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巨人与海

阅览数:
36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芮特在海边走了走,海水吞没裸露的礁石,那些符咒在水底闪着光芒,伴随着波涛的涌动呈现出一种迷幻的色彩,像是要把人也吞入海底一般。 

    “喀拉”脚边的岩石有些松动,芮特用三叉戟挖掘了一番,发现一块金色的薄片卡在石头的底端,尽管被海水侵蚀了不少,拂去表面的泥沙,依然可以从它闪闪发光的模样看出它主人当年的尊贵地位。那是曾经来此冒险的贵族遗留的徽章,芮特小心翼翼地把它整个拔出来,它的形态像是一件华丽的晚礼服,又如生出双翼的天使,上面镌刻着精致复杂的纹路,从中心到四周那纹路逐渐散开扩大,就好像平静海面被一块小石子激起的涟漪,扩散着那最初的力量。 

    “爱尔桃瑞丝•O•布鲁”背面这样写着,像是海的女儿一样的名字,为海而生,终葬于海,芮特不知道这个贵族小姐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捡到这个徽章的时候感到一丝哀伤,像是某种执念的禁锢,像是某种命运的作弄,像是,和自己一样的故事。 

    头晕目眩了。残破的画面被拼凑在一起,奏响了,吟唱着,残忍的悲切的命运的诗篇。芮特被寄养在远方的亲戚家里,以一个奴隶的身份,为他们干活,亲戚对她很不好,孩子们也瞧不起她,尽管她是大他们一些的姐姐,可她终究是他们的奴隶。父亲把她送走以后就很少去看她了,她曾试着向前来探望的父亲哭诉亲戚对她的虐待,换来的不过是亲戚更加残忍的毒打。父亲是个懦弱的人,他无法挽救自己的孩子。从那以后她也不再期待父亲的来访,而是更多地去接触自己的族人。她在那里结识了许多夜种的朋友,许多夜种都加入了一个秘密组织,她也被推荐了去,很快就以她优雅的礼貌和出色的战斗力成为了组织的重要成员。 

    “反抗人类暴政”,组织是这么说的。不只是头目这么说,而是组织中的每一个成员都这么说。她预感到一场腥风血雨,无论是夜种还是人类,在这一次的战斗中都将两败俱伤,只不过她没有意识到,这场演出会先在她的身上开幕。人类和夜种的双重身份,不会被任何一方完全接受的血统,如若没有压倒性的数量,终究要一个个被当做异端处决。在她落魄之时向她伸出手的组织,却做出了和人类一样的选择,只不过那个选择更为冷酷,如果说人类的处决是毁灭她的身体,那么组织就是毁灭她的心。 

    如果直接让她去杀自己的家人的话,她再恨自己的兄弟姐妹们也是不会动手的。只是当初那个温和地接纳了自己的人,她以为的,那个彬彬有礼,理解她包容她的人,终究是让她犯下了这一切,那药物激发了身体里的嗜血因子,也挑起了她心中的仇恨,她多么像是一个戴着镣铐的囚犯,自认为挣脱了一切,终于落入了更大的陷阱中。她庆幸,他没有料到,从那种梦境之中醒来,在惨烈的现实面前,尽管她一度陷入深渊般的绝望,却最终从命运中逃脱了,她没有杀死自己,她明白自己逃不开内心的谴责,却背负着这样的罪踏上了遥远的旅途。 

    是父亲的那些话,还是那歌声呢?如果没有人能够接纳她,那就自己接纳自己吧。 

     

    回忆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却被强烈的孤独和窒息感禁锢着,芮特像是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一样跌坐在沙滩上,海浪抚上自己的双脚,那冰凉的触感让芮特回过神来,三叉戟陪伴在身边,轻微地颤动着,像是在外界的音波中吟唱自己的歌谣。芮特想要把三叉戟捡起来。随着芮特的指尖触碰到它金属的表面,到整个掌面包覆住纤细的柄身,三叉戟的吟唱也更为的激烈,似乎有蓝色的光芒在三叉戟的表面隐隐流动,就好像被水吞没的礁石表面,那随着波涛流淌的符文。沉下心,静静地感受着三叉戟的震动,那之中流出了一种强烈的感情,是矛盾的却又调和的,剧烈的却又包容一切的平静,那种平静中蕴含着丰富的激荡的情感,化为强大的力量,满溢在四周。芮特在其中感受到了周围一切事物的感情,棕榈树的果实,搁浅的船只,生物的遗骸,海水在脚底流动,闪着荧光,吞吐着,包容着,所有这些活着的或是死亡的事物的感情和故事。 

    是海的结界。三叉戟中有海的元素,而这份感情却是自己的,到底是感情呼唤了海洋,还是海洋在诉说着一切,不得而知,只是这共鸣和羁绊是唯一的。芮特轻轻挥舞起三叉戟来,那三叉戟变得比之前更轻盈而灵动,银色的表面布满蓝色的咒文,带起眼前的海水向中央逆卷而去。 

 

    然后芮特听到了不同寻常的声音。结界里出现了巨大的黑洞,像是要吞噬一切的磁力将芮特向海面吸引而去。三叉戟像是和芮特的心思连接在一起一般立刻关闭了结界,霎时一柄巨剑飞来,掠起海岸的沙土,芮特急忙拿起三叉戟横在面前挡住这快速而有力的一击,巨剑因为惯性被弹射回去,消失在尘土之中,芮特也因这冲击退了好几步,勉强稳住身体。尘埃散去,眼前的景象让芮特心中微微一惊。一个石巨人正从中心海域站起身来,右手握着刚才扔向芮特的那把巨剑,左手是被魔法光环包裹的巨大机械手,背后满满的都是各种各样的武器,像是从属于那些葬身此地的冒险者们。不知在这海岛,巨人究竟吞噬了多少冒险者的生命,口袋里装徽记的地方隐隐痛了起来,芮特赶紧稳住心神,向渣和医生的方向跑去。 

    眼前的地面因为巨人起身而产生了震动,沙尘在空中扬起,视野变得模糊不清起来,远处的冒险者们发射出一道道的魔法光线在这阴沉的天空下显得格外炫目。随着巨人的起身,芮特鲜明地感受到步伐变得越来越沉重,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向海的中央倾斜而去。 

    “吾乃石之巨人西西弗斯,闯入这片海域的人,死!”没有感情的低沉的咆哮。 

    降裁者。脑海里一瞬间闪过这个词。吸引力骤然变强,芮特下意识抓住了身旁的礁石。闪着咒文的礁石不如别的石头坚固,被芮特掰下了小小的一块,礁石上的咒文在手中突然闪亮,芮特一下就被抛到了半空之中,向着空中的岛屿飞去,然后芮特看到了巨人的脸,和它胸前外露的心脏。 

    那颗心脏像是燃烧着火焰的橙色宝石,给巨人提供着能量,巨人的机械臂里埋着各种各样的管线,形成各种回路,让它能够放出庞大的魔法阵,击退近身的冒险者们,与此同时,右手的大剑也一刻不停地向冒险者们砍去。芮特仿佛能看到自己醒来的大树底下有无数冒险者的身体出现,然后又投入到战斗中去。 

    越是靠近空中岛屿,芮特越能感受到高空给她带来的窒息感,脑海中陷入混沌,仿佛那底下刀光剑影、法术碰撞的声音都有些遥远了。一杆箭从身边略略擦过,芮特一惊,手中的楔石一下就掉落下去,失去了磁场的作用,芮特开始向下方坠落,同时也不受控制地向巨人飞去。两只手紧握三叉戟,瞄准了巨人的核心,就着惯性芮特调整了俯冲的姿态,向前冲去,巨人仿佛看到了她,拿起手中的巨剑挡在面前,芮特在巨剑的表面一踩,跃向半空中,调整了姿势朝机械手的回路而去。 

    “刺中了!”巨人忙着应付别的降裁者,却不防芮特切断了一根回路,断开的管道从中间喷出了一阵黑雾,随即巨人手臂上的一个法阵熄灭了。芮特正要在巨人的手臂上切断第二根回路,巨人却抬起了手臂要将芮特摔落,这时候又是一杆箭从身侧飞过,芮特本能向旁边一躲,箭扎进了巨人手臂上的第二根回路,而芮特也从巨人的手臂上掉了下去,身边失去了借力的东西,只有耳畔呼啸而过的风和向着海面越来越沉重的身体,芮特闭上眼睛,想象死亡时候的疼痛,身体上感受的痛让自己真切地感受到了存在,比起空虚地度日,或许这样的冒险和生死轮回才能够感受到自己真正的心情,看着远方的大树,伸出手去触摸虚无的景象,树底下的视野,密密层层的枝丫遮蔽了天空,这天空背后,会有一条去往王都的路吗。 

     

    “喂,快醒来去打怪了,不要浪费我救你的机会!”巨人造成的重力变换让身体很沉重,芮特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绿色头发扎双马尾的女孩子,披着高领披肩,踩着长长的靴子,手上缠满了绷带,正拿着一本写着密密麻麻公式的魔法书,苦恼地俯视着她,“算这些很麻烦的!” 好像是风间医生的伙伴吧,芮特这么想着,撑起身体坐起来。“我叫尼科,你就是那个把医生叫走的姐姐吧。”“谢谢,我叫芮特。”芮特靠着三叉戟支起身体,环视了一下四周:“你看见过一个戴着长耳朵头套的……”看着尼科表情有些怪异,芮特想打住这个话题,但是尼科还是指了一个方向,“渣先生在那里,另外,别吃棕榈树果实。”两句话没有什么逻辑,但芮特还是谢过了尼科向渣跑去。 

    芮特花了很久才能确认眼前的男人,不如说是青年,就是渣本人,他此时已经摘下了头套,脸上烧伤的痕迹在红发下若隐若现,完好的独眼聚精会神地看着巨人,手中是不知从哪里捡来的弓箭,箭已搭在弦上,弓也拉成满月。像是早就知道芮特走过来了一般,他没有回头,死死地盯住远方的巨人,说道:“你是要来感谢我吗?” 

    “嗯。”此时远方传来了一声巨响,似乎是冒险者破坏了核心,盖过了芮特接下来说的“谢谢”,大概是没听见吧,芮特心想,回头再说也不迟。 

    “我去确认下状况”,她朝着巨人跑去。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