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03548

原创only,不游戏,不同人 Lofter/wb:Seibel 日常手癌 摸鱼手+流水账 所有图禁转禁商用禁私用禁头像√

【第五章】- 心路

阅览数:
33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第五章 - 心路

辛莱港的这场风暴来的快,去得也快。

一场春雪打蔫了早春的樱花,但不过一两天,气温又飙升到了应有的温度。区区几天时间就经历了一年四季。这些年的气候越来越不正常了。本来春季就是流感高发期,反复的气温成年人尚可忍受,但小孩子到了这个季节就很难过。倒霉催的,Wendy一放假就感冒了。Kevin这个春假也就只能缩在家里了。Siea也不在,他想去Siea家蹭个主机都不行,只能窝在家无聊的玩手机,陪Wendy看迪士尼卡通片。

其实平常家长都严格限制他们俩玩电子产品的时间。但赶上春假和Wendy感冒,难得放任他们一会。Crane和Shine两个忙人周末有空在家里休息,点了东方餐馆的外卖,懒得做饭。Wendy感冒被禁止吃油腻橙子炸鸡,两盒子全就被Kevin全抢了。所以Wendy第二天一恢复精神就气鼓鼓的报复哥哥,拿着剪刀想剪他头发,不过就凭Wendy的身高是跳起来都碰不到Kevin的头的。

Crane这个当爹的抱着Wendy笑着打发她。Kevin趁机拿来了手机,给Siea发了消息,求他给小公主带纪念品礼物当赔罪。不过八岁的小姑娘精力旺盛的时间并不长,她没过多久又累又困,被妈妈抱着去午睡。Kevin则被没收手机去写作业。

他们的家的地位是Wendy大于Shine大于Crane。而Kevin则在这个家庭之中,亲密却始终有些尴尬。Kevin八年前来到他们家的时候才六岁,那个时候Shine刚生育没多久。Shine对这个男孩并无恶意,但自己的小家庭突然多了个孩子总需要时间适应。她和Crane从事的职业都很忙,照顾孩子很辛苦,何况是两个。当Kevin大一些之后,开始帮忙看着小女孩,夫妻二人才稍微放松了一些。

书房,也是他的房间。Kevin趴在桌子上对满Pad的数字字母混合无可奈何,思维神游。他偷偷溜出去倒了杯橙汁,溜回来的时候顺手拎回来了自己的手机,给Siea发了消息。想拉着他聊天。但Siea回的很慢,不出意料,他说了他在和父母吃饭,只能趁着间歇回复。Siea还很贱的给他发了这几天的大餐照片,Kevin气得给他刷屏黑色怨气表情,然后关掉手机写作业。

没过多久小公主又醒了,跑过来蹭着他瞎折腾,偷偷的趁他不注意,拿走Kevin手机把他的游戏排名搞掉了。他怨怒的拖着Siea诉苦哭哭哭,Siea拿他没办法,只能说好了给他带特产食品。又是时差问题,没多久他们就断了线。

Kevin感觉自己最近诸事不顺,需要去转发几条锦鲤。

好事儿是晚上全家去看电影。而除了他春假之外其他人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明天家里就只剩他一个了,幸福生活就此开始。

遥远的加特贝洛根,破晓朝阳,晴空万里,气候温暖。

Siea被母亲叫醒,让他起床洗漱准备吃早饭。酒店的服务还是不错的,早上起码有标准早餐,不需要跑远。他翻了个身,伸个懒腰,拿起手机看了眼。

【Siea】:Kevin你!!!???

刷屏的聊天信息通知,都是Kevin贱兮兮的发的电影剧透。Siea本来想抽空拉着Kevin去看的,然而现在他只想掐死Kevin算了。划到最后还有Kevin发的贱兮兮表情和“嘻嘻嘻”……

Siea沉默了一会,又回到:“友尽。”过了片刻再加了一句:“饼干我就分了吃了哟。”

Kevin没回,估计是睡觉去了。Siea呼了口气,甩了甩头发,扔开手机,去洗澡换衣服。等Siea下楼,他爹和隔壁姐弟已经在楼下就坐,而娘还在打理她那长长的头发。

Siea不知道的是,他亲爱的母亲正在楼上试图破解他的手机密码,试图去探查一下儿子主页状况。虽然她自诩是开明的母亲,应该尊重孩子的隐私权。可这个互联网时代,年轻人都过度依赖网络,鱼龙混杂的信息中家长总会怕孩子出什么事儿。何况Isabella对自己的儿子天生的危险指数还是很清楚的。那么天真又二了吧唧的性格真怕被人骗了。

破解密码并不难,但Isabella什么都没有找到。很快她就破案了,Siea没屏蔽他,他纯粹是这几天什么都没发。聊天里面也都是同龄人之间互相开玩笑。相册里也都是乱七八糟的旅行和食物照片,连自拍都没有。

白让人操心一场……

Isabella扶了一下额头,想了想还是决定放手算了,孩子大了也是有自己的生活了。她检查了一遍Siea的朋友列表,确定没有奇奇怪怪的人之后,伪装好现场,下楼汇合。

在楼下和姐弟俩瞎扯闲聊不好好吃早饭的Siea并不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他拿着勺子拨弄,试图碾碎碗里粘成一团的麦片,结果一不小心手滑溅了自己一脸奶……

Isabella很淡定的给自己傻儿子抽了张纸巾擦擦脸。

May瞥了一眼,礼貌地无视了。

等所有人都做好准备打算出发,已经是八点半了。

其实加特贝洛根就和所有的现代城市一样,最繁华最没有特色的就是现代商业区。但百年的文化建筑的积累多的是可以逛的地方。他们上午驱车一个小时去了船舶博物馆。

对于小孩子们来说,他们更有兴趣去看看被电影中神化的古代舰队。他们想登上海船,看船首的海上女神眼睛里镶嵌着黄金,船尾布满青绿色锈斑的锚,伸手把握住船舵。孩子们会遐想一下自己穿着一身百年前海军装或者海盗装在蔚蓝无际的大海上当船长,区寻找传说中失落的宝藏,或者美人鱼的秘密。但当他们真的看到曾经的舰船的时候惊讶的说不出话。并不高的博物馆殿堂之中,排列着数艘曾经在海上乘风破浪的木制舰船,但并没有几艘是完整的。文物不是游乐园的海盗船。

当然,孩子们指的是十岁以下的孩子。

Siea这些青少年对文物还是有一种敬畏感的,十几岁的年龄正是开拓视野的时候,对万事万物的理解不再限于只是好玩。这种熏陶教育在当今社会已经是中产阶级必需品,似乎见多识广是社交必备品,就算家长负担很重也不能让孩子失了面子,想在家休息也得带着孩子出门。Alex和Bella有孩子的时候太早了,有孩子的前十年他们其实都没有多少做父母的概念,都是在奔波生计。现如今他们经济条件比过去好多了,这方面便加倍补偿。

Siea一路拿着手机拍拍照。但可惜为了保护文物,殿堂之中的灯光都很昏暗。照片所能表现的细节远不如亲眼所见,拍了一会儿他就放弃了。May对百年前的精美装饰流连忘返,而Mylle则钟情于巨大的舰船。但博物馆的玻璃隔离了他们和那些旧物,一种放置在箱子之中的隔离感,这让他们很难想象百年船舶在海上驰骋的样子。精美的复刻纪录片也不如宏大戏剧的电影更生动有力。

而Alex其实对古典文化类的相关的东西了解很浅,就算是上学时期闲看的东西也都还给了纸篓。文化虽有它深刻浑厚的积累,但对普通人日常而言,更多的是可以及时享受的娱乐,有兴趣深刻研究的人并不多。Alex对船舶有兴趣的点也就是关于诺瑞文共和国的历史部分了。诺瑞文共和国曾经拥有世界上最强的海上舰队,时至今日他们的造船业依旧为经济支柱。本地人基本都会多种语言,Alex他们一行人在这里畅通无阻,博物馆中也有多语言的讲解录音租借。

不过坐了两天车,难得走路逛一逛的感觉的确要好很多。走马观花的看一圈,走走停停,并没有花太久。Siea随便买了一点明信片和徽章礼物,May买了一个小胸针,Mylle对舰船模型虽然有点兴趣可是太大了带不走。俩成年人对纪念品无感。

出来的时候才十二点多,正好是中午。艳阳高照,但气温也就刚刚攀升到能穿单衣。随后他们离开博物馆,开车径直赶往码头,打算下午做游艇出海。码头周围也算繁华,他们找了好一会儿停车场才远远停下车,沿着海岸一路走到码头。

海风一路吹的真冷。

加特贝洛根纬度靠北还对着外海,只因热带暖流的缘故气温并不冷。辛莱港虽然也是港口,但仍是大海湾之内,就完全不如外海了。

Siea很怂的一上船就进了船舱,父母也顺带进去找桌子坐好。May则在甲板上,靠着栏杆,比划自拍。May今天扎了马尾,头发全部利落的全梳到脑后,又带了棒球帽防晒。她非常明智的没有穿裙子,长裤小外套,裹得严严实实。

Mylle在她旁边找了个边缘靠着坐下,靠着她做鬼脸蹭拍照。

没过一会儿船开了,游艇乘风破浪,颠簸之中,进入大海,远离陆地。

“有没有觉得我们很像亡命之徒。”Mylle突然开口。海风之中他的声音被淹没大半,May依旧听清了每一个词。

“你想多了,算不上。”May收起手机,侧身靠在Mylle身上,“我只是不想回去,一回去就有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等着我,噩梦一样。”

“想从船上跳下去么?”Mylle说到。

May笑了笑,捏了捏Mylle的手臂上的肌肉:“开什么玩笑,这么想玩英雄救美?”

“亲姐,你掉下水我是不会救你的。你自己游个来回都没问题,还能把隔壁的小男孩救了真玩一场‘英雄’”救‘美’。”Mylle淡定的抚开姐姐的手。

“可是人家可爱哎。我记得你十三岁的时候,可劲折腾人啊,上蹿下跳的,满脑子都是热血上头仿佛全世界就你最厉害似的。人家小男孩可难得是安静性子,该救。”

“承认吧你个颜控!”

“呵……说的你不是颜控似的,偷着上Pornhub的时候不也找漂亮的女星看么?亲弟?”

Mylle咳了一下:“靠……你咋知道……”

“你忘了清历史记录。”May很神气的站了起来,“不过老实讲,我觉得我这几天最大收获是重新拾回了对爱情的信心啊!亲弟,我觉得你可以赶紧谈个恋爱,这样你就理直气壮有理由留下了!”

“No。”Mylle义正言辞的拒绝。

“你居然不愿意为你姐卖身,嘤嘤嘤,不是我的好弟弟了。”May捂胸口假装悲戚。

“不是。”Mylle白了她一眼,抬起头认真的看着她:“我想我可能有个更好的办法。”

船舱内。

没一会儿船上就提供了午餐,虽然不丰盛,但聊胜于无。

Alex草草了结了午餐,又习惯性的拿出手机查邮件。他的确在放假,但除了工作之外,同事,朋友,也有联系。他没多少兴趣用聊天软件,更习惯用邮件,再就是短信,最多就是工作人脉。过去十几年忙碌到几乎没有个人生活的状态,已经让他习惯了集中去处理消息而不是时刻盯着。没什么公司的事情,基本都是朋友的问候或者猎头。Cathy想约着他这周末约晚餐。

Alex想了想答应了。

Isabella当然知道Alex和Catherie的关系,但她对Alex又没有任何约束性,他们的关系说白了仅限于抚养孩子。不过Isabella对Cathy仍然心有芥蒂。不过Alex都没吐槽过她前前摇滚男友,她也没办法去指责Alex。但她比较意外的是,Alex无意识的扶额低头叹了口气,似乎有点疲惫。她关心的问了句。Alex却只回了她句“没事,晚上再跟你说。”

他不愿意在孩子面前讨论这些事情。

这有点奇怪。和隔壁两个小孩子所误解的他们浪漫远程爱情并不一样,他们两个人的关系维系其实完全依赖于孩子和一些历史,除此之外他们的生活都是各过个的,感情生活也和单身一样。而Siea是知道的,父母也会很难避讳这个,唯一能给孩子的承诺就是不会给他找新爹妈。Siea见怪不怪了,还隔空跟老妈吐槽过老爹晚上不回家。

但现在Siea似乎全程神游在外,吃饭慢吞吞的,到现在都没吃完。Alex说了他一句,Siea却难得耍脾气,把盘子里挑剩下的胡萝卜一股脑的挑到Alex的盘子里。Alex 以为是Siea是对自己感情生活有意见,可不想跟孩子计较这种事。他

给了Isabella个眼神:“管管你儿子。”

Isabella喜闻乐见Alex对儿子吃瘪,不打算阻止。

没多久姐弟两人就进船舱了,似乎是被海风吹的难受。May很有先见之明的头发全扎紧,Mylle则乱的没法看,还得姐姐从神奇女人包包中掏出一把梳子给他。

从这里到靠北的瑟伦特岛其实坐船大概需要差不多需要一个小时,时间足够他们在船上好好吃一顿。瑟伦特岛上各种海鸟很多,实际上大半部分都是保护区。现在正是海鸟回归生产的季节。岛上严格控制游客。

其实挺反常的,大多数鸟类栖息地都离着人类聚集区遥远。但这里距离现代都市也才一个小时航程。其实周围的航路都是算一算应该归功于诺瑞文公国很早就开始有的自然保护意识。侧面来看公国真的是个富了上百年的地方。

能去岛上的游船就不多,猫猫狗狗之类的所有动物都不能去岛上,岛上定期有人会勘查清理掉外来物种。其次开春又是休捕的时候,鱼类丰富。缺乏天敌,瑟伦特岛每到春天岛上的海鸟满为患。空中鸟瞰,岛上一窝一窝白花花的海鸟密密麻麻。如果幸运的话还可能看到鲸鱼。

人工建筑被严格限制在岛屿东北角的一小块地方,能停靠的船舶必须又许可证。他们的游艇并不打算停靠,只到了海岛的外周,游艇就关闭了引擎。船舱内的游客都到了外面甲板,靠着栏杆,看着海岛上密密麻麻的白色鸟巢,以及在空中飞舞的大批海鸟。游客大多都想:如果能看到鲸鱼就好了,海豚也行啊。但这里距离海岸比较近,其实不是观鲸鱼的好地点。待会游艇会开向比较遥远的深海,那里的机会多一点。但多少都是随运气,能看到海鸟其实就是幸运了,

开阔的水域,游艇关闭引擎之后在海上自由的沉浮。不远处就是一片白白的海鸟,在四周的海上捕鱼。视力稍微好一点的能清晰看到岛上的海鸟。

Siea很崩溃,他在船舱里就发现自己没带充电宝。早上手机拍拍拍,现在手机电量已经没剩多少。他手机最近奇不耐用,但换又很麻烦,只能靠充电宝续命,结果今天走的时候就忘掉了。稍微拍了一会儿就耗光最后一点电了。而且其他人都没带。虽然May的神奇包包倒是带了,但她没这个插口的线。

更倒霉的是,当他们的船慢慢飘远的时候,正好来了一大群海豚。Siea绝望的看全船人都在沉迷拍照。就他只能看看完事儿。Alex拿他没办法,就把自己手机给他了让他玩。Alex把他的智能机用的跟老人机似的,直到现在还剩一大半的电。

你老爹还是你老爹,总能看穿你的。

Alex依仗身高,并没有挤在甲板边缘,而是靠在船舱侧,看其他人大呼小叫。他年轻时候染了烟瘾,后来带着孩子就只好戒掉,但他焦虑症依旧严重,只能用尼古丁贴片缓解。但贴片只能缓释,并不能真的压抑住烟瘾。而他现在就有点焦躁,身边却连贴片都没带。他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盯着远处的水中白鸟扑腾。

即使是相对国民性格冷淡的诺瑞文公国人,见到自然奇景也会难免大呼小叫。其他几个孩子也正在兴奋头上,他们这个架势像是要把船弄翻了一样。但海豚似乎是通灵性,从远处游到了船边,似乎是很活泼在船周围游泳喷水。他们本来想带着无人机来玩的,可周围都是海鸟,还是不要伤害鸟了,拍拍海豚就好了。没多久海豚似乎对这个游戏厌倦了,从船边离开。一群人照片也拍够了,恢复了安静。其他几个人嫌外面有点冷,海豚离开之后就从甲板缩回了船舱。

Alex回船舱喝了点咖啡。Siea,Mylle,都被海风吹的有点头疼, Isabella头发打结,也缩了回去。May靠在船栏杆边上,抬着头看着空中的海鸟。明明裸露的皮肤都被海风吹的冰凉,手指冻的几乎失去知觉,可她的精力似乎全在海上飞舞的鸟群。

海鸟成双成对,一只在海中捕鱼,另一只在海岸上孵蛋或者照顾幼崽。

一双一对,多令人羡慕。

May记得她小时候,赞美的都是一世一双人的浪漫爱情故事。可到后来她长大了,发现别说是一世,能坚持一段时间的感情都极其难得。就不强求一双人,那两个人和平分手之后能不翻脸就已经不容易,就像她现在和前男友的拉扯破事,破烂摊子一大堆,连收拾都无从谈起。唯一能庆幸的事也就是高中即将结束,各奔东西,再不见面。

而成人世界,似乎也不是寻找一双人的好地方。

她的父母当年也是一厢情愿为了爱情结婚,一厢情愿的有了孩子,有了她和Mylle。但之后的数十年,却在分离和琐事之中慢慢磨去了感情。两个人都变了太多,却没有精力去维系感情,更别说所谓爱情的果实。

真是不负责,连只鸟都不如。

May自觉的不是沉迷恋爱的人,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却不可避免的令人心神不宁。一段关系的开始与结束就像是烙印一样,总归是刻在了生命进程之中,成为人生的一部分。就算她想完全抹去所有的记忆,假装什么都美发生过,他那个人不存在,主观的想法也没办法动摇客观的事实。她很烦,烦的并不是前男友的烂摊子,她烦的是飘摇不定的未来,和历史与过去无法从她身上抹消掉的事实。

她的父母生活决定了她前二十年的何去何从,而这二十年将会是她人生的起点。自己的所谓成就也不过是在他们托起来的空中楼阁,在现实社会中也只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一块顽石。她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并没有任何概念,自以为拥有完美人生和光明的未来,直到现在被这些事情点醒才明白过来。

May意识到她的未来不再是充满无限可能,而是深深的被她的现状,无法控制的过去决定和影响,只能走上世人普通平凡的道路。小时候的梦想和欲望都变成了笑话,而自己只能接受她无法掌控一切的并非全能的事实。

如果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过分的欲望,能豁达的接受人生的一切,那么或许才能获得真的心灵平和的幸福,或许就像船舱内那个性格安逸的男孩子一样。

可May不是这种人。她太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心比天高的脾气。而她的未来,她很清楚,无非就是在取得小小成就的陶醉,焦虑,或是失败之后的对自己失望对他人的无力感。所思所行都是众生中微不足道的一份子,洪流中的一个浪花而已。这个时代的所谓成功定义真是浅薄,但令人慰藉的心之所属的安定又极其难求。

真令人不甘心。

但承认自己的渺小并不是多么难。May想了很多,也清楚人生并非是一个概念,而是一件一件小事铺成的长路。别人的地图上所标注的方向标,并不能替自己铺路。

所以还是投入到当下,把现有的事情解决。

没多久,太阳西斜,海上渐渐起了风浪。

海鸟陆续回到了岛上,成双成对,幼雏被包囊在父母的绒羽温暖之下。游船发动引擎,返回大陆。等靠近码头,夕阳已经被海上的云淹没了,至于几束光从云间缝隙逃出来。游人在海港享受了一下一日之中天空最绚烂的时刻,由绮丽绚烂到清透深邃的变换不过只在数分钟之间,嗖的一下就结束了。

他们一行人离开了码头,在码头周围随意的解决了一下晚饭,就回酒店休息,计划着第二天去女神峰游玩。不到百公里之外的女神峰附近有漂亮的雪场,海拔略高所以至今白雪覆盖。山峰另一侧则同样是国家保护公园,适合登山。无论哪个项目都需要耗费体力,所以他们今天晚上打算早早回酒店休息,第二天早起,只为玩个痛快。

从码头赶回来的时候又是Alex开车。三个孩子都要了冰淇淋,坐在后座上啃的开心。

精美华丽装饰的酒店大厅之中,暖光照应下,在靠边的沙发上坐着一位美人。她虽然不再年轻,但举止投足的做派都优雅干练,透着一种精明世故。她膝上放着笔记本电脑,似乎是在办公,但时不时的会抬头打量进门的旅人。直到看到五个人嘻嘻哈哈的从双层门走入,她合上电脑,放入手包,起身迎了上去。

走在最前面的Siea差点撞了个满怀,他有点尴尬的说了声对不起,但被对方的气场压得说不出第二句话。他身旁的Mylle愣了一下,一时似乎卡壳。

May看到来人,嘴角却勾起了一个近乎邪性的微笑。

“我们亲爱的母亲。我们可没期望着会见到你。”

  

  

  

  

  

TBC.

呼——

发布赶上了进度,暂时完成了现代AU的前五章,

目前共计3W4K字。

剩下的故事继续慢慢写……

写文速度慢真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