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学级裁判

阅览数:
289
评分数:
1
总分:
10
举报

因为感觉会有人误会学裁的最后几个发言所以来写一下()那个真的没有怪游乐的意思啊!!( 

 

 ———————————————————————————————  

 

 随着学级裁判的进行,奥蕾莉亚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是黑间同学杀的人。那些都是黑间同学伪装的。为了塑造自己出于罪恶感而帮园原同学掩盖犯罪的学级委员形象,而故意留下了能看出掩盖痕迹和园原同学与此有关的线索,方便在被大家逼问的关键时刻“被迫”说出“是园原同学犯案”的虚假的【真相】。 

 

那就是奥蕾莉亚曾经坚信过的答案。 

 

 

——————————————————————————————— 

 

第一次冒出不好的预感,是因为黑间同学的反应。 

 

大家在兀自说着黑间同学和园原同学谁更加可能是凶手的时候,一直保持着沉默的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已经像是放弃了伪装一般,已经要公布正确答案一般。 

 

……就是这个时候了! 

 

所以,奥蕾莉亚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现在看来,我觉得黑间同学更可疑呢” 

 

……但黑间同学却没有给出预想中的反应。 

 

辗转地引导,最后黑间说出的却是“是的,真正的犯人是我才对。” 

 

但这就和奥蕾莉亚的【答案】相符了。 

 

可是,如果这就是真相的话,并不应该是从黑间同学口中说出的啊。 

 

奥蕾莉亚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为什么不反驳呢……?为什么不说出“对不起这么久都没说,其实是为了伪装游乐的误杀”之类的话呢? 

不应该是这样的……如果黑间同学做了那么多伪装,却在这里放弃了的话,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只要那些是“伪装”工作的话,那就应该是在这里,在黑间同学被怀疑的时候说出来的东西了吧 

 

简直如同要让人窒息了一般的违和感。 

 

……但是,但是,不会是那样的 

 

……是因为大家已经怀疑到他头上,所以单纯的为了体面一些而放弃了而已吧? 

 

直到这里,忽视着浓重的违和感,奥蕾莉亚都没有怀疑过,搞错了的,放弃思考了的可能反而是自己。 

 

没关系的……这次和以前不同。这不是考试。这次自己没有不听讲,也没有发呆,更没有错过什么重要的内容。 

 

“……结果现在你却好像连挣扎都不挣扎就已经放弃了一样完全没有掩饰自己的意思呢?” 

所以,焦躁的继续说出自己所认同的答案。 

 

 

不好的预感就只是预感。和真相没有关系。 

  

——————————————————————————————— 

 

骗人的吧 

骗人的吧? 

这种事绝对是骗人的! 

 

为什么是由园原同学以那样的表情哭泣着说出了那种【真相】啊! 

 

激烈跳动的心脏,发麻的指尖。 

“……我不承认” 

 

那只是错觉而已……如果注意到其他可能性的话,园原同学就不会那样说了……! 

 

于是,奥蕾莉亚第一次向着园原游乐说出了那样激烈的反驳。 

 

可是,什么都没有改变。或者说,事到如今……在真田同学已经死去的现在,到底还想妄图改变什么呢? 

 

“够了……谢谢你……奥蕾莉亚……” 

那是颤抖的声音,和痛苦的哭泣着的面孔。 

 

制止的话语。 

不要再说下去了——的意思。 

我已经知道事情是怎样的了——的意思。 

 

对不起,已经没有用了……的意思。 

 

为什么要露出那样的表情啊…… 

 

并不是想要让你更痛苦才说的,只是想替你辩护而已啊……并不是想让你自己证明自己才是犯人啊! 

 

“…………” 

但奥蕾莉亚咬紧了嘴唇,把想要继续吐出的反驳咽了回去。 

 

看着那种的表情,突然就明白了,其实已经无论怎样挣扎都没有意义了。既然结果已经确定,那么从一开始,这场裁判也只不过是在寻找这个答案。没有人能比他自己更清楚真相到底如何了吧,既然他已经确定的话…… 

 

现在已经到了该放弃的时候了 

真相的绝望和什么都做不到的无力感顿时充斥全身。 

 

“……那就随便你吧”她别开视线低下头,不甘心地嘟囔道,“既然你自己都已经接受了这样的‘答案’…。” 

 

冲击脑海的【真实】像混乱的巨浪,而无力感和愧疚感宛如黑洞,它们一起撕裂并吞噬了世界。 

 

奥蕾莉亚悲伤地望向游乐的眼睛,轻声说出了告别一般寂寞的话语: 

 

“…明明说好要保护我的 游乐同学也和黑间同学一样骗人了呢。 ” 

 

 

 

(当然后面还有送甜甜圈) 

 

2018/02/12 魔弹论破 第一章
1

相关角色

  • 609 :

    幸好甜回来了

    2018/02/15 17:51:4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