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14983

这边不更了,找我走【http://reiomm.lofter.com/】 =磅碳子啾。【长期闭关】等一个春暖花开。

【苏露中】t!△‖/#49460C(3)

阅览数:
949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非国设,为车而车,非常我流,苏露异体表现有,苏相关私设有。

围巾触手有。其他避雷相关参考第一篇。

★苏露中

“耀?”

“……小耀?”

伊万停止了欺负他的恋人的行为,将尾巴尖从他的小穴里抽出来,王耀被他给欺负哭了,到了放弃抵抗的程度。他也觉得自己做的过分,不安的凑过去看了看王耀的情况。

不理自己了,真的做过头了。

伊万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伊利亚,滚出来,你到底都对他做了什么?”

“唉,伊廖沙可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伊利亚一直藏在王耀的梦里,现在才显出身影,“无非是对睡着的耀做了这样那样的事情。倒是伊万你,明明小耀都说了不要了你还在做不是吗?”伊利亚说着,也凑过去用围巾蹭了蹭王耀的脸,“是你把他吓昏过去了。”

“放屁,明明是你给他留下阴影的,别说这些有的没的,快想想办法,小耀他昏过去了——呜哇?”

“疼——”

王耀一手一个,拽住了在他身上蹭来蹭去的两根梦魇的尾巴,“现在好好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知不知道我被你们俩耍的团团转心里内疚的不得了,你们他妈还给我玩些有的没的……呃……”

他的声音变了调,被抓住尾巴的梦魇默契的用围巾——或者说是布拉金斯基的梦魇的某种器官,温柔的爱抚过王耀的身体,一个在前面包裹着他的分身摩蹭,另外一个在后面蹭他的小穴。王耀“嗯”了一声,手里使劲拽了拽梦魇的尾巴,伊万和伊利亚可怜兮兮停下来的向他讨饶。

“这都是什么原因?值得你们大费周章的卷了那么多人进来?”他指的是在橄榄绿镇和降红镇的奇怪的疾病,梦魇互相对看了一眼,耸耸肩。

“耀,听伊廖沙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了什么了?”王耀拽了拽伊利亚的尾巴。

“痛痛……所以说不是伊廖沙做的啦,伊廖沙被烧死了不是嘛。”伊利亚的红眼睛可怜兮兮的瞧着他,而王耀一听到他这么说,下意识的松开了手,“伊廖沙你……。”

“伊廖沙被烧死了,去过了地狱,这都是真的,不过降红镇的那些孩子,并不是伊廖沙有意伤害他们的。布拉金斯基家是梦魇,梦魇也是有好坏之分的,原本梦魇是除去人们噩梦和痛苦的存在,可是有的人想要利用伊廖沙的力量让更多的人陷入痛苦,那是很过分的梦魇。”伊利亚顿了顿,“是他们在龙叔叔说到了伊廖沙的事情以后把矛头指向了伊廖沙,除掉了伊廖沙的话,他就能够变成更厉害的梦魇让更多的人陷入绝望。”

“不不,明明是你们让我陷入绝望的。”王耀反驳道。

“抱歉,但是小耀没有注意到有问题吗?”

“你们哪里没有问题了!”哪有人捉弄折磨喜欢的人还这么过分的……等等不就都在眼前了吗。

“耀,布拉金斯基的梦魇是可以让人忘记疼痛的。”伊万提醒他。

这倒是提醒了王耀,他也想起来小时候伊利亚的确帮助过很多小孩子,但是他反过来被坏的梦魇给利用了,等等。

“别岔开话题,你们对我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不过讲下去他也觉得不对劲,身上的伤口的确会愈合,但是心灵的确受到了损伤……

“伊廖沙正在消失。”伊利亚说,“原本这样的伊廖沙现在存在就是因为当初说愤怒和不甘心,伊廖沙已经去过了地狱,没办法再把更多的悲伤和痛苦消化掉了,留在这个世界只会让更多的痛苦闯过来。如果让伊廖沙心满意足的话,伊廖沙就会消失了。同样,如果让梦魇的愿望得到满足的话,他们也就会消失了,到那时候橄榄绿镇就会恢复原样。药物是拯救不了坏掉的内心的……至于坏的梦魇。”伊利亚停住了。

“就让伊廖沙把他们带去地狱,这样小耀也不会受到伤害了。”

让我受到伤害的明明是你们,王耀在心里抱怨着,“我明白了,实现你的愿望不就好了吗。现在回答我,你为什么要让我做…那些关于你的梦,还有…春/梦?”

“因为伊廖沙思念着小耀呀。”伊利亚的回答理直气壮,“如果不引起小耀的注意,伊廖沙只能一点点消失,看着坏梦魇把降红镇和橄榄绿镇都毁掉。”

“想引起我的注意那就让我好好的做个梦啊!”他因为总是梦见伊利亚没办法好好睡觉还因为伊利亚的事情难过了很久。“而且我很讨厌……被强迫做那些。”

“可是明明很诚实的觉得很舒服不是吗?……痛……。”

“说了我不喜欢了。好了,伊利亚,你的愿望是什么?”王耀揪了揪伊利亚的尾巴。

“这个嘛,”伊利亚的尾巴缠上了王耀的手臂。

★苏露中

“我拒绝。”王耀几乎是立刻回答,三个人一起的话按照伊万和伊利亚的性格他肯定会被折磨的很惨,梦魇的滋味他不想再尝试第二回了,他正想转身离开,就被围巾给缠住了,然后压回床上。

“耀,”伊利亚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围巾将他的手缠住压过头顶,不过这招对他已经没什么用了,王耀瞪着伊利亚,“你们完全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因为耀疼痛的样子很可爱嘛!”伊利亚理所当然的回答,“将疼痛吸收掉的梦魇饿了的话,就需要小耀更多的疼痛才能满足不是吗。”

王耀察觉到自己起了不该起的话题,他朝后躲了躲,落进看着好戏的伊万的怀里,伊万的尾巴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如果伊廖沙的愿望没有实现就消失的话,他就没有足够的力量将坏梦魇带走了,那样,所有人都会陷入绝望。不过没有关系哦,在万尼亚身边的话,小耀就是万尼亚一个人的,小耀全部的梦,是美梦或者噩梦都好……是只属于万尼亚一个人的。”

梦魇到底是什么任性的存在啊,王耀叹了口气,“但是你们两个不会彼此吃醋吗?”

“不会哦,还会想要比比看是哪一边更能够满足耀呢。”

“……不需要比较这种东西。”伊万的尾巴尖戳着王耀的脸,想着之前这个东西还在他的后穴里欺负他,王耀伸手想要抓住伊万的尾巴,但是被伊万握住了胳膊。

“耀,”伊利亚也靠了过来,把王耀吓得朝伊万的怀里躲,“不做吗,真的不做吗,会很舒服的哦。”

★苏露中

王耀不太喜欢这种跪趴着的姿势,太过于羞耻了,不过现下除了这样也没有什么别的方法了,伊利亚捏着他的屁股,将它们朝两边推开再朝中间挤压,让里面湿乎乎的分泌出更多肠液,尾巴尖戳着他的小穴,今天不知道第几回被这对坏心眼的梦魇兄弟作弄了,冰凉的梦魇的尾巴尖在他的小穴里搅弄。

“耀,这里很棒哦,我的和你的都混在一起不分彼此了呢。”他低头在王耀的屁股上咬了一下,犬齿留下伤痕,再让舌头舔过去愈合他们,“很可爱嘛。”

“唔……伊廖沙你……你果然嗯,射嗯、射进去了吗?……呜……咳,”

王耀被他嘴里的伊万的性/器撞得舌头发麻,说话也变得很困难,伊万还想朝更深的地方进去,太深了,好几次都到了要他几乎反胃干呕出来的程度,想吐又不能吐出什么来,这个家伙在发什么疯。

而伊万的尾巴尖在他的颈子旁边亲昵的磨蹭,王耀还记得梦魇的尾巴尖是很锋利的,唯恐伊万一个不高兴在他脖子上落下一道划痕,在他的尾巴尖扫过去的时候下意识的将口中伊万的性/器努力的吞吐进去,喉结滚动了一下,在他上方的伊万轻轻“嗯”了一声,更加发狠的朝他口中撞进去,王耀完全合不上嘴,被他插得唾液也顺着嘴角溅出来,只觉得很酸胀,想要伊万赶快结束。

四条围巾的布料像是两双手一样在他的身上爱抚着,连同按着他的头的伊万的手和玩弄着他的屁股的伊利亚的手,让他产生了自己在被很多人碰触的错觉。身体因为羞耻而变得敏感。

围巾触手一般的灵巧玩弄他的身体,一会儿碰碰他的痒痒肉,一会儿再从他胸前被冷落的乳/珠旁滑过,按摩他的乳/孔朝里面戳弄让他弓起腰,把前胸和后臀朝爱怜他的地方送去,他的腰塌出柔软的弧度。

在他后穴内玩弄着的,被他的体温温暖的伊利亚的尾巴抽了出来,他的后穴被伊利亚给填满了,尾巴在之前被揉捏发红的臀/肉上抽打了一下。

痛。

他下意识的夹了一下,想要转头看看自己的屁股,被伊万朝下按住头,他的嘴已经要失去知觉,伊万又抽/插了几下,拔了出来,还没等到他反应过来,就被白浊黏糊的脸上和头发上都是,腥味刺激的他眯起眼睛,浑身一颤,身后的伊利亚捏住了他的腰窝,在他身体里横冲直撞,尾巴像是鞭子一样落在他的屁股上,让原本白白软软的臀上留下了一道道浅色的红痕。

王耀的性器还未被爱抚,但是依旧颤颤巍巍的随着他被伊利亚侵/犯的动作晃着,顶端流出来一些粘液,被伊万看在眼里,他的围巾凑了过去,拿毛茸茸的顶端欺负它,王耀身上敏感的地方伊万都知道,他在这方面相较于伊利亚还是有优势的,围巾在他身上毛茸茸的蹭来蹭去,让王耀的性/器忍不住吐出更多。

伊万摸了摸趴在他腿间的王耀的脸,趴下去亲了亲被他/操/的发红的嘴唇,又用尾巴尖戳了戳王耀腿间的性/器,被他的围巾像是手一样握着上下/撸/动了几下,身下的人被前后的快/感弄得几乎失神,不过只是上下都满足的程度伊利亚做得到伊万也做得到,等伊利亚消失以后再和他的耀再做一次吧。

伊万想着,又摸了摸王耀的头,他的发绳不知道什么时候散开了,漂亮的黑发上沾着他的东西,像是星光落在降红镇一样。

伊万觉得自己又有了冲动,他的尾巴缠上了王耀的性/器,细绳一样撸/动着,被顶端的液体打湿。

伊万的尾巴收紧了一些,好整以暇的看着王耀从先前的失神中反应过来,忙乱的想挣脱他尾巴的束缚,他的身体发烫,这是伊利亚于梦中恶魔的亲吻的效果,就连头脑也昏昏沉沉,身体的主导权轻易的被夺走了。

伊利亚将他抱起来坐在他的身上,朝伊万打开双腿,伊万的尾巴还在和王耀的性器纠缠不清,就着这个姿势,伊利亚进到王耀深处,朝着他的前/列/腺顶去,让王耀的身体跟着发着抖。

伊万趴了过去,将王耀的性/器含入口中,如同先前王耀做的那样,啧啧吮吸出响亮的水声,手指捏揉玩弄他的卵/蛋,情乱意迷使王耀下意识的想收拢腿夹住伊万的头,被伊利亚按住屁股,研磨着他的腺体尽数射出他的精/华,梦魇的温度要低得多,让王耀的身体也跟着一阵痉挛,哭哑了嗓子在伊万的嘴里释放出来。

他被伊利亚平放在床上退出来,滴滴答答的黏糊的床单下湿了一片,腿间一片泥泞,还没来得及喘息,伊万就将他抱了起来,和他交换了一个吻,嘴里全是彼此的气味,不过王耀已经全然失去了力气,任由伊万吻他,向他讨要安慰的吻,伊万满足了他,在他脸上亲来亲去的。又摸摸他的头发哄哄他,将他抱着坐回自己怀里面。

王耀感觉腰酸背痛,身体被摆成了不舒服的姿势让他有点缓不过来,偎在伊万怀里打了个哈欠,他消耗很多的精力了,之前在车上也没有休息好,全是伊利亚的错。

时间大约不早了,他想要洗个澡好好的睡一觉,原本伊万留给他的床上全是情/事的痕迹,他偏偏是脸皮薄的性格,转过头不再去看。

“耀,小耀,”伊利亚喊着他,往往这不意味着什么好事情,“伊廖沙和伊万,小耀更喜欢哪一个呢?”

王耀感觉到伊万的性/器在他屁股下面不安分的动了一下,吓得想要逃开,但是完全没有力气,被伊万轻松的抱的更紧,按着他朝性/器上坐下去。

“小耀更喜欢万尼亚哦,你看,小耀的屁股可是很喜欢万尼亚的,小耀……”

王耀试图抓住身后的伊万的尾巴,反而被伊万的围巾缠住了手,“对吧,小耀,最喜欢伊万了对不对?”

“伊万你这样可不行,”伊利亚凑了过去,“明明伊廖沙只用尾巴就让小耀变得很兴奋了呢,之前在车上——”

恶德的梦魇的话语让王耀觉得羞耻,害臊的羞红了脸,突然想起来了然后问道,“伊利亚,你的愿望……算实现了吗?”

“是啊。”伊利亚吻了吻他的嘴角,“已经实现了……谢谢你,耀。”

“嗯。”王耀点点头,想到今后就见不到伊利亚了,心里又有点感伤,“明天,”他说,“我会去给你扫墓的,……伊廖沙,你有想要的花束吗?”

“没有,伊廖沙已经心满意足了。”伊利亚又亲了亲王耀的脸颊,“这么多年来,支撑着我作为这个错误的梦魇形式存在的就是你了,耀,今后你们就好好的幸福的生活下去吧。”

伊利亚有点不甘心的看了看伊万,后者像是胜利者一样将怀里的王耀抱紧,他笑了笑,摆出了兄长的姿态,尽管他一开始憎恨着忘记他的父母和取代他的弟弟,但是在生命的最后,他还是想要给他的恋人和弟弟一些好的回忆。

梦魇朝着王耀笑着,眯起他红色的眼睛,如同当初在降红镇初遇那样,当时他牵着王耀的手,现在他又挥手作别。消失在降红镇的星光中。

略有些悲伤的氛围被伊万打破了。

他低头在他怀里的王耀耳边轻声说,“小耀……我又硬了。”

“不做了……”王耀试图挣扎出去,“我很累……我不要做了,我想洗澡,我要睡觉……”

“那我们去浴室做,然后再去我的床上。”伊万漂亮的紫色眼睛瞧着他。

王耀突然想起来,伊万也是梦魇。

现在,梦魇的尾巴已经缠上了王耀的腿。

END

王耀最近都睡得很好,不需要再借助药物也能睡得很香,更重要的是,伊利亚不会再出现在他的梦中,不会再以一个让他心疼自责的无助的姿态出现了。

当然他睡得好也有伊万一部分的功劳,他的恋人是梦魇,有的是同他寻欢作乐共度良宵的方式,即使是入了梦,伊万也会出现在他梦里,坐在床/上拍拍床的另一边。

眼睛漂亮的像是降红镇夜晚的星光一样。

降红镇和橄榄绿镇都恢复了往日的祥和,龙叔叔偶尔会去布拉金斯基家看看他的小朋友,再嘱咐一句别给布拉金斯基先生添麻烦。

伊利亚的墓碑前被放上了一束花,墓被转移到了一个风水更好的地方(龙叔叔如是说),到了夜晚,降红镇的星光就会撒在他的墓上,伊利亚也不会觉得寂寞了。

王耀重新在降红镇定居的第二年。

一个红色围巾的梦魇出现在他的窗台外,眯着漂亮的红色眼睛看着他。

“耀,伊廖沙从地狱的尽头回来了哦,又一次的。”

“好久不见,”伊万朝他的兄弟露出灿烂的笑容。“是不是也该给万尼亚打个招呼呢。”

王耀想要回去橄榄绿镇了,不过他被梦魇兄弟给按住,“耀,这一次你逃不掉了。”

★END

标题其实是TID的意思,也就是一天三次,耀耀一天里和两头熊做了三次(。),也有服用药物的一天三次的意思,最后总算开了三轮车。

 然后是橄榄绿和降色的代码,其实降色应该说是大红,可是大红镇好难听(。)

三角形是三轮车,嗯。

橄榄绿是指绿皮车,这个原话是【绿皮火车的涂装来源于计划经济时期对苏/联忠诚的模仿。】

然后也有原谅的绿色的意思在里面,我纠结怎么开三轮车纠结了好久,怎么想都是原谅嘛……并且苏哥和耀就在绿皮车里来了一/发,才怪。

原本想着怎么三个人一起呢要不就做梦吧,变成梦魇什么的,顺便掩饰我贫瘠的车技,尾巴完全是个人喜好,触手的话也是有露熊的围巾可以动的捏他。

至于橄榄绿镇和降红镇,降红镇原本想要苏哥的旗子的红但是太敏感了,主要是我不知道他色号?随便挑了个红色(你)

其实镇没什么引申义的,嗯,对,只是车车罢了。

因为绿皮车时代感很强,所以想着,把你变成绿色的!于是原谅的橄榄绿镇就诞生了。

龙叔叔就是上司,物理的龙叔叔呢,想要摸摸岳父(?)鳞片。

没什么梗了。就这样吧,我还挺满意三轮车的,虽然欺负耀耀太过分了。

2018/03/13 苏露中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