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14983

=磅碳子啾。【长期闭关】等一个春暖花开。

【露中/ABO】星期天(上)

阅览数:
1750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非国设,ABO,同居中的露中AO,正在交往……?

没有很严肃的ABO社会学,为车而车。

一切设定bug都推给我的私设就行(噫)很多东西(ABO相关)各种文里设定都不一样emm,就,当做我流ABO爽文随便看看吧(什么这不就是爽文吗?)

我觉得这是糖!我先夸夸我自己好了!什么虐身虐心不存在的!开车就开车,不知道我为什么能写的虐身虐心,这分明是糖啊!

上的车很少,下很多(其实是一篇文,但是我想分开发)

二十分钟之前,王耀还围着围裙心情愉快的在厨房里准备着他和自己的室友兼交往对象伊万的晚餐——尽管他不确定伊万到家的时间。

他少有这么兴致勃勃的做这些浪漫的事情的时候,大多数时候,他给恋人留下的印象是——工作狂。

书桌上零零散散的摆着参考文献,还有被冷落在一旁的咖啡杯,被放置了很久的工作在连续几天几夜赶工以后彻底结束告一段落,提交了工作内容之后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有段时间不需要面对上司唠唠叨叨了。当晚他难得的睡了一个好觉……虽然一早上被伊万的电话吵醒了。

伊万偶尔也会抱怨或者心疼他,完全是一个工作狂,总是将自己埋没于似乎永远做不完的工作里而不是和他温存。相较于他,伊万可能更愿意将过剩的精力消耗在深入交流感情的方面。

眼下伊万不在,不久以前他被委派去了异地出差。不过今天一早他就打了电话说是今天会回来,恋人的热情与思念透过电路通达他的耳畔。这的确算得上是一个好消息,不过……这也让他苦恼。

“希望你不会介意我是Beta。”王耀这么对他说道。

“我并不会介意,即使你是Alpha我也会一样的喜欢你。”伊万拍着胸脯向他保证。

大约是他的目光真诚而又纯情,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交往了,不过王耀一向是安静而且低调的,即使他们从朋友变成了恋人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改观。亲密也仅限于拥抱和吻,并且时间不能太长。伊万偶尔会抱怨说王耀太过于爱他的事业了,而这时候王耀就回答说,“并没有这样的事情。”或者干脆拿自己是Beta对这种事情没兴趣搪塞过去。

概括说来,王耀以“自己是Beta”为借口拒绝和伊万进行更深入的情感交流。当伊万偶尔在带有暗示的在接吻时抚摸着他较为瘦弱的身体时,总会被他的眼神警告而收回不安分的手,但是并不会放开,而是将他的恋人抱在怀里,直到对方不耐烦的催促他结束。

他在这方面非常冷淡,不如说,他对所有人都很冷淡。

伊万安慰自己,但是总觉得有点儿委屈,不过他认为自己理解自己的恋人,毕竟作为一个Beta完全没有什么优势,因此刻苦工作也是很重要的吧,何况他不喜欢接受过多的帮助,或者说是欠人情,因此总是会和人保持一定的距离。

……但还是很委屈,明明枕边就有自己喜欢的人,并且都开始交往了,还是不准碰。

他将恋人抵在墙边吻他的嘴角,被他压制着,努力踮着脚和他接吻,但是被身高差压的站不稳,浅色的嘴唇被亲吻吮吸的泛起艳色,怀中的恋人始终是安静而配合的,可是,每一次,只要他想要更深入的亲密,将手伸进他衣服里去抚摸他瘦弱的身躯,试图疼爱他更多的时候,一切温柔和顺从就会戛然而止。

“抱歉……。”他目光闪烁,不安的低下头整理着自己的衣领,“我……我不喜欢被那么对待。”

扫兴。

……

伊万从浅眠中醒来,回味了一下梦中恋人羞涩动情的面容,印象模糊,像是蒙着面纱。然后意识到从未见过对方露出那种神情,更多的时候,他像是戴着一副冰冷的面具一般拒人于千里之外。

他的身上全是谜团。

身边的同事看着他脸上阴晴不定的样子不安起来,然后小声的问了一句是不是打搅了他的美梦,不过毕竟快要到目的地了,希望别让他睡过头才好。伊万叹口气,没有,没什么美梦。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问了一句,“你是什么性别。”

“啊……男,是Beta。”同时不安的看了他一眼,“有什么问题吗?”该不会是吵到他睡觉打算收拾他一顿吧?

“Beta吗。”伊万陷入思考,都是Beta,为什么他的恋人性格就那么强硬呢。虽然即使是这样的耀他也很喜欢,但是总觉得下半生的幸福得不到保证了……虽然说先下柏拉图式的爱情也不错,醒来时枕边就是对方安心的睡颜之类的也不错,但是起码他是身心健康的成年人,最基本的生理需要也是有的。

喜欢的人正在和自己交往同居但是拒绝深入交流之类的太可怜了吧。

……那家伙该不会其实是Alpha吧。不不不,这太恐怖了。

伊万摇了摇头,丢掉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

他给对方打了个电话,恋人还似睡未醒的抱怨着的声音在他听来是示软的撒娇。

“耀。”他低声唤着恋人的名字。

“万尼亚好想你。”说着又对着电话“啾”的亲了一下,完全是纯情又满是爱意。

电话那头停顿了片刻,接着轻声的嗯了一声,声音迷迷糊糊的,“我也……很想你……嗯。”

电话这头的王耀打了个哈欠,他几天没有好好睡一觉了,声音也不是以往那种强硬冷淡的感觉,这让伊万觉得新奇又可爱,他的恋人总是能让他有新的发现和惊喜,管他到底是Beta还是别的什么,是他的耀不就好了吗,“耀,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万尼亚今天就回来了。”

“……欢迎回家。”躺在床上翻了个身的王耀揉了揉眼睛,看着手机屏幕上恋人腼腆又灿烂的笑颜,昏昏沉沉的头脑也清醒了几分,“有什么想吃的吗。”

印象中伊万很喜欢他做的菜,尽管话说出口又察觉到有点引申义,不过电话那头伊万已经报出了好几个菜名,都是他平时会做的家常菜,末了又补充了一句,“不过还是最想吃小耀了。”尽管类似的擦边球对话以往也常常会发生,不过还窝在被子里的王耀倒是下意识的回答了好以后才反应过来。他这几天的工作让他头脑不太清楚,日子也过得黑白颠倒,没有伊万在身边,三餐也是胡乱敷衍了一下——尽管这些在他的工作面前都算不上什么。不如说在和伊万交往以前也时常会有这种为了工作和研究项目顾不上自己的情况,他已经习惯了。

行吧,他又和伊万聊了几句以后就挂了电话,从被窝里坐起身,打了个哈欠,他还要为恋人准备晚餐来庆祝一下久别重逢,他本来对于这些并不是非常热情,但是他的恋人喜欢这些。因此他很乐意为了恋人做点什么。

那么,究竟是哪里开始出问题的呢。

王耀收拾完了厨房以后,才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大约他的身体也是会把眼下的工作放在首位而忽略掉身体需求的吧?不,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隐隐约约带有甜味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感觉深吸一口气就能将甜美的味道都吸进去——不,开什么玩笑,这个气息王耀在熟悉不过了。因为这正是他本人的信息素,每一次他进入发/情/期时都会闻得到,不过这并非什么好消息,他得在伊万回来以前用抑制剂掩盖过去,就像以往做的一样——嗯?

他跑进房间,隐约开始觉得脚软,但是他强迫自己镇静下来,从柜子角落找出了钥匙,打开了被锁住的保险箱,这里面是他的秘密,他觉得无法告诉伊万实情,尽管对方一定很讨厌被欺骗吧……但是,他也有恐惧的理由。

没有了。

没有了,针/剂,片/剂,或者药丸和敷贴,全部用完了。

气味浓重的掩盖信息素的香水也是,上次用完了以后一转头就忙起了工作,挥发的差不多了。

……喔,没有了吗?

他坐在柜子旁边喘着气,生理性的感觉和信息素让他缺觉的头脑有些困顿,他思索着自己紊乱的作息和最近越来越不规律的发/情/期,想起来了……为了让自己保持精神集中上次好像过量服用……尽管也维持了一段时间的精神,但是在工作结束以后他就一个人在空虚和欲/火中艰难的度过了一个发/情/期,在伊万出差的时候。

那时候就用完了吧……?不过按照他几乎工作狂的性格完全是一转身就忘记了这种事情。

至少在专心工作时不会被干扰还算是好事情吧。不过……作为Omega真是麻烦死了。如果自己真是Beta就好了……作为Omega的话,要面对的就是怀孕和生子,然后就会被当做生育的机器,他不喜欢被这么对待。他对于自己的性别感到不安。

现在,王耀稍微让头脑冷静了一下,最重要的就是在伊万到家以前弄到抑制剂,然后把屋子里的气息去掉,他平复了一下心情,打开了手机查找着可靠的联系人,下翻了一两个,就接到了伊万的电话。他吓了一跳,手一抖,接通的电话就落在他的两腿之间,砸在地板上发出响声。

“耀?你怎么了?”电话对面是伊万的声音,不过在现在的他听来完全是致命的诱惑。他张口想要回应,不过他的身体显然更加热情,只是听到了恋人的声音,就无意识的收缩着想要被填充,让他感到了不安,他在自己的脸上掐了一下,迫使自己冷静下来,俯身凑了过去,贴在凉凉的地板上躺下回应道,“喂?”

“耀,小耀,你没事吧?”伊万觉得有点奇怪,但是说不上来。

“没事。”他的耀一贯的冷淡的作风……但是声音听起来轻飘飘的。

伊万察觉到了什么异常,戴上了耳机以便自己听清楚恋人的声音。

“身体不舒服吗?嗯?”

“没事,”他的身体自内而外的发烫,让他燥热,但是身体内部,那个让他不安的地方反应很强烈,想要被什么给填满,无意识的收缩着,将湿乎乎的肠/液给分泌出来,木质地板的温度凉的正舒适,他胡乱答应着电话那头,将衬衣的扣子解开,靠在地板上喘着气让自己冷静——冷静不了。

只要电话那头的伊万说话的话,他的身体就诚实的反映着,想要。

不,这不行,不能让他看到这样的自己。

“没事吗?算了,耀,万尼亚有个惊喜要给你。”伊万的步伐轻快,“猜猜看,是什么?”

“……不清楚……。”

王耀躺在地板上,将被脱下来的裤子踢到一边,手机被他拾起搁在了柜子上,他背对着柜子将腰弓起来,总觉得这样像是背对着伊万在自/亵一样,这样的背德的认知让他兴奋和羞耻,他粗暴的对待着自己的性/器,自我敷衍的握住它来回撸/动,与其说是抚/慰,不如说是惩戒。一如他一直以来从不善待他的身体一样,他的温柔和耐心从来不是留给他自己的。

只是前面还不够,没办法得到满足,意识涣散着遵循本能,他下意识的唤着恋人的名字。

伊万,伊万。

他腾出一只手,用修长的手指借着湿漉漉的体液按摩着小穴,试着朝里面戳进去,被他自己的身体温暖而又热情的吻着他稍凉的指尖,他的思念和情/欲化作春/水沾湿手指助纣为虐的欺负他的小穴,也将他的理智黏稠的糊作一团,下意识的张开嘴喘息着,别的一切的一切在原始的本能面前变得不堪一击。

全部都,不堪一击。

钥匙插/入锁孔转动着的金属声音,皮鞋底和地面摩擦着的稳健步伐,声音由远及近,将王耀从自我迷失的沉沦中惊醒,他艰难的整理了一下眼下的情况,随后他察觉到了一件事。

他没有挂电话。

他在近乎求生的意志下挣扎起了身,偶尔也会感慨一下如果是别的Omega的话现在恐怕已经被欲/望冲昏头脑了,他还能时常将自己从空虚的感觉中捞回一丝理智处理一下眼下的问题。

也许是足够强大的意志吧,他软着腰坐起身,看着依旧亮着的手机屏幕——他听见了吗?他会发现吗?如果被他知道了的话……不,那糟糕透顶。按照那家伙幼稚的占有欲,将他彻底囚禁成为他一个人的东西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即使他不那么做,他也心中有愧,Alpha和Omega近乎生来就会互相吸引,如同磁石一般,他的万尼亚对他的爱意他无法好好的回应,这让他愧疚不安,如果回应了他的期待,那么他坚守了很多年的心灵的防线就会溃堤……尽管作为Omega的话,并不需要那种东西。

“耀。”伊万的声音从手机和不远处传来,准确的说,就在客厅那边,听不出他的情绪。王耀的心几乎要跳出胸膛,尽管对于发/情/期的Omega来说,最敏感的地方应该是供结合的地方。但是他总能够找回理智,即使是这种时候。

还不如失去理智呢,被恋人看到这样的自己,他觉得一切都糟糕透顶。

伊万看到了桌子上摆放着的丰盛佳肴了,都是些他之前对王耀说过想要吃的菜,不过他的注意力立刻被别的什么吸引走了。

这个屋子里有Omega的信息素。

他是Alpha,这毫无疑问,他的恋人是Beta,这也,毫无疑问。

作为Alpha,他认为自己冷静的可怕,至少还没有到被Omega的信息素干扰就想跟着发/情的程度。同时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他没来由的觉得生气,他的恋人还藏着一个Omega,总是对一切都冷淡至极,天知道之前他是不是还在和别的人相亲相爱呢……?

这样的念头在他尽管是愤怒但还是维持着笑面不耐烦的踹开了虚掩的房门的时候自行粉碎了。

他的声音里就带着火药味,想看看是哪个不要命的Omega在和他的耀相亲相爱,接着就看到了身下一片狼藉的耀,衣衫凌/乱的坐在地上望着他,而信息素充斥着整个房间,来自他总是冷漠的面对人际的恋人,朝他的理智发动奇袭——他的恋人,果然,或者说是居然真的藏着一个Omega——在他的身体里面。

“别看……。”他的恋人红着脸转过头,正对上屏幕上他恋人的笑颜,而这一边是有点反应不过来懵了的伊万本人。他身体僵硬的倚在柜子旁边,用还沾着体液的手捂住脸低下头避开视线接触,他在伊万踹开门的瞬间被又惊又吓,性/器颤颤巍巍可怜的哭出来弄得他腿间和地上都是,软软的无辜的缩在他腿间,而Alpha的气息让他的身体近乎本能的兴奋着,将他背德而红透的脸颊熏的更加红了,如果伊万真想咬一口的话,大概能够见血,尽管一直以来他们都是柏拉图式的爱情,即使是吻也是蜻蜓点水。

“耀。”伊万确认了屋子里甜而逐渐(因为他)浓郁起来的信息素确确实实来自他的恋人,一个自称Beta,实际上却是个Omega的小坏蛋的身上,而非是某种背叛以后,心情也好了不少,不过,究竟是为什么。

和Omega同处一室同吃同住同睡相安无事的过了几个月,伊万想想就觉得有点好笑,该死,虽然这并非是什么恰当的比喻,难不成自己是只需要亲亲抱抱就能解决生理需求(虽然说没有也不会怎样,刚开始交往时说好了的)的Alpha吗?自己可是在和一个确确实实的Omega在交往。

……不过也是,他是彻头彻尾的工作狂,而他则总是需要出差,虽然说是在同居,但是实际上,即使是同床也是自己强行将他拖上床的——并非是什么别的原因,只是这个家伙顶着黑眼圈在鼓捣他的论文和研究,被他借着体格差强硬的拽上床去抱着睡才能暂时安静下来,并且睡衣也必然是好好的,由不得他动手动脚。甚至——他洗澡也是拒绝和他一起洗。

而且完完全全就是冷淡近乎强硬的姿态,哪儿看得出这家伙其实是Omega啊!伊万今天还猜测他不会是个Alpha吧。

什么呀……伊万觉得自己之前几个月简直就是活在梦里,只要自己态度强硬一点的话好日子大约早就到来了……不,也不能那么说,尽管他真的非常想要他的耀,但是他还是好好的遵守着一开始说好的诺言,完全的尊重对方的意愿,进行着柏拉图式的爱情。

“耀……”

“别看!……别碰我……那个、……呜。”

伊万想问问看眼下是什么情况,不过有一点是跑不了的,他的耀其实是Omega这一点,那么要结合的话其实是理所当然的吧?不过,既然他的耀一直在隐瞒这一点,一定有他的苦衷——知道了这一切的自己,会被他讨厌吗?他想要问问看他的状况,但是只是一开口就被噎了回去,冷淡?不,完全不是。他的声音沙哑发颤,将自己蜷缩起来闷闷的躲在一边,低着头没有看他。

……就算你说别看别碰……,伊万有点无可奈何的过去,将他的恋人从地板上拎小鸡一样拎了起来,被瞪了一眼,好吧,以往他想要逾矩时也会被这么警告一下,不过现在完全没有什么震慑力。他的恋人眼角红红的,被他圈在怀里安抚着情绪,伊万的手轻轻拍着王耀的背,低声哄着他,伊万自己也不确定是哪儿来的理智让他这么冷静,平时的自己没准早就提枪上了,不过今天不一样。

Alpha的气息和Omega的气息混杂在一起,但是陷入情/欲的两个人都意外的理智的可怕,伊万一如往常的蜻蜓点水一般吻了他的耀被生理性泪水打湿的眼睫,被他轻吻着,他的耀从情/欲中找回了一丝理智。

“对不起。”他声音低低的说着。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嗯?”伊万安抚意味的摸摸王耀的头发,“当初交往的时候就说过的,你是Beta的话也没关系,……你其实是Omega的话也没关系……万尼亚喜欢的是你……和这些都没有关系。”

尽管他认为没有Alpha面对自己的Omega时不会动心兽/性大发,但是他当初真的天真的认为只要和对方在一起的话就什么都足够了,直到交往以后,他才明白自己太过于天真了,恋人与他之间仿佛有种魔力一样,磁石一般和他牢牢相吸,当然他认为自己完全尊重对方的意愿,他不想做的话那就不做……尽管委屈了他的小兄弟,但是只要和恋人在一起的话……即使是柏拉图式的爱情也没问题。

让柏拉图式的爱情见鬼去吧。

伊万感觉到自己硬了,但是他只能暂时委屈一下它了,尽管它就着现下他抱着王耀的姿势正好可以挤进耀的温柔乡,而耀的小穴也是热情的亲吻它的头部,但是被抱在怀里的人红着脸一言不发,只是倚在他怀里喘着气。

“我不想……。”王耀倚在伊万胸前,声音闷闷的,音脚染着哭腔,伊万安抚的拍着他的背,摸了摸怀中的人光洁柔软的皮肤,Omega的身体柔软而又温暖,和他一直以来冰冷的面具完全不一样,尽管伊万觉得只要是耀的话就好了,但是这一次,有什么东西开创了先河就无法回归原始。

“我讨厌我自己……为什么是Omega呢。周围如果有Alpha的话,身体就会变得不受控制。”

就像现在。

“但是我们在交往呀。”伊万低头亲了亲他的耀,戳戳对方红通通的小脸,“别的Alpha看不到的那一面,万尼亚难道也不可以看吗?”

“……不是的。”他在恐惧,没来由的讨厌着自己,他一直都认为自己该是个Alpha,至少是Beta才可以,但是性别觉醒以后反而给了他一个天大的玩笑,受到性别的限制,他不得不放弃原本预定的职业,而最重要的一点,他即使是Omega也是男性,他作为男性的尊严不允许他在其他人身下哭着露出媚/态……尽管几分钟前他一生中最丢人的模样被眼前的恋人给看完了。

他没有做好思想准备,尽管他实际上也是爱着他的万尼亚的,这反而成为了他恐惧的根源,如果以Omega的身份和他交往结合的话,那就几乎相当于对方的附属物了,他不喜欢这样。他讨厌带有强迫意味的事情,尽管多数时候只是些情/趣,但是他害怕露出自己真实的一面。

“耀,”伊万握住他的手,使他和自己对视,“虽然不明白你为什么讨厌自己是Omega,但是……万尼亚很喜欢你啊。耀也很喜欢万尼亚不是吗?”

他紫色的眼中映着恋人蜜金色的眼瞳,他的恋人轻轻的点点头,只要不是涉及到那方面的话,他的恋人其实是意外的坦诚的,这样也很可爱。而且受限于目前的状态,乖乖的缩在他怀里少有的温顺和服从,眼睛湿漉漉的看着他。

“万尼亚很喜欢耀,万尼亚爱着耀,耀总是一个人独立又强大的支撑着一切,万尼亚想要的并非是将耀变成自己的物品……万尼亚想要成为支撑耀的力量。”伊万也不太清楚自己是哪儿来的情话,大约眼前是他的话,就会有数不尽的温柔爱语了吧。

“而且万尼亚总是尊重着耀的感觉呀。”他说着,可怜兮兮的蹭了蹭怀里人湿软的小穴,“一直以来都是……所以,不给万尼亚一点点奖励吗?”

王耀恐惧着自己作为Omega的客观事实,这是他的秘密,被他锁在保险箱里,他锋芒毕露带着刺,切断了和外界的过多交流,只要将自己定义为Beta的话,就能够得到更多的机会,但是身边的人善意或者恶意的,有意或者无意的接触总会让他不安。他过于冷酷,他的身体也过于诚实,他不愿意被性别束缚脚步,因此一直以来靠着抑制剂煎熬着。

直到他遇到了伊万。

他甚至开始相信什么一见钟情都是存在的了,更加难能可贵的是,伊万总是尊重着他。尊重他不愿意被碰触这一点。

他无法容忍自己Omega的那一面被伊万看到,总是在不断的努力着,想要一个合适的时机在告诉对方这个秘密,但是他在这件事上缺乏勇气,也明白,他永远不可能准备完毕。

因此。

小心翼翼的不可跨越的禁忌被打破了。

王耀重新抬起头来,伸手抱住了伊万,“谢谢你。”他亲了亲恋人的脸颊,有点儿不好意思,“我让你等太久了……抱歉。”

“……也没有等很久。”伊万摸了摸他的头,又顺着他的脊背抚摸下去,他不在的这段日子里,王耀似乎依旧是紊乱的作息,这让他感到心痛,他的耀应该对自己好一点,对,他的耀。

“不过你真的给了我一个惊喜,我从未想过你其实是Omega,”虽然是个性情孤傲的Omega。

“你现在知道了……。”王耀的心情又好起来了,至少这意味着他在伊万心中的形象还不至于变得糟糕。他的屁股蹭了蹭被坐在下面的伊万的性/器,下意识的缩了缩小穴,以往他耻于自己的身体的本能,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如果是作为Omega的话,其实也不太坏,对方是会重视自己的伊万的话……那就足够了。

“进来吧,万尼亚。”他的声音软软的,信息素和伊万的信息素缠/绵在一起,“我的好万尼亚,你不是想要奖励吗?这是给乖孩子的奖励——标记我。”

星期天 E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