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02967

文狗。 评论&回评苦手星人,奉给大家千万个啾咪——

[透明]脱轨

阅览数:
388
评分数:
4
总分:
40
举报

※严重无视时间线的同人,文笔傻吊注意  

  

  

  

  

雨宫明睡着了。  

他侧身,刘海掠过紧闭的眼,垂落在枕上,安静得仿若已然就此死去,而如今这具宁静身躯上的温度,则仅仅来源于片刻前在他身上导演的、暴乱的激情戏。睡眠洗去了他清醒时一切讨人厌的脾性,只剩下尖利的脊骨咄咄逼人,从皮肤底下节节凸出。凌晨三点的月光无声敲击着这琴键,将他裸露的背照得苍白如纸。  

深海透将电子烟塞进嘴里,垂下眼,视线凝在他的睡脸上。  

他见过太多人睡着的样子,那些不同的脸上写着共同的松散与无知无觉,身体笨重得令人难以忍受。可雨宫明不同。雨宫明是大理石刻出来的雪白藏品,是切开桃核后才会出现的、手脚蜷缩的孩子。他跟深海透的世界奇怪地格格不入,更像是被什么人强行塞进来的。一件可怜又可爱的新玩具。  

深海透第一眼见到他时,就感到这场相逢中暗含的不怀好意,这份恶毒既针对雨宫明,也针对他自己。他曾抓着雨宫明的头发告诉他,自己之所以对他纠缠不休,是因为早早在他身上读到了堕落的潜质。他不知道雨宫明是否接受了这个说法,但他心知肚明,这是个谎言。雨宫明是个好孩子。而他向这份无辜伸出手,只是因为他想罢了。  

深海透用空着的手拨开雨宫明的刘海,好将他看得更清楚些。  

他睡着的样子,比他醒着时软化了许多,然而那双嘴唇依旧紧抿,眉心不自然地纠结,好像正在为什么覆水难收的东西懊悔。  

不过他确实该懊悔,深海透想,他跟最不该上床的对象上了床。  

深海透跟很多人睡过。起初,这是逃遁他最厌恶的东西——无聊——的一种方式:多新鲜,多有趣,他的容貌与巧言赋予他厄洛斯无往不胜的箭矢,只要露出微笑,无人能够抵挡他的邀请。他在这过程中,发觉了自己了不起的才能:他能将人们的衣服连并他们彬彬有礼,令人如鲠在喉的交往方式全部脱下。床榻上一切都是累赘,激情,也只有原始的激情是最重要的。他能从最文雅的人嘴里逼出咒骂,从最强硬的人喉头挤出呜咽。在快感的尘嚣之上,在仿若停滞的高潮中,他得以对那仿佛脱离世界的自由投去一瞥。  

这让人上瘾。  

深海透在所有想象得到的地方实践,有妇之夫的衣柜与流浪汉的长椅都曾是他限时开放的欢场。他将时间、地点、对象、道具排列组合,尝试任何可能性,比饿久了的独狼更贪婪,更不知餍足。  

渐渐的,这快乐成了形式化的重蹈覆辙,欲望不过是客体,而他自身,则升格成专为寻欢作乐而诞生的艺术品,在平滑年轻的身体上,激情无数次点燃又寂灭。日常与平庸被抛之脑后,过往的记忆也烟消云散,仿佛踏上列车,他抛弃一切,包括自我这座孤岛。每个夜晚,他是激情的主人而非奴仆。  

但仍旧不足够。  

就像尼古丁上瘾者,只有不断加大剂量,才能延续一如既往令人安心的乐趣。他得在厌倦之前找到解药,或者,新的毒/品。  

深海透想,这也许是他向雨宫明出手的理由。  

仅此一次,他向自身的欲望屈服了。  

他想要得到这个人,这个簇新的、前所未有的玩具,不管用什么手段,不管是欺骗还是暴力,不管对方会因此变成什么样子。  

他一定要到手。  

每次半夜醒来,当所有激情冷却为炉中灰烬,当身侧的人沉沉睡着时,在干燥的空气里,深海透会感受到海水的气味。这过往的幽灵,这死缠着他不放的家伙,低声在他耳边诉说,说他终其一生都困在同一个地方。  

——属于他童年的、铅灰色的海。翻滚着如同铁质的波浪,到处充斥着锈迹斑驳的味道。深海透不是在欣赏装裱起来的大海挂画。他置身于其中。  

在这里,深海透既没能沉下去,也没有浮起来。他只是被浸没了,海水填补了他气管的缝隙,塞满了他的肺,苦涩的味道由血管淌遍全身,无法剔除静脉,他就永远也摆脱不了。在这里,他感受不到自己的呼吸、伤口或者眼泪,这海水是从他胸腔破开的地方淌出来的么,亦或是依照他的记忆,原模原样克隆出来的样本?他一无所知,只是漂浮,永恒的,无所依靠的漂浮。就像泡在福尔马林里、还未成形的婴儿。药剂品取代了羊水,玻璃瓶代替了子宫,将他永永远远保持在被取出的那一刻。  

不论他做什么,他都揭不下自己身上的标签,他无法成为寻欢作乐之徒,或者擅长交际之辈。他只是、只能是、且永远是一个幸存者,是没能死在大海里的那个人。  

可当他握紧雨宫明的手时,他确实感受到自己在浮起来。一个明晰如刀的念头割裂开他昏沉的心:他或许能就这样离开,送走过往,剔除大海上所有不幸的意象。雨宫明是被硬塞进他的世界的、有独木舟的那个人。而若是他能好好地抓住他,不让暴风雨将船撕成木屑,他也许能就此得救。  

但深海透做不好这个。从所有的经历中,他只学会了离开。他离开,或者别人离开,没有其他选项。更何况,离开这里,他又能去往何处?前十七年都没有降临在他身上的、所谓幸福这种东西,真的可能因为一次逃离就向他走近?这个人,这场相遇是否是命运投放下的另一个全新陷阱,只为了让毁灭进行得更加彻底?  

与其如此,深海透想,与其眼睁睁看着希望破灭,不如让这无与伦比的幻觉葬送在自己手里,在此时停止,在幸福的一刻停止,如此,他就能毫无痛苦地用余生来缅怀这一瞬而逝的流星。  

深海透的手沿着雨宫明的侧脸下滑,最后稳稳停在他的脖颈处。  

他能杀了他。他清楚无比地认知到这点。在他手下,这软弱如花茎的脖颈一掐即断。收紧手指,便能感到动脉在这肌肤下跳动。停止这涌流的热血,也就能停止他无所觉的生命。  

没什么停手的理由。这句号该由他画下。  

雨宫明没有醒过来,但他约摸察觉到了突如其来的窒息感,难受地挣了挣,头颅转动,柔软的发丝蹭过深海透的手,或许太柔软了些,犹如一首诗的最后一行那样熨帖。  

像是操纵木偶线的人突然扔下了控制器,深海透停住了动作,手渐渐退开,悬在半空。雨宫明的呼吸随之慢慢平复,又成了大理石刻出来的雪白藏品,成了切开桃核后才会出现的、手脚蜷缩的孩子,可怜又可爱,当深海透第一次见到他时,便预感到了这场迫在眉睫的双向毁灭。  

他再也没法在这里待下去了。  

深海透抓起扔在地上的外套披在自己身上,甚至未察觉自己捏着烟的手正颤抖不已。他只想着大步离开,离开这个房间,离开他的大海,独木舟,凌晨三点的月光与沉沉入睡、星火般差点熄灭的希望。  

他没有回头,身后门掩上,如一声叹息。  

 

相关角色

  • 我一边跳舞一边 :

    啊!!!!!!!!!!!!!!!!!!!!我给你表演一个旋转爆炸升天!!!!

    2018/02/16 22:46:11 回复
  • 地瓜粉 :

    跪下来喊爸爸......................

    明明透这个角色剧情展开程度还不到30%,您却仿佛看完了我脑内剧本一样!

    每段话,每个词汇都无比喜欢,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去赞美【词穷】

    那...那个,开头的激情戏,有前传吗【凑不要脸的问了】

    2018/02/16 23:08:32 回复
  • 我一边跳舞一边 :

    睡前想起忘记评论,so爬了起来

    虽然全是透透的场合不过你可以说写出了my心中rio透明了(不要脸的(

    先把你抱起来旋转三圈半然后狮子王举高高表达我的爱,再把你放回去写我的评

    文笔我不说了先,反正你永远都是我心里天边的那颗星星,

    特别喜欢你所描述的“双向毁灭”,像两个尖锐物体碰撞在一起后两败俱伤的感觉。我一开始想过很多词,矛盾,扭曲,等等等等,在第一次看到你那篇文的时候,就觉得自己之前的思考是多么的不到点()

    你这篇就像手术刀把我的脑内一样剖了开来,真是奇怪

    主要的描写对象透透,我没有太多发言权,但你写的透透可以说是badbad男孩的典范,糟糕的地方糟得霸气,虐的地方虐得让人心疼,让人不自觉地爱上……即使他要杀人,也感觉有办法原谅……

    至于小明,我真没有信心可以画出你的描写的那种程度,我压力很大(……)但是在我目前非常有限的篇幅里,可以被发现他不服帖的抗争意识并表达出来,我真的非常感动惹

    话不多说,给你办法毛贝尔文学奖……(???)奖励是多写一点……(???)

    以及我很同意果哥最后一句了

    2018/02/17 01:56:01 回复
  • 尚万强 : 回复 我一边跳舞一边:

    (握住话筒)今天能拿到这个奖,首先要感谢我的父母把我带到了这个世界上,也感谢CCTV,感谢辛辛苦苦憋了一大堆颁奖词并把这个奖杯送到我手上的毛毛,我永远爱你!……但是作为一个优秀的新时代阿姨,这个奖品我是不能收的,我愿意,将这份光荣的奖励,全部捐赠给爆肝天后果果!愿她在新的一年里更上一层楼!!

    2018/02/18 14:37:03 回复
  • 尚万强 : 回复 地瓜粉:

    果哇!我我我……超爱您的!您实在是……产量与手速齐飞,温柔共可爱一色(在说啥)总之您能喜欢真是太好了!疯狂暴哭!

    以及,虽然我不会开车,但是我愿意为了您鞭打毛毛让她开车!(喂)

    然后,然后,以后也还想跟您说更多的话……所以,所以……

    (摸出棒棒糖)

    跟蜀黍回家叭!

    (被揍)

    2018/02/18 15:08:2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