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弹】希望

阅览数:
123
评分数:
1
总分:
10
举报

比起说是非日常内容不如说是学裁内容,全文2200+打卡+RIP零鸦…… 

过度解读有。 

澄对零鸦单方面怀有一些感谢之情。 

  

  

  

自己能做到怎样的程度呢? 

  

——我想,绝大多数的人都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过这个问题。 

歌唱家音域的极限是?医生能治疗怎样的濒死患者?运动员能拿到多少金牌?这次拍摄的电影能获得多少票房?不戴任何设备能潜到多深的水里呢? 

我曾经想过很多次这个问题,身为一个普通人的我到底能做到什么事,但是非常不便利的是,倘若过于勉强自己的话,心中就会产生抵触与厌恶感,身体会被疲惫与压力所压垮。 

当我一次又一次面对自己的极限的时候,就懂得了一个道理: 

  

人类所能达到的高度是有极限的。 

  

……倘若我是作为一个机器人出生的话,也许就会无视感情与痛苦,一直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进,一往直前,无所畏惧吧。 

但我却是作为人类出身的,拥有着脆弱的身体,和敏感的思绪,极限从我出生开始或许就注定了,出生将人划分为三六九等,将拥有着超绝才能者冠以“超高校级”的无冕之称,将低劣于他们的人全部混做一起,丢进乱糟糟的社会里。 

但是我想,在以称号与身份分隔彼此之前,“超高校级”与“凡人”同样都只是……有着极限的“人类”罢了。 

  

是的,即便一直被这个过于重视才能的社会所压迫着,作为普通的人我也并不认为……站在顶点的那些人与我们又有什么差别。他们同样需要进食,同样需要睡眠,同样会喜悦,同样会痛苦……同样会和我体会到同样的世界。 

意识到这一点后,我便不会对自己的平凡抱有遗憾了,也不会沉溺在无聊的自尊心与嫉妒中了。 

所以从那之后,我一直在想…… 

  

超高校级的他死去时是否比现在仍然活着的我更加痛苦? 

  

  

“澄——可以叫你澄吗?” 

  

那是刚来这边不久的中午,少年端着自己的饭盘熟若无人地拉开椅子,坐到了我对面。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那是一位拥有着奇异的异色瞳的后辈,像这样还拥有着这种青涩面貌的人大多还处于莽撞的年龄,但他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表现出来得却要比其他人……更加有目的一些? 

“嗯?”我有点不确认,停下了吃饭的动作,“可以啊……你知道我的名字?” 

“看得出来呢。” 

少年笑着眯了眯眼睛,指了指自己左边的那只眼睛——金色的,迎着光微微弯起的时候就像融化的麦芽糖,比我眼睛的颜色更加耀眼。 

“唔,要等你吃完吗?虽然只是因为觉得无聊想找人说话话而已。”自称拥有着“魔眼”的他像是拉家常那般毫无紧张感的随口问道。 

“不用,能被真田君主动搭话我还挺意外的——”我放下筷子,不由地正襟危坐,这只是我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习惯而已,“要聊什么好呢?” 

“在这边的话果然还是怎么都绕不开的话题吧......”那孩子也放下了筷子,两个人就像是进行着严肃的座谈会那样坐得笔直,“......你觉得怎么样,这地方?” 

  

这个昔日的问题就像微风一样拂过我的耳畔,惊醒了现在站在裁判场等待着裁决到来的我。 

那只是一个看起来无关紧要的小对话而已,但不知为何一直被我记在心里,宛如一颗备受期待的种子,不知道它会开出怎样的花,结出怎样的果……但那确实是那个即将要被再次杀死的少年为我埋下的。 

  

“……唔,从现在的情况来说,说不上有多坏,也不能算作很好。” 

毕竟在现实中也是差不多的情况,不知道自己的定位究竟在哪,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做什么才好,最终沦落为庸人随波逐流。 

  

“如果不抱期望的话就或许会发现惊喜,如果心怀希望的话就或许会担惊受怕。” 

若是害怕被伤害,就连幼猫的柔软都无法体会到,但若是为了这份柔软而喜悦,就会变得难以割舍……区区一个机器人比起以更接近人类为目标,还不如做个完美的工具更好吧? 

  

“……我无法准确定义对这里的感觉,抱歉,这种答案对于真田君来说,是不是有点无趣?” 

你会将这种结局称之为大家的“希望”吗? 

  

那么「真田零鸦」的“希望”是? 

  

  

——“我不后悔。” 

   

正如当初在餐桌时我认真许下的答案,少年用最后的笑容回答了同样的内容。 

  

昔日的我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来到这里的大家都是想要某种东西才会被邀请的吧?我本来以为我并不在意这种事的……结果没想到,其实是我过去没有怎么正视我的渴望。” 

“虽然零鸦说不定已经知道了,但是我还是想亲口告诉你,我那称不上是秘密的愿望。” 

“我之所以想成为超高校级的守灯人,是因为——” 

  

“我其实是一个……非常害怕寂寞的家伙。” 

  

我并不是很擅长说自己的事情,像我这样的人怎样都好,哪怕是被玻璃碎片划伤手心,汩汩地流出鲜血来,那痛楚都像是搁浅在岸边的鲸那般无力而无可奈何,对于我来说是非常遥远而让人困扰的事情……所以对少年说起这事时其实我稍微有点害羞。 

“虽然非常害怕寂寞,但是我却无比想要逃脱所有约束,独自一个人为别人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所以我才想要成为超高校级的守灯人。” 

  

“这样呢……”听了我的愿望,少年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那你不必担心。” 

“至少在这里,在发生什么时会有能够挺身而出的人,会有一直在你身边的人。 

  

“所以,安心吧。” 

  

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的真田零鸦到底推测到了哪种程度了?他是否有预测到今天这一幕吗?我想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在那一天之后紧接着我就见到了他的尸体,不可理喻的非日常也随着到来。 

  

“……承你吉言,我就相信零鸦君吧,谢谢。” 

但没有拥有才能的我却因为他的话心生了憧憬,还有一些好奇,我打量着他的神色,轻声问道: 

“零鸦君也会成为那些人中的一份子吗?” 

  

少年微笑着如此回答我:“我就是希望成为那种人才会来到这里的。” 

  

……这就是「真田零鸦」的“希望”吗? 

  

你有成为你理想中的那种人吗? 

而我……又能如你所述的那样成为我想要成为的人吗? 

我还不是很明白……光是切断自我都无法获得解答,我仍然还没达到自己的极限高度,所以我还不能停下…… 

我会抬起头来注视前方的。 

  

我想成为我想要成为的大人。 

2018/05/14 魔弹论破 第五章
3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