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章非日常】

阅览数:
76
评分数:
2
总分:
20
举报

全文共2451字

赶着打卡,这次就不做图了(。

没想到才四章就沦落到用非日常打卡了,我一定不行了吧.jpg

感谢炼金教室调查组的各位的互动!

部分描写和对话没有详细对过,如有ooc请告知……!!

———————————————————————————————

  

 ——“发现尸体了!发现尸体了!”

  

 生物的适应性普遍存在于自然界里,其中又以人类的该类能力为佳。

 ——在尸体发现广播第六次响彻校园时,深濑弥成结束了对广场的搜寻,正要赶回始终区域。他脑中浮现出这句话,心脏只是用力地迸跳几下,给胸口添上一片赶不走的阴云。

 他出了奇地冷静。他默念ID,开始查看死者档案。

 死者是浅羽真白。

 死因是……窒息。头部有外伤,右手挫伤,以及中毒反应……

 弥成抿抿唇,眼中的光芒蓦地一沉。

 说不定,浅羽前辈她……死前很痛苦。

 真可怜。

 弥成左手一挥,档案页面化作一缕轻烟。他叹了口气,唇角划开一个苦笑。

 ……真可怜。

  

  

  

 “中毒反应”——弥成写下这个单词,用笔杆敲敲下巴。

 这么说,浅羽真白被毒杀的可能性很大。服用也好,吸入也好,只要进入血液的毒药达到致死的剂量即可。既然死因是窒息,做出能麻痹呼吸中枢的药就行了。

 好巧不巧的是,这两天那只猫便带着他们来到炼金教室进行“炼金术”的教授——其中就有能置人死地的毒药。

 弥成合上记事本,来到炼制之间。届时麻生宙希枝和祭狩御灯正站在门前,弥成沉默地向两人点头以示问好。祭狩御笑着同他打了声招呼,麻生也点头回应,随后三人进入炼制之间。

 尽管听到了来者的脚步声,佐崎良见也没什么太大反应。他的目光在三人身上停留不过五秒,转回身子继续查看草药柜。弥成瞥见趴在地上蜷成一团的von,敞开的栅栏,以及展示出来的落穴陷阱。他托腮思考片刻,径自走向炼金设备,一一耐心查看。

 果不其然,他发现有个炼金炉有使用过的痕迹。炉子里有些没被处理掉的残渣,其中包含一些干花瓣。

 弥成倒吸一口冷气,攥成拳状的手的指关发白。那正是von曾在课上教授过的药——“厄洛斯的药”的配方。他翻到记载着相关内容的那页纸,眉头紧蹙。

 “无色,有花香的剧毒液体”,药剂效果是“使人呼吸困难心跳加速”,而且“极低剂量即可致死”。而在炼制时需要的全部材料都能从金石草药柜拿取。

 弥成单手遮脸,轻咬嘴唇。

 呼吸困难和心跳加速都是供氧不足的典型表现。那么,这药和浅羽前辈的死之间有必然联系的可能性很大。而且这也和“中毒反应”对得上号——

 ——“你不会想死得这么逊吧?”

 偌大的炼制之间里突兀地响起麻生的声音。弥成循声望去,只见佐崎和麻生两人站在某个陷阱边,神情严肃地对视。他挠挠脸颊,收回(他自认为)有点失礼的目光,将注意力集中到手里的笔记。

 这些信息还不足以判定它就是杀死浅羽真白的凶器。还是得结合她尸体的具体情况和毒药的其他性质才能下定论……

 弥成的目光落到正在打哈欠的Von身上。

 “……打扰一下,Von老师。”他说着走到猫旁边。Von敏捷地跳上最近的桌子,站起身子:“有什么事吗von?”

 “我想问一下‘厄洛斯的药’的具体物理性质。”弥成摸出水笔,作出记录状,“比如说挥发性。既然只要极低剂量就可致死,如果它能挥发进入空气的话,会不会……”

 “它的挥发性非常微弱von,虽然能闻到花香味,但那个量不至于致命von!”Von双手抱胸,“不然在炼制过程中就死掉了耶!用你的脑子想想就明白了von!”

 “啊……说的也是。”弥成用笔敲了敲脑门,“那其他的性质呢?沸点,是否溶于水,还有药性如何失效之类。”

 “它能与水相溶,沸点是150度,不过在达到150度之前药就会分解失效了von!”

 “原来如此……”弥成唰唰唰地写下von提到的信息,“顺便一问,这里的任何炼制用品和成品都是不能带出这里吧?”

 “没错von,有什么问题吗?”Von重新躺下,把脑袋搁在前爪上。

 “如果……某人吞咽了对象物品,要怎么办?”

 “当场吃掉的话我也没办法了von。”猫慵懒地伸了个懒腰,闭上双眼,“还有问题么?von大人要睡回笼觉了von。”

 “……暂时没有了,你睡吧。”

 弥成收好纸笔,看着眼前的猫老师禁不住摇摇头。这时他瞄见站在取水池旁的麻生和祭狩御,佐崎和(不知什么时候到的)幸美澄各自站在离水池较远的地方看着他们俩。

 “帮我拿一下,口袋里有给绯乃华的膏药。”“好的,麻酱。”

 听着两人的对话,弥成有些困惑地歪过头。他一方面思考那位娇小玲珑的“姬君”是不是受了什么伤,另一方面开始揣测两人的用意。他想到某个可能性,但拿不定主意。

 直到麻生唰的一下脱掉上身的衣物并递给祭狩御,弥成心中的答案呼之欲出。同时,他为眼前所见之物而动摇。

 麻生宙希枝的身上伤痕累累,看起来都像是过去留下的伤疤。

 虽说之前就觉得麻生不太像在校就读的高中生,但怎么会有这么多伤……

 他过去究竟经历了什么……

 ……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弥成晃晃脑袋,快步走到扎起辫子的麻生身边:“麻生前辈要下水调查?需不需要我拿干毛巾来?”

 “嗯。”麻生点了点头,“那就麻烦深濑君了。”

  

  

  

 涌泉之间那聚集了不少人,再加上浅羽前辈身着的浴袍……恐怕那里就是发现她的地点。

 弥成思忖着抱紧怀中的干毛巾,伸手推开炼制之间的门。届时麻生浑身湿漉漉地坐在池边,拧着积蓄在发间的水。他赶忙上前,递过干毛巾:“麻生前辈,我拿来毛巾了!”

 “谢啦深濑君。”麻生对他笑了一下,擦拭起发丝上的水珠。

 “那么,有什么发现么?”弥成询问道。他眼角的余光瞄到正在池里摸索,随即潜进水中的佐崎。

 “池边是台阶,边缘深度大概1米5左右。往里去的话最深的地方高过我的头,大概两米多一点吧。”麻生顿了顿,“看不到池底,只能看到幻象的部分。”

 “唔,这样啊……”弥成食指抵住下巴陷入沉思。明明这是个“取水池”而已,何必造得那么深……?

 ……等一下,佐崎前辈呢?

 弥成忽然意识到佐崎潜在水池里两三分钟还没浮上来换气的事实。但他水性不好,不敢轻举妄动。麻生则把穿上一半的衬衫递还给祭狩御,毫不迟疑地跳进池中。幸美也走到池边,沉默地盯着水面。

  

 “你撞到头了吗,要不要在裁判前找地方歇一下。”

没过一会两人相继上了岸。麻生再度接过毛巾,边擦水边询问。弥成也附和着问:“没事吧佐崎前辈,要不要休息一会?”

 “谢谢,我没事。”佐崎松开巴着池边的手,转过身去,“我再下去一趟。”

 弥成正想劝阻,对方已经顺着池边的阶梯走回池中。

 “……真是固执的家伙。”麻生喃喃道,拉着祭狩御离开。弥成环顾四周,幸美也已经走到别处继续调查。

 ……那我也再四处看看吧。

 弥成把另一块没用过的干毛巾放在池边,慢慢站起身来。

2018/04/16 魔弹论破 第四章
6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