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14983

这边不更了,找我走【http://reiomm.lofter.com/】 =磅碳子啾。【长期闭关】等一个春暖花开。

【联五】 ☆Scone☆Magic☆

阅览数:
232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注意:

亚瑟……不,司康饼中心。

没有很帅气的联五。都很普通的用人名来互相称呼。

没有cp,有组合。

没有cp,没有,没有!只是大家关系很好弥漫着给给的气氛……

大家都很友善。

一点也不帅,有点蛇精病。甚至有点没逻辑,只是想吃司康饼。

排列组合,吃吃吃,好吃(物理)

OOC属于我。

以上OK?

☆Scone☆Magic☆

会议中途的休息时间。

亚瑟端着一盘东西神神秘秘的走了过来,然后把盘子放在了桌子上。

其他四个人各自忙着做自己的事情,于是亚瑟站在桌边清了清嗓子让其他几个人注意到他回来了,“各位,我们现在意见不一,分歧很大,所以不如先休息一下吧——我准备了这个、是司康饼哦。”

是司康饼,果然是司康饼,原来是司康饼啊。

忽略掉法/国人惊奇的目光,亚瑟态度坦诚而且骄傲的把司康饼分发到了各自的桌子上,王耀好奇的看了看他的盘子里,整齐码着圆形的淡金色的司康饼,他将收在长长的水袖里的手伸出来,手指试着戳了一下司康饼的表皮,“司康饼吗?听起来会很好吃的啊。”

“那是当然的啦,我对我的手艺可是非常自信的,对了啊王耀,你想要什么口味的果酱吗?”亚瑟对于王耀的客套的夸奖也很受用。

“我吗?好吃的果酱?我都可以。”

亚瑟注意到王耀好奇但是却又有点困扰的表情,意识到他可能不会吃司康饼,于是就像从前那样手把手的教起了他。

“像这样子从这边掰开……”

“这样子抹上果酱、对,这边再加一点。”

“啊,好复杂。”王耀认认真真的看着他的动作,对着手中的司康饼咽了咽口水,等英/国人繁复的下午茶礼仪结束后,如释重负的接过抹着草莓果酱的司康饼,咬了下去。

“如何?”亚瑟期待的看着他。

“味道不错、不如说,好好吃。”王耀盯着手中的司康饼,将更多的草莓酱给抹在了上面,忽略掉了英/国人抱怨着“抹这么多上去真是不够绅士”的抱怨,而坐在对面的法/国人夸张的倒吸一口冷气,他刚才听见了什么,王耀居然觉得亚瑟做的司康饼好吃?

“谢谢你的款待。”享用完了司康饼的中/国人对亚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尽管这对于王耀而言只是普通的,自己家常会用到的客套话,但是亚瑟看起来似乎是受到了极大地感动一样,他有些不安的目光游走着,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然后目光落回王耀身上,回报他一个同样灿烂的笑容,“好吃是自然!我对自己的厨艺可是非常有信心的。来,你们也尝尝看?如何?”

伊万看了看自己盘子里的金黄表皮看起来很松软的星型司康饼,又看了看似乎心满意足意犹未尽的坐在一边的王耀(王耀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对他竖起了拇指,那意思是在说司康饼不错,可以吃),接着目光转向了站在自己前方满脸期待的绅士。

“这个,”伊万问道,“你会帮我抹上果酱吗?”

他同样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友善的笑容。

“这、这个嘛当然可以,”在伊万的身边似乎有一种并非他自愿的寒冷与压迫力,亚瑟回想了一下之前王耀那副非常认真而期待的目光,眼前即使是坐着也依然高大的青年也是,都让他产生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温暖的错觉,像是被当做大哥哥来期待和信任着一样——打住,这儿可没有你的弟弟。

“布拉金斯基想要什么口味的果酱?”把脑子里的悲伤往事甩出去,亚瑟对他报以微笑回应。

“这个嘛,”伊万歪着头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好吃的果酱吧?”

亚瑟于是给伊万的司康饼均匀抹上了草莓果酱,并在伊万享用点心时柔声提醒了一下,“别抹太多果酱上去啊,慢点儿吃,小心噎住。”

这也太温柔了,坐在旁边的美国人猛吸了一口可乐刷了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如何?”伊万刚把司康饼塞进嘴里,亚瑟就迫不及待的问道,“非常好吃吧?很美味对不对,没错,理所当然就是这样的。”

伊万一边点着头一边咀嚼着,把嘴里的司康饼给咽下去以后,舔掉了嘴角的饼干屑。

“好甜,很好吃。”伊万对他露出温暖的笑容。

坐在旁边的法/国人比刚才更加的不安了,不,不如说他听到了伊万的表态以后反而更加好奇今天亚瑟的司康饼是有什么魔法能够让他们觉得好吃。

“你们的关系真好啊。”阿尔弗雷德毫不掩饰语气里的失落的感觉。

亚瑟:“……???”

“不过帮我给司康饼抹上果酱的话就原谅你了哦☆”

“……我说你,别在这种公共场合给我耍小孩子脾气,这些我应该都有教过你吧,自己来。”亚瑟没来由的有点火大,不如说眼前这个金发碧眼的美国人只要一出现在他眼前就让他有点生气,他总是不听话,而且他还把自己心爱的司康饼给做成了饼干。

“好过分啊英吉利啾,有了新的弟弟就不要我了吗?”

话虽如此但是当初不是你自己说我更热爱自由的吗?

阿尔弗雷德失落的低下头,盯着盘子里的,镶嵌着葡萄干的传统三角形的司康饼,又抬起头来期待的看着他,“真的不帮我吗?”

“绅士是不能这么失礼的强求别人的!”亚瑟板着脸凶他,“不、不过,作为真正的绅士、我和你正相反,乐于助人也正是作为绅士的美德……也不是不可以。”

“谢谢啦,Number One的哥哥!”

这绝对是有预谋的捉弄,绝对是,亚瑟在心里抱怨着,他低着头满脑子都是些乱七八糟的回忆,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司康饼上抹上了又厚又稠的草莓酱,几乎快要滴下来了。他像是想要甩开一个烫手山芋一样的将司康饼交给了阿尔弗雷德,后者欣然接过并且享用。

“哥哥,”他这样问道,如同从前一样,“这就叫做好吃吗?”

“……笨蛋吗,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他有点心虚,但是马上又重整旗鼓,“你看,就连王耀也觉得好吃,虽然他不认可的话我觉得这也是非常美味的……”

“这真是太棒了。”阿尔弗雷德微笑着,(娴熟的)打断了他的话。这让他窝火,但是面对阿尔弗雷德的灿烂笑容又没有办法生气。

“关系真好啊。”王耀看着那边的兄弟两个感慨着。

“有兄弟可真好啊。”伊万表示赞同。

“吃吧。”

“不准说难吃。”

亚瑟说完,把盘子放在弗朗西斯的桌前。

弗朗西斯凑过去一看,这是一盘……不可名状的,漆黑的,仿佛打着马赛克的,不可直视的,仿佛对视就会陷入古老的不列颠魔法被诅咒永生永世的……司康饼。

弗朗西斯:“……?????”

“喂、等一下,拜托,这啥啊?王耀?你是说这东西好吃吗?”

坐在不远处的王耀点点头,“这个很好吃啊!”

“听见没,快点吃,然后,夸我。”

“?????”

弗朗西斯感到了头疼,这家伙从很久之前就喜欢和自己作对,不过这一次更甚—— 他 想 毒 死 自 己 。

不过这也说明了这份司康饼是他本人亲手做的,心意满满,他自然是会——会吃才怪了。

“对大家的哥哥我下毒这么没有人性的事情也做出来,哥哥我很伤心的哦?”

“……真让人火大,不吃就算了,这可不是专门为你而做的……虽然说你这份的确是第一个开始做的,结果烤焦了……而已。”

“专门为哥哥我做了这么与众不同的一份吗……?”

“那是当……不,我才没有,怎么说呢,因为很久都没有做过司康饼了,就从最讨人厌的家伙下手好了,这样即使做的不够好吃的话也会被原谅吧。”

“不不不绝对不会原谅你的啊,对这样被世界爱着的哥哥我下毒……”

“都说了不是下毒了只是普通的司康饼啊!你是笨蛋吗!”

“只有笨蛋才会吃这种东西——喂?喂!粗眉毛别赌气啊,这个吃下去的话会死……会死的?粗眉毛?喂、?柯克兰???亚瑟?”

“这只是普通的司康饼啊!咳咳、真是的你这个讨厌的风流鬼!咳、呸,真是让人火大,你吃不吃?!”

“不吃!”

“…………你不吃我就自己吃光。”

“……我,我不吃,哥哥我就尝一小块。”

“我就知道你会吃的!来,给你果酱。”

“你不要把果酱全部倒出来啊!喂,亚瑟——!”

弗朗西斯在亚瑟期待的目光和其他人或好奇或不安的目光中,吃下了打着马赛克的司康饼。

倒了下去。

其他三个人:“……?!”

最后玩个梗(。)

王耀:免疫食物中毒。

伊万:免疫眉毛的诅咒。

阿尔弗雷德:因为是味音痴所以看起来好吃得话吃下去也没问题。

亚瑟:同上。

仏其实是吃完了司康饼想要通常运转的挖苦一下结果被眉毛踹了小腿倒下去的,并且立刻就爬起来和他互相打起来了(。)

通常运转的联五,今天也很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