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04983

你以为我是白居易 其实我头像是王维。

ooc指南2

阅览数:
192
评分数:
5
总分:
50
举报

把蜀山的支线凑了凑。       

一段时间不见我的流水账和ooc功力又大涨。       

真的一点儿营养都没有,这次我骚话都憋不出来了,真的慎点。       

为了各位的眼睛着想,我就不关联了。       

    

      

    

————       

    

      

    

————       

    

      

    

————       

    

      

    

————       

    

      

    

————       

    

      

    

————       

    

      

    

    这一年开学,架道沅的思乡情绪意外地不那么重了。因为自己久违地交到了朋友。       

    不仅是因为他交了朋友,还因为他的朋友有女朋友。       

    架道沅从小到大除了妹妹,就没有和女生讲过话。一方面是因为他真的不擅长对付女孩子;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初恋给他带来了难以磨灭的阴影;还有一方面是——他真的受不了很多女孩子们乱糟糟的大卷毛儿。       

    这就要说到自己这个要了老命的强迫症,虽然自己留了长发,但是每天都要看看发梢乱没乱,稍微有哪根儿毛儿跑出来,他就毫不犹豫地揪掉。而和架道沅在一个宿舍的贝正,也没有察觉到他的舍友每天夜里都虎视眈眈地死盯着他,只要他翻身把头发搞乱了,舍友马上冲上去给他理好。这样的糟糕性格大概持续到了上学的第七个年头,最后,因为架道沅踩到了一泡有恶臭的狗屎上,吐了三天三夜,彻底治好了无药可医的重度强迫症。       

    等到强迫症好些了,他也因为常年不和异性交流,变得不会交流了。       

    然而在开学的那一天,他仿佛遇到了传说中的仙女,尤其是那一头柔顺光亮的白色头发,就好天真好不做作跟外面的妖艳贱货好不一样,他鼓足勇气想跟那个姑娘说点什么,就听见陈小龙一句,“你在看清源吗,那是老林的女朋友,怎么样,可爱吧。”       

    哦……可爱,别人家的女朋友都可爱。       

    不过架道沅其实也没有很失落,在他的印象里这种女孩子如果没有脱单,十有八九……不对,这种女孩子不会脱不了单的。他想起一直暗恋的女神,一定要让他说最喜欢的地方,就是那头又黑又顺的头发了,让人特别想把手放到她头上来回摩擦。架道沅好像也没想过和喜欢的女孩子恋爱会是什么样,只是单纯地想知道,以恋人的身份抚摸那头黑发是什么滋味儿。       

    “……不对啊”此时架道沅心里突然有点儿不对味儿,“我怎么老有一种,我好像已经摸过了的感觉……”他努力地翻找着记忆,想找出一丝端倪,最后才意识到——       

    全阅聆的那头黑发不就是他朝思暮想想摸的吗。       

    而且他不仅摸到了,他还跟头发的主人嘬到缺氧。       

   “诶不是……唉……唉???”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就开始拼命地挠脖子,想通过什么别的方法让自己冷静下来,结果越挠越想起对方舌头在自己嘴里乱搅的滋味儿。       

    今天早上他晨跑到符宗的山头还看到了全阅聆,架道沅心大,其实完全没在意对方又磕他脑袋又骂他猪的事情,甚至还想和他打个招呼,不过看他那张不怎么愉快的脸,他鼓起的那么一点儿勇气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恰巧对方也完全没有想和架道沅搭话的意思,两个人还是像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了。       

    “我他妈怎么突然想同性交友了????”他气的猛扇了自己几个耳光,天旋地转的感觉扑面而来,他在迷糊中看到面前闪过一个矮小的蓝色的身影,蓝色的身影……蓝色的,嘴里还叨咕叨咕地念叨着什么……       

    蓝……蓝精灵吗?蓝精灵也修仙,修仙打格格巫吗……       

    吓得他赶紧给自己老妹儿打电话。       

    架道沅一紧张,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挠脖子,一个就是给妹妹架雪音打电话。她妹妹比他小三岁,在相宗六年级上学,上了六年学,基本什么都不会算。       

    但姻缘算的很准。解决了附近很多小母猪、老母牛、小公狗的婚配问题。最近还开始研究起了母猪的产后护理。       

    拨通了妹妹的电话,他就听见妹妹吧唧吧唧嗑瓜子儿的声儿,磕了一会儿才问一句:“咋了哥,我过两天再回学校。”       

    架道沅一直目送那个蓝色的身影消失,抖抖索索地跟妹妹解释着:“老妹儿,我最近这些日子真的倒霉死了。我之前来学校半路被黑衣人追,被新认识的朋友贴王八符,我还被猛男……额”       

    妹妹一直蛮不耐烦地听着,直到听到这句话,“噌”地一下儿从床上蹦起来,“你被猛男咋了???”       

    “猛男把我的脑袋磕在了树上,还说我是猪。”       

    “行吧,我挂了。”       

    “你就给我算算,我看到蓝精灵,你说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你是个gay吧。”妹妹不满地挂了电话,没什么兴趣地摆弄着手里的算筹,但是反复咂么哥哥的话又觉得微妙,直觉告诉她这个时候适合算一卦。       

    其实以前妹妹也给哥哥算过姻缘,看看会不会突然算出他的猛男哥哥遇到小美男,然后她就可以在一边暗中观察。然而最后筹子都会突然转变方向,指向家里的吹风机。       

    然而今天不一样了!       

    今天的筹子开始飞速乱转圈儿了!她哥哥好像真的要确认过眼神遇到对的人了,她赶快抱着自己这套东西找老爸说明情况,老爸急忙问,“不是那头大粉猪了?”       

    “不是了!”       

    “不是你算错了吧,会不会那个充气儿吹风机成精回来报复咱们来了?”       

    “真的不是,我算出来了,老哥要跟一个,黑长直的巨乳谈恋爱了!”       

    “卧槽,卧槽!”架雪峰一摔茶碗儿,跌跌撞撞地跑出家门儿,先是扒着门框大喊了一声儿“我儿子性取向正常了!”,接着就跑得没了人影,半个小时后回来,架雪峰的手里多了一堆,写着早生贵子的大红纸,他一边儿抹着泪一边儿玩儿命把纸往墙上糊,美滋滋地喊着,“谢谢您观世音菩萨,我今天晚上就给您烧十头小母猪孝敬您!”       

    妹妹倒不像老爸那么激动,她仔细分析了一下儿利弊,决定不把这件事儿告诉他哥。       

    另一边猫在宿舍等待舍友回宿舍投喂自己的架道沅连着打了好多喷嚏。       

    

    

(二)       

    架道沅是个很爱干净的人。       

    这是从很小的时候就养成的习惯。因为爸爸和妹妹都是不修边幅的人,所以这些家务活儿都是他来做,久而久之,业务就越做越大,后来就变成一放假不是在卧室里缩着,就是出去打扫卫生,每天方圆五里被打扫地都找不出一根儿头发丝,架道沅怀疑他这一身肌肉也是扫出来的。       

    缩在床上等着贝正回来的架道沅实在是闲的难受,一边放着动画片,一边儿又开始打扫顺便给地板打了一遍蜡,等到收拾完,出了一身汗,他就先去洗了个澡。       

    贝正回来的时候刚好撞上洗完澡,头发还在滴水的架道沅,俩人尴尬地愣在原地。       

    “……啊?你这是暗示我啥吗?”       

    “我暗示你个几把。”迅速地缠好胳膊,架道沅熟练地接过贝正拿的一包包东西,企图翻出一点儿吃的,“你可以出去参加灯会,我看家。”       

    贝正摆摆手,看样子是没有出去的打算。       

    架道沅没想到贝正不仅不出去,还带女友回来了。他的女友可以说是给了架道沅活了二十多年最大的一次视觉冲击。具体的长相其实他记不太清了,他就记得那个姑娘穿的挺暴露,奶子又大的要命,一晃一晃地动,搞得他不知道该把眼睛往哪儿放,只能低着头鞠了两躬,撒丫子往宿舍楼外跑。       

    “奶,奶子成精了,绿油油的……”他迷迷瞪瞪地跑着,愣是从体宗的山头儿跑到了举办灯会的主峰。不远处他能看到大家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开心地笑着说些什么,显得他格格不入,架道沅只好漫无目的地越走越远。       

    他平常遛弯儿,经常会莫名其妙地遛到野林子里,安静的地方可以让他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但是架道沅有点儿夜盲症,所以一般走路还是提着神经的。不过架道沅身强体壮,退一万步说如果真有人敢跟他动手,他也没啥可怕的。       

    他想着,如果是小说里,他现在应该碰到同样没朋友的女主,两个人一见如故,大和谐到天亮。第一天干炮,第二天干炮,第三天步入婚姻殿堂,一年后孩子出生了,名字他都想好了,叫架子鼓。       

    正想着,架道沅就踢到了一个不明物体。他蹲下来想仔细观察了一下儿这个物体,但是因为周围实在是太黑了,他凑得很近仍然什么都看不清,直到他靠近到嘴磕到什么柔软的东西,不能再靠近了,他就开始上手摸,感觉这玩意儿有鼻子有眼儿的,鼻梁还挺高,一边儿摸一边儿嘀咕:“我他妈不是捡到死人了吧……”       

    还在沉思中突然被摸的全阅聆心里不爽极了。       

    他本来就因为一些私事,心情差到爆,想找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冷静冷静,结果这个骚包儿就跟他妈瞎子似的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跨到他身上对他又亲又摸,跟一头熊一样死沉死沉的。       

    他真的在拼命克制自己暴揍架道沅一顿的冲动。       

    直到听到对方问是不是捡到死人的时候,全阅聆理智的那根儿弦儿瞬间就断了。但他不知道为啥又下不去暴打架道沅的手。       

    鬼使神差地全阅聆就抓住架道沅的两只乱摸的手压在胸口探身儿就拿嘴堵他的嘴,被抓手的架道沅吓得不轻,拼命地乱扑腾,但又觉得抓他的那双手好像有很多疤,满熟悉的。       

    堵他嘴的那张嘴就更熟悉了。      

    架道沅心里觉得十有八九是全阅聆了,悬着的心一下子就放下来了,但是还是努力想用舌头把对方钻进来的舌头推出去。      

    这个人怎么他妈一见面儿就是亲嘴儿亲嘴儿,不亲嘴儿就不能交流还是怎么的。       

    而且他一个体宗的大男人,两次被小两届的学弟顶在树上舌吻,这他妈,他不要面子的吗?       

    架道沅心一横,手也不使劲了,反而借着全阅聆的力气把他往怀里揽,舌头也顺从地跟着全阅聆跑,正当全阅聆被架道沅突然放弃抵抗的反应吓了一跳分心时,他抬起膝盖就往全阅聆小腹上顶。       

    这一下儿确实给全阅聆顶清醒了,他也有点儿想不明白自己刚才突然抽什么风,于是扶着被顶得不适的小腹又坐了下来。       

    看着全阅聆那个透着不爽的背影,架道沅觉得自己是有些过分了。人家在野林子里待的好好儿的,自己上去占人家便宜,人家没暴打自己一顿就不错了。他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轻轻叫了一声儿全阅聆,看到对方没反应,又稍微加大音量喊了一声,全阅聆还是没理他。       

    “唉……我真不是故意要顶你……”他小声儿道着歉,对方仍然半点儿反应都没有,“这人是不是有点儿耳背啊……”架道沅心里犯嘀咕“可惜了,年纪轻轻的,多少美妙的叫声儿听不到了哟”,没办法只能把全阅聆的手拉过来,用指尖蹭着全阅聆手心的疤,一笔一划地写着“你要不顶回来”。       

    全阅聆终于被这蠢货逗笑了,有点儿仓促地收回了被架道沅抓着的手,气也消了大半,就是觉得手心儿有点儿火烧火燎的,两人尴尬地沉默半天,全阅聆才淡淡地回了一句“没事”。       

    林子里很静,只能听到老树(不是那个老树,是真的树)那些不怎么柔软的树叶互相磨蹭发出的沙沙声儿,架道沅甚至能很清晰地听到全阅聆的呼吸声和自己剧烈的心跳声,尤其是听到全阅聆回应他时那个又沙哑又性感的声音,架道沅的脑子也有点儿断线儿了。       

    两个人沉默地并肩靠在树下,没多久架道沅就因为这一天大脑活动过多,他眯着眼睛盯着远处中秋灯会温暖的光,开始犯困了。平常睡觉他都抱着佩奇,今天两手空空的,他坐着十分不得劲儿,入秋了半夜又冷,他半睡半醒中就把全阅聆往怀里搂,把全阅聆整个人都圈进怀里后就满足地进入梦乡了。       

    全阅聆今天也感觉自己不正常,不仅没有把这个二百五臭揍一顿丢下山,还在他怀里没乱动,生怕吵到这个大傻子。       

    偶尔不正常有一次也没什么不好的吧,全阅聆这样想着,也慢慢睡着了。    

    

   

  

 

相关角色

  • 蜂蜜药 :

    我,我……我………………(失语)

    2018/04/15 14:43:44 回复
  • 圣啖老人 :

    老树笑死我了,金老师文采真不错!!!!!金老师太棒了!!!!!!!!

    2018/04/15 14:49:45 回复
  • Somnus :

    金老师写的真的好!!!甜死了!!!!qwq

    2018/04/15 14:57:08 回复
  • 火凤尊 :

    老师 我爱您!!!!!写的太甜了我靠

    2018/04/15 15:07:25 回复
  • 黎明 :

    金老師牛逼!!!!!!!!

    2018/04/15 15:07:37 回复
  • 黎明 :

    金老師牛逼!!!!!!!!

    2018/04/15 15:07:41 回复
  • 郭冬临 :

    金老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可爱了吧!!!!!!!!!!!!!!手心写字!!!!!!!!!!!!我夸暴您!!!!!!!!!!!!!!!!!!【顺便奶子成精我笑到失智你太坏了!!!!!!!!!!

    2018/04/15 15:08:15 回复
  • 苍天龙血 :

    金老师你太牛逼了!!!!!!!!!!!

    2018/04/15 16:14:50 回复
  • 嗯? :

    妈啊您是文豪吧!!!!!窒息了太甜了 手心写字那段真实发出尖叫!!!!大文豪!!!!

    2018/04/15 20:28:0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