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14983

这边不更了,找我走【http://reiomm.lofter.com/】 =磅碳子啾。【长期闭关】等一个春暖花开。

【露中+异色露中(维黯)】如果从背后抱住他

阅览数:
598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摸鱼,写了两对露中(无误),普通的黏黏糊糊,自我解读。OOC属于我。

【露中】的场合

“耀~”伊万突然从他身后冒了出来,亲昵的喊着他的名字,一边伸手将他抱进怀里,“耀这边好暖和啊。”

“?!”被突然从背后袭击,王耀下意识的一记手刀挥到半空,在察觉到对方是伊万以后,挥起来的手僵在半空,被伊万握住手腕一并塞进他的怀抱里。

“我?暖和吗?”王耀想着今天白天还在自己家被寒风冻到差点迎风流泪,不过,他现在感觉到了自己背后渗透着的凉意。北方的巨国在他这边的确感觉到了温暖,但是对方的低体温冻得他直哆嗦。

“嗯!好暖和呀,万尼亚最喜欢待在小耀这边啦。”像是孩子一样天真稚气的回答,让他冷的哆嗦的怀抱收的更紧了,“好想就这样一直一直的抱着小耀呀。”

……会被冻死的。

不过,他好像很开心,那,那就算了……

“想把小耀变成万尼亚一个人的东西呢~……痛……”

伊万的话说到一半就被一记手刀敲在头上,王耀收起他温柔的一面厉声警告他,“不可能的……”看着对方露出委屈的表情有点哭笑不得,声音又重新变得柔和了,伸手安抚了北极熊的脑袋。“脑子里不要一天到晚都想着那些东西,听到了吗?”

“嗯……”伊万看起来有点委屈,“脑袋好痛……”

王耀被他的样子逗笑了,索性转过身,虽然被低体温冻得有点发抖,不过他还是抱住了对方,“乖,给你揉揉。”

【异色露中(维黯)】的场合

维克多突兀的出现在发呆的王黯的身后,接着伸出手去试图将他抱在怀里,王黯警惕的察觉到了不速之客,身体已经出于本能的抬手准备攻击对方,在察觉到对方是维克多以后,下手更重了。

一记毫不留情的手刀敲在维克多脑门上。

维克多哼都没有哼一声,将怀抱锁的更紧,他并不介意王黯是活的还是死的,只要是他的就可以了。

王黯显然觉得反抗是件浪费力气和掉价的事情,于是他声音冷淡的命令,“放手。”

维克多没有松手。

幼稚的僵持。

过了几分钟。

王黯有点喘不过气了,于是他换了个方法,“……维克多?还活着吗?”

“……?”搁在他肩膀上的脑袋动了动。

“……有点闷。”

又过了几秒,王黯在快要失去为数不多的耐心的时候,禁锢着他的维克多的怀抱稍微松了松,在王黯长出一口气打算把他臭骂一顿的时候,维克多用比刚才还要野蛮的方式再一次将他牢牢的锁死在怀里。

那意思是已经给足了他喘气的时间了。

王黯深觉受到了挑衅,深吸一口气,把脑袋往后撞去,结结实实敲在了对方宽厚的胸膛上,这一会是彻底陷入了熊抱,等他的短发凌/乱的从要命的怀抱里挣扎出来,喘着粗气被气到涨红了脸,拉开了一段距离以后干脆的抬脚踹了过去。

踹过去的脚被维克多捉住,使劲一扯,王黯低声骂了一句,挣扎着想跑,被提着脚踝拽回去。他一边黑着脸骂着挣扎着一边推重新往他身上靠过去的脑袋。

“喜欢……”被他的手推开了距离,维克多深色的眼睛里露出一丝失落。

“…………麻烦死了。”王黯被他抱着举起来,俯身抓住他的围巾,扯过去,低头吻了他浅色的嘴唇。

并不像碰触时温柔的蜻蜓点水,而是蛮横的啃咬,犬齿将他微凉的唇瓣都咬出血,再舔掉,看着他深色的眼瞳中困惑的表情 自觉扳回了一局。

尚未来得及沾沾自喜,他的后脑勺被对方的手掌垫住,接下来,就被他整个的按住,占据了绝对优势推到了墙边,毫无章法,愚钝幼稚而具有恐吓意味的吻,或者说是咬和舔,落在他的嘴唇上,脸上,脖颈上,被制/服包裹的苍白皮肤上也印下了熊的牙印,笨拙至极而又天真和露/骨的吻技,像是能点燃情/欲一样烧灼下去。

王黯感觉到自己的手腕被他掐的疼痛,只消他好生哄一番就能重获自由。他是那么的没有安全感,只能一遍遍的同他确认自己还在他的身边,而不会如同风一样彻底在他的身边消失。但是他们都一样好强,倔强到了骨子里,而王黯,显然没打算求饶,像是往来博弈一样回敬对方粗/鲁的调/情,惬意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