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14983

=磅碳子啾。【长期闭关】等一个春暖花开。

【露中/ABO】吃肉

阅览数:
2783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非国设,我流ABO,露中AO,接《星期天》设定,没什么剧情的为车而车。

因为有开车和吃肉两种说法嘛,我平时都是说是开车,也写过在车内,这次就写吃肉吧。

话虽如此,我感觉我变成卡车司机,卡车(动词)。

耀长胖了的故事,好像没有什么雷点,有一丢丢dirty talk(比划),他俩黏黏糊糊,简直是老夫老妻。

越写越饿,我也想吃耀做的菜。

一直都忘记说的一句话,手机打开lof客户端看起来有点费劲的话可以换成手机浏览器打开试试看。

OK的话☞

伊万看着王耀把一大碗红烧肉都吃了下去,心情愉快的舔了舔嘴唇又拿起一个红烧鸡腿打量着餐桌。他手里还举着一双筷子陷入思考,碗里的饭纹丝未动。对面的王耀已经解决完鸡腿,凑过来开始吃放在伊万眼前的白斩鸡和盐水鸭了,他看起来胃口很好——王耀胃口总是很好的,平时做饭时也会做上一大桌色香味俱全的菜,有荤有素,伊万一开始还吃不习惯中餐,想下厨做点自己吃的习惯的东西,但是慢慢的就变成缠着要王耀给他变着花样做各种各样的中式菜肴了。他的恋人总是能够做出各种各样美味的食物——当然了,他本身也是非常美味的。

王耀还在和夹起来的最后一个鸡翅较劲的时候,伊万突然起身,到他身边去把他还握着鸡翅的手指捉过来亲了亲,又把王耀手里的鸡翅抢过去吃了。“干啥?我先前做了那么多你都不吃突然和我抢最后一个……别舔了好痒啊哈哈哈,想吃的话我给你做就是了。”啃完鸡翅的伊万又捏着王耀的手指轻轻的啃啃咬咬,把他还沾着佐料香味的手指咬在嘴里吮吸,“万尼亚想吃肉。”

“这一桌子都是啊,”王耀给他指指桌上各种各样的肉肴,但是伊万显然故意听歪了他的话,缠缠绵绵的靠在王耀身上亲亲他的脖子,把桌子上被吃完摞起来的碗碟推到一边,又把王耀抱到桌子上。王耀心觉不妙,下意识推了推靠在他身上的伊万,“等等万尼亚,把饭吃完了再做。”

不过伊万显然没打算放过他,王耀被他按在桌上菜肴的空隙间不敢乱动,伊万俯下身去亲亲他的耀,这几天大鱼大肉的吃了好多,他的耀原本就看起来显幼但是却又时常绷着一副凶巴巴的前辈的样子的脸也变得肉鼓鼓的了,看起来更加可爱。伊万就低下头去在他脸颊上咬了一口,又拿手指捏住他的另一边的脸捏捏。软乎的颊肉肉嘟嘟的十分可爱,尚不到胖的程度,他的耀怎样都可爱无比。伊万的手指隔着衬衫捏弄他胸前小小的肉粒,躺在桌上的王耀抿着唇,呼气声加重了,他还不太明白为什么普通的吃个饭伊万突然就想要了,不过他也已经习惯了。乳粒被伊万捏弄起来,伊万又凑过去亲亲叼住它用牙来回研磨。王耀的十指摸进他软金的发,被他舔的黏黏糊糊,身体也诚实的有了反应。甜乎乎的信息素蔓延起来。

伊万让王耀的腿缠着他的腰,胯间的东西隔着裤子的布料磨蹭着王耀股缝的软穴。桌子微微摇晃着,王耀不安的转头生怕把桌子或者菜打翻了,僵着身子任伊万在他身上放肆的亲吻。他的衣扣被伊万细心的慢条斯理的解开,像是好整以暇的剥开一颗奶糖。他略仰起脖子,伊万就沿着他的脖颈一路细细啃咬下去。王耀长胖了一点儿,不过对于伊万而言正好,他从前瘦弱的有点儿过了,仅仅是将他展开放平手摸下去都是根根肋骨,但是现在摸起来肉乎些了。

伊万觉得手感很好,捏握着王耀身体的手来回往复的捏他的肩胛与上臂的软肉,抚摸他平坦的胸膛,因为他的动作上下起伏。抚摸下来轻轻握着他软和的腰,来来回回像是摸不够一样的,把王耀的身体也弄得哆哆嗦嗦着敏感的不得了,他躺着不太舒服,胃里还在消化着吃下去的肉味,伊万又低下头和他交换了带着香味的吻,信息素纠缠不清。

王耀的肉穴已经被伊万蹭的湿漉漉的,包裹在修身的裤子里让他难受的紧,拿他的身体朝伊万的东西上蹭过去暗示伊万快点给他。伊万的手把王耀的上半身捏摸了一个遍,扣住他的手腕继续入侵他的口腔,把平躺在桌上的王耀亲的迷迷糊糊的,眼角染上情/欲的红色,晕开秋波迷离的看向他,上衣被脱开袒露出稍肉鼓鼓些的身体,好似白玉雕琢一般。身上还留着一些肉肴的香气,连带他信息素的气息混合成诱人的香味,他的东西鼓鼓囊囊的挤在裤子里,想要挣开伊万的钳制下去抚慰。

伊万松开了手,让王耀的腿从他的腰上下去,拿他的磨蹭王耀腿间鼓起来的小帐篷。王耀的软尻还在桌子边缘,腰向上空出一截曲线,被伊万伸手插/进腰和桌子的间隙抱着他的恋人,王耀被他弄得意乱情迷,嘴里漏出一两句呼声像是黏腻的蜜糖,难耐又难为情的小声要伊万给他。

箭在弦上,但是伊万突然停住了。他从王耀身上起来,坐在王耀的位置上,欣赏着还躺在桌子上浑身发软的王耀,手指戳戳他腿间的小帐篷。王耀被他戳弄的难耐,又哼出一两声。但是伊万又起身跑回他的座位,心情极好的开始继续吃他的饭。

平躺在桌上的王耀暗骂了一句,他的身体整个都被伊万激起来了,但是伊万居然跑回去继续吃饭了。他的身体被伊万四处点火弄得敏感的不得了,伊万这个笨蛋!诶?等等,这个笨蛋夹着一块白斩鸡又走回来了,“耀~这里有白斩鸡。”

“废话,”王耀心情被伊万弄得不太愉快,伊万夹着那块鸡肉吊在他嘴边,让酱料滴在王耀鼻尖上,王耀张开嘴,但是伊万又夹过去自己吃了。躺在桌上的王耀软绵绵的踹了他一脚,伊万哼了一声,把王耀从桌上抱起来坐在他的身上咬他的鼻尖。

“放开我你这头蠢熊、唔嗯……”伊万的手指隔着他的裤子戳戳软腻的穴口,又伸进去抓了一把王耀的屁股,肉乎乎的。原本还在生闷气的王耀索性在伊万锁骨上咬了一口,伊万的手指被包在他的裤子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他已经湿黏的穴。王耀被他撩拨的越发难耐,身下已经湿漉漉一片,近乎失/禁的感觉让他羞耻不堪,想要伸下去抚慰他的东西却被伊万拽着双手扣在背后,腰臀拱起一条诱人的曲线。王耀的脸埋在伊万的颈子间,张口一个劲的闷哼,哆哆嗦嗦的咬着伊万。

他被伊万撩拨的快要失守了,但是伊万突然松开他,把他放回座位上,跑去洗了个手继续没事一样的吃饭。

“我靠??”王耀这次骂出声,“你不做就别玩那么半天了,该不会是你不行了吧。”他解开皮带,手伸过去抚慰他可怜的小东西,另一只手就摸进他已经软的快要化掉的后穴里。桌子挡住了伊万的视角,王耀的手指顺利的摸进自己的身体里,朝着喜欢的地方点按着,又看看桌子对面的伊万。

伊万还在吃白斩鸡。

靠,他居然还在吃白斩鸡!难道我没有白斩鸡好吃吗?王耀一边生气的想着,一边朝他喜欢的地方按进去,“啊啊……太深了……”他偷眼看了一眼伊万,完全不为所动,以往他是耻于叫喊出声的,但是现在他要吸引到伊万的目光。

“嗯……哈啊、万尼亚……”手握着自己的柱身反复撸/动,下意识喊了恋人的名字,王耀差点被自己的声音耻到咬掉自己的舌头,腿间原本透亮的体液变得黏稠被他扩/张出黏腻的水声,还不够……他的裤子被踢到地上,上衣皱皱巴巴的,整个偎在座椅上蜷起身体,方便手指进的更深。手里也学着伊万的做法霸道的玩弄他自己。“呜哈、万尼亚……好棒……”王耀被他自己把玩到射/出来,手指还插在收紧的穴里感受身体的吮吸,快/感持续了一段时间,等到他反应过来以后,才发现伊万看着他。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光顾着自己满足的时候大概伊万就已经看到了吧,王耀歪在椅子上尴尬的和伊万对视一眼。

“真好听。”伊万居然还拍了拍手,“平时小耀也叫出来就好了呢。”

“做你的梦去吧臭熊。”王耀没好气的嚷嚷。他的手指被伊万从身体里一把抽出来,带出肠肉和“啵”的一声。又被伊万推进身体里去,“小耀原来这么喜欢万尼亚呀?刚才射/了的时候嘴里一直在哭喊着万尼亚呢,万尼亚好开心♪”

“我才没哭!”王耀气的反驳他,但是伊万的脱下了裤子,鼓鼓囊囊的东西被内裤包裹出一个雄伟的尺寸,“小耀已经舒服过了呢,也帮帮万尼亚好不好?”

“不要,”王耀转过头去,“你还不如手指好用,磨磨唧唧的烦死了。”

王耀的手指被伊万捉着反复欺压他的软穴,本就高/潮过的声音里原本顺滑的体液黏稠起来黏住了王耀的手指难以推入。偏偏伊万还硬抓着他的手操/干他自己,手臂已经酸胀的不行。

王耀疼的想嗷嗷叫唤,可是嘴里被伊万的东西堵住,大开大合的进犯他柔软的薄唇。浓郁的气味冲的王耀直皱眉,想要吐出去,肉/茎占据了他全部的口腔把他可怜的舌都推到一边,再拔出来时王耀狠狠的咬了一口它的头部,气呼呼的瞪着眼睛看他,伊万的东西蹭在他肉乎乎的小脸上。

“你再凶我把你踢出去。”王耀凶巴巴的对伊万说。

“万尼亚哪里有,明明是小耀说过要先吃完饭再做的。可是万尼亚乖乖吃饭了小耀却在自己玩。”伊万的声音甜甜软软的像是在委屈的撒娇,手里还握着王耀已经酸痛的手臂插/弄王耀的肉穴。

“别整了进不去,”王耀没好气的凶他,伊万就松开手蹲下来咬他耳朵。

“小耀~”

“干嘛。”

“万尼亚想吃小耀了。”

“不给,你自己解决吧。”王耀翻了他一个白眼,背过去,于是伊万就着手自我抚慰起来,嘴里还念念叨叨的,“小耀,你吸得万尼亚好紧……好舒服。”

王耀捂住耳朵,可是伊万的声音甜腻的灌进他的耳朵里,“耀……肉鼓鼓的也很可爱,小耀的屁股软乎乎的。”

“你这是骚/扰……!”王耀揪他的熊耳朵,伊万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万尼亚这么乖,可是小耀却在欺负万尼亚。”他把他的东西对准王耀,“小耀,它都哭了,小耀你快点哄哄它嘛。”

王耀被他气恼的红了脸,看了一眼伊万的东西,转过去背对伊万,“那……那你轻一点。”身体里像是被黏住了一样,伊万的手指反复磨蹭他的穴口让它再一次吐出润滑的体液,“万尼亚是乖孩子哦,所以一定不会弄痛小耀的。”

伊万的手指在王耀的身体里扩/张开,王耀咬着牙趴在椅背上,伊万又摸了摸他软乎乎白乎乎的臀肉,“小耀你长胖了哦。”他按着王耀身体里最敏感的地方,“肉乎乎的,一定很好吃~啊呜。”

伊万咬住了王耀脖子上的腺体,又疼又舒服的让王耀仰起头哭出声音,穴里一个劲的吐出黏腻的体液把伊万的手指吸纳到更深的地方,“呜呜、闭嘴啊万尼亚……哈嗯、”伊万将手指抽出来,把他的东西抵在王耀的穴口推了进去,“万尼亚要吃啦。”

仅仅只是手指无法满足王耀,身体里被伊万撑开的满足感让王耀战栗不已,他浑身渗出汗,疼痛与快乐并存,手指抓紧椅背,抬起臀让伊万进的更深。伊万握着他的腰反复来回,嘴里还甜乎乎说着要他害臊的情话,“小耀做的菜好好吃,但是万尼亚最喜欢吃小耀啦。”身下却越发凶狠的操/进去。王耀一边腹诽他的口是心非,一边诚实的让呼吟溢出来,信息素被激发的浓郁,他的软穴里一片泥泞。

伊万将一碟佐料倒在王耀的背上,沿着脊柱的凹陷向下流淌,在他的背上印下一道细长的痕迹。伊万的舌就附上去舔他,咬他,留下亲吻和牙印儿,像是真的要把他给吃下去那样啃他肩膀。王耀瘫软着身体喘息被伊万反反复复/操/进深处,抽出大半截器物翻带出他的媚/肉,再慢慢/操/进去。嘴里已经都是不成词句的呼声和万尼亚——万尼亚。他被伊万做到失神,身前的东西甩在椅背上射/出来。伊万差点被他咬紧缴/械,进到他的生/殖/腔里成了结才全数射/出来。王耀被他的东西激的一哆嗦,眼泪也不断滚落出来。

伊万还在啃他,肩膀上嘎吱嘎吱的,似乎在吃什么。王耀闭着眼睛听了一会儿,突然惊恐的转过头,伊万嘴里鼓鼓囊囊的茫然的看着他。

“我靠?你在吃啥?”王耀赶快摸了摸他的肩膀,索性出来一堆黏糊糊的牙印以外完好无损。伊万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呃……万尼亚在吃白斩鸡。小耀你吃不吃?”

“吃……”王耀扭过身,伊万的东西还卡在他里面,结弄的他紧实的肉壁有点难受,只能继续维持撅着屁股的姿势哼哼唧唧一两声,伊万夹起鸡肉喂给他,王耀咬了一口就吐掉了,抱怨他,“你怎么不蘸料啊?料呢?”

“诶嘿。”

王耀觉得后背黏黏糊糊的,“伊万,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因为小耀看起来好好吃嘛……”

“你在浪费粮食!”王耀气冲冲的在伊万身下炸毛,“我调个酱料容易吗!”

“万尼亚这就把小耀吃掉就不会浪费了嘛。”伊万又低下头去亲王耀的脖子,咬咬他的肩膀和上臂的肉。王耀虽然长胖了一点儿,但是这个体格对他来说正正好好。耀,他的耀怎么样都很美味。王耀被他又舔又咬的,下意识绷紧了身子,但是身体里还被伊万的东西撑着。

“万尼亚最喜欢小耀啦。”

“别突然就……”王耀被他哄得安分下来,红着脸低下头去,他脸皮薄,经不起伊万的甜言蜜语。

“万尼亚想天天吃小耀做的饭!”全然是孩子一般甜腻愉快的嗓音。

“好,都做给你吃。”

“万尼亚还要天天吃耀。”原本甜腻的嗓音突然压低,伊万咬着王耀颈子后面的腺体厮磨,如愿听到王耀的声音软了下来。

“嗯……都给你。”王耀咬在他自己的胳膊上,被伊万抱进怀里,将他翻个面抱过来亲他,他的东西在王耀身体里转了一圈抽出来,带出淫/靡的水声和一截嫣红的媚/肉。王耀被他弄得害臊,顺应着他交换了亲吻,信息素黏腻在一起。伊万为他扣起上衣的扣子,又戳了戳他软腻的穴口。

“耀,你变胖了也很可爱。”

“……你非得强调我变胖了吗!”王耀差点又被气到炸毛,伊万摸摸他的头发,“万尼亚觉得小耀再胖一点也可以的哦,耀、为万尼亚生个孩子吧。”

“不可能的,死心吧。”王耀靠在伊万的怀里轻声咕哝着,整个软乎乎的偎在伊万的怀里面,身上还黏黏糊糊的,“万尼亚,我想洗澡。”

“嗯,”伊万抱着他,轻轻的拍拍他的背,“小耀,你喜欢万尼亚吗?”

“才不要喜欢你呢大笨蛋。”王耀气呼呼的抬起头,看着伊万的眼睛,“我……我是爱你啊,万尼亚。”

“嗯♡”伊万笑着凑过来亲他的唇,“那么万尼亚也是,不是喜欢小耀而是——”

他与王耀十指相扣。

“——而是爱你哦,小耀。”

“……突然说什么傻话呢。”王耀红着脸想转开视线,但是他无法躲开伊万炽热的目光和目光中的爱意,于是他也亲了亲伊万的唇,“万尼亚……我要洗澡了。”

“好,”伊万就把他抱起来,让他贴在自己的身上,王耀后知后觉察觉到他还裸露着下半身,又想翻个白眼,但还是忍住了。

“我们去洗澡。”

END

想在浴室里。

但是浴缸和淋浴我都喜欢,割舍不掉,都想写。

但是我已经是卡车(动词)司机了,不知啥时候写的出来ry。

白斩鸡真好吃……昨天晚饭吃了白斩鸡,好好吃,鸡汤面也好好吃。

他俩黏黏糊糊的。

清明节假期快乐,刀子是什么?节日当然是要发糖开车吃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