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14983

这边不更了,找我走【http://reiomm.lofter.com/】 =磅碳子啾。【长期闭关】等一个春暖花开。

【露中/ABO】星期六的看得见吃不到

阅览数:
2160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非国设,我流ABO,露中AO,接《星期天》设定,为车而车。

虽然说是看得见吃不到,但是还是吃到了。

露中甜乎乎的日常,只是两个人黏黏糊糊的亲来亲去……因为这篇写写停停,突然就车了。最近都是好几个小脑洞一起开,文稿也都是写一半存一半,原本没车的稿再拿出来就车了(捂住肾)。我感觉总是会看到他们在亲来亲去,亲着亲着就上/床了。

恭喜二位总算(在正文里)吃到东西了,他们第一回标记了,耀做的一桌子菜都没吃,我现在想起来好浪费(。)

吃的是上礼拜同款小笼包(不是上礼拜剩下来的233),我好喜欢小笼包,可好吃了!

中间有伊万的非常痴的妄想。

两个人都非常宠对方。非常我流的见解了,就是一个撒娇一个纵容的感觉了。

(开了这么多车,)伊万终于也暴露出他病娇的一面了。

开车开车☞

“伊万,我们谈谈,你最近做的越来越过分了,迟早有一天我会被你……在床上操死的。”王耀顿了顿,“所以从现在开始不准你碰我了,除非你答应我说不在做的时候对我讲那些下流话还有不把我弄到哭不罢休。”

“诶……耀明明很享受的嘛,”伊万从他的书籍里抬起头,“万尼亚还以为耀很喜欢呐。”

“……也不讨厌,但是你越做越过分了这可不行。”不过完全的禁欲也太可怜了,“虽然禁止你碰我,但是呢你乖一点的话,”他在恋人的脸上亲了一下,“我会……给你奖励的。”

“你怎么知道,”伊万把书放在一旁,将他的恋人压在身下,“万尼亚万一忍不住了呢?”

“你舍不得,”被他按着的王耀非常有信心的回答,“我真的不想要的话你舍不得强迫我——我也会在你过分以前踹你下床。”

“耀也舍不得把万尼亚踢下床的,”伊万亲了亲他的脸颊,再亲了亲他的眼睑,“知道就好……那么从现在开始就不准碰了。”

“哎,”伊万答应着,靠在王耀的身上,“现在万尼亚不动了,耀,你得自己动了。”

“别闹,快点从我身上下去,不然的话接下来一个礼拜都别想碰到我了……听话。”他亲了一下压在自己身上的伊万的脸,于是对方乖乖的下去了。

“耀,确定不需要万尼亚帮你搓搓背吗?”“……我自己来就好,”王耀看着在浴室门口探头探脑的伊万,“当然你想进来一起洗的话我也不会介意——不过还是老规矩。”

于是伊万也挤进了狭窄的浴室,“耀,里面太窄了,万一万尼亚不小心碰到了怎么办?”

“如果你是不小心的,”王耀看了一眼有意无意的朝他那边蹭的伊万,“那就算了。”反正对方也全部都看过了,王耀就背对着他安然自得的冲了一遍,他知道伊万看着,不过也全然不避嫌——没什么好害羞的。伊万凑过来也只是想要看看他害羞的样子再趁机逗他两句罢了,两个人自顾自洗完澡,胳膊也时不时互相撞一下,不过看来王耀好像并不介意。

末了伊万低下头去,在王耀后颈的腺体上亲了一下,“万尼亚不小心碰到了哦,”他这样为自己开脱,“那么这次不算。”王耀也顺其自然的原谅了他的不小心。

“耀……万尼亚要晚安吻。”他的大白熊乖乖的躺在被窝里眨巴着眼睛瞧他。“好,那么万尼亚想要亲在额头上还是脸颊上?”啊,看起来似乎都要。

于是王耀低下头去在对方的前额和眉心上,又在他的左右两边脸上也亲了亲,像是以往伊万睡前会做的那样。然后他低下头让伊万也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睡吧,”他拉下了床头灯的开关。

“耀……没有抱着亲爱的小耀,万尼亚一点也睡不着。”黑暗中传来他的恋人的小声抱怨,不过被王耀以不允许碰他给禁止了——尽管是暂时的。伊万闭上眼睛,恋人安详的呼吸声就在他的耳边,信息素柔和的散开来,刺激他的神经。以往这时候他早就把他的耀拥在怀里,常常到了使他透不过气来的程度。此刻虽然依旧是在枕边,却如在天边一样。

伊万难耐的翻了个身,只要一伸手就能把他拉进怀里去,不过这样王耀肯定要生气,他劝说自己冷静下来,在床上翻来覆去到了后半夜才入睡。

早上。

“早安,小耀。”伊万正打算亲身边的恋人,不过王耀翻了个身嘴里迷迷糊糊说着不准碰我,伊万就趴在一边看着还在睡梦中的王耀,盯着他的睡颜看了一会儿,坐起身轻手轻脚的把睡衣换了,叠好放在枕边。

昨晚也是,触碰的禁令长期有效,甚至到了即使他想抱着他的耀入睡都被婉拒的程度,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的恋人就在旁边躺下,散发出一点点带着甜味的信息素,像是一颗软糖吊在他的眼前,看得到闻得到不过吃不到……没关系的,伊万安慰他自己,之前刚刚交往的时候也是这样过来的,他对自己的自制力有信心。

当伊万对着镜子刷牙的时候,他的耀也跑进洗手间里上了个厕所。出来以后朝他那儿挤了挤,伊万给他腾了个位置让他洗手。王耀洗完了,就着湿漉漉的手凑过去挽着他,踮起脚在他还满嘴泡沫的唇上亲了一下,也沾了满嘴的泡沫印子,稀薄的液体沿着他的唇线和脖颈往下淌去,伊万一手举着杯子一手拿着牙刷,看着他的恋人睡眼惺忪,软舌把他自己嘴边的一圈牙膏沫慢吞吞的舔掉,又要他把滴落在胸膛的水痕舔掉,然后目送他回到房间去。

伊万虽然禁令在身,不过眼下他的恋人做的反而过火,他坐在桌前吃早餐的时候,他的耀就穿着睡衣跑来亲他的唇,补上一个迟到的早安吻,口腔里还带着牙膏的清甜,和伊万口中牛奶香醇的气息混在一起。

不过伊万不能动,只能任王耀按着他的肩膀跨在他大腿上胡乱亲了一把,再把他的头发揉的一团糟,得逞一般的跑回去换衣服。就连任性也是如此可爱,在伊万看来王耀完全是在借着自己对他的信任而毫无顾虑的撒娇了。

他的耀主动跑过来勾/引他,全凭着他对自己的信任,完全把脆弱柔软的一面朝他怀里送去,在他一手就能包揽的范围内。像是一片绒羽落在伊万的心尖,撩拨他难耐。看得见吃不到——不过不会持续很久的,再过一会儿,就该是其中一个的发/情/期了——具体是谁的其实不重要,另一个的发情期也会被提上日程。

他的耀换了衣服,拿了工具书就过来跑到伊万的身边,拍拍伊万的大腿然后坐了上去,翻开了书要伊万喂他早饭——在不碰到他为前提的情况下,王耀的腺体散发出淡淡的甜味,黑发被束起来垂在他身前,露出白白的一截脖颈给伊万看着——也只能看着,不能吃。像是全然不介意拿脆弱的一面表露给伊万看那样——他的耀完全是有恃无恐。

伊万朝前倾了身子,把桌上一盒小笼包拿来。王耀就朝他怀里挤了挤,他的小屁股挪到伊万的腿根,转过身来就着伊万捧着的那盒小笼包吃起来,被咬破的白嫩的薄皮里溢出香气四溢的汤汁,温度不高不低,伊万看着坐在他腿上的王耀将小笼包的汤汁吞咽下去,喉结上下翻滚着。

他的耀转头对他笑着,慢慢伸舌将唇舔了一遍。完完全全是故意在诱惑他,想迫使他打破他们的禁忌。

不过他的耀并没有乖乖吃早餐,吃到第二个的时候,小笼包上沾着的醋滴落在他的胸膛上,一点点沿着他露出来的一小截锁骨与被掩藏在舒适的衣服里的皮肤向下淌去,消失在伊万的视线范围内;而第三个小笼包干脆是让伊万口对口喂给他的,伊万咬着小笼包,但是汤汁从小笼包的破口滴出来,他的耀接了过去,又给伊万指了指落在他胸口的汤汁,“伊万,”他说,“我暂时允许你在不碰到我的前提下脱下我的衣服并帮我舔干净……”他的话未说完就被伊万抱起来,怀里抱着剩下的半盒小笼包囫囵吃下了第四个,被伊万放在了沙发上按下去,王耀手里还举着吃了一半的早餐,防止被伊万打翻。

伊万把他那半盒可能吃不完的早餐给接过来,再拿唇齿咬着朝被他按在沙发上的王耀嘴里送去,躺着的人一边慢慢吞下了他的小笼包,已经有点儿冷了,一边被趴在他身上的伊万解开衣服,沿着食物留下的痕迹不紧不慢的舔了下去,伊万的舌舔的他黏糊糊的,稍微动了动腰,他的乳/珠被伊万含在口中,舌留下了黏黏糊糊的吻痕。

“我可不记得我吃到了这种地方,”被他压在身下的王耀出声提醒他,被伊万拿第六个小笼包堵上了嘴,伊万沿着他凹下去的腹腔一路直线朝下留下湿乎乎的吻痕,舔的他黏糊糊的,“伊万,”王耀含糊不清的提醒他,“现在还不准你碰我。”

最后两个小笼包也被伊万咬破了,把汤汁和醋滴在王耀被剥去衣料裸露出来的偏瘦的身体上,他的裤子也被朝下拉去,腿架在沙发另一头的扶手上,王耀嘴里吃着没有汤汁的小笼包,看着伊万在他身上舔来舔去的。

等他把小笼包都吃完了,打算扣上衣服坐起来的时候,伊万趴下身去贴在他的耳边说,“耀……看起来,万尼亚的发/情/期好像到了。”

“你动我试试看?……喂,别真的乱动!”伊万好像是彻头彻尾的行动派,已经咬着他的耳朵,舌尖朝他耳孔里戳了戳,湿软的气息让王耀也跟着腿软起来,推拒伊万的手也有点乏力。伊万的气息变得粗重,不加掩饰的喷在他的耳边。他被Alpha的信息素弄得有了感觉,肠液也从他身体深处渗了出来,小穴一收一收的,伊万的腿隔在他两腿之间,他下意识的朝下滑下去,夹着伊万的腿蹭了蹭难耐的屁股。不过他还记得一开始说好的,他在伊万抓着他的肩膀把他按平的手臂上掐了一把,“伊万,如果你不答应我不再说过分的话还有不再把我/操/到哭,我是不会和你继续做下去的。”

“耀勾引万尼亚在先,”伊万的腿蹭了蹭勾着他的王耀的腿间,“耀……万尼亚要忍不住了。”

“你敢用强的?”王耀反问他,掐住了伊万的手臂,如果他真敢那么做,王耀就会一脚把他踹下沙发。

“万尼亚难道做不出来吗?耀都那么努力的在勾/引万尼亚了……耀,你在小瞧你的Alpha吗?”伊万拿他的身份强调了一下,一个发/情的Omega是无法把他发/情的Alpha给踢下去的。

但王耀就是可以,他朝伊万的屁股踹了一下,但是没有踹到,他的腿被伊万打开,折成M字,一个劲的在伊万身下挣扎起来,推着朝他靠过去的伊万的脸,“伊万!”

“嗯,”伊万没有继续,而是靠在他胸口蹭蹭被他舔的黏黏糊糊的胸膛,“不说就是了……至于会不会再弄哭小耀,万尼亚可不能确定。”

“我不喜欢被做到哭出来……”王耀摸摸枕在他胸前的恋人的头。

“可是万尼亚好喜欢看到耀露出那种痛苦又愉快的表情,在其他人面前都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耀……万尼亚的耀,只会被万尼亚给做到一个劲的哭出来,满足万尼亚全部任性的渴望。”

伊万的头蹭着王耀的胸膛,又上去舔了舔他凹进去的锁骨窝,“想把耀一点点欺负的越来越过分……想从内到外的独占耀的全部,在耀的身体上由外向内全部都刻下万尼亚的痕迹才好……耀的一切万尼亚都喜欢……耀……耀是万尼亚的,别的人都别窥伺耀才好……”

他亲了亲被他枕着的王耀的唇,“耀的身体只会被万尼亚调/教使用的越来越美味呢……万尼亚一点都舍不得让别人看到……耀,你这两天不准万尼亚碰,只能让万尼亚看得到吃不到,万尼亚快要被耀给急疯了……”

他在王耀的身上落下吻痕,舔下水痕,浅的牙印与吸出来的草莓印,手掌印还有指甲的掐痕。“耀……你也在万尼亚的身上留下了痕迹不是吗?”他说的是前两天王耀被他做到痛哭,在他背上抓下了血痕。“耀……你也可以在万尼亚身上多留下一些痕迹的,万尼亚也是属于耀一个人的……全部都是……来吧,多多益善,万尼亚随时随地愿意让亲爱的耀留下更多的痕迹。”

王耀一时半会儿不知道该从哪里反驳他这种炽热又近乎病态的告白了,他的恋人稚气的像是缺乏安全感的孩子,在床上又越发像个不近人情的暴君,不过一切都出于伊万的“爱”,热烈而且疯狂到了快要扭曲的程度,一次一次挑战他的底线,越来越过分。

“我的确是属于你的,”王耀说,摸了摸把他枕在身下的恋人,“可是我们是恋人,而不是什么谁属于谁的关系……”

“可是耀就是属于万尼亚的,万尼亚也是耀一个人的!”他身上的恋人反驳了他的意见,“接近耀的家伙全部都很讨厌……可是万尼亚又不能做什么!因为万尼亚伤害了耀的朋友的话,耀一定会伤心的丢下万尼亚离开的……耀……万尼亚可以追到天边去把耀的肉/体带回来,可是,”他的恋人情绪激动,“耀……万尼亚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将你的心永久的留在身边啊……”

伊万好像急得要哭了,但是王耀也不太清楚现在该怎么哄他,只能摸摸他的头让他靠在自己怀里,大个头的恋人看起来有点沮丧,“耀……万尼亚是不是很没有用?明明只要万尼亚勇敢一点……把耀给囚禁在家里,断绝了耀和外界的全部的联系。让耀被大家都忘记,只能够依偎在万尼亚的怀里……耀只需要留在万尼亚的身边就好了!耀……亲爱的耀…………我们走吧,去没有人的地方……只有我们两个的地方……耀和万尼亚永远在一起就好了……”

伊万将王耀的双腕抓住,低下头去一遍遍亲吻王耀躲闪的唇,“耀……和万尼亚永远的……”

“你舍不得,”王耀打断他愈演愈烈的病娇发言,“就连我的朋友你都舍不得伤害,只能把这种感觉藏在心里害怕被我躲避,自我折磨,这样的你如何能下定决心要把我困在你构筑的爱的牢笼里?”他的确很想踹伊万一脚让他的头脑清醒一点,不过舍不得——他们都舍不得。

“耀……万尼亚知道这么做不对,万尼亚是不是很差劲?可是万尼亚好嫉妒啊……嫉妒耀对每一个人露出的笑容,总是耐心而温柔的……耀的温柔和包容……更多的,更多的留给万尼亚不好吗?!”他突然暴躁起来,抓着王耀的肩膀在他锁骨上啃下去,痛的王耀倒吸一口凉气,但是没有把他踢开,“万尼亚,你放松一点,即使你不把我束缚的透不过气来我也不会跑的……我真的对你心冷了要走的话……”他的声音变轻了,“你是锁不住我的。”

“耀如果真的要离开万尼亚的话,没准万尼亚会用强制的方法把耀给……拴在身边的哦。为耀拷上枷锁和镣铐……永远的……”

“你舍不得,”王耀又强调了一下,“还有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小道具和病娇发言也收敛一下不好吗?我真的不会跑。”他有点不好意思的继续说,“虽然万尼亚这个笨蛋最近都让我疼的不想继续一个劲的哭着说不要了……但还是继续了啊。……我真的生气的话,会把你踢下床的。”

王耀对于伊万潜意识里幼稚又强硬的占有欲感到恐惧但还是出于对他的爱不断的包容伊万越来越过分的病态的占有欲;而伊万也努力克服着对王耀身边的人的嫉妒和独占他的想法,只能在两人寻/欢时不断以更加过分的方式索求他来掩盖心中的不安,他害怕耀看到自己自私的一面,但是现在全被他不小心一股脑儿倒出来了。

“即使知道了万尼亚这么任性的一面,耀也会不离不弃吗?”伊万凑过去亲了亲王耀的眼睑。

“就算我想跑也晚了,我们已经是不可分离的一对了。”王耀的腿缠上他的腰,“好了万尼亚,不吓唬你了,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不管是喜欢你和你在一起还是……”他的手勾住伊万的脖子,吊在他身上让伊万将他抱起来骑在他身上,“还是被万尼亚标记也好,我都不后悔。”

“那么现在万尼亚可以吃了吗?”伊万顺着挂在他身上的恋人的脊柱凹下去的部分慢慢摸了下去,指尖停在他的穴口打了个转。

“我不准的话你还能忍住不吃吗?再说了……我身上里里外外哪儿你没有留下过痕迹了……嗯……”伊万的指尖朝他的穴里戳了进去,被放置的穴口已经被王耀的体液弄得湿漉漉的,趴在伊万怀里的王耀软下腰让他的手指进出的更方便一点。

“能忍住不吃……可是耀肯定舍不得饿坏万尼亚对不对嘛?”伊万抱着他软着声音诱哄他套他的话,“耀不喜欢,那万尼亚就不说了……也会尽量轻一点不让耀再哭出来了……耀,耀……让万尼亚听一听……耀的声音。”

“伊万……好万尼亚……再进去一点……摸摸它,”王耀靠在他怀里,臀肉被伊万分开,手指在他已经湿的一塌糊涂的穴里扩张,反复按着他想要的地方,被他的液体湿透出一片水声。“呜……万尼亚……好棒……好喜欢……”王耀抱着他的恋人,指甲掐进了对方的背肌,先前他也留下了抓痕,这次也一样。他咬住了伊万的锁骨,身体被打开的痛苦和欢/愉让他绷紧的身体偎在伊万的怀里发抖,咬下去和抓挠的力气也加重了,伊万稍微托起了他的屁股,让他朝着伊万的东西坐了下去。

“太深了……呜呜……伊万!出去……太、呜……”王耀被伊万捅进去的东西弄疼了,松口以后又在伊万的胸口狠狠咬了一口,他被伊万痛的哭出来。

伊万退出去了,拍拍他的背安抚他,“那我们再扩/张一下。”他又把耀给疼爱到哭了,哭红的眼睛朝他瞪着,他的耀即使疼痛还是不断的迁就他。

伊万抽了出来,手指又填入缩成一团的泥泞的肉穴里慢慢的给他扩张,柔和而耐心的将手指在里面张开。他的耀对他来说身体显得娇小,每一次在他粗暴的动作下都给欺负的疼的发抖,但还是在包容他。

伊万低头亲了亲他的耀,真的很想狠狠的/操/他,一次次把他/操/到/操/射出来,可怜兮兮的翻出来的媚/肉无法让穴口收回去,让他的子子孙孙和他的淫/靡透亮的体液混合着沿着那张贪吃的被/操/到红肿的小嘴里流出来。他的耀在一次一次的无穷无尽的快/感的浪潮里眼神失焦,在他的生/殖/腔/里和他那张会被/操/出哭喊声和软下声讨好的叫着“万尼亚”的小嘴里和他的漂亮的小脸上都是他的男/性的痕迹。

他想那么做想的不得了,巴不得把他的耀锁定变成一个人的禁/脔。让他的身体永远都处在被刺激着腺/体不经抚/慰就/射/的程度,/射/到精/液稀薄,就连尿都/射/不出来,哭哭啼啼抽抽搭搭毫无保留的躺在他的身下反复被他的东西灌进身体里,做到他怀孕,为他生下孩子。让他的身体里总是有他的东西。

做到只是轻柔的爱/抚他就让他张开嘴乖顺的把他想听的淫/词/浪/语都一股脑儿吐出来。不知廉耻的拿他的乳/珠朝他嘴里送,主动把小小的屁股坐到他的手里任他玩弄捏揉,再拿满含爱意的眼睛瞧他,嘴里欢喜的说,“万尼亚……我是你的…………快点,快点让我去……最喜欢你了……万尼亚……给我吧……我是你的……我属于你!”

如果他坐起来,那么黏稠浓密的白浊就沿着他收不拢的无法缩回去的穴一点点淌出来,把他无法合拢的斑驳着情事痕迹的腿下的床单都濡湿,失/禁一样的感觉会让他羞红脸一个劲的哭出来,埋进他的怀里。

他的嘴也被自己的东西反复抽/插到发麻,唾液和他的东西就在嘴边,满脸满身也都是他的痕迹。他会凑过来嘟起被欺/凌的和下面那张小嘴一样红肿的唇哭着要他安抚和亲吻,用那永远都不知满足的小屁股磨蹭他的男/根,已经嘶哑的喉咙里反复诉说着好想要万尼亚给他。

然后伊万就能让他为自己用唇舌抚/慰,看着他主动的拿他的软舌和唇吻他的东西,沿着器物的经脉舔吻啜咬,沿着膨/大的前端吞吞吐吐,手指圈握那东西和下面的囊袋温柔的爱抚,再拿饱禁蹂/躏的唇舌一寸寸舔过被信息素激起的东西,他的口腔温热濡软,反复的吞吐他的东西,努力吞到深处被激的落下泪,紧窄的喉管反复刺激它,包覆它,喉结滚动让它深入,手指笨拙的握住照顾它。

他的耀被/射/的满脸都是,拿他的软舌下/流的舔去嘴边的白浊,像是暗示他也别忘记照顾一下下面那张淫/乱的小嘴。把他彻彻底底变成他的——是他的,耀是只属于他的!由里到外,由身到心……!他的,他的!是他的!耀是属于他的……!

伊万真的想那么做,可是他明白,耀不可能——永远都不会拉下他的面子和自尊主动拿屁股讨好他,会那么主动求/欢的就不是他梦寐以求的耀了。伊万喜欢征服的感觉,他偏要反复摧毁耀的自尊心,让他哭叫出他要的声音。而耀知道他喜欢什么,偏偏不轻易妥协,每次都要他全力打开他的身体,再/射/进他的深处去。

他们都恶劣透了,近乎纯洁到了扭曲的爱着彼此,拿更多的疼痛纵容着彼此的爱意,但是谁都不会踏过警戒线。

伊万的爱被王耀纵容的越发狂热和病态了,但王耀不害怕他,任他依赖和索求。

伊万在名为王耀的恋沼里越陷越深,他全部的他人避而不及的锋芒毕露的狂气都被王耀的温柔包容吞并了。

——扩张结束了,伊万顺利的进入他,被他拥在怀里的耀看着他,秋波柔媚,里面却藏着他坚毅的一面,王耀小心防着他锋利的锐气划伤他时常幼稚的恋人,而伊万则在他表面的柔情似水里沉溺。

伊万以为是王耀巧妙的躲开了他用爱制作的枷锁和牢笼,却反过来是溺于王耀的温柔乡里。他们将自己为数不多的相对温柔的一面留给彼此,这就足够了。

伊万握着王耀柔软的臀尻,一次次发狠的磨过他的敏感点,王耀偎在他的怀里把呻/吟全部锁在喉咙里,伊万的背后已经多了好几道新的爪印,胸前也被王耀疼的留下了牙印。

他们溺于疯狂的情/事,直到伊万又一次的在王耀的生/殖/腔里/射/了,他格外喜欢这种占有欲强烈的做法,结固定了他的性/器让他有种两个人合二为一的错觉。他的耀总是默许了他近乎蛮横的/射/在里面。

王耀浑身都是汗,像是水里捞出来的那样,/射/出来的东西黏糊了他们紧贴的腹部他就低下头去在他的恋人的唇上亲了一下,和他预想的一样。尽管整个人都软了像被榨干力气,他的耀还是乖乖的和他接吻,边喘着气边和他唇齿缠绵。

耀总是包容他,纵容他,宠溺他。看向他的时候,眼里总是带着温柔像是盛着甘美的蜜,像是只需吻他的眼睑就能让他柔和的爱意与秋波满溢出来一样,伊万的确那么做了。于是王耀痛苦而欢/愉的泪随着他闭上的眼睛落下,被伊万温柔的舔去。

他的耀含蓄的深爱着自己,一如他对耀的狂热的爱。

这让伊万觉得很好,忍不住又亲了亲他红透的耳朵。

“耀,万尼亚好喜欢你……好爱你。”

“嗯……”他的耀偎在他的怀中安心的闭着眼睛答应,“我也是。”

END

两个人都很宠对方了,嗯。

小笼包很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