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03626

是个文手,画画在学。 头像是兽圈的兔子女儿。 热衷于脆皮鸭与和平安宁没有斗争的感情故事。

北雁组主线:童年时期(3)

阅览数:
14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北隼鸣……嗯,欢迎回来。你有空吗?”

东南雁走下楼。北隼鸣正好从外面玩好回家,走进门的时候被深蓝色头发的精灵拦住了。雁微微低着头,背着手,声音很小像是在试探一般。

人类愣了一下,然后噗嗤的笑了,伸出手使劲地揉了揉他的头发。可能是因为用力过大,东南雁下意识地抓住了对面的人的手把他推了开来。各自退后之后他才意识到刚刚的行为可能不太妥当,刚想道歉却被隼的话打断。

“有呀。我可以一直陪你的。”北隼鸣歪了歪头,猜测到,“一起玩游戏吗?”

“是。联机。新建一个地图玩吧。”因为我不想把好不容易囤积的十几个箱子的铁块分享出来!以前从来没和这个人类玩过游戏,万一他是个菜鸡呢。

“是mc?”北隼鸣问。雁有点惊讶,因为他从来没想过一个像这样的现充居然也会玩游戏——这倒并不是地图炮,只是他真的觉得这很不可思议。他点点头。

“啊那我会玩啊!命令方块你会吗?我可以教你那个,还有红石,我都会一些的。”

“诶……你会这么多啊。”

“平常我也玩游戏的好吗!”

“我知道,只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北隼鸣眨眨眼,看着面前一脸奇妙表情的东南雁。他们都开始思考,是不是应该稍微改变一下对双方的看法。注视了许久,东南雁又有些生硬地移开了目光。

“那些和你一起玩的人肯定很喜欢你吧。”

“全都喜欢我这个我倒是不知道啦,但是我很喜欢他们哦。他们都是好人。”

“或许你天生就是领导者。”

“不是啦,雁——呃,东南雁,你也可以做得到的啊!”

“……谢谢你喔。”

“我是说真的!你可以的!”

“谢谢。”

“呃……没事儿?”

即使北隼鸣再怎么努力最终也无法避免这个尴尬的局面。他只好耸耸肩,然后从雁身边走过,哒哒哒地跑上楼。东南雁的目光一直跟随着这个人类,却站在原地没有动。

他看到那个人类在二楼停了下来,扒着扶手朝着自己挥挥手,说着让他过来。东南雁这才反应过来,偷偷地笑着点点头,跟着跑上楼。

                 

北隼鸣推了推身边的精灵。起因是玩游戏的时候突然发现东南雁在游戏里的人物不动了,起先以为是卡顿了也没管,之后他再和雁说话雁也没有再回复。

东南雁不会是睡着了吧。他怀疑着,轻轻地推推身边的人,低声喊着他的名字。东南雁没有回应。嗯,看来是睡着了。北隼鸣叹了口气,退出游戏,然后搭着他的肩往自己这边拢,让精灵靠在自己的身上。好啦,现在东南雁都已经睡着了,还玩什么游戏。

隼微微侧过身,挪动身体让雁靠的更舒服一些。他盯着精灵的脸看了好久,表情有些呆滞却又感觉像是聚精会神。

明明只比自己小一个月,为什么……总感觉像是哥哥在照顾弟弟一样呢。不这肯定也不是兄弟情吧毕竟都没有血缘关系,只是恰好年龄相仿。东南雁总令人担心,也不出去玩,就知道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也不和人亲密接触。

谁知道他在搞什么呢?嗯……这就是所谓的天才总是孤单的道理吗哈哈哈。东南雁之前也有和自己提过,关于他的一些奇怪的想法和创意,比如“让世界和平的唯一办法就是一个核弹把世界炸了”“关于为生活中的不幸和奇迹赋予数值然后进行预测未来的计算”“要是你过得很苦那就证明你未来会是个大人物,不过我情愿过得平平安安”。

北隼鸣是完全不理解。他努力去猜测去尝试跟上东南雁的思路,却被东南雁看穿了这份徒劳的努力。于是,精灵翻了个白眼,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和北隼鸣分享过自己的想法。

“遇到这种事儿谁会甘心啊。”北隼鸣轻声地自言自语道,长叹一口气,把精灵搂在怀里。啧,这完全就是一副哥哥照顾弟弟的样子嘛。不知道东南雁醒来后知道自己被搂着会不会生气呢哈哈哈。

迷迷糊糊中,隼也有了些睡意。于是他闭上眼,不由自主抓着对面的人的手,调整呼吸。脑内却不断浮现出各种各样的想法——可惜他都记不清了。唯一能够记起来的,则是睡着前最后一个想法。

“我要成为像东南雁一样聪明的人。”

             

再睁开眼的时候,对上的便是精灵的目光。他没有动,也没有生气,就是这么平静地看着自己。北隼鸣有些莫名其妙,同时也在心底暗自松了口气。看样子应该是没生气。

“雁,几点了……?”

还没清醒过来,居然忘了称呼东南雁的全名才是合理的做法。这下东南雁该彻底生气了吧,不过,雁这个叫法还真是好听啊。

“……快六点了。”

“这样……对不起啊。没有叫你全名。”

东南雁意外的摇摇头,表示不在意。人类自然也不好说什么,不知道该做什么便重新磕上了眼。再睡一会儿好了。

“我做噩梦了。”

倒是精灵先开口了。隼睁眼,看着他。

“这样啊。没关系吧?我在。”

“……是个很可怕的梦哦。”

“诶?”

“我梦到我变成你这个样子啦。”

东南雁说着,眼里却分明是温柔的笑意,语调听起来也轻松。北隼鸣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于是笑了笑,伸手拍了拍精灵的脑袋。

“那不是挺好的嘛。”

“是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