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被夏天的狼君所欺骗】第一章 游乐人生

阅览数:
94
评分数:
3
总分:
30
举报

踩线打卡。   

没有直接对话的嘉宾就未响应了,怕骚扰太多人~   

====================================   

     

    

如果说人生是一场游戏,那么并非每个人都是游戏高手。   

如果你恰巧是一名游戏高手,那么必有马失前蹄的时候。   

——John Doe   

    

    

“阿平啊,妈问你,你为什么不肯去呢?”   

“什么啊。”   

“我都听说了,闻阿姨说你打电话讲还要再考虑考虑,她儿子正好负责这个节目,这是个好机会,你看现在电视相亲活动里成功的挺多……”   

“妈,那都是节目安排好的。”   

“你是不是……还惦记着之前那个……”   

“没有。妈,我参加。”   

    

真是个好晴天。   

申平双手插在口袋里,抬头望着徐徐流动的白云,好一会儿才将目光重新落到聚集的工作人员身上。   

前方不远处有四五个扛摄像机的摄影师正专注地听导演说着什么。申平背靠着一块尚有些许凉意的石墙,静静打量着他们。   

乌鸦停在肩膀上。申平想。马上就要被这些不带感情的巨大瞳孔审视着,真是还没开始就已经让人感到疲惫。他无聊地叹了口气,打算闭目养会儿神,谁知刚刚合上眼睛,耳畔就传来一阵喧哗,负责人用力拍着巴掌,大声招呼所有人员到门口集合。   

他把手从裤口袋中拿出来,睁开眼睛时再度重重叹了口气。另几个年轻嘉宾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彩色斑斓的大门前,每个陌生的脸庞上都带着或多或少的笑意。   

节目开始了。   

    

“我说——我们去鬼屋吧?”   

唯一留着短发的小个子女生,在申平印象里模样长得像可爱卡通人物的那个,石破天惊地提出了一个给炙热天气带来丝丝寒意的建议。   

在三三两两的赞同声中,申平漫不经心地跟着人群附和着,有心放慢脚步落在队尾。   

如果被家里亲戚和老妈看见,又会是好一顿埋怨吧。他索然无味地望向四周,目光所及之处,尽是欢乐的面容。小孩子抱着各式玩偶奔跑在人潮中,情侣们手里拿着冰激凌,就连白发苍苍的老夫妻都牵着五彩斑斓的气球。每个人看上去都那么开心满足,给无法体会这份幸福的旁观者又徒增了几分落寞感。   

“申老师!”   

突如其来的呼唤几乎吓了他一跳,沈小言笑眯眯的脸冷不防已经凑到他的面前,让申平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给你。”沈小言递给他一个东西:带有米老鼠耳朵的黑色发箍。   

申平皱起半边眉头,正准备谢绝,余光忽见女孩子明媚的笑脸后面,一枚乌亮的摄像机镜头悄无声息地朝这边转了过来。所以他只是略一犹豫,便伸手接过道了谢。   

沈小言似乎没有发现他的不情愿,顾自将另一只米老鼠发箍美美地戴到头上,嘴角的笑容越发地灿烂:“嘿嘿嘿,老师看我戴上好不好看?”   

或许她只是装作没发现罢了——申平脑海里掠过这个念头。自从上次咖啡馆见面会后,沈小言给他的不和谐感就益发强烈。申平不是头一次碰上对他表示好感的女学生了,有些是认真的,有些是好玩的;还有一些,可能她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   

看着沈小言异常明亮的笑脸,他想:这孩子可真拼。   

“还不错。”   

    

游乐园里的鬼屋设计成一座废弃医院的外观,入口是一道又黑又狭窄的走廊,仅能供一人通行,提出鬼屋之行的四号女嘉宾袁晴不逞多让地率先走了进去,剩余的人依次鱼贯而入,申平仍旧走在最后。当他迈进屋内,大门在身后缓缓关上,气氛瞬时变得跟之前不一样起来。   

“哇,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呢?”这充满期待的声音,不用猜都知道袁晴在说话。   

“鬼啊。”赵飞酷酷的声音随即传来。“还能是什么。”   

“真叫人有点紧张呢,哈哈。”温柔的音色是孟笑。   

“……不会一开始就出现吧……”万小竹的声音越来越小。   

“哎呀,连我都开始有点紧张了呢。”白术笑着说。   

“讲真鬼和高数比起来,你们更害怕哪个?”颇具有谭晴风格的话题转移。   

申平听着大家的声音,在心里默默勾勒出每一个人的面部表情。   

“申老师……你怕鬼吗?”一个娇软的声音从身侧响起,是沈小言,随后就有温热的体温靠近了申平的胳膊,让他后背起了一层薄汗。   

我比较怕你。他在心里说道。   

推辞的话语尚未出口,身边的沈小言突然脚下一绊,猛地一把揪住了申平的衣袖,申平还没反应过来,尖锐的女声刹那间撕裂了沉重的空气,像是一根火柴瞬间点燃潜伏已久的恐惧感,只听得惊恐的惨叫此起彼伏,队伍顿时乱成一片。混乱中,申平本能地往身侧摸去,握住离自己最近的一个门把手,迅速扭开进入,顺手把抓着自己的沈小言也拉了进去,然后飞快地关上了门。   

屋内光线昏暗,唯有一盏绿油油的灯泡有气无力地亮着,不时闪动几下。申平暂且无心打探环境,只是用肩膀紧紧抵住门板,防范扮鬼工作人员的突然侵入。待到听见外面毫无动静了,他这才松了一口气,返过头来看屋内的情况。只见沈小言盯着摄影师不知在想些什么,随即露出标准证件照的笑脸,仿佛有个无形的手悄然按下了快门。   

“老师,”她靠了过来:“你害怕吗?”   

“还好吧。”申平不动声色地往旁边躲了躲。   

“我们跟大家走散了呢……哎哟,刚才不小心扭到脚了。”   

真的吗,也太巧了吧?申平心中反问。   

“老师感觉很可靠呢。”虽然男方敷衍得甚是明显,沈小言依然锲而不舍地打破尴尬,“是在哪所大学教书呢?”   

“Z大。”   

气氛微妙地沉寂了片刻,爽朗的嗓音又再度响起:“啊……我已经保送到X大了。”她的声音骤然沉了下去,怕是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Z大,差几分没保上去。”这语调里带着几分无奈地自嘲:“有点可惜呢……”   

不知是对女孩沮丧的情绪起了连锁反应,还是回忆起了与学生相处的那些点滴日常,申平心里忽地有些触动,虽然他不知道沈小言之前的表现是否有很大浮夸成分在里面,但是此时此刻,他能真实地感受到:她是真的在难过。   

在想好劝慰的话语之前,手已经抚上了对方的头,在接触到发丝的一刻,话语也顷刻而出:“学校只是帮助你的地方,是你成功的辅助因素,而不是决定因素,优秀的人到哪里都是优秀的,这一点并不会因为学校的些许差别而改变。”   

“我看得出你很努力。”他轻轻拍了拍女孩子的头,“别担心。”   

沈小言的肩膀僵硬了下,不说话了。   

    

气氛再度安静下来。   

与之前不同的,这次是申平在试图打破沉默。   

“你是班干部吗?”他问。   

“我是学生会的,不在班里做事。”   

“噢,挺优秀的。”   

“还好啦……”   

“看你像是会受欢迎的类型啊,怎么没交男朋友?”申平打趣道,“当年要是有你这样的,早就被人追走了。”   

“大概因为我当时沉迷学习吧,哈哈。”沈小言干笑了两下。   

“想考什么专业?”   

“……文物修复……考古学,这样……”   

“噢。”申平有些惊讶的看了她一眼,“你是有家人干这个职业吗?选这个专业的人很少,更别提女孩子了。”   

“文物啊,给人明明很安静却承载着很多故事的感觉。这点很有趣。”沈小言的脸上露出自然的笑意,“我认识的一个长辈也是……”她的声音突然变弱,像是想起了什么不甚愉快的事情,但下一秒随即提高语调岔开了话题。   

“老师是教什么的?”   

“我在政法系。”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走在通往外面的路上,申平注意到沈小言不似初进来时那般活跃,走得很慢也很安静,不禁驻步:“你脚真扭着了?”   

“没事,不疼。”她摇摇头。   

“严重么,要不暂停休息。”他说着望向走在前方的摄影师,用目光示意对方等一下。   

“不要,继续吧。我真没事。”沈小言态度坚决,语气稍显得有些着急。“老师喜欢怎样的女生呀?”   

他迟疑了一下。“合适的就好。”他终于顺从了沈小言的意愿,继续聊了起来:“你呢?”   

“稳重、可靠的。”女孩冲着申平眨眨眼。   

申平嗤之一笑。   

“我并不稳重可靠啊,”他自嘲着,“你看一进来就让你扭到脚了。”   

“那是我自己不小心啦,老师不要在意。”沈小言的鼻尖渗出一层薄汗,强忍着痛意笑道,“老师让我拉着手不就好了。”   

真的很拼啊。   

申平这么想着,伸出了右手肘。   

女孩子的手很热,抓住胳膊的掌心出了汗。沈小言一方面要顾忌摄像机里自己的形象,一方面又要忍痛前行,正心不在焉之时,突然见申平往自己的方向猛地靠了过来,心脏骤然一紧,就听见对方冲着自己的右后方和蔼地劝道:“好啦,她脚扭了,你就别吓唬她了。”   

她迅速扭过头去,只见申平用左手轻轻挡住一位扮鬼的工作人员,用商量的口吻跟人家说话。   

“戴这么厚头发挺热的吧,你下次也该学她扎个马尾。”申平捋了捋工作人员挡住面孔的长头发,“做鬼也有基本权利的嘛,有没有下地狱的政法系老师,找他帮你们补补课。”   

沈小言噗嗤笑出声来。   

申平不再多言,静静地看着她笑。在走出鬼屋前的一刻,刺眼的白色阳光让人忍不住眯起眼睛,沈小言看见其他人都在门口等待自己,心情顿时轻松了不少。   

“对不起,让你受伤了。”   

耳边冷不丁传来一句很轻的话语,沈小言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   

待她抬起头,一个高大的身影遮住了刺眼的阳光。   

“——喂,去旁边的椅子上坐一下。”   

    

晚饭后,申平婉言谢绝了集体活动,单独一人走了开去。   

少了摄影机镜头的跟随,他感觉自由多了。有点像他刚结束了一天紧张的工作,又回到了校园里和学生们所度过的日子那般。   

本来就是一群学生啊。他不禁笑着摇了摇头。   

一开始不情愿参加节目的抗拒感在今天和其他人的相处中渐渐抹除了,他开始关注每个人的性格和特点,青少年时代那种喜好对眼前事物的分析揣摩的习惯,又在心底深处隐隐地探出头来。   

“你真的相信在这里可以遇见你想找的人?”   

晚饭后,在大家商量去哪儿玩的时候,申平问站在旁边一脸笑眯眯的孟笑。   

“嗯……能找到就好了呢。”孟笑大方地答道。   

申平垂下脑袋:“能抱持有這樣的希望,我都有點佩服你了。”   

“哎呀,”孟笑绽放开笑容,“毕竟当初是抱着一点粉色幻想参加的嘛,抓着一点做梦年纪的尾巴啦。”   

“哈哈……”申平抓了抓后脑勺。“希望你能找到对的人,”他对孟笑说,“我认真的。”   

砰——   

烟火骤然打断了申平的回想,他抬头望向天空中璀璨的光华,那短暂而绚烂的花火如瀑布般倾洒下来,消失在夜空之中。周围人们脸上的笑意都被花火和灯光染成光影陆离的颜色,身处在如此缤纷的欢乐场中,又有何种理由不快乐?申平感觉自己的心情像是纸飞机乘上上升气流前的短暂俯冲一样——先是猛然一沉,随即又轻松释然开来。这时他插向口袋的手碰到一个东西,是之前沈小言给他的那个米老鼠头箍。   

想得知感受,就得置身其中。成婧的声音又在脑海中响起。   

    

“你说的总是对的。”申平对着夜空喃喃道。   

他把那个米老鼠耳朵戴到了头上。   

    

(第一章完)   

   

  

 

相关角色

  • 三号女嘉宾 :

    先抢个沙发慢慢看

    2017/12/05 19:32:01 回复
  • 一号女嘉宾 :

    坐板凳!

    感觉申老师也慢慢进入了节目状态!不过开头的两句游戏人生好让人在意啊!!【警觉

    2017/12/05 20:19:08 回复
  • 三号女嘉宾 :

    申老师一直想做圈外人来摹写每个人好让自己容易置身事外,但是大概自己已经站在里面了吧?

    说实在的看到片尾莫名响起日版夏狼第一季片尾曲,镜头拉远申老师走进看烟花的人群,镜头上移是打满烟花的天空,可以说我大概脑的十分浪漫了......(凑表脸)

    前女友大概人生导师讷看起来笑的牙痒痒的,男人永远都是孩子啊希望申老师这次玩得开心。

    不管结果怎么样,大家一起走向结局吧。

    2017/12/05 20:51:19 回复
  • : 回复 三号女嘉宾:

    哈哈哈哈哈哈没错是想写一个局外人被拖进局内的心理状态~这孩子超级慢热的写的时候不禁暗暗着急,第二章大混战我好期待啊哈哈哈哈哈哈,康忙康忙~~~第一季片尾曲我都忘了,再翻出来听一下…………能解读如此准确感到非常欣慰,能够表现出来并得到理解真是太好了呢……

    2017/12/05 22:56:04 回复
  • : 回复 一号女嘉宾:

    看到你这么警觉我就勉为其难地嗷呜叫两声吧,嗷呜呜呜——————

    2017/12/05 22:56:52 回复
  • 一号男嘉宾 :

    天哪申老师无形撩人强无敌!十分好奇老师的前任了!!看到一号女嘉宾的话翻到开头突然警觉.jpg

    2017/12/06 21:37:23 回复
  • : 回复 一号男嘉宾:

    你快点打卡啦,赵飞和小竹发生了什么我都好奇得不得了~~~前任是个很酷又干脆的女生233333

    2017/12/06 23:20:27 回复
  • 一号男嘉宾 : 回复 无:

    今天画完分镜了!!!【握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并没有发生什么十分安定  连申老师这边都进展神速感到了危机【瘫

    哇塞感觉很搭呢!互补!!

    2017/12/07 01:19:34 回复
  • 二号男嘉宾 :

    不信老师了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总觉得妈妈说的节目不是咱这个节目,是不是在误导什么呀嘻嘻。看着最后那几句话我能脑补出一场惊天动地生死离别的爱情故事(穿山甲到底说了什么

    2017/12/12 23:35:06 回复
  • : 回复 二号男嘉宾:

    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哈哈哈哈哈哈不如说他跟前任只进行到牵手的地方就被迫分手了,所以在咖啡馆初次会面的时候,袁晴说【只牵了手不算恋人吧】他会反应挺大地抬起头来望着袁晴,然后在大家说交往几个人的时候,也会着重说【我交往过三个】意思就是肯定前任就是交往过的女朋友~【哼,我不管,老子就是喜欢她所以她就是我女朋宇——这种实际很孩子气的发言,然而他这种心思并不会有人懂啦哈哈哈哈哈哈23333333】

    2017/12/13 10:11:1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