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02518

只会码字的纯文手一只

濯耀罗家的二三事(一)【Utopia】

阅览数:
67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Utopia世界观所属,以上 

  

  

濯耀罗走在中层的大街上,周围的路人忍不住指指点点窃窃私语。毕竟三足金乌的族人非常稀少,大部分人都并不知道这个种族真实存在。众所周知的只是一个最上层的日落守护者是这个种族的族人,却压根不相信神真的存在。  

“该不会就是这一位吧……”  

“开什么玩笑,你还真信那些传说啊?”  

“切,要我说么,多半是哪个混血的小家伙……”  

路人们打量起濯耀罗来,虽然外貌奇特,但是他没有半点儿威严感,不如说看起来只是个有点儿怪的小男孩罢了。  

濯耀罗倒是没有理会周围的窃窃私语,他之所以特地从最上层跑过来,只是因为突然想起了曾经的一位故人。  

忘了给她送礼物了……  

他自从把凯蒂狄德从最上层送过来以后就一直在想这件事,听说她在中层隐居,于是来看看她过得怎么样。  

不过濯耀罗并不知道凯蒂狄德现在居住在中层的什么位置,只好就这样看似无所事事地闲逛。  

“对了,应该去找家傀儡店。”  

出于艾金托什是知道凯蒂狄德的居住地的,然后他的仆从魔偶036曾经来过中层拜访凯蒂狄德,所以濯耀罗打算先去找家傀儡店。  

于是在濯耀罗大致说明了自己在找人的来意后,店家一头雾水的建议他可以去酒吧里看看,以那边的人员混杂程度,找个人的住址应该不是太难。  

“我要一杯‘猩红蜘蛛’。”  

于是濯耀罗在众目睽睽之下跑到酒吧前台,向酒保点了一杯烈性鸡尾酒,理由只是因为这种酒的名字里有“蜘蛛”两个字。  

“您的‘猩红蜘蛛’,先生。”  

不一会儿,服务员递上了一杯冒着蒸汽的血红酒液。他做这行太多年,并不会因为外貌幼小就轻视客人——倒不如说,他也对濯耀罗的奇异外貌很感兴趣。  

“哦,不是,我是想要冰一样的蜘蛛。”  

“……加冰是吧,请。”  

酒保面不改色地往酒里放入了冰块,肉眼可见冰块旁立马升起了沸腾的气泡,发出了“滋滋”的声音,像是丢进沸水中一样。但是不知道这些冰块是什么做的,消融速度是异常的缓慢。  

濯耀罗愣了几秒,拿起酒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面不改色地默默喝酒。  

酒馆里不少人咋舌,这种鸡尾酒喝下去宛如咽下了一个火球,但这并不是形容它有多么辛辣,单纯是它用料特殊导致温度太高,所以没几个人敢喝。据说其中的一种材料是火系魔兽的血液,如此高温也就不值得奇怪了。  

然而眼前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小子居然敢点这种酒,他到底是知道这种酒才特意点的还是误打误撞碰上的众人并不关心,只是想知道他喝下去下场如何罢了——上一个挑战这种酒的家伙因为口腔和食道烧伤,好一阵子没有出现了。  

结果在众人的注视下,这个小子居然就这样一口一口,不间断地把整杯“猩红蜘蛛”喝完了。  

“—————唔哦哦哦哦!!!!”  

“太帅了————!”  

众人忍不住一边欢呼一边为这个生面孔鼓起掌来,既是兴奋于总算有人成功挑战了这种烈酒,也是真心佩服他的勇气——要说中层能从嘴里喷火的种族大有人在,但是把火焰给喝下去却没有几个人了。  

这种时候要是换个人来应该会向其他人挥手致意,脸上满是自满和得意,结果濯耀罗打了个嗝看向酒吧门口,一脸无所谓的神情,额上的竖眼却睁开了。  

众人欢呼了一阵收不到回应,不禁觉得有点儿无趣。一些人跟着濯耀罗的视线看过去,才发现门口来了一位稀客。  

“……”  

凯蒂狄德站在门口,一扫平时没干劲的表情,一脸震惊地盯着濯耀罗。  

“好久不见了,凯蒂狄德小姐。”   

酒保看清来人,挥手打了个招呼。虽然来往的次数并不频繁,但是凯蒂狄德也是这里的老顾客了,偶尔还会拿一些黑市里才有的稀奇玩意儿买酒喝,这让酒吧老板把她奉如座上宾。  

酒保轻车熟路地调好了凯蒂狄德常喝的‘冰霜蔷薇’,却发现她一路走来完全没看自己,只是直勾勾地盯着这个新来的小子。  

“濯耀罗大人……您怎么会……”  

凯蒂狄德一脸不可置信地坐了下来,声音颤抖地问。  

“希望你喜欢吃雪莲果子。”  

对比她的惊讶濯耀罗倒是非常镇定,从腰间铠甲里翻找出一个小包裹递了过去,打开后扑面而来的寒气让吧台上结了一小层霜。  

里面是一些晶莹剔透的雪白果子,却散发着渗人的冰冷气息。这东西中层可能没几个人认识,但是在最上层待过的凯蒂狄德却知道,这是最上层极寒地带出产的雪莲果实,对冰系的魔兽大有裨益,同时也是极好的冰系魔法研究材料。  

不过比起感动,凯蒂狄德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濯耀罗大人!请听咱说!”  

“嗯……?不喜欢的话也希望不要打我……”  

看着凑上前来一脸认真的凯蒂狄德,濯耀罗不禁缩了缩,他对两人初次见面时凯蒂狄德二话不说就冲上来攻击有点儿阴影。  

“请迎娶咱!”  

整个酒吧静寂了几秒,随后爆发出惊天的哄闹声。  

“厉害了这个小子——!”  

“居然是被求婚?而且还是被那个凯蒂狄德!?”  

“酒保!给他们上‘火焰玫瑰’!我请!”  

“快给我来上一下!这不是在做梦吧!?”  

在一片混乱中,当事人濯耀罗脸色倒还算镇定,他思索了会儿,面露难色。  

“……你喜欢小孩子吗?”  

“是!您的话,一定能和咱产下强大的子嗣!”  

“……哦……好吧。”  

不知为何答应了凯蒂狄德求婚的濯耀罗露出了一脸思索的神情,但是周围这些闹腾的家伙却并不给他思考的时间,仿佛狂欢一样的气氛瞬间填满了酒吧。  

“快再给我来上一下!妈的凯蒂狄德要嫁人了!?”  

刚刚觉得难以置信的一位客人陷入了更加难以置信的情景,同桌的人也不回应,大笑着把酒杯往他脸上凑。  

“两位的‘火焰玫瑰’,祝福两位的未来如这赤红一般美丽。”  

酒保倒是一脸真诚地向两人送上的祝福,这种酒经常被拿来用作庆祝——虽然这群人的庆祝大多是打架赢了或者打赌赢了什么的,被用来给新人庆祝倒还是第一次。  

就是在这种乱成一团糟的情况下,濯耀罗接受了凯蒂狄德的求婚。然而这性格迥异的两人编制在一起的人生,却意外的甜蜜。  

  

  

“妈妈,我听妈妈经常去的那个酒吧的酒保叔叔说,妈妈以前是住在永夜区废墟的,那里是不是有很多好玩的魔兽啊?”  

“嗯……算是吧……”  

“妈妈,那你和爸爸是在那里认识的吗?”  

“……不是……”  

“妈妈——”  

帕森妮特嘟起嘴,非常不满凯蒂狄德敷衍的态度,整个人扑到母亲身上摇晃起来。  

“跟我说嘛跟我说嘛,我想听妈妈和爸爸以前的事情——”  

“……唉……”  

受不住女儿的死缠烂打,本来想午睡的凯蒂狄德只好从蛛网上支起身来,结果才发现扑在自己身上女儿的翅膀被黏住了。  

“啊——搞砸了呢~”  

动弹不得的帕森妮特吐了吐舌头,凯蒂狄德只好小心翼翼地从女儿身下钻出来,然后用爪子切断了黏住的羽毛。  

“谢谢妈妈~”  

帕森妮特跳下地来,勾住凯蒂狄德的脖子磨蹭。  

“唉……”  

凯蒂狄德一脸无奈,看了看蛛网上日益增多的羽毛叹了口气。  

“……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可能会秃呢。”  

“嗯……?”  

帕森妮特眨巴眨巴眼睛,顺着母亲的视线望向自己的翅膀,尖端的羽毛明显稀薄了一些。  

“呀——!人家才不会秃呢!妈妈好过分!”  

“或许吧……跟咱来。”  

无视女儿气鼓鼓的表情,凯蒂狄德带她来到了自己的书房。  

房间里蛛丝遍布,书架上排列着厚重的书籍,桌子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魔法材料,墙角还堆着几个箱子。虽然看起来很是杂乱,但凯蒂狄德的房间大部分都是这样,她自己非常清楚每个物品都在它应该在的位置,而遍布的蛛丝除了是生性所致,也是为了防尘防虫。  

“……记得应该还留了两个……嗯……”  

凯蒂狄德在箱子里翻找一会儿,不一会儿就找到了那个有些破旧的包裹。  

“这个是什么?”  

帕森妮特坐在椅子上晃着双脚,她不敢乱飞怕被蛛网缠上,到时候就又要掉不少羽毛了。  

“……雪莲果实,濯耀罗大人第一次送给咱的东西。”  

帕森妮特打开包裹,里面是两个晶莹剔透的白色果实,透着渗人的寒冷气息。  

“这就是那个?‘定情信物’?是定情信物对吧妈妈!”  

“……你又是从哪儿学会的这种词……”  

“爸爸说的,他说定情信物就是送给自己喜欢的人的东西!”  

“嗯……倒也没错……”  

对于濯耀罗老是教给孩子一些奇怪的没用知识,凯蒂狄德倒不是很在意,虽然总感觉这样的认知实在是有点儿偏差,不过她并不想花精力在解释这种事情上。  

“妈妈,姐姐……在干嘛?”  

安弗雷德揉着眼睛走进来,一脸没睡醒的委屈神情。他卧室的蛛网跟凯蒂狄德的蛛网是连接在一起的,察觉到母亲没有午睡就跟了过来。  

“安弗雷德~吵醒你啦?”  

帕森妮特飞扑到过去,要是一般人的话多半会被她扑倒,不过安弗雷德倒是动都不动,轻松接住了扑过来的姐姐。  

“没有,只是……发现妈妈起来了……”  

安弗雷德任由她磨蹭着脸颊,微微眯上了眼睛,像是一只被人抚摸的猫。  

“帕特(Pate,有秃顶的意思)说要咱跟她讲以前的事情……本来咱也是想午睡的……”  

凯蒂狄德一脸无奈,挥手间在桌子旁边织了一张网坐下。  

“过来坐吧。”  

“哇——!妈妈欺负人!不要叫我帕特啦!人家才没有秃!”  

帕森妮特不满地大叫,不单是因为称呼还因为没办法跟弟弟和妈妈一起坐在蛛网上。两个不同种族的人的混血子嗣很容易出现生活习性迥异的困扰,不过这一家子的人早就习惯了,而且出于性格上的原因,都并没有太在意。  

不过为了避免继续掉羽毛,帕森妮特只能尽量把椅子搬得离母亲近一些。  

“姐姐你又扑倒妈妈的网上去了……?”  

安弗雷德抱着挂在自己身上的帕森妮特放在椅子上坐下,看着她日益稀薄的羽翼尖歪了歪头。  

“哇——!不许说! ”  

“唔……”  

无视闹腾的帕森妮特,安弗雷德走过去坐在蛛网上,习惯性地抓住凯蒂狄德的头纱。  

凯蒂狄德轻轻抚摸他的头发,慢慢翻找起以前的记忆来。  

“……那是咱还在最上层时的事情了……”  

“……咱担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时间编织者,终于是厌倦了那份职责。于是咱放弃了大半的权能,舍弃了编织时间和回溯到过去的能力,换取到了自由。”  

她缓缓地诉说着,仿佛翻开了一本老旧的相册,那些记忆已经泛黄,却因为怀念而显得清晰。  

“阿拉克尼一族天性好战,咱也不例外。只是咱比起战斗,更希望能以此找到强大的人,同他共同繁衍更为强大的后代。”  

“那我和安弗雷德很强吗?很强对吧!”  

帕森妮特双眼放光地问到,安弗雷德也默默地看着母亲。  

凯蒂狄德伸手揉了揉他们的头,笑容满足而宠溺。  

“是的,所以咱的愿望已经达成了。让咱继续说吧……”  

“在这个世界,所谓强者就是最上层那些神明和堕神了。咱当时打算离开最上层,所以临走之前想要尽量跟每一个神都打一场。”  

“好厉害!那妈妈肯定也跟艾金托什叔叔打过咯?打赢了对吧!”  

“赢了,不过也输了,他赢不了咱只是因为放水了。不过也托他的福,咱才想明白,舍弃了作为神的权能之后,咱确实很难打赢最上层那些家伙了。而且他们的强大多源于他们的身份而不是血脉,于是咱转而去寻找那些天赋血脉就强大的家伙,就这样,咱才遇到了濯耀罗大人。”  

“哇啊——”  

帕森妮特双手捂脸,兴奋地轻声喊了出来,安弗雷德倒还是一脸平静,倒是没有那份困意了。  

“他是守护日落的神明……”  

  

凯蒂狄德是在前往中层传送门的路上遇见他的。  

“我听艾金托什说,有一位神明放弃职责准备离开最上层,所以来送别。”  

濯耀罗一脸平静地看着凯蒂狄德,思索了一会儿面色尴尬——他发现自己忘记带送别礼物了。  

“……你喜欢红色羽毛吗?”  

“您是……濯耀罗大人对吧……”  

凯蒂狄德认出了眼前这只三足金乌的族人,和阿拉克尼族常年担任管理时间的职位一样,三足金乌是管理日出日落等职责的种族。不过就算放弃这个身份,他们也依旧强大。  

毕竟有些神明是因为身处神位才拥有神的权能,而濯耀罗却是因为天赋能力才身处神位的神明。  

“……能与咱一战吗?”  

想通了这点儿凯蒂狄德不禁斗志高昂,自己找了许久的人可能就在眼前,这让她有点儿呼吸急促。  

“呃……好吧……?”  

濯耀罗面露难色,他没想到自己忘了送别礼居然要挨打——虽然凯蒂狄德完全不是这个意思。  

话音刚落,一大团白色就覆盖了濯耀罗视线,想伸手拨开才发现身体不能动弹,睁开的竖眼光芒一闪,预示了有什么危险在接近。濯耀罗不假思索,背后的日轮光芒暴涨,身上层层包裹的蛛丝瞬间被燃成灰烬,还没等他有所行动,眼前就是凯蒂狄德挥来的白色爪子。  

日轮本来就刺眼的光芒再一次增强,凯蒂狄德警惕着濯耀罗周边的高温,只好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但是手指尖端已经有点儿烧焦了。  

但是她倒完全不在意这份痛楚,只有满腔找到目标的喜悦和战斗的兴奋。  

好强……这才是……  

濯耀罗摸了摸脸,那里有一小道划伤。如果不是自己第一时间提高温度来逼迫对方后退,可能就不是擦伤这么简单了——或者说,如果凯蒂狄德抱着两败俱伤的心思进攻的话,她可能会整条右手被烧伤,自己却要失去一只眼睛。  

这是真的生气了,只好下次补礼物了……不过一开始是怎么把我包起来的……?  

思索刚刚的一幕,濯耀罗敢说自己绝对不会看漏凯蒂狄德的动作,但是却依然毫无防备地就被蛛丝裹了个严实,这实在是让人费解。  

并没有太多思索的时间,凯蒂狄德又一次毫无征兆地从眼前消失了。这一次濯耀罗所有准备,身边的温度保持在一个可以直接蒸发蛛丝的程度,却没想到身后近乎零距离飞来一块巨石把他砸了个踉跄。  

一脸懵逼地回头,发现凯蒂狄德不知从哪儿收集到了一些不小的石头,当做远程武器扔了过来。  

“……?”  

这种距离下丢过来的石块当然构不成威胁,濯耀罗扇动翅膀轻松躲开了,同时注意力全部放在凯蒂狄德身上。但是就在石头从身边擦过的那一瞬,凯蒂狄德消失了,同时身后又是一阵疼痛。  

这是怎么做到的……??  

石头碎块从背后落下,动了动背部的肌肉,疼痛并不剧烈。除了凯蒂狄德的力道不足和石头质地很差以外,还因为濯耀罗身边的高温削减了石头的动力。但是几乎是瞬移一样出现在自己身后的凯蒂狄德,和同样像是瞬移一样砸到自己身上的石头实在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不过好像也不是试探的时候……  

濯耀罗苦笑,因为凯蒂狄德也发现了这种石头程度的武器压根没什么威胁,居然用锋利的足来切割地面,视图制作出分量更大的“石块”来。  

不过这样她能扔得动么……?  

濯耀罗刚刚亲身体会到了凯蒂狄德的力气,实在是不觉得她能把如此巨大的石块给抛过来。但额头上却传了来危险的信号,濯耀罗不动声色,却开始继续提升周边的温度。  

凯蒂狄德再一次从眼前消失了,巨大的石块以猛烈的气势和速度砸了过来,离濯耀罗的距离不过两三米——她居然真的挖起地面扔了过来。  

濯耀罗苦笑,如果没有准备的话,这一击他确实可能会受伤,但是现在他觉得赶紧结束战斗比较好,不然天知道凯蒂狄德会干出什么事儿来……大不了之后再向她道歉。  

凯蒂狄德垂下的双手微微颤抖,她刚刚在停止的时间内在同一个角度全力击打石块,如此积攒的力量才让那块巨石砸了过去。但她毕竟是不会成长的幼年肉体,双手和身躯有些不堪负担。  

濯耀罗背后爆发出惊人的光芒,照得他宛如一轮暴烈的日轮。他默默地看着飞来的巨石,火焰从他身边流淌,如同水流一般挡住了石头。不过短短几秒,石块上的草木就燃烧殆尽,同时从外层开始剥落,掉落在地面上的泥土凝结成块,发出清脆的声音——经过刚刚的高温,石块外层的泥土居然已经开始结晶化。  

咚的一声,缩小了一圈的巨石砸在了地面上,阵阵烟雾飘散,证实着刚刚的高温是何等可怖。  

“我……”  

看到这一幕凯蒂狄德脸色很是复杂,她刚刚开口,濯耀罗却已经走到了她面前。  

“抱歉——下次补给你。”  

带着一脸歉意,濯耀罗一击打昏了她。  

  

好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濯耀罗看着倒在自己怀里的凯蒂狄德,挑了挑眉。  

对了,应该是直接送到中层去吧……  

不知道是经过了如何的思考之后,濯耀罗毫不迟疑地抱着凯蒂狄德传送到去了中层,并随便找了间酒馆让她睡下,之后就离开了——看到他的中层的行人和酒馆老板,都对他报以复杂至极的注目礼。  

  

  

“……在那之后,咱一时也无法返回最上层,就在中层的永夜区废墟定居下来。想着有机会的话,就拜托艾金托什让咱回一次最上层……”  

“妈妈的话……可能会因为嫌麻烦就一直不去找艾金叔叔帮忙呢。”  

帕森妮特想了想,毫不在意地说出了大实话,然后一脸天真地望着母亲。  

凯蒂狄德默默地看着女儿,素白的脸颊上渐渐有了点儿血色,。  

……姐姐……真是笨蛋呢……  

安弗雷德默默松开了母亲的头纱,在心里叹了口气。  

  

“……结果咱也没想到,濯耀罗大人居然会因为礼物的事情从最上层下来找咱。就这样,咱请求濯耀罗大人迎娶咱,在有了你们之后,便从永夜区废墟搬到了这里……”  

凯蒂狄德叹了口气,不是因为别的,只是难得讲了这么长的故事不禁觉得有点儿累。  

“妈妈……那个……既然讲完了那可以把我放下来了吗……”  

房间的半空中,被蛛丝裹成粽子状的帕森妮特一脸欲哭无泪。  

“……”  

凯蒂狄德稍稍犹豫了下,牵动蛛丝松开了女儿,安弗雷德看着姐姐,然后松开了母亲的头纱。  

“哇——我以后绝对不说妈妈总是在战斗以外的事情上懒得不行的坏习惯了——”  

帕森妮特扇了扇翅膀,然后发现弟弟向自己投来了惋惜的目光。  

“啊……”  

惊觉自己说错话的帕森妮特马上捂住了嘴,不过被人用眼神提醒后才发现未免太晚了……  

  

  

“今天……爸爸会带什么回来呢……?”  

安弗雷德想起被裹成粽子吊在书房里的姐姐,莫名有点儿想吃粽子。  

“……”  

凯蒂狄德点了点嘴唇,露出一脸自信的笑容。  

“不管濯耀罗带什么回来,咱都可以做成粽子哦。”  

“……真的……?”  

安弗雷德歪过头,睁大的眼睛闪闪发亮。  

“嗯。”  

凯蒂狄德轻轻抚摸儿子的头发,心里不禁想着还好自己在怀孕的时候就开始学习料理了。  

  

  

结果当天濯耀罗带回了一只巨大的魔猪,被凯蒂狄德做成了猪肉粽子,帕森妮特一边大喊着“爸爸你也欺负人!”“最讨厌爸爸了!”,一边把濯耀罗的份也吃光了……  

事后,最上层的人们都看见了一只失魂落魄的三足金乌族人,三天后才恢复成了正常的濯耀罗。  

  

——————————————————————  

PS:好的……大致如上,接下来可能更多的是写两个崽子……不过是不是该先写写濯耀罗这个诡异思维逻辑跟凯蒂狄德的相处方式呢……再说吧,嗯  

  

By——认真考虑要不要为了女儿放弃睡蛛网的凯蒂狄德  

  

  

 

2018/05/14 人外 夫妇 子女
0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