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03247

=晨星/白崎林,本弟弟今天给老师们表演一下灵感1d100=100

【线索卡】REMEDY

阅览数:
60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字数1370,包含线索和正明接收到的短消息部分:3

我杀essay,不多说了我去爆肝了【倒下

 

A点线索

【杂乱的化妆间】化妆间内一片狼藉。化妆镜破碎落在地上,有些破损的圆凳被丢在距离梳妆台有一段距离的地方。衣架和衣物被抛得到处都是,衣物上有很多脏鞋印。

【匕首】化妆间地面上掉落了一把匕首。匕首刀刃部沾有血迹,刀柄亦有少量喷溅血迹。

【血迹】在化妆间内靠近工厂入口的地方有一滩血迹,杂乱物品各处亦有少量滴落血迹。

================================================================

  刀光,血影,诞生于腐朽的血肉,构筑成扭曲的精神。而当正明看到手中刀的瞬间,『奇才教授』凪川正明的人生便永远停滞在了28岁那年。

  他永远忘不了是什么造就了现在的他。被人敬畏的大师也只是过去的影子,终究还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腐烂,被无数的蝴蝶吸食着剩下的血肉。如今的正明已然是一个由复仇、憎恨、疯狂所构筑成的怪物。也许他还残存着最后的人性,也许他不再奢望任何人拯救他,也许有一天自己会结束他人的生命,亦或是将自己彻底葬送......

 

  正明戴上一次性手套,捡起了化妆室地上的沾血匕首。他想起了他用那双残留着理智的眼睛看到的景象——他的双手曾沾满鲜血,手中握着的,怎么看都是一把从其他人手中抢夺过来的匕首。

 

  归根究底,杀了人,就再也回不去了。

  正明也一样,那是遥远的,18年前的噩耗。被作为人质监禁的他被注射了致幻剂,失控之下,他看向了身旁其他的被害者。

 

 

 

  ——住手,住手!停下!

  ——我想活下去,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活下去!

  ——他们和你一样都是受害者!你的敌人是那帮邪教团!!

  ——我知道!我知道!!

  但我无法战胜他们,为了活下去,我只能把刀尖对向同类。

  ……

 

 

 

  正明环顾了一下四周,化妆间堪称一片狼藉。碎裂的镜子、损坏的圆凳、遍地的衣服,这无一不在暗示着,这里曾经发生过斗争。

 

 

  正明本以为自己早已对人类的出生入死感到麻木。

  正明本以为任何事情都不能再在他心中激起涟漪。

 

 

  年轻时的他就像是无法融化的冰,无论什么事情他都可以不屑一顾,即便是目睹了更为凄惨的景象,他也可以不再回头,一意孤行。但是随着时间流逝,他发觉他越来越容易遭受刺激,为什么呢?

  他呆滞在原地想了想。啊,他有最爱的不死原唯,有最为珍重的凪川骸,还有最为怜爱的月海初七。他们如同解药(Remedy),是救赎,但获得了感性的正明又同时痛苦无比——他本可以回避这些“他认为不必要的无病呻吟”。

 

 

  ——即使他早已病入膏肓。

 

 

  正明好似站在光与暗的交界之处。曾身处光芒无法照耀到的黑暗中,却被挽救到了边缘处,当他以为自己被拯救之时,又只差一步再次回归原点。

  拯救了人,赋予其感情,又让他回到原来的位置,体验他曾感受过的痛苦,何尝不是最为煎熬的事情?

 

  正明瞥向了靠近工厂入口的位置,那里是一大片的血迹。

  “啊啊,谁在乎呢。”

  心中什么声音响了起来,正明完全知道,是将一切都不屑一顾的那个家伙。

  “谁在乎?哈,还能是谁呢?”正明冷笑了起来,“你永远不知道一个人在乎的是人的生死,还是自身的利益。有时候两者不可皆得,但我们都追求着同样的结果——减少牺牲。”

  这如同在与黑暗中的一个人说话的语气,在旁人看来也不过是一个疯子的自言自语罢了。

  ……

 

 

 

  「老家伙,我搞了个匿名IP来问问哈,看到了马上回我!」

  「你那边还OK吗?记得别死了啊。」

  「HARUKA也一切安好,就差你咯。」

  「……」

  「求你了,这次也要活下来。」

  这段信息毫无疑问,是某个乱来的小孩子发来的。“除了凪川骸以外,没有任何人称呼过初七为HARUKA。”正明犹豫了片刻,沉默着敲下了一行字。

 

  「嗯,会活着回来的。」

 

  啊啊,谁知道自己是不是想活下去呢?也许自己只是想给骸留下个遗嘱,再去为自己的妻子陪葬?正明长叹一口气,随意地按下了发送键。对他来说,自己无疑是早已开始自暴自弃了,也许早在过去,也许就是现在,也许他潜意识中还在挣扎,但是生是死,也不过是取决于他的一念之间罢了。

 

 

 

  当然,骸是不可能收到这条讯息的。

1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