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04745

一条有兴趣才会参企划或者开企划的咸鱼写手。

夜间 Chapter 1

阅览数:
121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这是个和「新月夜时」企划主线并无太大关系的故事。看看就行了。

#篇幅:中短篇吧……大概?

#本篇字数:1389

 

 

 

[1]

夜色早已暗下去,本应喧闹的街道因为已到半夜的缘故,变得安静下来,但灯火依旧辉煌。

戴着防毒口罩的女性看着自己右手手臂上那不断流出血的伤口,脑子中不知为何有种强烈的冲动,不论怎么样她都想要吸上一口血。

连接着通讯器的骨传导耳机里似乎响着什么声音,她也没仔细听,但想想估计是让她早点撤退什么的或者是让她汇报地点这样的内容,她也就没有再回一句话。

夜里有些凉,柳正准备摘下戴着的那个防毒口罩。轻微的凉风吹过来,将柳脑海中那拼命克制住的吸血冲动稍微消散了些,她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盒子,拿出了一个注射器然后猛地一下往手臂上扎了上去,然后将药剂推了进去,再拔掉针筒扔掉。

她觉得有些累,刚想坐下休息一会,但看了看自己那伤口。她觉得她应该继续赶路去诊所,她趁着药剂的那个抑制作用上来的时候,简单的拿东西处理了一下自己的伤口,然后朝着诊所的方向走去。

这个时候要是街道上有人的话,绝对会吓一跳,尤其是看到女人脸上所带的面罩和女人那颜色有些变红的眼睛,但是现在街道上并没有什么人。

她身上那伤口的疼痛感时不时传到脑海中,她觉得有些不太舒服。她抬头看到路牌上的字,稍微好受了些。

不远了,还有几步就到了。

她说服着自己让自己不那么快倒下,她好像看到诊所的牌子了,但不知为何她觉得眼前有些模糊,但有些光亮。

她用了很大力气拉开诊所的门,好像听到了熟悉的女声“柳?你怎么……”

接着她眼前轻微的光亮一下子转变为了空无一物的黑暗。

 

 

[2]

柳在这漫长的黑暗中漫无目的走着,接着她好像听到了怪物的嘶吼声,这声音听着有些不真切但令人恐惧,但这让她本能地警戒了起来,然后朝着那怪物嘶吼声的方向的走去。

稍微有些光亮了,她发现这是一个走廊,再走没多久就走到尽头了,而走廊的尽头是一个特质玻璃制牢房,她透过那层玻璃她看到了和她长相相差无几的“怪物”,只不过怪物的面目比她异变的时候,更加狰狞了些。

当她刚准备再往前走近点的时候,她仿佛想起了些什么,脑海中闪过几个一面目狰狞的人跪在血泊之中嘴角流着血,还有几个人瘫倒在地面上流着血的画面,她有些慌了。那个“怪物”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在拼命用拳头锤着那特质玻璃所构成的墙,口中似乎还在嚎叫着什么似是要从牢内出去。

她瞬间被惊醒了,猛地一下睁开了眼睛,深呼了几口气。接着她听到有什么人在拿小刀削着水果的声音,然后那人可能是见到她醒了说了句话“柳,你终于醒了。”

她转视线看过去,看到了从以前就觉得不可能看到的画面,她觉得有些像梦,但轻轻地掐了下自己发现并不是。

柚木,他居然在削苹果……

柳觉得有些意外,但也没说什么。

柚木拿着小刀削着苹果皮,然后似乎是有些漫不经心的问柳道:“你做噩梦了?”

柳默不作声,点了点头。

柚木小心翼翼地切了半块已经削好的苹果,将那半块苹果递给柳,然后问道:“你怎么被伤成那样?”

柳想了想来诊所之前的事情,接过那块苹果回答道:“那个家伙太难缠了。”

柚木盯着柳的眼睛看了好一会,转视线看一眼剩下的那块苹果,然后再对着柳说道:“我都说了,让你等到支援再去。”

柳打断了柚木说的话,道:“那种情况下会来不及的。”

“哎……算了。”柚木叹了口气,然后试图换话题对柳说道:“说实话,你那天把医生给吓了一跳。”

“抱歉。”

道完歉后,柳默默地将那块苹果吃掉。

之后两人沉默了好一会,柚木像是想起了些什么然后对柳说道:“最近没什么任务了,你就先好好休息吧。”

“好。”

“下次可别忘了行动前和我说一声。”

“好。”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