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96426

凝津六期*单元剧(FINAL)*手书预备中 填坑填坑投喂自己填坑填坑。 极简主义不会设计衣服,配色杀我。

V1·鲸岛花海

阅览数:
109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认出那个无比聒噪嗓门大到几乎盖过夜店吵杂的金属音乐,还一边拼命向自己高举手臂挥舞的家伙时,百筑空蝉非常后悔自己在来福音镇的巴士上对妹妹夸下的海口。   

虽然在一分钟之前,他还在坚信那个理念。   

说什么一定不会遇上熟人的,这不就遇上了吗。   

仅存的侥幸心理片片尽碎,在鲸岛中气十足地飚出第二句‘老板你的头发是真的的吗!?’的时候当机立断穿过舞池提溜起对方的衣领。   

“抱歉你朋友我稍微借用一下。”   

空蝉和颜悦色地对似乎是部下同行者的男性说道,这大约是他最后的礼貌,下一秒他连等待回应的时间都没留给对方,便单手捂住鲸岛的嘴巴将他想说的话第一时间都堵在了喉咙口,然后往自己的座位这边拽。   

大抵是散发出的不悦实在太过溢于言表,作为鲸岛同行者的男性木讷地点点头,抱着公文包不知所措地坐在那里,不时向这边投来饱含担忧的视线。   

见义兄折返回来,百无聊赖地搅拌着长岛冰茶的百筑咲兔朝被兄长带回来的人抬手到了个招呼:“鲸岛先生,晚上好。”   

“嗯嗯!”还不能说话的鲸岛花海立刻弯了眉眼,冲咲兔笑成了一朵花。   

“你先在这里坐好,”空蝉把他按在邻座的高脚凳上,在松手之前还恶狠狠地补了一句,“待会儿我松开手你再乱喊乱叫,就给我上台来一段钢管舞让我检查检查你有信心丢下手头工作跑出来度假的资本到底有多少。”   

鲸岛猛点头,双手放在并起的大腿上,一副乖巧无害的良民模样。   

面对自家花旦这个样子,空蝉也提不起什么劲去生气了,他耷拉下眉峰,心想好歹能镇他一阵子吧,手上的力道便也放松了下来。   

“…………”   

“……………………”   

他的想法是对的,对方安静是安静下来了,只是有点安静得过了头。   

两相对视默默无言了一会儿,空蝉先败下阵来。   

“我不是说你不能说话。”   

“老板!”   

话音刚落对方的第一句话就让空蝉狠噎了一下。   

“在外面就不要叫我老板了!”   

生怕别人不知道吗,我可是没申请假期偷偷溜出来的!   

“可是,老板就是老板啊。”   

鲸岛像是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他不太明白地歪了歪头,语气分外理所当然。   

他也不是第一天认识鲸岛了,对他的性格还是比较了解的,但知道归知道,招架归招架,鲸岛这种人显然不在他擅长应付的范围之内,再加上现在并不是营业时间,他根本懒得去费力气维持那副进退自如的样子。   

空蝉感觉自己脸上的笑容已经快要挂不住了。   

鲸岛还在等着他的回复,时不时晃荡晃荡双腿,似乎有什么话想说。   

“你是不是有话想问我?”空蝉暗暗叹了口气,“对我不用那么拘谨,有什么想说的但说无妨。”   

“啊,真的可以吗!?”   

鲸岛得到许可一下就振奋起来,音量也拔高了不少。   

“嗯,难道还想听我说第二遍吗。”   

“不不不。”鲸岛赶忙否认,浅粉色的眸子非常开心似的眯了起来,虽然在夜店昏暗的光线下不仔细看基本看不出对方眼睛的颜色,但熟识鲸岛的空蝉可以很轻易地回忆起那双眸子澄澈的色彩。   

和真鱼很像,又比咲兔要淡上一点……   

老实说,当初自己找上他的时候好像就是因为……   

“是这样的!”   

鲸岛的声音突然响起,意识到自己好像不注意走了神的某总裁轻咳一声,将注意力回笼,集中在他接下来要说的话上。   

“是这样的,老板不想我叫您老板的话,叫姓氏对我们的交情来说不是有点太疏远了嘛,所以我在想,不如……我叫您空蝉怎么样?”   

“……哦……你这么说的话,好像确实可行——个鬼啊,你小子不觉得不妥吗,给我从姓氏开始叫起!!”   

空蝉啪地拍了一下桌子,给鲸岛猝不及防吓得一激灵。   

在他的印象里,除了家里两个妹妹在哥哥以外的称呼偶尔叫他会用一用他的名字,其次就是父母,再来就是某个流落在外的乐观到过分的所谓堂弟会没脸没皮地对自己直呼其名,除开他们,和自己那些粉丝,还真没有哪个人和自己关系近到会跳过姓氏直接叫名字的阶段。   

老实说细想下来确实是他第一次听到家人以外的人对自己喊出‘空蝉’两个字来。   

受到空蝉惊吓的鲸岛花海眨眨眼,“诶、诶?我满以为这是个非常不错的提议来着……”   

“提议驳回。”   

空蝉不由分说地拒绝听他继续这个话题,虽然脸上还有笑意在桌上握成拳头的手却表达了他此刻极度的不满。   

“那……果然还是叫老板吧,”鲸岛正了正色,坚持道,“我不觉得我们的关系有远到叫姓氏的地步。”   

伴随着鲸岛的话,话题兜了一圈又转了回来。   

我果然不擅长这种类型的。   

空蝉都快在心里叹了几十口气了,他认命地点点头,“行吧,老板就老板,只要你不叫名字一切都好说。”   

“没问题!那老板我先回去了,这么吵闹的环境赤绘估计在这里待不了多久,您也早点回旅馆休息啊。”   

鲸岛温和地笑着,起身走向他原本的卡座。   

赤绘……估计是他那位友人的名字吧,空蝉没再多想。在这里待的时间是有点久了,也差不多是时候会去歇着了,这么想着同时他转过头却对上了咲兔似笑非笑的目光。   

“怎、怎么了?”   

空蝉被盯得有点不舒服,又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事干嘛心虚而不肯错开视线,两人如此僵持了一会,咲兔将面前的冰茶往长兄面前推了过去:“这个味道太淡了。”   

“?我还怕对你来说度数太高了呢。”   

空蝉接过杯子,却没有喝的兴致,他摸出足够的现金放在桌上:“所以夜店就是这样,不算很好玩对吧?”   

咲兔点头。   

“是因为你成年了我才允许你喝酒的,不喜欢的以后就别尝试了,走吧,我们回去。”   

咲兔还是点头,默默听着哥哥如平常一般絮絮叨叨的话。   

真是的,害羞也不肯坦率一点,简直和真鱼姐一个样,该说不愧是兄妹吗。   

跟在空蝉身后走出了‘千夜一夜’的大门,咲兔偏头看了一眼根本没有饮酒的兄长被墨镜遮住的脸上或许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淡淡飞红。   

以及,你真的知道回别馆的路怎么走嘛?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