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rocity】第一幕 Pelops家族

阅览数:
64
评分数:
1
总分:
10
举报

该篇是18年的作品《Atrocity》,    

目前放上第一卷的第一章作为纪念。

==============================================================   

Cannibalism and filicide are atrocities and taboo.

Tantalus,Zeus之子,

出身高贵,尽受诸神尊敬,

可他并不配与诸神共享福祉,

那是在宴会上,为了试探诸神是否知晓一切,

他将儿子Pelops推下锅,煮成食物送到诸神的面前。

除了失去女儿的Demeter精神恍惚中食下Pelops的肩胛骨,

诸神皆知晓他的诡计,

为了那无辜的Pelops,

诸神借用命运女神Clotho的手让他复活过来。

而Tantalus因为他的罪恶滔天,

当场被诸神打入地狱,

永远承受着苦痛与折磨。

其一,他将站在一池深水中间,

波浪就从他的下巴下翻滚,

可他要忍受着烈火般的干咳,

喝不上一滴水。

其二,他的身后就是湖岸,

只要抬头张望,

就能看见岸上的果树果实累累,

可即便它们就吊在他的额前,

每当他想摘取,空中就会刮起一阵大风,

将树枝吹到另一边。

其三,他的头顶将吊着一块大石头,

随时都会掉下来,将他压得粉碎,

这就是诸神对Tantalus的惩罚,

让他永无止境地忍受这三重折磨。

至于复活后的Pelops,

本就是个貌美的黑瞳少年,

海王Poseidon更为他堕入爱河,

还将他带上奥林匹斯、亲自教他驾驭战车,

可Pelops在那里的日子并不长久,

他终因为他父亲的行径,被Zeus丢出了奥林匹斯。

数年后,Pelops之子Atreus,

有关他家族复杂又异常堕落的命运开始了。

-

Pelops(Ⅰ)的孩子们几乎都在父亲的荣耀下长大,特别是与宁芙Axioche(Ⅱ)生下的Chrysippus(Ⅲ),也许是他在所有孩子里最像自己,Pelops十分溺爱他,甚至到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程度,以至于招致其他几个孩子的嫉妒。

“今年的祭品一件不能少,父王知道的话一定会很生气。”

看着手中的清单,黑发黑眸的Thyestes(Ⅳ)只知叹气,无助地望着眼前的纪念碑(Ⅴ),“Atreus(Ⅵ),你说父王每年都会来祭拜母后的追求者们,会一同为我们向死者祈祷吗?”

“父王可是得到母后的胜者,我倒不觉得会再劳烦先人关照我们这些Hippodamia(Ⅶ)的孩子。”

说话的青年是Atreus,他的样貌完全继承了他的母亲Hippodamia,可无论那墨黑色的长发与亮金色的双眸,Atreus并不与双亲相似,他的模样较为冷清严肃,因此即使微笑,也会给人一种冰山化开的错觉。就连Pelops也经常开玩笑说‘如果拿到以前,Atreus站在我身边都可以当作稳重的兄长’。

平日,Pelops从不对自己的家人见外,甚至任何时候都可以面带笑容地拥抱他们。只是Chrysippus出生后,Pelops给予身边人的关怀全落在了这个儿子身上,因此Atreus和Thyestes也从懂事开始就脱离了父亲的宠爱,变得独立。

“不过……核对清单这种事,不应该交给下人去做吗?”

这时,Thyestes将手中的清单一丢,让眼前的Atreus接住道:“这种事让我们王子来做……还不如安排我们去走访他国做外交的好。”

“父王总有自己的安排。”

眼前的Thyestes,虽然气质上与Atreus完全相反,但也是个王子,可他残酷暴虐的性情已经渐渐表露,再加上狂妄不羁的气势使蓬松柔软的黑发更显张扬,双眸也如同深渊那样带着贪念,他将注定不会满足现况,而谋求或争取更多利益。

不过,Thyestes与Atreus本就是连Poseidon都为之倾心的Pelops的孩子,因此在Pisa,他们是许多少女的幻想,当然,他国的公主也是。

“说到底,能够对父王言听计从的也只有你了Atreus,就连我也不想在那个Chrysippus面前摆出一副好哥哥的姿态。”

“Chrysippus也没怎么得罪你吧,为什么不能像其他兄弟姐妹一样好好对待Chrysippus?”

听到这里,Atreus不住笑了出来,其实心里也有些隔阂。

“父王单独宠他,我很担心将来会是谁接手这个国家,因此话先说在前头,任何人包括你继承王位都可以,但是Chrysippus的话我绝对不同意。”

Thyestes说完,就转过身看着Atreus的双眸说,“仗着父王宠爱独揽全部财产,这种事我决不允许,而且他跟我们只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外来的私生子,我从没有把他当成家人看待。”

“……”

这个时候,Atreus笑着挑起眉毛,心里明白却没有做出响应。

其实Thyestes这样想他也不是不理解,毕竟Pelops的其他孩子们也一样不喜欢Chrysippus,但无奈只能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谁都不想因为得罪Chrysippus令父王不高兴。

只有Thyestes,其实他属于那种很冲动的类型,因此也不善于掩饰自己。

“为了今后的日子,还是试着和Chrysippus握手言和吧,Thyestes。”

说到这里,Atreus刚想上前拍拍兄弟的肩膀,就听见不远处有一道声音逐渐接近过来,并且带着很多的随从。

“Atreus!Atreus!!”

金发的Chrysippus一路飞奔,完全不顾身后那些紧跟上来的侍从们,正向着这边招手。

而Thyestes的脸很快就垮下来,干脆转过身看都不看。

“怎么了Chrysippus,有什么急事?”

一看着Chrysippus跑到面前,Atreus立马放松下来,微笑着走上去问,“有什么事直接唤人来叫我们就好了,你不用亲自过来。”

“但那是Atreus哥哥的事,我并不想托付给任何人。”

说完,Chrysippus看向了一旁的Thyestes,稍许收敛了点,“父王现在召你回去,马已经在前面的森林里备好了。”

“……父王?”

一下子,Atreus满心思疑惑到底是什么事,并且回头往Thyestes那边看了一眼,见他没有声音,才转过头笑着对Chrysippus说,“那好,我跟你走。”

说罢,Atreus上前搂住兄弟的肩膀,与他向树林共行。

“听说你最近在为Nemean(Ⅷ)的比赛做准备,在Laius(Ⅸ)的身边学的怎么样?”

“非常好,Atreus,我敢保证没有人比他教的更好了。”

说着,Chrysippus也搂上Atreus的腰,在所有兄弟姐妹里,只有这位兄长对他最好,其余的除了Thyestes,各个都爱献殷勤、拍马屁。

“只可惜我希望是伟大的Poseidon来教我,不然我能学的更快。”

“你啊,要求太多了。”

说着,Atreus捏了下Chrysippus的脸,一来到骏马前便松开他。

“只是……Atreus?”

就在这时,Chrysippus本来清亮的嗓音突然变得低沉,使得Atreus有些意外,疑惑地盯着这位貌美的兄弟,“怎么了?”

“呃……该怎么说好呢,有可能是我太敏感了。”

说着说着,Chrysippus突然走近Atreus,牵起他的手,“有时候,Laius会这样一直牵着我,虽然我们不是兄弟只是朋友,但我总觉得……怪怪的。”

语毕,Chrysippus低下头,纯黑色的双瞳深处仍没有任何混沌的色彩,也全赖Pelops平日里对他的精心爱护。

“……可能你是多心了吧?”

Atreus听到这里,抽开手摸了摸Chrysippus的头,叫他换一种角度去看道:“你想想,Laius一直都是父亲的养子,他跟我们不同,离开Thebes又一个人生活在这里,Laius的兄弟(Ⅸ)夺走了他的王位,因此再怎么不甘这些遭遇,他也一定很希望自己能有个可爱的弟弟信任,就像你这样。”

“真的吗?”

Chrysippus忽然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Atreus。

“嗯,一定是这样。”

说着,Atreus离开他,走到了自己的骏马前,翻身上去说,“所以不用担心了,Chrysippus。既然Laius是父亲的养子,也就是我们的兄弟。”

“……嗯。”

而Chrysippus先迟疑一下,就接着点点头,对Atreus的这番话深信不疑。

***

从纪念碑直达Pelops宫廷的路程虽然并不远,但一路上Atreus总耐不住心思,平日里Pelops很少叫唤他,今天却突然找他、连Chrysippus都亲自报信了,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父王。”

“Atreus,你来了。”

即便已到中年,Pelops的美貌也依旧没有因为岁月流逝而减退半分,诗人们至今都在传颂他与Posedion的恋情,以及那双明亮的黑瞳,那是令强大的海神最为动心的地方。

因此,想来被世人称为‘Poseidon宠儿’的Pelops ,他的孩子们也自然各个俊美、国色天香。

“我找你过来,是有件东西想送给你。”

Pelops说完,便笑着将一块用织布包裹完好的长状物品送到Atreus面前,告诉他说,“当时我迎娶你母亲之后,建造了第一座Hermes神庙(Ⅹ),Hermes也将它交给我作为奖励。”

说着,Pelops突然有些怀念起过去,却意味深长地说,“我这一生尽享了众神的怜爱恩惠,是他们将我从那个狠心的父亲手里救活过来,因此有什么过错,我都希望不要牵连到你们身上。”

“……”

听到父亲说出这样一番话,Atreus有些不太明白Pelops的用意,但他还是好奇地将织布掀开——那是一把Hephaistos所打造的黄金权杖(Ⅹ),玫红色的宝石镶在顶端,透着光辉闪闪发亮,仿佛能将夜晚照耀得像白昼那样;其制工纹路也都不是地上所有,复杂的花纹刻画着星座与神话故事,包括时盈时缺的月亮与太阳的光辉,权杖将这一切都聚于一身,足以是不亚于埃基斯之盾的神物。

“父亲,这是……送给我的……?”

瞬间,Atreus面对Pelops这突如其来的厚爱有些晕眩,可他又很欣慰,原来父王是有想着他这个孩子的。

“你拿着它,就证明了你在Pelops家族的地位。”

Pelops这时上前一步,虽然听上去似乎还有后话,可他并没有说下去。

“谢谢你父亲,我一定不负所望。”

这一刻,Atreus仿佛进入了一个美好的梦境,并且从他离开Pelops的身边拿着那把黄金权杖开始,他就像孩子一样在太阳底下欣赏着它,也坚信父王现在已经选定了王位继承人,甚至还比任何时候都要有自信,将来成为Pisa国王、拥有Pelops一切的人,就是他Atreus。

只是,如果要问Myrtilus(Ⅺ)的诅咒在Atreus的身上从何时开始,那便是Chrysippus的死。

Ⅰ:Pelops, a king of the Eleian city of Pisa and the eponymous overlord of the western Peloponnesos, the so-called "Island of Pelops".

Ⅱ:Axioch,a nymph in Greek mythology. She was the mother of Chrysippus by Pelops. Elsewhere she is referred to as "Danais".

Ⅲ:Chrysippus, a divine hero of Elis in the Peloponnesus, the bastard son of Pelops king of Pisa in the Peloponnesus and the nymph Axioche or Danais.

Ⅳ.Thyestes,the son of Pelops and Hippodamia. He was a king of Olympia and father of Pelopia and Aegisthus.

Ⅴ.In order to atone for the murder of Myrtilus, Pelops founded the first temple of Hermes in Peloponnesus (Paus. v. 15. § 5), and he also erected a monument to the unsuccessful suitors of Hippodameia, at which an annual sacrifice was offered to them (vi. 21. § 7).

Ⅵ.Atreus, a king of Mycenae in the Peloponnese, the son of Pelops and Hippodamia, and the father of Agamemnon and Menelaus. Collectively, his descendants are known as Atreidai or Atreidae.

Ⅶ.Hippodamia,also Hippodamea and Hippodameia,the queen of Pisa as the wife of Pelops.

Ⅷ. The Nemean Games were one of the four Panhellenic Games of Ancient Greece, and were held at Nemea every two years (or every third).

Ⅸ.Laius, In Greek mythology, King Laius, or Laios of Thebes was a divine hero and key personage in the Theban founding myth.[ While Laius was still young, Amphion and Zethus usurped the throne of Thebes. Laius was welcomed by Pelops, king of Pisa in the Peloponnesus.]

Ⅹ.When Pelops had gained possession of Hippodameia, he went with her to Pisa in Elis, and soon also made himself master of Olympia, where he restored the Olympian games with greater splendour than they had ever had before. (Pind. Ol. ix. 16; Paus. v. 1. § 5, 8. § 1.) He received his sceptre from Hermes and bequeathed it to Atreus. (Hom. Il. ii. 104.)

PS.权杖是古希腊王冠的象征,是王权的象征,这里的权杖也是将来《伊利亚特》里阿伽门农手中的那把。

Ⅺ. Myrtilus,a divine hero and son of Hermes. It is uncertain whether the family curse came about because of Pelops’ murder of Myrtilus or the blasphemy of Tantalus.  Regardless, the family of Pelops would endure terrible tragedy.[剧情安排为Atreus家的诅咒因Pelops对Myrtilus的谋杀而起,即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