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00133

=雪卡林/全力hwm與凝津中/肝臟掉落不定時/人生的盡頭是瘋狂,瘋狂的盡頭是美少女,所以人是為美少女而生的。(誑言)

關於她在那天失戀一事

阅览数:
109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一個西幻paro,死靈法師野兔與聖騎士布萊茲,sjb和r18g預警】

      

兩個客人站在這家破舊旅店的櫃檯前,在肥胖的老闆娘數點完那串銅錢前盯著墻上的鐘錶。

這兩人一男一女,看打扮都是旅行慣了的人,在此刻因臉上泥濘的汗水而顯得有些風塵僕僕。男的大概二十多歲快到三十,六英呎有餘,手上盡是些傷疤,比一般的鄉下漢子來得還要健壯,在袍子底下可能穿了中型甲,或許是因為休息不好,臉色有些蒼白過頭;女人則看起來更年輕,但也已經到了會被稱之為青年的歲數,她長得挺漂亮,就是頭髮有些過於蓬亂,顯得有失形象,懷裡抱著個繈褓似的東西,那孩子似乎還在睡,臉為了遮陽而帶了層黑紗。

“一天晚上,一間房。”男的說。

“要加點錢吃早餐嗎?”

“不,那就算了,馬也在您這兒託管。”他又回道。

在他們說話的檔口,那個年輕的黑髮女人時不時向著門口張望。街上,憲兵隊穿戴整齊,像一尊尊雕像那般矗立。

“您的妻子可真漂亮。”老闆娘心不在焉地評道,她把零錢扔上了檯面,一起被扔上來的還有一把鑰匙,那幾顆骯髒的銅板很快就被拿走,“樓上第三件房間就是。”

女人輕輕笑了下,男人想說些什麼,卻止在喉間沒反駁,他在道謝之後帶著那個漂亮女人上了樓梯。他們倆在上樓梯時相視一笑。

“妻子。”她重複那個詞,好像在說什麼特別好笑的事,“我和你,妻子。”

他沒回答,但明顯也被逗樂了。兩人快步上了樓梯,在窗口看著街上的憲兵隊,這群王國的守衛者正在尋找那隊聞名天下的冒險者。那支本該是英雄的隊伍在那場戰役的節骨眼上背叛了全人類。

他們說隊伍的領袖在那一戰後死亡,牧師和野蠻人被關押,弓手逃出國境,而魔女和聖騎士下落不明。

“如果我們兩個人正常一點,或許我會做你的妻子吧。”過了一會兒她說,而他不置可否。他們進了房間,她哼唱著搖籃曲做每日功課,而他向自己的神進行禱告。兩人在精疲力竭後進行了洗漱,是男人先睡著的,過了會兒,他被街上的響聲給驚動起來了。

他摸到床頭的劍,連日脫逃讓他沒什麼機會脫掉身上的中型甲,卻偏偏在今日剝離了下來,沒有時間了,他們幾乎是即刻就起身出發。直到憲兵隊拐進小巷、追向那對男女,宣佈逮捕那支傳奇的隊伍最後的兩人時,魔女都還在哼唱著一首唱給孩子的歌。

在那首歌中,國王的勇士們看到曾經的聖騎士強健卻變形的身軀,他瘋狂的雙眼,還有那屬於死人、在月光下蒼白得墓碑一樣的雙手,在無數次斷裂之後又被縫合起來的兩肢揮舞著的巨劍。

而她輕搖繈褓,唱著一首歌。

     

他們逃出城市時已經是又一天的清晨。死而復生的聖騎士在馬背上低吟、囁嚅、咆哮,與任何一個聖潔的靈魂無法忍受遭受褻瀆的肉體別無二致。他一次又一次地呼喚著她的名字——同時也是他的神的名字,就像一個孩子懇求自己能得到母親的慰藉。

“沒事的,”她又一次說,“我是你的溫床,也是你的墓碑,何況,你的心也在我這兒,你會比任何人都駐足於永恆之前的。”

他終於被安撫,冷靜了下來,又回到之前的神情。她抱著他的腰,懷裡,他的心臟在繈褓中緩緩跳動。

   

不管怎麼說,她是失戀了。

  

   

   

2018/06/13
3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