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山

阅览数:
120
评分数:
1
总分:
10
举报

     周川曾想过当个剑修。 

     男孩子小时候都有过这样的幻梦吧。就像是警察、宇航员,还有在沙尘中绝尘而去的赛车手。越是瘦小便越想变得强大,越是一无是处便越想变得无人可敌。 

     “如果我能用剑的话那件事就不会发生了吧。” 

     “如果我能用剑的话至少也可以报仇吧。” 

     “如果我能用剑的话,我要把嘲笑我的那些人,全都——” 

     男孩子小时候都有过这样的幻梦。越是瘦小的。越是一无是处的。 

 

 

     “所以说,小妙音,想好要进什么宗了么?”他揉乱女孩的白发,笑嘻嘻地问。 

     易妙音眨了眨猫一般的异色瞳,有些不安地攥紧葫芦丝:“报告学长,是艺宗!” 

     “诶~真可惜。”周川遗憾地摊摊手,“相宗了解一下?来了就能当小公主哦。” 

     “周学长,你这是诱拐!”易妙音还没来得及开口,紫发的少年就投来了警惕的眼神。 

     周川嬉皮笑脸地打个手势,听话地闭了嘴,低头看了眼靠在自己肩头假寐的少女。马车在光影斑驳的山麓林间行驶,远处有微微的蝉鸣,桑叶摩擦得沙沙作响。 

 

 

     沙莎忽然悄无声息地睁开了眼睛。在马车千篇一律的吱嘎声中,不知何时混入了异样的闷响。 

     她伸个懒腰坐了起来。周川看着她如同开始狩猎的猎豹一般,轻轻伸长优雅纤细的身躯,安静地绷紧了肌肉。 

     离卦,中虚。赤口。雷山小过。 

     周川攥起手指,轻轻推了一把有些昏昏欲睡的秦阙。 

     电光乍鸣。 

     沙莎抬手招雷,劈穿了车顶。众人看见了黑衣的身影躲避着雷光匆忙闪过——不止一道身影。 

     烧穿车顶的焦糊味在马车内蔓延开来,而泛滥得更快的,则是不知从何而来的草木清甜。原本松松垮垮地缠绕着马车的桑枝沙沙地活动起来,枝干拧作手脚,幻化出明艳的美人来。 

     白沃若暧昧又安抚地轻轻一笑,抬眉,看向马车上空那些身法缭乱的黑影。 

 

 

     纤韧的枝条攀着雷光蛇走而上。少女粉藕般的手腕轻轻扬起。霹雳列缺,吐火施鞭。 

     不满于马车内狭窄的空间,沙莎无言地一皱眉,便想跳出车外。 

     “等等!” 

     周川伸手拉住恋人,语速又快又乱:“对方一共三人,修为不如学姐你,但配合紧密。对策,对策是要攻其弱点,山泽通气雷风相薄,白沃若学长站坤位,学姐你从东方震位佐之......最好站远点,别被伤到了......” 

     沙莎安静又耐心地看着他,周川突然说不下去了。“我......” 

     他看着自己所抓住的那只手。少女的手指如葱管一般纤细、洁白、柔软,指甲圆润 纤弱得仿佛可以轻易折断。 

     他知道这只手可以召来霹雳撕裂天空,有移山填海之能。 

     可是这是他恋人的手,是应该轻巧地剥开糖果 ,握住刀叉小心翼翼地划开蛋糕的手。 

     他知道她很强,却忽然难过地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不给我算一卦吉凶么?” 

     沙莎轻轻抽回手,安抚性地扬眉对他笑道。 

     “......嗯,算过了,雷山小过卦!”周川也回以笑容,“天所佑助,福至祸去,是吉卦!” 

     少女好似被逗笑了一般,轻轻眨眨眼,转身跳出车外,向着天空张开手臂。 

     “好啊,那你就看着我大杀四方吧。”她说。 

 

 

     幸亏是吉卦。秦阙护着易妙音躲在马车的角落,周川看着天边划下的紫电,心想。如果是凶卦的话,我便—— 

     便怎样呢。如果我说此去不吉,她便不会再去么?就算我说她会死—— 

     不要再想了。周川告诉自己。别想了,好了,换个话题。 

     周川知道他的女孩向来不信命,若欲踏破凌霄,便不顾归途。他是多么地喜爱这份灼眼的火光啊。 

     然而,然而。 

     山外有雷,隔山而雷声微弱,谓之雷山小过。举小事便福至祸去,不可举大事。 

     他听着马车外的雷声,恍若隔山。 

 

 

     周川忽然地发起抖来。他转身抓住易妙音的肩膀,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小妙音,进剑宗吧,去做剑修吧。”他反复说着。 

     易妙音瑟缩了一下,随后小心翼翼地摸了摸他的额头。 

 “师兄,别害怕,不要哭......”女孩轻轻地说。 

 

 

     “如果我能用剑的话便能保护她了吧。” 

     “如果我能用剑的话,便能将她护在身后,横剑向敌。” 

     “如果我能用剑的话,纵使无法踏破凌霄——” 

     “至少,便和她一起,一去不还也好。” 

 

 

     周川曾想过当个剑修。 

      

相关角色

  • 蜂蜜药 :

    我日……好刀,让我组织一下语言。

    周川总是能把自己想要的东西全都能理得一清二楚啊,明确的,一往直前的,在成长的过程中不断变化的可能只是被现实打击挫折,而不得已选了相宗的感觉。

    从一开始为了自己的想要进入剑宗再到后面为了保护心爱的人,雷山小过这个点在故事中起到的转折十分巧妙,也同样把周川对爱人的急切保护欲完全爆发出来。

    真好啊,陷入恋爱的男人(疯狂流泪)

    接下来的故事为如何,实在是太好奇了,伴随着爱意萌生的实力和欲望,太棒了!!!

    2018/04/14 21:02:52 回复
  • 无桑 : 回复 蜂蜜药:

    哇谢谢...!!!!您也太会夸人了吧我好开心!!!您才是神仙写文!!我特别喜欢写这种青春期的烦恼啊...!!(?)

    2018/04/15 01:56:3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