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viction

阅览数:
252
评分数:
1
总分:
10
举报

拥有才能意味着什么? 

   

“你和其他人不一样,可以做到很多其他人做不到的事。” 

   

和其他人不同意味着什么? 

   

“你有能力的话,就可以去帮助他人。” 

   

试着询问别人,得到的无一例外都是这样的答案。 

帮助他人。 

有才能者可以帮助他人。 

有才能者被建议去帮助他人。 

不,不是“建议”吧? 

这么多人都这样“建议”,这么多人都这样“劝告”。 

那应该说有才能者是被“要求”去帮助他人才对吧? 

有才能者几乎可以获得一切的社会,也是有才能者必须贡献自己的社会。 

“一切”只不过是为了让他甘愿付出的报酬而已。 

“这么想还真是不公平呢……” 

中学时的我还会像这样坐在教室里自言自语着。 

放学后空无一人的教室,眼看着窗外逐渐落山的夕阳。 

“——不公平呐!!!” 

不知朝着什么东西大声呐喊,这样的肆无忌惮。 

   

“……” 

   

然而,某一天。 

尽情呐喊之后的我,听到了门外脚步声停下的声音。 

没考虑到外面可能有人会经过是我的疏失,但这个时间还留在学校里的人未免也太奇怪了一点吧。 

……好吧,这个时间还留在学校里的怪人,我也算一个。 

   

“什么不公平?” 

   

门外的怪人并未现身,进入教室的只有他的声音。 

是因为不好意思吗?毕竟是偶然听到了别人的自言自语,会这么觉得也无可厚非。 

然而他甚至没有连为此道歉,只是唐突地丢出这样的疑问。 

真是有意思的家伙。 

“要求有才能者付出的社会,相当不公平。” 

我没有离开座位,坐在那里回答他。 

“确实,正如你所说的那样。” 

他的语气平静得不像是人类所有, 

“但是,这个‘不公平’,正是源于更为本源的那个‘不平等’。” 

孕育出“不公平”的“不平等”。 

“‘才能的有无’……吗?” 

想想也只有这个了。 

“正是。” 

他或许有点点头吧,不过从说话语气来看他应该不是会用这种小动作表达情感的人。 

“天平向着有才能者倾斜,于是无才能者就拿出了自己的砝码。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 

就只是这么简单的道理而已。 

“……就只是这样而已啊……” 

简单到让我觉得自己过去的疑惑实在是有够蠢的地步。 

“这么说来,你是——” 

不等我继续提问,门外的脚步声已经自顾自远去。 

   

   

// 

   

   

裁判场,处刑场。 

原形毕露的凶手在我眼前被处决。 

“或许自己真的阻止不了什么吧……” 

观察、聆听、交谈,根据每个人的痕迹演绎出他们各自的人生,进而推算出他们可能被利用和煽动的弱点。 

掌握了漏洞便可以对症下药,制定出阻止自相残杀发生的方法。 

这是我原本的计划,也是已经失败的企图。 

或许我一开始就不该期待它能顺利进行。 

侦探是解决事件,而非阻止事件的存在,甚至有人会认为是侦探本身的存在引发了事件。 

拥有才能的同时,也被限制了能够做到的事。 

“我就不该来这儿吗……” 

我摇了摇头,将负面的想法驱出大脑。 

就算把责任都扣到自己头上也于事无补。 

更何况,最应该负责的那个人,一手造成了这一切的元凶,在场另一个有才能者,就站在那边。 

   

“你觉得这样的世界很有趣吗,平等院玄真?” 

   

不是嫌恶的绰号,不是亲切的昵称。 

不仅呼其名以拉近关系,更不尊称其姓以表达重视。 

   

只是将代表他这个人的名号陈述。 

   

或许是没听见,或许是刻意忽略。 

他没有做出任何回答,自顾自地消失了身影。 

“欸……” 

扶额,然后叹气。 

“算了……” 

受限于这个世界的我奈何不了世界的掌管者。 

“我们回去吧,保安。” 

我转身对一旁的永生まもる说道, 

“今天应该还有些时间,我们——” 

   

“真田君。” 

   

佐崎良见出声叫住了我。 

“有什么事吗,佐崎同学?” 

只见他摸着下巴低头思忖。 

酝酿了许久之后,他终于开口问道: 

“死的感觉……如何?” 

教人有些大跌眼镜的询问。 

不过倒也不能算是意料之外。 

“不算很好呢。” 

我瞥了一眼永生手上拿着的卡片。 

那是游乐送给我的、现在成为了我的附着物的卡片。 

如果可以选的话,就算要作为幽灵复活我也不会选择这张卡。 

因为一看到他,我就会想起自己的失败,想起自己没能预料到游乐会被诱导犯下罪行的过失。 

我是因为这个失败才死的,要说感觉有多好,那绝对是在骗人。 

“怎样的死对你来说会比较好呢?” 

刚刚的他还在为该不该忽然提出奇怪的问题犹豫,在得到我的回答后似乎稍稍放下了心进一步追问。 

这个问题的答案,我当然只有一个: 

“完成使命,寿终正寝。” 

作为有才能者,为无才能者贡献自己的才能。 

“虽说……一般而言很难做到啦。” 

既然阻止不了,就尽其所能地解决吧。 

毕竟,这就是侦探的责任嘛。 

相关角色

  • End :

    更深的了解了零鸦的内心想法就好想喊“是正义的好伙伴啊!”又觉得是独立于群体的第三方阵营...这种由正义的定义()带来的微妙感觉

    喜欢对侦探本质的那段描述,让我想到就像任何事物都有它的局限与两面性

    看最后那段,和中学还能喊出不公的时候做对比,现在的零鸦似乎已经接受了这样的世界的样子,莫非是因平等院的那个说法释然了....虽然说变成幽灵后被拘束在卡片里和平等院的魔法之下,但在活着的时候就一直在被才能与这个世界拘束呢..虽然不平等但是接受了这个世界的感觉

    2018/03/13 15:17:38 回复
  • new Array :

    难道,是阿平——

    2018/03/13 19:35:35 回复
  • Rooya ver.player : 回复 End:

    很高兴能让读者有这种读后感!

    2018/03/14 09:04:16 回复
  • Rooya ver.player : 回复 new Array:

    你猜——

    2018/03/14 09:04:28 回复
  • 絕讚幸運e雪卡林 :

    關於平等和不平等的討論真有趣……

    零鴉對正義的理解也很有看頭,和平等院的關係真不錯啊【感慨】

    2018/03/21 13:56:2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