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05678

深陷undertale无法自拔【。 【【微博@绯_Crayon

神会赐福于有罪之人吗? 1-2

阅览数:
104
评分数:
1
总分:
10
举报

【神会赐福于有罪之人吗?其一】

 

  那还是几年前的事。卡吉尔.弗瑞瑟漫不经心地想着:当年有个在天炎城公然污蔑兀烈卡卡的家伙,在察觉到自己惹上了怎样的祸端之后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对其他人表示以多欺少是不对的,点到为止才是文明人的做法。

  当然在那之后他就被夏神的信奉者们一锤子打爆了狗头。

  而此时此刻,她在远离家乡的决斗城“安菲雷亚斯”中再会了这阔别好几年的“点到为止”的话语,情境不同,时间不同,人物不同,唯一相同的就只有卡吉尔心中大剌剌涌起的话:你特码是傻逼吗?

  “我认输了。”

  眼前的卓尔精灵也许认为她听力欠佳,将几秒前言语的前半句又重复了一遍,也许不阻止他的话“我们点到为止”的下半句也会再次出现,这让卡吉尔的胃部立刻难受起来,举着战锤的手连带着悬在卓尔头上几厘米处的战锤也随之颤动,而那卓尔——他是不是傻的——在原地一动不动,丝毫没有要闪躲的意思。

  从决斗场观众席涌来混杂着狂热与急切的喊叫,无非是看斗兽的富家子那一套:有喊“加油”的——并不知道是给哪方加油,有喊“别放弃”的,但大部分人都在毫无理智地大吼:“杀了他!!”

  卡吉尔并非没有杀人的经历,但她绝不是喜爱杀戮的人,审判之神的信徒只对罪人降下神罚,尽管决斗场的气氛昂扬了人的情绪,但底线绝不会被遗忘,而作为单纯又耿直的信徒,她的判定标准只能让人摇头叹息:

  “你觉得兀烈卡卡大人如何?”

  她紧锁眉头,一个字一个字吐出让人啼笑皆非的询问。

 

   

  于天炎城这片土地上繁衍了好几代的弗瑞瑟家族出生的卡吉尔是个天生的火元素裔——这并不代指她的种族,而是性格。卡吉尔.弗瑞瑟出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狠狠踹了母亲一脚,长大后被家人打趣时她愤怒地答到:“那不是当然!你们知道爬出来多累吗?”

  这放在普通人群中都会引起不快的糟糕性格放在火元素裔众多的弗瑞瑟家更是变本加厉,尽管从未遇到过什么大的挫折,卡吉尔却从未拥有过心情愉快的一整天。她的妹妹总是和她争执烤肉应该全熟还是七分熟,最后到了餐点端上来的不是夹生肉排就是烧成碳的肉末;爷爷的爱好就是每天声情并茂地讲述自己担任永恒火守卫的日子,最后翻个大白眼给卡吉尔看以证明他的不屑;而最过分的母亲总是以尖锐的语气询问:“都这么大了,怎么还不结婚?”

  抛弃这一切离家出走的决定在某位作为冒险者的远房亲戚来弗瑞瑟家拜访后一锤定音,在晚餐后,喝得醉醺醺的冒险者神秘莫测地嘿嘿笑着说:“你们知道吗?除了这个世界还有其他的世界!”

  其他世界!这难道不是最佳选择吗?

 

 

  “你是什么来头?名字?背景?职业?年龄?进过几次兀烈卡卡大人的神殿?”

  大号酒杯往桌上一砸,“哐”的一声振荡出巨大声响。卓尔没见过这种势头,考虑着回答的必要性酝酿着话语。对面的卡吉尔不耐烦地猛拍桌子:“你特码快说啊!”然后一转头把酒杯塞给服务生:“再来一杯!”

  “我是怀恩,布朗.怀恩。”

  名为怀恩的卓尔精灵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对人友善是他的信条,即使在决斗结束后被对手二话不说扯进酒馆还像查户口一样步步逼问,他也不希望和对方闹得不愉快。

  “怀恩!”近乎于怒喝,让怀恩将本来在喉咙里后面问题的答复通通吞进了肚子里。卡吉尔双眉紧皱,紧接着再次发出像怒吼般的声音:“你是来送死的吗!”

  “请问……”之后的询问和反驳彻底被卡吉尔的声音掩盖:“决斗场不是那种地方!‘点到为止’?你试试之后再这么做看看?”

  怀恩有些迷茫,这迷茫混杂着初来乍到不懂规矩的自我怀疑与对自己一直以来信条的坚信。卡吉尔盯着他,摇摇头:

  “如果你遇到的不是我,你十有八九就死在决斗场里了。”

  但卡吉尔没有说出另一句话:如果布朗.怀恩在决斗场里的回答有任何差错的话,他今天就死在决斗场里了。

  “但是我必须要去那里。”

  怀恩紧接着卡吉尔的话这么回答。那是当然的,他向往的目标不历练就无法达到,现在卡吉尔的话对他来说无疑是劝降书,而他当然不会就这么点头然后转身回家:“谢谢你的教导,这位……小姐。”

  “叫我卡吉尔。”

  卡吉尔一口气灌下整杯泛着泡沫的啤酒,伸手拽住准备起身告辞怀恩的前襟:“喂,你去决斗场要干什么?钱?人气?声望?”

  “都不是。”怀恩摇摇头:“我想在那里磨炼自己。”

  而这一回答让卡吉尔笑岔了气。

  “喂。”她说:“那样的话你跟着我怎么样?”

  怀恩对此发言困惑不解,只得保持沉默。卡吉尔将酒杯随意地扔在桌上,继续开口:“你看,我比你强,显而易见对吧,跟着我你也能磨炼自己,还不用担心生命危险,怎么样?是不是一举两得?”

  怀恩只是原地站着,正当卡吉尔在考虑是否要用锤子狠狠敲他脑门让他开窍之时,他突然发出了认真谨慎的声音:

  “我觉得这把战锤应该修了。”

 

 

【神会赐福于有罪之人吗?其二】

 

  卡吉尔.弗瑞瑟度过的32年时光让她对自己有了足够清晰的认知:其一,自己并不是个脑子好使的人,其二,想太多脑袋会痛。

  所以在怀恩于任务板前沉吟片刻,伸手指向某个任务之后的若干天内,卡吉尔.弗瑞瑟都痛恨当时的自己为什么不仔细看清楚相关说明。如果有稍微看到“追查”“寻找”甚至是“小偷”这种字眼,她就会立刻拍开怀恩的手,转而选择“维护城内治安”或者“追捕哪个记不清名字的逃犯”这种简单粗暴的任务了。

 

 

 

  天气正值初冬,虽尚未飘雪,但温度依然让人禁不住紧紧衣衫。决斗城的热烈气氛在此种天气下也略有收敛,街头不再整天充斥着怒喝与叫好声,取而代之,商人此起彼伏的叫卖声悠长地回荡开来。

  不需要推开街上的人群,大喊“让一下”也能前进的日子已经数月不见,卡吉尔却感到烦闷的情绪正因此情景日益增加。她晃了晃脑袋,试图把此种情绪赶出心头,却正好对上怀恩欢欣的眼神。

  “看,卡吉尔,是商队!”

  “你小子很兴奋嘛!”

  前往名为“黎加”的小型城市前,怀恩提议先收集一下相关情报,毕竟两人对这个地名都流露出十足的疑惑,卡吉尔甚至做出了“这什么地方啊听都没听过”的发言。

  “黎加啊,那地方的葡萄可好嘞。”

  面前的商人听到这个名字的第一反应就是勾起嘴角连连点头,也许这座城市葡萄的美味已深入人心,让人光是想想都忍不住微笑。

  “葡萄吗……”怀恩喃喃几句后又抬起头继续发问:“请问有关那边的失窃案,您知道些什么吗?”

  “失窃?”商人的眉头瞬间紧皱,而后恍然大悟一般舒展开来:“哦,是有这回事……真是,那边葡萄现在价钱翻倍一样的涨。”他的目光扫过怀恩和卡吉尔:“看你们的样子,你们是去解决的呗?”

  卡吉尔的表情在“失窃”一词出现以后就已呈现出半凝固状态,此时终于摆脱茫然的她一把揪住怀恩的领子:“等等等等!!我可不记得我们接了个调查小偷的单子——”

  “咦,当时不是我们一起选的吗……?”怀恩露出困惑不解的笑容:“莫非你当时没看清内容就同意了吗?”

  卡吉尔一时语塞,又因事实确实如此而无法反驳,沉默后只得刻意清清嗓子掩饰自己皱成一团的眉头:“我……老娘就是没看清怎么了!就算我没看清你也不该选这种交给侦探的任务吧!”

“这就不对了,卡吉尔,以我们的实力,这应该是最适合的任务。”

“你特么是在小瞧我吗!!”

“好了好了两位,要吵就上别处去好不?”眼看眼前的局面在一瞬间达到了剑拔弩张的极致,颇感无奈的商人只得强行插入其间——他满载货物的商车就在旁边,若是这两人真刀实枪地干了起来,遭殃便是铁板钉钉的事实。

  这句话话音一落,怀恩便忙不迭地鞠躬道歉:“对不起先生,我们这边这位性子比较急,我们并没有冒犯的意思……”

  “喂,比起这个,这位大哥,你知不知道去黎加怎么走啊?”

  卡吉尔仿佛完全没有察觉到刚刚所作所为的不当,单手拍拍商人的肩膀,顺势就将话题单刀直入地转入了要询问的核心点。怀恩对过快的进展有些茫然,嘴边的话还没说完就落回了口中。商人倒是处事不惊地接话到:“噢,可不是吗,我们商队正好要去那里勒!”

   

 

  “黎加是个怎样的地方啊?”

  跟随商队跋涉的两人展现出完全不同的姿态,卡吉尔号称接到这种任务她需要调整心情,便自顾自缩进车中某个角落开启了睡眠模式,而怀恩反而兴致勃勃,在途中就对商人发起了询问的攻势。

  “我们只是做生意的,懂得也不是太多哩……”商人挠挠头,车轱辘有节奏地碾过地面,传出轻微的响声:“那边差不多全城都种葡萄……哦,也有种其他的,不过还是种葡萄的多,别看现在是这种天气,现在他们那边的葡萄才新鲜勒!”

  “那样的话,水果小偷……”

  “偷黎加那边水果的事还从来没见过,那里地方又小嘛,种水果的人很多都认识的,每年最多也就拼拼卖了多少葡萄啦,挺和平的,没想到搞出这种事……”商人皱起眉头,无奈地晃了晃脑袋:“我们生意也不好做哇,葡萄涨价涨得不行,有些地方又只要黎加的葡萄,唉,说到底还是不太平哦。”

  怀恩张了张嘴,一瞬间有些不知道要怎么接话,以骑士为目标的他面对这种层面的烦恼有些手足无措。商人偏过头来看看他,像临时起意般开口:“商队也不太平啊,这样吧,你们愿意的话之后也可以一直保护我们商队,看你们的样子有这种机会应该也不亏呗?”

  “啊哈哈,这种事情也要等卡吉尔过来了才能决定啊,不好意思了先生。”

  怀恩用拇指按压着身侧剑的剑柄——他为了磨砺自己来到了决斗城“安菲雷亚斯”,那样的话,即使跟随商队旅行也同样能磨砺自己,而且比起安菲雷亚斯过于花哨的决斗,也许实战能有更大的提升。这是个两赢的机会,如果他是一个人的话,一定在方才就答应了。

  如果他是一个人的话。

  “哦,说起来最近不是有‘门’吗,那个能通到各种各样地方的东西,听说门那边有个叫什么的地方也想收购黎加的葡萄来着!”商人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开口,又简短地结束,像普通地讲了个笑话:“好像是什么什么商会吧,我们这边好像最近也建了个商会,是叫什么来着……”

  怀恩还等待着他进行详细的讲解,结果商人的表情进行了一番连续不断的变化后重归于无奈:“唉,想不起来啦,你问问后面其他人可能能打听到吧,哦哦还有,我记得我认识的一家人好像最近被偷了,到时候可以给你们介绍一下。”

  “那真是太感谢您了!”

  本还有些模糊不清的行动路线瞬间变得清晰起来,像是察觉到主人的兴奋,白狼洛德尔也跟着长啸一声。而与此同时,原本在后方小憩的卡吉尔也踏上了这辆商队的领头车:“喂,小子,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哈哈哈,这位女士的鼻子还挺灵。”商人咧嘴笑出了声,随即往前方一指:“你们瞧!”

  于是一眼望去辽阔无边的葡萄园闯入了他们的视野。

记字:4083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