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裂

阅览数:
27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罗德×普雷托。

“我爱你”的意思,是什么呢?

“我爱你”的意思,又是什么呢?

对啊,我爱你。

我想说的,是我爱你啊。

1.

在罗德小的时候,他问过他的父母最多的问题就是:爸爸是怎么样爱上妈妈的?

他从小就无法理解爱情是什么样的感受,同样的,也不知道比爱情更浅一层的喜欢是什么。他对人的感觉只存在于有无好感,他,从来都不明白为什么会有情侣会为了对方你死我活。

罗德从来不承认这是迟钝,他只会说是他不理解。

是的,他不理解,从他的父母死后,他就真的再也没有理解过“爱情”的含义了。

2.

和往常一样的,今天的罗德也是将自己埋没在一堆一堆的工作之中。办公桌上成堆的公文都是最近几天累积下来的,外界的人类给蜂巢内部的高层人员下达的压力越来越大,这导致了罗德肩上的责任越来越重。即便是他向来讨厌人类,但是为了将这个蜂巢看似“好好地”维持下去,只得妥协在这一堆一堆的公文之下。

普雷托与往常一样,站在落地窗前面发呆。——当然在罗德眼里是发呆,他真正做的事罗德虽然能够预料到几分,但是自己也没什么权利去阻止他。他已经让他不要做太多的事情了,总得让他有一些消磨时间用的干事。

罗德感觉到自己的眼睛异常的酸痛,估计是因为看了太多的文字的缘故。蜂巢外部的人类科技水平并没有达到蜂巢内部这么高,他们处理重要公事基本上用的是纸质的文件。电子文档也会有,不过大多数与蜂巢内部的软件并不兼容,所以到罗德手上便是一张张的文字稿件。

他放下了钢笔,仰起头靠在柔软的椅子背上。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他闭上了眼睛试图去缓解文字给他的眼瞳带来的疲劳。站在外头的普雷托似乎接收到了办公室内的动静,他凑到罗半虚掩得房门前,弯腰露出了半个脑袋。

“主人…很累了吗。”他试探着问出了问题。罗德维持着那样的动作并没有去看他,他抬起手,那尖锐的利爪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灼人的亮光。

“我没事。”

罗德在某些事情上意外的会逞强,他听罢普雷托的话之后给出的回应就是这样简单的三个字。他故意将最后一个字的音拉的很长,企图留住普雷托在他身上的目光。随后他慢慢地抬起头坐正,看着门外普雷托的半个脑袋。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普雷托是在罗德11岁那年来到他们家中的,这么算下来,也跟着罗德生活了有20多年。在这20多年里罗德一直将普雷托当成自己的亲人,一个弟弟看待。——虽然普雷托对于罗德的称呼一直是主人,从来没有变过。

他又突然想到了“亲情”这个词。他知道亲情是什么,也有这么概念。父母对他的关怀便是亲情,罗德对于普雷托的保护欲便是亲情。

但是紧接着他又想起了“爱情”这个词。

在一瞬间他看向普雷托的眼神迷茫了起来,他突然不知道自己对于面前的这个成年男性格拉特的感情是什么。是亲情吗,还是其他的感情?但是,除了这样的情感之外,还能有什么样的情感能够描述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

“普雷托。”

罗德唤出了普雷托的名字。普雷托应了一声,推开门走了进来。罗德的眼神在躲闪,虽然他知道普雷托看不到。

他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随后走到普雷托的面前,抬头看着这个高大的男性格拉特。罗德张口顿了顿,才再次启唇说出话语:“坐到我的位置上去。”

普雷托甚是疑惑,但是主人的命令不能够违抗。他半是疑惑半是不解地坐上的罗德的座椅,他的体重一碰上这个只适用于罗德的座椅就发出了咯吱的声音。罗德见他听话地坐了上去,站在原地踌躇了些许,才犹豫着走回自己的座位面前,跨开腿坐上了普雷托的大腿。

柔软的皮肤相接触,让本就敏感的普雷托几乎要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但是罗德却强硬地压住了普雷托的肩膀,让他好好地坐在座位上。

罗德抬眼看着普雷托慌张的面孔,抬手抚上了他脸上的鳞片。同样没多少温度的鳞片相接触,但也让普雷托为之一颤。他接收到他的主人现在正坐在他的腿上,还在抚摸着他的龙鳞。罗德看着普雷托的反应并不明显,眨了眨眼之后将自己的手放了下来。他在普雷托的腿上挪了挪,让自己转换为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随后慢慢地抬起双手,搂住普雷托的脖颈。

3.

“普雷托,我问你。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

罗德贴近普雷托的脸,发出了他的疑问。在说出这样的话之后,他的心脏就开始扑通扑通地跳,像是有一只用双腿蹦走的动物在他的胸腔里乱撞。罗德的眼神在躲闪,他说出这话的时候还在害羞,像个情窦初开的小男孩。

“我,我想我大概不清楚…主、主人…”

普雷托给的回答是罗德意料之中的,他也明白他不知道,就算不发动能力猜也猜得出来。他闭上了嘴,垂下眼眸安静的在脑内思索着。

罗德想起了他的父亲给他的回答。

“吾对你母亲的感情便是‘爱情’。”

父亲对母亲的感情。

保护欲,占有欲,关怀,亲昵。

罗德忽然恍然大悟了。

4.

他忽然明白自己对父母并不只有亲情,他也爱着他的父母。但是他的父母却抛下他离他而去。

他曾经深爱着自己的父母,却在那一天见识到了他们的死亡。

他们是走的那样的快,以导致罗德一直迷茫到了现在。

罗德更加贴近普雷托的脸了。

或许,不要对自己爱着的事物付出那么多,他们就是离开了也不会有负罪感吧。

5.

罗德想起恋爱中的情侣往往用亲吻来表达他们的感情。

他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动的越来越快,甚至有什么正在开裂。

这个少年模样的男性格拉特,凑近了普雷托的脸庞。他微微张开口,试图要吻上面前这双柔嫩的唇瓣。普雷托感受到他的主人的呼吸正一点一点的凑近与他的脸,双手的颤抖更加加剧了。

“主、主人……”

“别说话。”

罗德在这个时候需要冷静。

他告诫自己,但是事实就是他无法冷静下来。

心脏似乎开裂得有点疼。

他的唇几乎要贴到普雷托的唇瓣上。他感觉到他的身体十分的僵硬,如同一座石雕。

“普雷托啊。”

罗德在思索的这个阶段明白了自己对于他父母的情感,也明白了自己对于面前这个一直喊他主人的格拉特的情感。他突然恍然大悟,明白了一切,他也明白了自己该怎么做。

6.

对于自己爱着,喜欢着的东西。

态度越恶劣,他们越会留在身边吧。

7.

“我爱你。”

罗德环紧了普雷托的脖颈,弯起眼眸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8.

好冷。

    

2017/10/12 -蜂巢- 互动
0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