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03548

原创only,不游戏,不同人 Lofter/wb:Seibel 日常手癌 摸鱼手+流水账 所有图禁转禁商用禁私用禁头像√

【第三章】- 远行

阅览数:
86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第三章 - 远行 

等日光破窗而入,已是第二天早上。 

May醒的很早,她难得没有赖床,爬起来洗了头发,吹干,又简单化了个妆。Mylle却因为昨天晚上睡得太晚,哼哼唧唧的在被子里拒绝起床。 

Mylle昨天晚上发病非要找Siea打游戏练手,结果被May赶到卫生间,托着手机马桶上坐了俩小时。那边的Siea刚刚和母亲说完晚安,突然被Mylle找上门,被逼着躲在被子里陪他玩。结果Mylle依旧输得很惨。Mylle从被子里探出头,声泪俱下的向May哭诉并且要求给自己带早饭。May翻了个白眼就拎包出门了。 

然而这么早的清晨其实并没有几家店开门。照惯例来说订酒店的早餐是最方便的,他们的房间也附带早饭。但May却想先趁着早起去外面逛逛。酒店的早餐无论在哪里都是那几套,她想先去外面碰碰运气。 

清晨的空气冷冽的不像春天,早晨的阳光虽然明显但缺乏热度。May一出门就打了个冷颤。她呵了口气,跺了跺脚,稍微适应了一下就大步走了出去。街上人很少,大多是本地人,还有少数早起的游人。昨天夜里街上路灯彩色玻璃灯罩映出的五彩繁华,到了早上就被打回原形,清冷的不像话。 

但May却很喜欢这样。这里不像大城市,没到早高峰,街上的车辆就开始拥堵,路上的车都争先恐后,一脚油门就扬起一片尘土和尾气。而学生党也是一样,卡着点出门,卡着点过马路,就像打仗前的前哨,迎来如同打仗一样忙碌的一天。工作的人都喜欢怀念学生时代,好像那是个轻松而纯真的时期。但对于现役的高中生来说,学生生活也是个小社会。被迫和同龄人塞在一起,又是要考试又是要申请大学,和打仗没什么区别。就算是May已经拿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她也没办法就此松懈,还得完成高中学业。睁开眼睛就是事儿,闭上眼睛脑子里的弦也断不了。其他那些恼人烦心的事情,她更是一点都不愿意记起来。 

所以谁都喜欢放假,享受脑子空空的清闲。就像现在。 

May在街上转来转去。并不大的小城已经被她转了好几圈,她就当时早晨的锻炼。这么早开门的往往都是连锁快餐,可是吃的东西和酒店并没多大差别。幸运的是,她终于在下一个街区看到了一家正在开门营业的本地早餐,就是门前人不少。她也看到了鹤立鸡群的一个身影,走近一看果然没错,是Alex。 

她没上前打扰,在后面默默排着队。不过Alex也看见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May以为Alex会打包带走,他却点了些东西就找了座位坐下,并对自己招了招手。May想了想,决定任由弟弟饿着,先不回去。 

May自觉看人还是很准的,她那个时候突发奇想缠上他们并不觉得能成功,完全就是赌一把。Alex看上去并不平易近人,虽然穿的是休闲装,但给人感觉一板一眼的非常端庄。但他对亲近之人则是完完全全放松的状态,就像昨晚那样。May当时看到Siea那样家教良好的孩子就知道他父母也一定是正经人家。在这种家长面前已经一定要表现的非常的好孩子,平常和同龄人的那些小聪明这个时候绝对不能用。 

她坐到Alex面前,笑盈盈的打了招呼,说了声早安。 

Alex非常意外地并没有回应,而是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她。May不由自主的摸了摸了,以为是脸上沾上了脏东西。但抬头一看发现Alex还是在看着她。 

不过片刻,Alex低头叹了口气,习惯性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说到:“把你家长联系方式给我。” 

May一愣。 

Alex抬头看这个小姑娘:“你们是遇到什么事了么?你们不像有准备出门的样子,什么行程都没定好,是不是到了机场再买的机票?然后到了地方也不知道要干嘛,才遇上我们对不对?我昨天晚上并没着急问,但今天正好遇到了,我必须把这事确定一下。” 

突然被质问,May并不意外,她反而对Alex忍了这么久才问有点吃惊。“我是成年人了,可以为自己行为负责,这个你们不需要担心。” 

“你弟弟才16,他并没成年。你也才18岁,如果你完完全全能对你自己的行为负责,那么我想租车行那里的工作人员不会拒绝你。”Alex并不满意她的答复,很直截了当的直说了,”你们出门不跟家长报备是你们的事儿,但你既然要跟我们一起走,我们就得负责你们的安全。起码要跟你家那边联系一下。如果出了事儿,谁来负责?我们又能联系谁呢?” 

May没说话。这个时候餐厅的服务人员正好把他们的早餐端了上来。 

Alex并没动刀叉,他没等到满意的答复并不买账:“你们都到了这里,如果你们不打算跟我们坦诚的话。我完全可以带着我的家人走,把你们留到这里。你们在这里自己玩还安全一点。” 

真是没办法。 

May晃了晃头,捋了一下头发。 

她手撑在桌子上托腮,有点不情愿的开口说:“我们的确是突然决定出来的。不过倒不是因为什么大事儿。我们父母并不像你们那样看着孩子,这个我早就说过了我们一年也见不到几次。本来大部分时间都是放任我们自己来。爹不亲娘不爱,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May苦笑了一下:“至于为什么出来,呼——,是真的不好说。你知道我是senior对吧,要毕业,要上大学。所以——我高中谈了两年的男朋友就把我甩了转头和我闺蜜好上了。” 

“咳咳……”Alex突然有点被噎住的,干咳了两声。 

May一脸特别特别气恼的表情:“我气不过咯,所以Mylle陪我出来散散心。” 她感觉对面的家长的确突然僵了一下。这种很尴尬的事儿她也真的不想讲。接着May掏出手机,翻了翻,涂着肉粉色指甲油的手指敲击屏幕写了什么,才提溜着手机转过屏幕递给Alex: 

“这是我舅舅的电话和邮箱,我跟他说了。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就留一下他的电话。可以了么?” 一脸无辜。 

 餐厅里人声嘈杂,他们这边却异常安静。 

Alex有点尴尬的脑子疼。果然小年轻就是小年轻啊,现在孩子都这么会玩了吗?他面不改色的记了一下屏幕上的电话号码和邮箱。然后给她舅舅发了封邮件,以防万一。 

他们开始吃饭,气氛友好。 

不过一会儿两个人的手机不约而同地都开始叮叮作响。 

【Mylle】:您亲爱的弟弟已经快饿死,请尽快带早餐投喂,谢谢合作啊我的老姐!! 

【Bella】:亲爱的你没出事吧……你再不回来我们待会行程要迟到了,别让人家等着。 

结果两个人只好快快的扫荡完眼前的盘子。叫上打包的早餐,又发短信让他们先把行李收拾好,他们俩过会儿开车去接人。 

本来Alex还要自己开车,但May却自告奋勇的上了驾驶座。Alex觉得自己心脏可能不太好,非常想拒绝,但拎着大大小小的食盒拗不过人家小姑娘手快脚快。不过May开车时意外地老道熟练,Alex也就歇歇腿坐在副驾上。他们先去接的Mylle,车停在酒店停车场。May怕Mylle忘拿东西,就跑上去确认了一下并去前台退了房。Alex这个时候收到了May舅舅的回信。他略带歉意也非常感谢Alex他们的帮忙,希望Alex帮忙报备一下俩孩子的地理位置以防万一。Alex松了口气,悬着的心总算放松了。然后简单的给他回复了一下今天规划的行程。 

然后再去接的母子俩。等三人都上齐了,Alex才把食盒递过去,三个人在后排分了分早餐,狼吞虎咽。Mylle吐槽她姐毫无友爱之心,Siea则干掉了一整盒夹心玉米饼。Isabella嘴上说着要减肥,干掉了一盒沙拉又幽幽的抱怨这是兔子吃的菜。幸亏Alex多买了些点心。 

他们一路开车继续向山里走。一路上都是沿着河流走的盘山公路,山上的树木已经开始回春,早春的花倒是都开了。因为洋流的影响,这里的冬天并不算冷,还有不少耐寒的常青树。这些天气温升高之后,山里的雪水也汇入了溪流,顺着圆石堆叠的河滩一路奔流蜿蜒,汇入他们来的白湖。开车翻过了一座山,又进入了地势平坦相对平坦的一块山间河谷。这里开始有村庄和住房,以及供人休息的停车场。因为一路限速,May也不敢开快。到了这里的时候已经差不多中午,他们正好停车休息一下。他们又去便利店买了几瓶水和饮料放车上,又多买了点零食。 

他们没逗留多久,简单吃了个午餐就上路了。 

山里的景色的确很好,已经是正午。阳光普照,溪水清澈,河边迎春早花绚烂的很,但山下阴影处还有少量未融化的积雪。再往前的路,虽然时平坦的泊油路,但已经没有了金属护栏,只有矮矮的提示栅栏,预示着前方的路并不再盘旋陡峭。不久他们就转过一个岔路口,路上的车骤然少了很多。 

对于都市生活的男男女女,这都是很难见到的景象。即使在高清美图轰炸的现代,这种自然美景给人的感觉并不是震撼,只是纯粹的生命力。即使在城市中心的大公园,也多了太多人刻意为之的矫饰。对Isabella这种靠文字吃饭的人,对一切都需要保有敏捷的感触力。她休息的时候就从后备箱拿了小手账本,一路上记下了不少东西。三个男人吃完饭之后都开始有点犯困。 

May打开了车上的音响,放着那些念不出名字的小众音乐家的慢摇,多了北方民谣的风情,再加上山谷凛冽之风的调子。北方传统的语系有一种奇妙的变调,音节变化繁复又绕口,但越是这样,他们的歌曲越像是诉说一个一个故事。即使旁人听不懂,也让人浮想联翩,脑海中都是幽林苍绿间光束照亮的一滩泉水,仿佛回到遥远的北方神话时代。 

往前开了不久,路标上出现了一个供游人停靠小的停车区。他们商量了一下,靠边停下车。走下山路,踏到水边的石滩,这里地势平缓了很多,不远处的山上还有积雪,河谷中山水在这里缓慢积深形成水潭,岸边盛开着初春的水仙。 

Alex走在崎岖的石板小径上,很小心的避开草茎和灌木,一路走到水潭边上,在清澈见底的水面之上,看到了自己水中的影子。突然水面扑通一声,溅起波澜打碎了影子。他惊了一下,转头一看,发现是Mylle投出的石子打破了寂静。 

“哎……失败……”  

Mylle 摸了摸后脑勺,他又捡起来新的一块圆润扁平的石子,继续试图打出漂亮的水漂。 

失败x2; 

失败x3; 

失败x4。 

Alex蹲下捡起了一小块石子,掂量掂量,抬手一扔,打了三个水花。 

Mylle感觉这几天自己点背到家,需要去做点好事洗洗运气…… 

May和Siea并没有来得及走,就被Isabella叫住了。她打开后备箱,拎出来Alex在机场买的那个袋子递给Siea: 

“来吧,我昨天晚上刚刚充好电,拿无人机玩一玩呗~” 

两个小鬼突然两眼放光,打开盒子开始捣鼓。 

Alex和Mylle还在往前走,已经离车挺远了。Mylle一路大部分时间都在和Siea玩,完全就是一个玩世不恭的正常活力少年。他们姐弟两人好像是有明确的分工,对大人说话都是May来办事,Mylle则基本跟着姐姐走。看上去,他就是个完全被姐姐光芒掩盖的小屁孩。Alex并没有机会和年轻人交流交流,但他觉得有必要和这个少年聊聊。 

他很清楚他儿子Siea并不是很擅长交际的人。他一直很关注Siea在班里的人际交往之类的,可Siea在这方面好像是不怎么开窍。Siea和女生的关系比同龄男生要处理的好。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都热血上头的有点叛逆,在女生面前使劲张牙舞爪的炫耀,甚至攻击他人以来表示自己的厉害。Alex知道那群混小子就是荷尔蒙分泌过多压不住的冲动。同龄的女生都成熟的快,她们也更喜欢攻击性弱一些的、文文静静的男生。极端的时候,这群男生也会他们会把这种戾气转移到旁人身上,就比如老师的好学生,以及和女生走的好的小男生。Siea在学校受过他们欺负,或许是因为他和女生更能说得上话,也可能是因为他稚气未脱还没长开的女相。 

这种事情并不是单纯好学校就能完全避免的,Alex高中的时候也多多少少听闻过类似的事情,隔壁班也有因为被欺负到抑郁症退学的孩子。当然好学校管的严格,相对烂学校已经好很多了。Alex想着什么呢,他有点希望Siea如果考到特瑞蒙高中,这个高年级的男孩子能罩一下。其实这个办法如果成功是很有效的,中学学生之间本来就有一级一级的层级关系,高年级学生对低年级的还是有权威的。这个男孩子一看就是校园里面很标准的受欢迎人物。无论在哪个高中,运动好的小帅哥总是最讨女生喜欢的,也是和同龄男生相处最好的。 

Alex承认自己有点功利心,只是青春期孩子的家长都是这样忧虑过多。Mylle没设防,就被Alex有意无意的尬聊套话。 

“你和你姐关系真好啊。” 

Mylle正蹲在水边石头上用溪水洗手:“是啊,不过我姐原来超讨厌我的。不过小时候我小时候老扯她头发……情有可原。” 

兄弟姐妹之间的关系,对于Alex这种自己是独生子,儿子也是独生子的人来说,其实挺难理解的。 

“你们在学校里也关系这么好么?你说你姐总欺负别人?” 

“开玩笑开玩笑……你知道高中女生不可避免会有小团体对立的,我姐又是不服人的那种,还有男女关系啊之类的乱七八糟的。当然我们学校大部分时间都在学习,所以其实没什么大事儿……” 

“那你呢?我就好奇一下。”Alex突然好奇的问了句。 

Mylle没在意,在一屁股坐在石头上,手撑着膝盖,笑眯眯的:“女生她们都在等我姐毕业——开玩笑的,我班里能人多了去,我不算掉尾车就不错了,她们哪能看得上我,单身现役。” 

“我都快想不起来自己高中的时候什么样了。” Mylle说话用词都非常年轻人,Alex听的有点吃力。“你姐姐说她是感情上遇到了点麻烦?就为了这事儿你们就能跑出门,行动力真的强。” 

“……” 

Mylle的笑容突然僵了一下,眼神突然有点复杂。他双手十指交叉,搭在膝盖之间,回头看了看远处的车,以及正在胡闹的三个人。 

“是啊……也不全是。” 

 “我姐姐可能真的很羡慕Siea吧。我也羡慕你们家啊。父母虽然分居两地,却同时对孩子这么爱护。真的,太令人羡慕了……” 

Alex感觉自己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便简单的打了个圆场。 

Mylle没接话,这个总是笑嘻嘻的男孩突然变得严肃:“你其实不喜欢和我们咋咋呼呼的年轻人闹腾吧。” 

Alex没有否认,轻轻点了个头:“不是不羡慕你们青春活力,但我过了这个年龄了,有些东西也适应不了。” 

Mylle若有所思。 

“我其实一直有些事儿想说,也不知道该不该问。你知道么,我们班里还算好的,单亲家庭也只有十分之一左右。但我知道别的公立学校,单亲家庭的比例可能都在百分之四十。说是经济不好的缘故,可私立那边也一样,我朋友说的,他们同学父母离婚的也差不多这个比例。都说现在啊的确是不兴结婚了,结婚什么的也不是必须的,也没错吧。你看你们两个人不也挺幸福的么。但我总觉得,孩子还是需要有家庭的感觉的。” 

Mylle呼了口气:“而我们的父母,最近正在闹离婚。” 

Alex皱了一下眼角,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如果只是离婚的话也就算了,但我妈想要我的抚养权……”Mylle自嘲的笑了笑,“但其实我真不知道她要抚养权干什么,她就只说要带我走。而我姐姐已经成年了,她就不打算管我姐了,让我姐跟着我爸。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爸也在场,他没出声,就当是默认。 

“我气得不行,就带我姐出门了。 

“然后其实我们路上的钱都是我舅舅给的。这么多年管我们的都是我舅舅,我们有事儿也是找他。也就只有他是真的站在我们两个这边的考虑的。没错,我们姐弟俩一个18一个16,算不上完全独立的成年人。但也不是一个8岁一个6岁,什么都不懂得小孩子。而我父母完全就是想当然的,没在乎过我们的感受。他们眼里到底把我们看成什么?” 

Alex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孩子不是父母的财产。” 

“没错!我妈一直嘴说上更偏爱我,我爸更忙,家里的事儿也说不上话。单我从小都是我姐姐照顾的,小时候犯熊调皮捣蛋也是她护着我。我姐哪里都不差,可我妈从来都莫名其妙的无视她。兴许是真的老套的重男轻女呢?鬼知道。我可没觉得自己比May强在哪里。 

“我姐姐估计是不想说这些破事儿,才拿他男朋友的问题搪塞的。我们逃出来又只是一时的,又没解决问题,还没想好之后怎么办呢。不过我妈她既然不把我们当家人,那我也没必要凡事都顺着她。” 

Alex语塞,只是叹了口气,转头看了看水岸远处。 

Mylle看他沉默,刚刚严肃的表情又变得嘻嘻哈哈起来。“没关系啦没关系,这种家里的事儿。大不了我们就继续抗争呗。你可别告诉我姐我说漏嘴了哟,让她好好玩,别想这些事儿放松一下。” 

溪水淙淙。 

Alex想了想,刚想说点什么。突然空中快速飞来一个影子,差点打到他头,Alex眼疾一偏头躲开了。 

小无人机的声音嗡嗡作响。远处Siea突然扶额,把无人机遥控器塞给妈妈,捂脸:“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三个人打着哈哈的走了过来。 

Mylle忍不住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哈!” 

Alex反应过来,难以置信的盯着远处自己的二逼儿子。Siea无地自容,躲到May小姑娘身后。 

Alex:“Siea你要谋杀亲爹么?” 

Bella捂嘴笑:“亲爱的是你太高了,活生生就是个靶子啊。” 

Mylle拿走了遥控器,非常自如的控制起来了无人机。接着给大家拍了好多照片。倒霉蛋终于挽回了这几天的菜鸡形象,神气的仿佛孔雀开屏。但接着May并没有接过遥控器,而是对着飞机简单的做了几个手势。无人机非常平稳的按照手势运动。 

“让你读说明书的不仔细……”May站在高一点的石头上伸手撸了撸Siea蓬松的头毛,“乖。” 

Siea扶额:“嗯嗯……” 

他们一行人折腾了一会儿这个无人机,非常幸运的没有玩报废,也没有掉到水里。但这种小飞机的电池实在是不够用,Alex在机场的时候也没买备用电池。大概也就飞了不到二十分钟就没电了。Siea终于搞明白了怎么玩这个东西。Alex对电子产品一直有点白痴,所以拒绝上手,被Isabella嘲笑了好久。 

和孩子出门真是够闹腾的。 

时间也不早了,他们便继续开车启程上路,前方的路换回了Alex开车,稍微让May休息一下。往前走的山路又不怎么好开了,距离目的地的还有将近三个小时的车程。在之前停车场便利店买的零食倒是派上用场。山中太阳光消失的更快,山间谷地很快就进入傍晚的昏暗。黄昏开车其实是很痛苦的。山间变暗之后,一般的路上只会有提示路宽的反光牌,而这里车不多,山体也遮挡视线,很难预判远处的道路。但天空的亮度仍然有些耀眼,偶尔云间也会露出一星半点的太阳,非常刺激眼睛。可是遮阳板的高度太高挡不住,而光线太暗又不能带墨镜,司机也只好忍着。 

不过没多久,他们就出了山区,进入相对平缓的海边环湾公路。西侧的海上正好是层云渐染,阳光将海与云渲染成镜像一般的火红,绚丽至极。往前继续开了一个小时,路上渐渐由灯光照应的人家,路上也开始有了照明灯。层层落落的灯带铺开在地平线上。前面终于到了他们的目的地,诺瑞文共和国的第二大城市,海夜之城——加特贝洛根。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