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96426

凝津六期*单元剧(FINAL)*手书预备中 填坑填坑投喂自己填坑填坑。 极简主义不会设计衣服,配色杀我。

V2·涉江清(又名我还在写预热)

阅览数:
56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就是因为word出错把整篇删除了我才咸鱼的.jpg   

写过的再写一遍简直要我命,于是心安理得地开始刷玩家。   

不用担心信号什么的明天就没有了。   

?2k字而已我怎么响应了这么多人(迷惑 

=====   

昨天被怀疑戴假发也就罢了,今天又被迫扎了一脑袋的小揪揪,空蝉感觉自己是真的要自闭了,在美好的假期开始之前,或许现在自闭还来得及。   

本轮的国王陛下看到自己举起代表着【23号】的签子的时候流露出了些微的惊讶:“诶……空……是百筑先生。“   

他下意识叫出了空蝉的名字。   

自己好像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故意没有提到名字吧?   

这么想着空蝉终于仔细打量了一下对面蓄着长发的男人,但从对方的脸上并不能看出什么明显的表情,只能在语气里推测他此时的情绪。   

百筑空蝉隐约忆起,这个人和自家义妹似乎关系不差的事实,毕竟咲兔房间里那一屋子各式各样的布娃娃也不是凭空出现,而他也恰巧在某天给这位带着等身毛绒玩偶上门拜访的先生开过一次门,不过也只有那一次,之后就没再见过,直到今天。   

所以空蝉还一直以为对方是快递员来的,不过现在看来……   

“清先生!“一旁的咲兔认出了对方,和他打了声招呼。   

现在看来大抵是自己先入为主了,那对方会认识自己就不奇怪。还没等他多想,【7号】的羽生花藤小心翼翼地开口了:“要我……给你扎吗?“   

意识到是自己把别人晾在一边太久,空蝉有点抱歉地挠挠后脑勺:“当然,是国王的要求嘛,但我觉得我头发长度可能不太够哦?”   

前一个不幸被点到的【21号】不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逃过一劫的吗,听得出我的意思的话,就赶紧再换一个人吧。   

“不,看百筑先生的头发长度,双马尾应该是没问题的呢。”   

这句话不是一脸看好戏还偷偷对涉江比拇指的咲兔说的,也不是看到被点名的自己兴奋异常从另一头一路飙着高音窜到身边的鲸岛,当然和身为本轮国王的涉江更是没有半点关系。   

说话的是一个陌生的女声,却是有点熟悉的面容。   

是昨天在千夜一夜见过的……谁来着。   

“宫沢薰。”   

对方似乎看出了空蝉的困惑,轻声补充道。   

“那……有发绳吗……?”得到许可之后的羽生依旧有些手足无措,他好像对什么感到害怕的样子,却仍然努力克服,想要完成涉江的命令。   

对于这个空蝉也帮不了他什么,不管是发绳还是对方恐惧的东西,他只能老实坐着尽量表现得自己乖巧无害。   

“抱歉,我这里只有一根呢,”宫沢从手腕上取下一根发绳递给羽生,“不过在场这么多人,羽生先生可以再问问其他人?”   

“……谢谢。“   

“不客气。”   

羽生怯生生地从薰手中接过发绳,然后环顾了一圈在场的其他人,“那……还需要一根……”   

“我也有头绳。”好歹是自己下达的命令,涉江伸手将自己束发用的头绳取了下来,轻轻甩了甩头让头发能够顺滑地铺开,接着把手里的发绳给羽生递了过去。   

“要我的吗!!!”   

因为之前被八木说太吵而沉寂下来的鲸岛猛地跳起,往外衣口袋里一摸就掏出来一大把的头绳,献宝一样送到羽生面前,“都是备用的,想要多少随便拿!”   

空蝉满脸写满了震惊:好好的两男的别随身携带发绳???话说这两人绝对比我更适合进行这个惩罚吧!   

“啊,我也,”咲兔在旁边插嘴,笑眯眯地道,“有需要的话,我的发带也可以借给哥哥的哦。”   

不,这绝对已经不需要了。   

另一边受到八木莫名的注视洗礼的广濑也摆出了明白的姿态,松开自己的辫子送上发绳,顺便还有意无意地提议,“既然发绳这么多,不如有几个发绳就扎几个辫子吧?“   

“附议……!“鲸岛嚷嚷,特地压低了声音。   

于是毫无发言权也无法拒绝的空蝉在下一轮国王游戏开始的时候已经顶了一头朝向乱七八糟的冲天辫,欲哭无泪地任由鲸岛替他将绑得紧实的发绳一个个解开。   

“老板,你头上这撮头发还真是怎么都压不下去诶。”鲸岛手上嘴上都不闲着,一直念个不停。   

“我知道,打多少发胶都没用的那撮是吧,没什么好玩的所以别玩了,”空蝉拍开鲸岛的手,“把发绳都给我好好解下来再说。”   

“我也来帮忙吧,”悄悄从另一头挪过来的涉江靠近过来,“我负责这边剩下的就拜托鲸岛先生了。”   

“清先生怎么也出来度假了?”咲兔凑过来和涉江搭话。   

“因为难得的假期吧,百筑小姐不也选择了这里吗?”   

“我是……被半拖半骗出来的啦。”   

“说起来有点小事不知道可不可以拜托百筑小姐?”   

接下来的话空蝉就听不到了,估摸着是躲着自己咬耳朵去了,虽然有点不爽当自己面说小秘密,但他最后还是没转身凑过去听。   

反正也和我无关。   

空蝉闭眼,在心中对自己默念了几遍这句话,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咲兔已经回来继续帮自己拆辫子了。   

“喂,哥,”像是感应到了义兄的低落情绪,咲兔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戳了戳他的腰窝,“这个给你,是被别人拜托的,本来想回去以后再给你的,要好好写上名字哦。”   

这个所谓的别人,除了涉江清他暂时也想不出第二个人选来。   

空蝉愣愣地看着咲兔偷偷塞给自己的逻辑游戏书,对自己的多虑感到莫名的好笑,他抬手拉拉咲兔的衣袖示意她把耳朵贴过来小声说道:“要签名这种事直接跟我说不就好了吗?”   

“人家就是不好意思怎么了,好啦快营你的业去。”   

“可是我没带油性笔啊——”   

想着‘你没带油性笔跟我说有什么用难道我就带了吗当我是哆啦A梦还有四次元口袋自己回房间想办法啊旅馆客房服务是白设的吗’的百筑咲兔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狠狠锤了一下空蝉的脑袋就不打算再做回应了。   

“痛!为什么突然生气了……”   

空蝉委委屈屈地抱住自己,整一个弱小无助又可怜的模样。   

啊,对了。   

希望刚才被拍的照片不要被发布出去才好,可惜福音镇的信号还蛮强的。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