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线一

阅览数:
77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主线01

沙漠居住区域边缘地带发现了一只死亡的黑鸦,尸体支离破碎。

虽然说已经有一半身体被风沙掩盖,但暴露于黄沙上的那一部分也完美的诠释了何为惨不忍睹。捕兽夹的钢齿刺穿了肢体,部分骨骼扭曲程度过大而钻出了躯干。

值得注意的是,尸体周围散布着一些不属于黑鸦的狂放鸟羽,像是食腐的兀鹫所留。

被捕食的大型猛禽驱赶至此,伊莱尔目前只能得出这个结论。

“没人会把乌鸦和眼线联系到一起。”

傍晚的风扬起了不少沙尘,将带能抵御风沙的斗篷为脸色阴沉的妹妹披上,伊森措辞谨慎的安抚着。

鸦群一直是伊莱尔颇为依赖的消息来源,身为商队医生的她偶尔肩负着刺探情报的任务。这些忠实的鸟儿就好比她在黑夜中行走时手中所持的火烛,总是能在恰当的时候带来恰当的消息。

且不说自家妹妹有多珍爱群鸦,自雪域行商至沙漠,可供调遣的黑鸦数量急剧下降。斥候数目的减少往往意味着情报方面的疏漏,因而仅仅是损失一员就足以让她颇为恼怒。

“但我会。”伊莱尔的语调与平常无异,但伊森了然那平静之下掩藏的怒气。

“说不定是没有刺探到什么消息的小家伙。”他尽可能的抚慰自家妹妹的情绪,“不必放在心上。”

“万一错漏了什么……”伊莱尔依旧很不甘心。斥候的损失意味着什么哥哥是知道的,但她也不得不承认他的话有些道理。

兄妹两除却外表高度相似之外,几乎没有相似之处了。她凡事总喜欢预想到最糟糕的结果,而伊森则相反。乐天派的模样让人总觉得伊森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地方,他好像总是相信所谓的“奇迹”,不论现状有多么的糟糕。

也许真的只是一只没有探听到什么消息的小家伙……

“持场中立。”伊森清楚她在想些什么,在担心些什么,“我们只是商人,有些时候也要学会无视些情报,我的好妹妹。”

兄妹两的性格差异在有隐藏冲突时表现的最为明显,妹妹是只要不影响到自己就万事无忧,任凭冲突双方风起云涌。至于哥哥——

他本是乐于见到起冲突的,从某种意义上讲,他颇想成为冲突的导火索或是类似于给干柴添上最后一粒火星的人。这就和在钢丝上骑着独轮车的小丑一样,线的两端被人心不在焉的固定,某一方露出了并不算明显的行迹,偷偷摸摸的筹集着必须的用品,并为此支付了不少代价。而另一方的行为则是较为张扬,或者说是不愿避讳,抱着想要把事件广而告之的目的,不过是现在还未采取行动。

而那个小丑,只需要在某个恰当的时机绷断那根钢丝,届时人们只会关心两端的冲突,又有谁会在意绷断钢丝的小丑的生死?

他当然知道这贫穷的沙漠里酝酿着什么样的风暴,但在他潜入这风暴中心之前,他必须保证伊莱尔远离,虽说自家妹妹这方面并不让人担心。

“该回去了,乌勒尔和巴巴尼亚还等着我们一起吃晚饭。”伊森诱劝着,握住伊莱尔紧攥成拳的手。

——————————————————————————————————————————————————————

在人们的印象中,夜晚总该是寂静骇人的。

但在沙漠,夜晚才是狂欢的开始。

不是第一次行商来到沙漠,巴巴尼亚熟悉那些居民区的好去处——比如说那些有着珍馐的酒馆。美食往往出没于街边小巷而不是那些富丽堂皇的地方,刚开始巴巴尼亚所选的这家酒馆还让有着洁癖的伊莱尔在门口观察了许久以确认这里的食物不是她想象中的糟糕。等菜品上桌的这段时间,巴巴尼亚也观察到了医生的坐立不安。同开一间诊所他自是了解同伴的一些小毛病,但他也十分了解她的胃口。因而等到食物入口的时候,伊莱尔所露出的那种惊讶的神情自然也是兔子先生意料之中的了。

“沙漠地区因为炎热很难种出新鲜的蔬果,所以仙人掌就成了当地颇具特色的美食。”

巴巴尼亚,乌勒尔,伊森和伊莱尔围坐在矮桌边,碗里是餐后用于解腻的腌制仙人掌。佳肴总是能缓解人心中的不安,伊森很开心看到伊莱尔的脸色好看了不少,乘着这份兴致他便有了想摸一摸兔子先生毛绒绒的尾巴的想法。

说起来他对巴巴尼亚的尾巴一直都有想法,在雪域的小诊所里,那团可爱的毛球总是占据了他的视线的一角。但平时碍于身高上的差距以及伊莱尔严令禁止自己对兔子尾巴有非分之想,伊森总是没能得逞。

“你去骚扰别的人,我是指,那些平时爱和你玩的孩子都没问题,但是——”

伊森了然之后的台词,因而并不敢在妹妹面前太过放肆。

但小男孩的腰和屁股有着世界上最好看的线条,又有谁能够拒绝这美好。这么想着,伊森就悄悄地将手伸到了巴巴尼亚的凳子后面——

“咳。“

“是被烟呛到了吗?”托巴巴尼亚的福,伊莱尔和乌勒尔这位小少爷的关系还算不错,小少爷的性子也不像是他表面那样不愿近人,对于关系不错的伙伴也十分上心。

“有一点。”伊莱尔回答,眼神却飘向了伊森伸出去的那只手的方向。

“被烟呛到了就开一下窗户吧哈哈哈哈哈。”伊森只得灰溜溜的把手缩了回来然后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但事实上剩下的两人都十分清楚发生了什么,巴巴尼亚很自觉的往远离伊森的那一侧挪了挪凳子,并确保自己的尾巴是在伊森够不到的地方。

至于乌勒尔,则是取下了椅背上的斗篷,很熟练的盖住了自己裸露在外的腿部。

相处了这么久,伊森这点小心思大家都心知肚明,以至于巴巴尼亚思考了很久到底要不要把自己在沙漠认识的好友介绍给他认识。

离窗户比较近的是伊莱尔,她侧过身,小心翼翼的推开了破旧的木窗——

一只黑鸦正停在木沿边梳理着自己的羽毛。

——————————————————————————————————————————————————

提早结束了聚餐,巴巴尼亚和乌勒尔先离开了这条破旧小巷。雪域商队驻扎地不同,比起大队蒙太奇商队驻扎的是离中心区域远两条街区的驿馆,所幸是隔得不算太远,日后聚到一起不算很难。

目送着两位可爱的小男孩走远,伊森收起了那副吊儿郎当的笑容,转头看向半个身形隐藏在阴暗中的伊莱尔。她的臂膀上是刚才的那只梳理羽毛的黑鸦,正低声在她耳边说些什么。在外人听起来是聒噪的鸟啼,伊莱尔却能够解读其中所包含的信息。

伊莱尔没有什么神色变化,伊森却凭着兄妹间良好的默契感知到了现在她并不想谈论有关之事。

“……先回驻地吧。”伊莱尔扬手让黑鸦离去,少见的,她取下了自己的眼镜。

二人并肩走着,白昼夜晚的温差伊莱尔并没有很好的适应——或者说是她所听到的消息让她颇为心惊而导致了自己的手脚冰凉。本能的,她想去抓住一些带有温度的东西,而伊森的手就在自己身边。

“……”伊森没有多言,也只是握紧了伊莱尔的手。

走出这阴暗的小巷,不远处便是沙漠的富人区了。装潢还算豪华的宅邸中不时传来此起彼伏的狗吠声,方才路过的深巷中穷苦人家的孩子却在啼哭不止。

沙漠这片地域孕育着无数的可能性,恶劣的环境与激烈的生存斗争使任何事物的存在变得合理。在人类与兽人的目光所及之处,它以充满着别样风情的一面示人。而褪下这层外衣,盗窃,色情,赌博与走私,皆以生存为借口卑劣混乱且堂而皇之的存在着。有人殚精竭虑为了更好的未来而铤而走险,有人为了获取立足之地而冒险一搏。

活下去,为了生存。

“商人只需要做好商人的本分就可以了,其余的不需要我们过多操心。”脑海中浮现的是首领仿佛知晓着什么,并乐于看那些不知晓的人为此团团打转的神情,“只是伊莱尔,记住,不要让眼睛忽略那些它应当注意到的事物。”

究竟应该注意的,是朋友,还是敌人?

伊莱尔用手指摩挲着自己的镜片,好像是在思索着。

但她早已放弃了思考——因为从一开始,她就被告知不得去挖掘问题的答案。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