐她不怎么懂;二来,学生时期的她远比现在贫穷。因此她其实犹豫了好一会儿,要不要买下人生中第一件小礼服。   

不过致使她真正买下礼服的契机也很简单就是了。   

“……什么?东云也要去?真的?没骗我?好,我买了。”   

不就是“为工作插钱包两刀”嘛,她可不在乎这件价格等同于她一个月工资的裙子,说不在乎就不在乎!   

——于是,少女哭丧着脸进了会场。   

   

“前辈,打起精神来嘛。反正衣服已经买了,不如好好享受一下难得的舞会,如何?”   

煎茶发色的少年西装革履站在她身旁,无奈笑道。   

秋穗则忧愁地捂脸轻叹:“你们这种富家公子怎么可能会明白穷苦老百姓的悲伤……我现在一想到身上这件裙子可以换来两个月的叉烧肉,我就很想死一死……”   

“可您前些天不已经‘死’过了么,舞蹈教室都差点被您哭垮了。”   

“那我现在还想死一死不行吗!”秋穗活像一只被踩中尾巴的猫,暴躁地直拿鞋跟踩地面,噔噔一阵乱响招来了不少注目。“满心欢喜地过来结果发现东云没来!那我买这件衣服还被你‘折磨’了整整一周是为了什么!!”秋穗越想越气,恨不能立刻杀回店里退掉礼服。   

少年则颇为无辜地眨眨眼:“我以为您这么努力是想到时候和我跳上一曲呢?”   

“……得了吧,我可不想被你身后那列能排出会场门外的女性队伍给当场处死。”   

秋穗熟练地翻了个白眼,对后辈积极主动的“进攻”毫无感觉。   

说起这名后辈——神代信,其实和她同年级,并非她的学弟。“前辈后辈”这一称呼则来源于两人在警局一队里的关系。而此次秋穗想要参加舞会,很大程度上是源于神代信随口一句“我问过东云了,他说他要去”。于是青年顺理成章地怂恿少女买下了礼服,还成为了她临时的舞蹈老师,每天打着“训练”的名义正大光明调情。   

然而秋穗不巧天生少根筋,“调情”基本被她无视,倒是神代信恶魔般的训练课程令她叫苦不迭。她心想这厮真是天使长相魔鬼心肠,也不知那群天天跟在他屁股后面尖叫的女孩子们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   

——大概会更兴奋吧。   

被自己得出的答案吓了一跳,秋穗赶忙挥去了脑海中奇奇怪怪的念头。   

   

舞会上半场结束后,神代信是在餐桌旁找到甘草秋穗的。   

他这前辈一直说什么“我不要我拒绝要是再和你跳舞我怕不是出门就被雷劈死”,于是一溜烟窜去了餐桌旁。神代满心以为之后会有男孩子来邀她跳舞,没想到跳完回来看她快把面前这盘烤乳猪给消灭光了,于是赶忙把满嘴油光的少女拉去一旁,痛心疾首地掏出手巾,正想为她擦去嘴角油渍,又被她一声“慢!”给喊了停。秋穗则万分警惕,自己掏手绢迅速擦了个干净,一边擦一边心想:再这么下去我可能真的要被射杀了……   

然而请神容易送神难。秋穗冒了满头汗,恨不能赶紧把面前这尊大神送走再说,正发愁,眼角余光忽然掠过了熟悉的身影。   

——是他!   

“……抱歉,我有事先走了!”   

几乎是下意识地,少女拔腿便冲了出去,并顺利把神代信的呼唤抛诸脑后。经过这些天的跟踪,秋穗早已将东云右卫门的基本特征烂熟于心。眼看还差几步就能赶上,秋穗正欲伸手,眼前却唐突杀出了个“程咬金”。   

“甘草秋穗同学,是吧?这是你的卡,请妥善保管,不要被其他人看见哦。”   

“……嗯?什么?”   

被没头没脑地塞了一张卡,秋穗一脸茫然,翻过卡面来看,风格颇像塔罗牌,上有一行英文花体字——Wizard。   

巫师。   

   

随后,学生会会长亲切地宣布了游戏规则。会场则一度在小春泉老师的“提议”之下掀起了喧闹浪潮。秋穗捏紧了手中的卡,心里的想法渐渐成型。   

这的确是个好机会。   

随即,轻快的圆舞曲在舞池中流动。学生们纷纷就位,秋穗也不例外,她几步上前,笑眯眯地堵住了东云右卫门的去路,向他伸出手,说:   

“如此良辰,何不请我跳上一曲呢,这位帅气的先生?”   

少年毫不掩饰地皱起眉,但并没有拒绝。他轻握住她伸来的手,另一只手熟练地虚扶住她的腰。眼看着周围的学生们开始互换舞伴,秋穗抬头问:   

“东云同学很会跳舞啊。以前有学过么?”   

“……没有。”他声音冷硬。   

“我知道你讨厌我,”秋穗不在乎他恶劣的态度,“不过我今天不是来跟踪你的。如果……我发誓我此后绝不再跟踪你或干涉你的行动,但条件是你得答应我一个‘赌约’,你会和我赌这一局么?”   

少年明显不曾料到,微有踌躇。   

“……你说。”   

“听见刚才的游戏规则了么?从现在起,两支舞曲间,你我不再更换舞伴,并且坦诚公布彼此所属队伍。等到游戏结束,会长会公布输赢。如果我所在的队伍赢了,那你就答应我,将你在初中发生过的事和盘托出;如果你所在的队伍赢了,那我也会答应你一个要求。怎么样?”   

没有作弊,没有欺诈。全凭运气。   

东云右卫门垂眸不语。刘海掩映下,那双紫色眸子里仿佛藏着一面不再平静的海。圆舞曲仍在耳畔轻盈起舞。而和他如此近距离之下,秋穗仔细观察着少年的一举一动,静待决定性的瞬间。   

   

他完全有理由拒绝的。   

从最初的跳舞,到现在的赌局。   

甚至从一开始,他就可以直接说,别再调查我。或者采取一些强硬手段,譬如告诉老师,抑或更狠,告诉警察。那样的话,她定会就此收手的。   

但他没有。   

秋穗琢磨不透这个十七岁的少年究竟在筹谋些什么。   

但至少有一点——他从未思考过“求助”。明明遭遇了欺凌,却完全不想求助。他不像往常碰见的那些被欺凌的小孩子,没有绝望的眼神,没有焦虑的言行,他只是很安静,好似浮于海面上的一块坚冰。   

谁也不知道,海面之下是否还藏有一座巨大的冰山。   

   

半晌,少年抽回放在她腰际的手,从上衣的口袋里取出卡,交至她手中。   

“以后别再调查我。”   

她笑了,从裙兜里拿出自己的卡,交给他。   

“好,那么赌局成立。”   

   

学生们匆忙交换着舞伴,清澈的乐曲逐渐被急促的脚步声与从未间断的低语所掩去光芒。而在这样忙碌的舞池里,甘草秋穗和东云右卫门却始终注视着对方。他们踏着节拍在人群中从容舞过,好像再无何事能比得上此时此刻。   

   

这是一场尚不知输赢的赌局。   

但在他们之间,这个游戏似乎从一开始便注定了生死。   

   

(3)   

   

三月,樱花尚且沉睡在缀了满枝的幼嫩花苞中。春天的福泽则躲在晴天与新芽里,被料峭的风一吹,便如蒲公英散落各处,又萌生出新的绿意来。   

   

甘草秋穗正在小花园里朝龙龙太上不停发火。原因无他,这个惯犯又跑来偷吃她午饭罢了。她本来早已习惯,但不发发火总觉得哪里不对,便也一如既往地横眉瞪眼以对罪魁祸首。   

少女彼时还在烦心前几天的事。她临时想出的“赌局”最后竟真的以东云获胜作为结尾,少年微微浮现的笑容确切宣告了她“不能再调查下去”的事实。   

东云右卫门倒是从此“解放”了,秋穗烦躁得随时随地都在叹气,差点因此在警局里获得了“叹息的秋穗”这样貌似怪谈标题的诨名。于是她毫不客气地面对龙龙太上就是一顿乱发牢骚。红发少年这还是头一次看见秋穗这般模样,饶有兴致地观察着少女变个不停的面部表情。直到秋穗意识到自己似乎把龙龙太上当成了小酒馆里的老板,这才不甘不愿地住了嘴,她咕咕哝哝地说:   

“早知道就不想那些办法了,赔了夫人又折兵,我又是何必呢……”   

少年歪头瞅她,眨眨眼:“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   

“唉……说来话长……”   

龙龙咧嘴笑:“说说呗,让我也开心开心。”   

“……”   

忍住。忍住。警察是不能揍一般市民的。就算他再怎么欠揍,也不能下手。   

于是秋穗迅速在心里扎了个龙龙小人准备随时下针。她想了想,不抱希望地问他:“如果,我是说如果,现在有个人你特别特别在意,你会怎么接近TA?”   

少年歪着脑袋:“你是指‘喜欢’的那种‘在意’么?”   

少女差点被唾沫呛了个半死。这厮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她骂骂咧咧地暗暗扎下一针,这才清了清嗓子:“……你想多了。就是一般的‘在意’。”   

“哦,这样,”龙龙点点头,笑眯眯地答,“很简单啊,比如这个人现在是甘草你的话,那我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嘛。”   

秋穗瞪他:“……请你不要胡乱对号入座。”   

“哪有,我很认真的,”他笑意促狭,“这么想接近的话,当朋友不就好了呀。就跟咱俩一样。”   

“……”   

甘草秋穗忽然瞠目不语。   

她活像是被雷劈焦了,僵在原地一动不动。少年茫然,伸手在她眼前使劲儿晃了晃:“嘿,甘草,甘草?醒醒,你怎么了?”   

“啊……啊,嗯,我,我没事。”   

少女恍恍然回了神,揉了揉自己的脸颊,这才笑了笑。   

“你说得对,我怎么早没想到呢……做朋友就好了呀。”   

龙龙却皱了眉:“甘草?你怎么了?我说的话很奇怪吗?”   

“不奇怪,真的。我只是——”   

   

她仓皇别过头去,摆了摆手,示意他别再探究。   

春阳的温暖随即如浪潮般涌来。她深吸一口气,再度抬头看向他,眼中已是一片清湖。   

可那不是错觉。龙龙太上事不关己地心想:他在她眼里的确看见了一闪即逝的阴翳。   

   

(4)   

   

甘草秋穗有史以来犹豫了长达一整天。   

在旁人看来是如常的一天:她到校,学习,看看闲书,和同学聊聊天。人倒是一直坐在座位上,魂却像脱了壳。   

   

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究竟在犹豫些什么。抑或,她自己也不知道。   

谁清楚呢?谁也不清楚。   

   

直到一瓣樱花飞入她视线。   

甘草秋穗惶惶抬头。盛着一汪日光的湖水清润而宁静,湖旁伫立的树无言地伸枝展杈。这满枝的花苞尚在沉睡,又是哪里来的花瓣呢?   

她有些不适应这暖丽的光线,眯细眼,动动唇,又垂下眸去,嘴角的笑泛起些许自嘲。   

树下的少年转过身来。他没有说话。   

他或许在等她先开口,或许在树下立了许久;他也许不希望她开口,也许正要离去。但他不说话,所以她什么也不知道,只能暗自揣测。   

——揣测一个人是最难的。不论这个人你是否熟悉。   

秋穗闭了闭眼,催促自己似的向前迈出一步,又一步。明明可以很顺畅地走至他面前,她却弄成了婴儿学步般,不免滑稽可笑。   

但他没有笑。眼里没有笑意。她从未见过他笑。   

秋穗局促地捏着衣摆,眼睛转啊转,最后落在湖上。   

“今……今天天气真好啊!”   

他不接话。   

“呃,我没有在跟踪你!我说话算话的,刚才真的是偶然!”少女赶忙说。   

“我知道。”他答。   

哦,原来他知道啊。她挠挠头,说不清这感叹究竟源于何种情绪。   

秋穗想了想,试探性地问:   

“你是不是……很讨厌我啊?”   

他竟微微蹙了眉。目光落在她身上,片刻,少年才说:“为什么要讨厌你?”   

“嗳?你问‘为什么’……我可是跟踪了你小半个月呀,换其他人的话估计早就报警了吧。”   

瞧,这可真是奇妙。她从之前就一直觉得东云右卫门是个很奇怪的人:他神出鬼没,经常带伤,不爱说话,更不爱流露情感。也只有和这样奇怪的人相处,才会出现如此奇妙的对话了吧?   

“没必要。”   

他简短回答。   

秋穗点点头,抬头看向他。   

   

“既然如此,东云同学,不如和我当朋友吧?”   

   

她心想,之前还说龙龙太上语不惊人死不休,她自己不也是一样的么。   

思及此,秋穗轻轻笑了起来。在他审视的目光里,她轻快地继续道:   

“既然你不讨厌我,那也就不用说什么‘摒弃前嫌’了嘛。当然你也不用急着现在就答复我,慢慢来就好。啊,这么说吧,我今后的目标就是,”她手握拳,信誓旦旦地说,“和东云同学成为好朋友!嘿嘿~”   

“……”   

东云右卫门移开了视线。   

他静静地看着面前的湖泊,望着架在湖上的木桥,望向桥上来往的学生,目光倏忽很远。   

惊鸟振翅,湖面微澜。他收回目光,困惑地皱眉,却还是说:   

“……随你。”   

于是秋穗眯眼笑,伸出手来:“好,请多关照啦。”   

少年则微有迟疑,还是握住了她的手。   

   

后来,甘草秋穗曾无数次想过,如果当初她没有听从龙龙太上的建议,或者,根本就没有问龙龙太上这个问题,那么是不是,就不会再如此痛苦了呢?   

然而这个问题注定永远得不到答案。   

   

春天的福泽透明暖润,樱花即将盛开,那淡且轻盈的粉色将在不久的未来连绵成河川。   

像极了——在她面前肆意流淌的殷红血液。   

   

 

 

相关角色

  • 清歌 :

    秋穗的过去就这么结束啦……第二章再沿用插叙真的觉得很不要脸了。而且写到后面删删减减……崩溃。

    感觉失去了填坑的热情,只想马上写结局然后甩笔不干(靠)

    写完了舞会片段才在企划主线里看见了礼服可以租借……被自己蠢到吐血(。

    就这样吧,下个月鲜血淋漓的第三章见!(???)

    2017/10/10 19:43:36 回复
  • 紫荆香木 :

    啊有一种..吃饱的满足感...!!!要说信息量,其实也没有很大(正好可以消化掉的量..),但是各部分都抛出了足够的信息,而且收尾很舒服,大概就是吃到八分饱的舒服的感觉...(什么比喻

    秋穗在好友死后经历的心情,那么怅然而无措,被剥去皮肤的伤口干燥而安静地暴露在空气中,触不到,只有真实又虚幻的疼痛,"日光在视线里浮动,我居然由此感到了一丝真实。而我再也没有梦见她。",是我最喜欢的部分...

    嗨呀!!然后就到校园生活啦!!!英雄救美(?)!女朋友的战斗力!真帅啊,真帅啊(穿着刚摩擦过厕所地板的衣服抱紧女朋友(不要啊

    秋穗和信的互动真是太可爱了,尤其是突然喊停自己擦嘴这里,有一种"怕被信的追求者杀了是认真的啊!!"的感觉,实在是太可爱了,在这种事情上那么认真的吗!!太可爱了(语无伦次

    "好似浮于海面上的一块坚冰。谁也不知道,海面之下是否还藏有一座巨大的冰山。"这个比喻,真是太好了,一下子就把右卫门的个性和气质都体现出来了,微妙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危险气息..秋穗果然感觉到了啊,简直就是小动物啊(在右卫门面前秋穗一直努力忍着不让自己的小尾巴炸毛的感觉..

    最后在湖边树下的场景,麻吉少女了,这种情境下有可能不春心萌动吗!!!这一段里面的动作神态描写,已经完全可以感受到各种小动作和微小的表情变化,甚至画面都已经跃然眼前了..我...(激动捂脸) 看结尾下一章是要血淋淋了..非常期待小动物秋穗的反应了..!!!

    最后最后,特地感谢龙哥,无论在我的霸凌大业还是在我的恋爱进程上都给予了强力而有效的助攻,社会我龙哥!

    2017/10/10 22:31:54 回复
  • 清歌 : 回复 紫荆香木:

    飞奔跑来给香木老师的小作文旋转跪下!!!!!

    秋穗的过去我想了想果然还是不想写得太矫情,所以删去了原先的很多段落_(:з」∠)_可能是上一章一不小心写得太激动了,其实就应该是这种淡淡带过的笔触,深刻反省……(捂脸

    校园生活嘛!就是要!快快乐乐的!!好和之后的剧情有个鲜明对比(ntm)

    哈哈哈哈我一直觉得秋穗是犬系,结果今天看了亲家那个小浣熊的视频之后现在满脑子都是小浣熊秋穗了(笑晕)其实我觉得东云莫名有些像北极狐……!!(??)说不出来理由(你

    龙龙老师就是到处助攻,社会好龙龙,助人为乐不留姓名(不是)

    2017/10/10 23:36:40 回复
  • 紫荆香木 :

    深夜搞方案摸鱼又看一次,再感叹一下真好吃

    哎呀

    看多少次都那么好吃,越嚼越有味(???

    真想摸鱼啊(哭着抓挠excel

    2017/10/12 02:08:46 回复
  • 清歌 : 回复 紫荆香木:

    哈哈哈哈3点过醒过来看见香木老师的新评论得到了慰藉……!!!

    真是心疼了_(:з」∠)_加油搞完一起来摸鱼啊!!!

    2017/10/12 07:21:3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