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下帷幕

阅览数:
28
评分数:
1
总分:
10
举报

 

 

*高冷与多洛希的hp paro,是be呢 

 

 

 

 

 

我死于2003年的盛夏,年仅二十岁,无论怎么看都是英年早逝。死因听上去很匪夷所思——我跌入了帷幔的后面。谁能想到仅仅是跌入了帷幔后面就会死呢?但我确实是死了,死得尸骨无存,没有人知道我遭遇了什么,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如果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建议,以避免沦落至与我一样的境地,我只能告诉你,要小心神秘事务司里的一切,那里随时都能要了你的命。还有,当个好孩子,不要犯罪。 

我十七岁的时候就是个绑架犯了,受害人是个比我小两岁的女孩子,有着漂亮的金发和白皙的皮肤。三强争霸赛结束,布斯巴顿和德姆斯特朗返校的那天,我给她喝了点安神剂,把她塞进了我的行李箱。因为此事,我也没有回到学校去,而是直接租下一套单身公寓,从此与她两个人住在那里——跟美少女同居,听起来就如同梦一样,是吧? 

做出这种事的我,被当成变态也完全不奇怪。我幻想着她醒来后会尖叫反抗,会大声求助,为此我甚至犹豫过要不要把她绑起来,后来还是没有忍心那么做。如果她真的这么做了,我反而会觉得开心——看起来更像个变态了,是吧?我不否认这一点。 

可是她没有。她问我她在哪里,我为什么把她带到这里,我如实说了,她却一点也不吃惊。她没有尖叫没有逃跑,只是平静地对我说,我期盼的事是不可能达成的。 

我当时傻得冒泡,对事情的严重性一无所知,以为只要把她从那个男人手中解救出来就万事大吉,为此我还特地学了几个实用防御咒语,没想到根本没用上。整件事就仿佛我带着必死的决心造访恶龙巢穴拯救公主,却发现恶龙根本不在那里,而公主说什么也不肯离开一样,滑稽至极。 

抱歉我把自己说得太高尚了,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我做的事跟绑架并无区别。 

哦不,还是有区别的。我并没有向她的家属索要赎金。所以该定义成非法拘禁吗?大概吧。 

她已经没有家人了,帕佩特提亚家族只剩她一个人,唯一的监护人也是个变态。全是他害的,她变成这样全都是他害的,她成为了他的提线木偶,他用她的嘴巴来说,用她的眼睛来看,这让我毛骨悚然。我本应该去斩断那些丝线,可我却什么也没能做到。 

哎呀,我还真是没用。 

其实我一直以来都很没用。我最拿手的咒语是兰花盛开,其次是荧光闪烁。我的变形学和魔法史学得不错,但黑魔法防御术课就一塌糊涂了。具体来说,就是我很难对着人施魔咒,尤其是攻击性的咒语,比如全身束缚咒或者蝙蝠精魔咒之类的。大概是因为童年阴影?我其实也记不清了。 

不过我觉得这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我的理想其实是当个艺术家,艺术家有什么必要攻击别人?我只想让世界充满美好的东西而已。 

但那都是之前的事了。偶尔我会想,如果我是个优秀的决斗者,也许就能救下她……但不管是怎样的幻想,都没有什么意义了。 

来回忆一下我跟她的初次见面吧。霍格沃茨举办三强争霸赛,我抱着免费旅游的心态申请成为随行人员,居然就真的通过了。晚宴当天,我站在布斯巴顿的学生队伍里东张西望,看到不远处德姆斯特朗的队伍里那个小小的金发少女。 

她戴着眼罩,只露出一只蓝色眼睛,在队伍里相当显眼。德姆斯特朗真是残酷,我不禁这么想。要是我的话,可能入学第二天就被开除了吧……我打量着她,脑子里全是些奇怪的想法。她似乎注意到我在看她,又或者只是单纯地想活动一下颈椎,总之我们四目相对了。 

我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的东西。她的眼睛里似乎什么都没有。她没有在看我,也没有在看任何东西,那个小小的躯体似乎只是一具空壳…… 

我竟然有点兴奋了。不为别的,只是为了自己居然能察觉到这一点。我向来是个迟钝的人,通常要等到挨了打才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但我居然察觉到了她的异常。难道成年之后,我也变得敏锐了? 

“哥勒姆,你在看什么呢?”站在我身旁的凯莉压低了声音问我。 

“那个女孩,不觉得哪里怪怪的吗?”我也压低了声音回答她。顺便一提,我的名字不叫哥勒姆,只是无论是英国人还是法国人都不会字正腔圆地念出我的名字,就用读音相近的哥勒姆代替了。 

我的名字是高冷,如你所见,一个中国人。哥勒姆,Golem,读起来跟高冷很像吧?也许有那么一点点不像,但我也不是那么在意。 

还是说回我与那个少女的第一次见面。凯莉也察觉了对方的异常,小声嘀咕:“简直像个瓷娃娃。或者是……傀儡?” 

紧接着她就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样,捂着嘴巴偷笑。 

“傀儡……Golem,你也一样是傀儡嘛!” 

被凯莉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我这个被胡乱安上的英文名意思是会动的石像,泥人机器人一类的东西,大概也能跟傀儡归为一类。我为这个巧合而感到兴奋,后来我去跟她搭话,多少也有这个名字的原因。 

总之,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我一门心思地想认识她,想跟她多聊聊天。结果是我知道了她的名字,多洛希·帕佩特提亚,就读于德姆斯特朗五年级,仅此而已。她对自己的事只字不提,而我在听过她说话之后,草率地认为她只是性格内向,全然忘记了她那双空洞的眼睛。 

没多久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多洛希·帕佩特提亚有时会表现得判若两人,她眼罩下的蓝色眼睛比露出的那一只颜色来得更深,有人通过那只眼睛去看,去听,去说。那只眼睛也跟我说过话,那个人用轻浮的腔调嘲笑我的愚蠢,对我发出警告,诸如此类。我因此知道了多洛希还有个“父亲”,以及对方将她当做“作品”的事。 

多洛希是他的人偶,是他最完美的作品。多洛希明明活着,却没有为自己而活。 

“怎么可以这样呢?人怎么可以这样活着呢?你明明是个人,为什么要做别人的提线木偶呢?”我发出一系列疑问,多洛希不回答我,那只眼睛只是看着我,甚至有点怜悯的意思。 

我真的很生气,所以我打定主意走上犯罪道路。 

在此之前,我一直是个遵纪守法的好青年,成年之前甚至没有在校外施过法术,但我飞快地适应了自己从守法公民到犯罪分子的改变。在我看来这十分有教育意义,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善恶一念间,每个人都可能变成魔鬼。 

总之,没跟任何人打招呼,我掳走了多洛希。她没想着逃跑,我也不必费神关押她。至于她的“父亲”,我想他已经发现了,只是还没找到这里而已。我对自己的反追踪魔法还算有自信,不过对方找到这里也只是时间问题。我当时的打算是利用这点可贵的时间,让多洛希摆脱对方的控制,成为一个普通女孩。 

首先我调查了多洛希身上的魔咒。那个人果然在她身上下了很多限制,但似乎没有直接控制精神的咒语。这件事震惊到我了,也就是说,多洛希是完全自愿成为那个人的人偶的。 

多洛希坐在椅子上,像一个精致的木头娃娃。我心里不由自主地觉得难过,她明明是个如此可爱的女孩子,可我甚至没有看到过她的笑容。 

于是我决定让她笑出来,发自内心地笑出来。 

此后的三天,我们两个看了整整一百集《猫和老鼠》。 

每每看到汤姆被杰瑞恶整,我总会笑到不能自已,我不相信有人能在《猫和老鼠》面前保持扑克脸。结果,多洛希确实笑了出来,但那笑声让我不寒而栗。 

诺奈·坎特菲尔德大笑起来。他一直欣赏着我上演的这出独幕喜剧,并无从中干涉的意思,但我的愚蠢终于还是突破了他的忍耐上限,于是他从那只眼睛后现身,毫不留情地粉碎了我的幻想。 

多洛希没有逃跑,不是出于对我的信任,也不是出于对诺奈的恨意,只是因为她没有接到逃跑的命令,仅此而已。她一直被诺奈玩弄在股掌之中,现在连我也是一样了。 

后来我再看《猫和老鼠》的时候,我也笑不出来了。 

但事到如今,我更不可能接受我的失败,把多洛希乖乖送回家。既然诺奈并没有把她抓回去的意思,这段时间我当然要好好利用。不必再躲躲藏藏之后,我带着多洛希走出了家门。我们去看罗密欧与朱丽叶,看哈姆雷特,看第十二夜,看仲夏夜之梦。我们去坐轮渡,去喂鸽子,去酒馆喝黄油啤酒,去看魁地奇球赛。多洛希从不主动开口,只在我提问的时候才回答。我总会问她,你开心吗?她也总会回答我,因为没有接到指令,她没有开心的必要。 

我并没有那么容易气馁。虽然感到失落,但我执着地相信只要这样下去,多洛希总有一天能够摆脱控偶师,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但我却忘了,这段时光本就是他人的施舍,只要对方愿意,他随时可以收回。 

所以某天早上,多洛希从我的身边消失了。她依旧忠实地执行着那个人的指令,并没有因为我做的事情发生任何改变。 

我什么都没做到。 

 

按照常理来说,我也应该放弃那幼稚可笑的想法了,但我无法放弃,因为多洛希向我求救了。 

也许那是梦吧。她抱住我,眼泪从蓝眼睛里滚落,那是我从来没见过的表情,却比任何时候的她都像个人类。她说: 

“求你了……带我走吧。” 

然后我是怎么说的来着?不重要,总之我许下承诺,我要带她走。 

我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就算梦里的诺言也会遵守。 

诺奈当然会笑我天真,但我不在乎。我从来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我只做我自己想做的事。 

 

后来的故事就很简单了。我试图寻找多洛希,但彻底失败了,诺奈自然也下落不明。意识到自己可能已经被严防死守,根本不可能寻找到他们的踪迹的时候,我开始思考其他办法,一些匪夷所思的方法,比如……时间倒流。 

结果就是现在这样。我闯进了神秘事物司,试图寻找一个时间转换器,结果被警卫追赶,跌入了帷幔后面。就这样我的犯罪生涯跟人生一同落下帷幕,这出滑稽可笑的独幕喜剧究竟能否让观众开怀大笑,我是永远都不可能知道了。 

关于我死掉这件事,我并没有感觉有多悲伤,这从我的语气就能看出来。我唯一挂念的,只有多洛希。 

我没能带她走。我到得太迟了,她空洞的眼睛这么告诉我。我应该出现得更早一些,应该在她成为“完美”的人偶之前就赶到的,如果那样的话,她总有一天能露出真心的笑容吧…… 

可惜我看不到那一天了。 

 

我死于2003年的盛夏,也死于2000年的早春,死于在晚宴上的那一次对视。十七岁那年我便注定英年早逝,只是因为看到了那只眼睛。 

多洛希,看到有人竟然如此愚蠢地为此而死,你会笑吗? 

你的笑容很好看,真的,我在梦里见过的。 在那个梦里你对我笑,很多很多次。我们一同度过很多时光,也许有很多很多年…… 

虽然知道那是只有梦里才出现的光景,可是,多洛希,我好想再次见到你的笑容啊……所以,请允许我抱有幻想吧,也许未来的你会在某个时刻露出笑容,不是出于诺奈的命令,也与我这个愚钝的罪人无关,只是为了你自己,哪怕只有短短一瞬间…… 

多洛希,笑一笑吧。 

 

 

 

 

 

*本篇的一些设定: 

高冷,就读于布斯巴顿,麻瓜出身。 

魔杖:山茱萸,独角兽毛,十二又四分之一英寸。 

与六等星世界一样,不擅长攻击,但擅长把东西变好看。 

守护神是苏格兰牧羊犬。 

2019/09/10
1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