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08435

一个卖草莓和胡萝卜的。

xxxxが愛されるから

阅览数:
121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 千里希(♀)

// R

// 是希(♀)视角。

// 写得很烂。随便看看就好。

------------------------------------------------------------

想要被爱的话,就要做一个温柔的好孩子喔。 

“先从接吻开始”这种话,似乎很多年前他也曾对别的女孩子说过。 

温柔的人确实更容易得到别人的喜爱。当千里用这种小心翼翼的态度对待变成了女孩子的希ちゃん时,她清醒地察觉到自己比作为森暎希的时候,还要更容易心动。

于是她在千里凑过来亲吻她的时候,忍不住抓住了他的手。 

或许对方并没有发现,希便没有松开。那双手像是她偶然发现的珍宝,像是不能被别人知道的护身符,是握在手里就能让她安心温暖的光。 不论发生什么事她都不会松开。

于是她抓着千里的手,想要与他更靠近一点。 

女孩子的嘴唇是不是要更加柔软一点呢? 

希思索着。变成女孩子让她整个人都变得奇怪了起来。一个亲吻就能让她浑身发抖,力气都快被抽光。但她还想要更多,亲吻是不够的,拥抱也是不够的,千里必须在这样的时候也是完完整整属于她的。

她要好好确认这一点。 

你正在亲吻的人是我哦?不是这条裙子真正的主人,也不是其他的、真正的、实实在在的女孩子哦?

她并不知道千里是否察觉到了,但她始终没有闭上眼睛,像是在发呆,像是有什么话临到嘴边呼之欲出,但为了这个温柔的吻而全部抹掉了。

虽然只有一个夜晚,但做一个温柔的好孩子吧。 

                                             ❤                           

“裙子……要先脱掉吗?”千里小声询问,希在昏暗的灯光下仿佛能看见他脸上的紧张与不安。

现在与那一晚是不一样的,按理说应该轮到希也露出这种表情才对。但是希却只是点了点头,伸手解开了白天薰小姐教他系上的裙带。

不过姑且还算有一点常识,希在衣服落到地上之前,下意识地用手臂遮住了因为不习惯没有穿内衣从而毫无遮挡的胸口,千里因此稍微有些无措地别过了头,没有看着她弯腰把裙子捡起来,认真地放到旁边的梳妆椅上。

但从薰小姐那里借来的粉红色内裤……确实有点可爱。

随后希维持着遮住胸口的动作坐到了千里面前。柔软的被褥与裸露在外的皮肤紧紧贴在一起,竟有一些微妙的羞耻感,让她稍微有些不自在。想了想,希又更加凑近了千里。

被褥实在是不够温暖。

“那个……之前白天说过的。”自己说这种话,即使是内心为男性的希也有些不好意思,但千里的反应又十分有趣,她便又重复了一次,“要摸摸看吗?现在的时间场合……可以了吧?”

千里的反应果然和刚刚一样可爱:“可、可以吗?” 

“你想怎样都可以啦……”小声说着,希稍微直起身,凑近后取走两人的眼镜,继续刚刚为了脱掉裙子而打断的吻。她在亲吻中制造暧昧的声响,吸引他忍无可忍来追逐她后退的节奏,在玩乐后又牢牢抓住不放,不允许退缩,只允许前进。 

不管怎样都不够,她要全部,要他现在就伸出手,要他最好能撕掉她所有的伪装和表面,去拥抱她藏在那些肮脏血污之下的残缺躯壳。 

这会不会太贪心了呢?希想,可是贪心就是她活着的全部意义。

所以千里,快来把即将融化的纯白奶油全部弄脏吧。

把这些肮脏、罪恶、令人上瘾的甜蜜毒药,也都全部变成你的东西。

                                             ❤ 

“……呜。”像这样被进入的感觉对希来说非常陌生。她偏过头,散乱的长发遮住了脸上有些无措的表情。

“……会有一点痛吗?”千里小心地询问,希摇了摇头,像往常一样朝着他笑。奇妙的湿润让一切变得更加顺利,仿佛眼前的一切在最开始的时候就是注定要发生的事。

“我想要更多哦,千里。”希用软绵绵的声音小声说道,话音落后,又因为觉得太羞耻而抿紧了嘴唇。千里因此发出了一声叹息。

也不是真的就没有感觉,但这种疼痛让她愉悦,当千里在她放松后重新开始动作时,痛感和快感交织着把她的大脑都搅成了一团乱。

希因此露出了可以称之为“幸福”的神情。

这是千里给她的疼痛。

是只有她能获得的“爱”。

                                             ❤ 

在这仿佛不会有尽头的“爱”之中,她失神地睁着眼睛,漫无焦点地寻找着着陆的地方。

千里的身影在她上方遮住了不算明亮的灯光,她看不清他的脸,就伸手想要摸摸看,他是不是真实存在这里的呢,又或者只是她习惯性的幻想……

而指尖触碰到的温热皮肤,带着汗水的湿热传递到她的手心。希像是被这种灼热烫伤了心脏,胸腔都因此疼痛了起来。随着千里的动作,她像是尚未来得及飞上天空便在腔内爆炸的烟花,不声不响,在不为人知的黑暗中就已经没办法再继续存续下去了。

像要死了一样。

但希没有收回手,她将手臂尽可能伸长地绕过千里的脖颈,以期靠这脆弱易折的双臂就能将他困在自己怀里。她有些喘不过气地发出微弱的声音,在千里的嘴唇擦过胸前柔软的部分,用犹如落在心脏上的一吻夺走她短暂的呼吸时,哭出了声。

希的声音贴在千里的耳边,但她已经说不出连续的句子,只能小声地、控制不住地发出泣音和让人脸红的声音。她能听见被褥摩擦,黏腻暧昧的水声,还有千里仿佛渗进了她皮肤的喘息声。但在这些她沉醉的声音之外,她听不见自己。

最后她将千里拉过来与自己接吻,温柔的、轻巧的、局促不安的,却是她赖以为生的必需品。如果没有的话,她下一秒就会死掉。如果没有的话,她眼前的世界就是空无一物的虚无空间。

全世界都可以用来交换这一个吻。

在浪潮上涌,夺走她的呼吸,重新将她推上海面、直面洒满赤裸身躯的洁白月光之时,她拥抱着那仿佛无穷无尽的海浪,像想要献出生命一样昂起了头,露出了脆弱的脖颈。

希的眼睛里控制不住地流出了眼泪。

“千里,我……”

她想说的话,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在模糊的视线中,千里摇摇晃晃的影子就像白日的阳光制造出来的幻觉。

希像往常一样朝他笑了笑。

果然只有温柔的好孩子,才是始终被爱着的。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