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21426

OFF LIMITS 壶笔不要靠近我哥哥

+精灵+

阅览数:
134
评分数:
5
总分:
50
举报

没有写到很多蒂亚真的是不好意思!!!!!!

虽然是婆媳八点档但是刹那根本就只是坐在家里远程指挥而已。

*恶毒女人预警 

OOC都是我的

——————————————

从普鲁尔的港口离开的时候没有顾得上身后的战争,只是想着快点,再快点回到南海湾。翡翠湾也被打了下来,虽然可以暂时在那边停留,但是因为轮番的战争,翡翠湾已经变得残破不堪,不适合人们居住。临时下船,沿途打探消息的萨拉都显得有些沮丧,回来和刹那说已经有大批的难民离开翡翠湾了。不知道南海湾现在是什么情况,如果也是一样的状态……那么他们的朋友亲人或许也过上了背井离乡的难民日子。

   

“别想那么多,翡翠湾毕竟不是我们国家的地方。德……”刹那顿了顿,“我们领主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我们和别的国家可不一样……”她对沙马卡兹充满着信心,没有国家的凝聚力会打败沙马卡兹,只要领主存在一日就团结一日,德拉肯那家伙也不会死得那么早吧。

   

不过最坏的结果她也有退路,作为普通人的刹那早就为自己盘算好了之后的去向,虽然没有亲自前往但是在这片大陆上找一个沙漠或者岛屿,带着金银财宝躲进去十年或者二十年,等到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再出来享受人生什么的。

    

也不挺好吗,只要有钱什么都能办到。

    

“主人主人,我刚刚看到有一队精灵也在这附近……”罗萨贴近刹那的耳边小声地说着。“和我们之前见到的精灵不太一样,人数也很少。”她朝着刹那眨眨眼睛露出一副我知道该怎么做的样子:“已经派卡素丽跟上去啦,但是她不太擅长战斗……”卡素丽是刹那手下在跟踪,藏匿方面的专家,她可以留下只有刹那的仆从和奴隶才能分辨出来的记号。

    

“做得好,那,去给塔立格传下消息,让他一定要在翡翠湾把那几只精灵给我搞过来。”刹那的指尖挑起罗萨的下巴,朝着她抛了一个媚眼。

      

       

         

『“有钱不就够了吗还要怎么样,要我心怀天下拯救世界吗,我又做不到,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药剂师,做不到那么多。如果这个世界动荡到影响到我的生活,那么就离开不就好了。说得简单坐起来也简单得很,我又不是什么核心人物值得特意遣人来抓捕。我的人生只要吃喝玩乐就足以,随心所欲,哪怕再怎么任性也没有配来指责我。”

       

“而且,有智慧的人的到哪里都不会饿死吧。”』

      

     

    

等到回到南海湾才意识事情的严重性,外部有两个仓库因为战斗被摧毁了大半,虽然放置的都是一些最普通的药品,损坏的部分也不值一提但是依旧让刹那怒气冲天。

    

而另一个意外则是塔立格,他带着一身的伤出现在刹那的面前。

   

“这又是发生了什么。”刹那皱着眉没好气地说道,“如你所见的我现在心情极其不好,一句话说完。”她一如既往地躺在高位。

    

“我遇到了一个商队,一个从精灵的船只上下来的商队,和其中的领头人打了一架。以及,我的话还没说完。但是一句话内说不完这些信息。”塔立格挑眉说道,“需要继续吗?”

   

刹那撑着下巴,饶有兴趣地接着追问下去:“姑且允许你讲完,还有什么更详细的信息呢,如果只是这些的话,信息太少了。”

    

塔立格顿了顿好像在回想那个人的模样,“那个可疑的商人的身材没有沙马卡兹的人那么强壮,多半不是本国人,而且不管是服饰武器还是战斗风格都不是沙马卡兹的风格,黑色长发黑色皮肤以及金瞳,有些少见的搭配。啊顺带我将他的一只眼睛废了,应该更好认出是谁了吧。”

     

“以及,那个商队的仆从都对他毕恭毕敬,但是本人的实力大概就这样?逼急了,用了两招魔法所以我才受伤的。”他耸耸肩膀露出一副不在意的态度,“整个人的气质,像是领主那种感觉的吧,在高位久了的人的气息。”

     

“啊……这么说的话,听描述感觉是更加上层的人们,等我去有空去问问德拉肯吧。”

        

“总之这件事你做得很好,记得闭上你的嘴巴。给你修整一下的机会,接下来的任务你应该知道是什么了吧,去吧。”刹那挥挥手让她退下,心里却盘算着怎么用这个信息从德拉肯那边换点好处,欠下一个人情也不错。

     

         

“喂,我在和你说话,你可不可以把你身边的女人都给我清干净?”刹那提着裙摆,垫着脚尖从女子的衣服堆中穿过直接到了德拉肯的面前,“这还是白天……”她拖长着尾音表达自己的不满,脚尖缀着的金饰还被不知道是谁褪下的发饰勾住了,她嫌弃地蹲下身子解开。

    

“哈哈哈,白天夜晚又有什么区别!”德拉肯一副不正经的样子回答道,揽着床上衣服脱了一半的女子并没有想起身的意思,“怎么,你的仆人们都被你摧残到走不了路,还要劳烦你亲自抛来找我?”

    

“真的是不想和你见面。”刹那冷着脸直接坐上主座,“如果不是有事我怎么会来,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起来。”

   

“还是说看上了哪家……啊,生气了?”德拉肯露出玩味的笑容,侧头将床榻上的女人打发走了,他很少见到刹那的认真脸。 

    

二人算是青梅竹马吧,从小开始的相遇不是互相调侃就是嫌弃,遇到她一脸严肃的时候也只有一两次,一次是和家族的分裂,另一次是来表达对于他遣送她弟弟去战斗的不满。

     

那么这次又会是什么事情呢?他换到另一个座位上表示他会认真听。

     

“我的奴隶,你知道的那个塔立格,在南海湾遇到了一个会魔法的人。”刹那扭头看向德拉肯,“按照他的形容,黑皮黑发金眼,外国人,气质不像是平民,有一队中心的仆从,再加上是从精灵的船上下来,你心里有这样一个人选吗?”

      

“……”德拉肯没有预料到是这件事情,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刹那对战争不感兴趣,再怎么发生轰动世界的事情只要没有影响到她的一亩三分地,她甚至都不会给对方一个眼神。

    

不过说到这个形容……倒是有一个人的形象在他的心里浮现了出来,瓦哈蒂亚的领主不就是这个模样吗,艾瑟戴尔啊……倒不是不可能。

    

“以及,塔立格废了他的一只眼睛,不知道会不会受到报复呢。”刹那补充道。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大概是瓦哈蒂亚的领主吧。”德拉肯给出了这样的回答,如果需要确认的话只需要确定一下哪只受伤的眼睛就好了,“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没想到你的人做得还挺不错的嘛。”

        

“我看人的眼光还能有错?不过能让你主动说出这句话真是太好了,刹那我可记住了哦。”她眨眨眼恢复了平时的随性,甚至用上了自称装作可爱的模样,“啊你这边的气味真是让人感到烦躁,香水味……”对于混杂着香水香薰脂粉气味的地方,刹那一向来都不是很喜欢,相比起来她更喜欢草木的气息。

         

“先走了。”来去都如一阵风似的,想到一出就是一出,德拉肯不在意地笑了笑,不知道是习惯了她这种性子,还是在考量这个情报的价值。

       

       

   

『“德拉肯吗,对我来说只是普通的——普通的人罢了,其实我也很想试试看做领主的感觉呀。做了领主是不是可以有很多男人?还会很有钱什么的。开玩笑的啦,我才不想打仗,能让德拉肯欠我一个人情的话下次是不是可以找他要高价呢?新药的话是不是也可以从他那边找几个奴隶来试药呢。”

                        

“什么青梅竹马说得让人好反感,只是普通的路人而已,真的哦。”』

       

     

         

“理由呢?”刹那低垂着眼睑。视线朝着半跪在她面前的塔立格投去,“如果仅仅是,你打不过他们这种杂鱼理由我可不会原谅,不就是几个精灵吗,除了活得长还有什么可自豪的。”

         

她今日换了一身红色的缀满流苏的裙裳,裙边盖住了脚踝,只露出涂上了深红色甲油的圆润脚趾,从轻薄的布料下隐约可以看到从小腿盘旋而上盛开在她大腿侧的金色莲花。银灰色的长发则被一根绣着繁复花纹的丝带缠绕着垂至脚踝。

       

一向不善于言辞的奴隶沉默着攥紧了拳,他不知道该怎么和他的主人解释发生的这一切,塔立格作为奴隶本身就应该将主人的命令放在第一位,但是面对蒂亚,他下不去手。他了解他的主人,随性却又残忍,经常一个随意的举动就将人们的性命绑在深渊面前。她口中说的解剖那就必定是真的解剖,用特制的刀子割开皮肤,只是那么轻轻一划就会将血管切断,再用力一点……他及时停止住了脑内的血腥场景。

         

“我不会为自己辩解,任何处罚都会接受。”他坦然地接受了。

        

“本想看在你和瓦哈蒂亚那位打了一架的战绩上让你……”刹那轻笑道,“功不抵过,精灵你是必定要抓一只给我来的,处罚呢,你是我手下最能打的奴隶了,我可舍不得你的性命。”

         

“不过是什么精灵我都不在意,无性的最好,有性别的我也无所谓,或者说如果你能将普鲁尔的那只……是什么精灵来着,领主?”

          

“好像是叫做诺亚来着?”刹那无意识的用指节敲击着金杯,“把他带回来吧,或者杀了他,你选一个,无论结局是如何我都可以暂时忘记你的小情人。”

          

“嗯,不要否认啊,看得出来你不愿意伤害他,那么除了恋人没有别的解释了吧。”金杯中盛放着的饱满葡萄被她一颗一颗的衔进嘴中,过后用灵巧的舌头将皮和籽都分开后吐出,“可别和我说……你们是朋友什么的,哪里有朋友可以做到这样呢。”

        

“唔,所以,他的头或者是他,你带一个回来吧。” 

            

恋人吗,在外人的眼中他们竟然是这样的关系吗。他抬起头视线直直地对着刹那:“只要带着他的头来就可以了吗,好,我接受了。”反正对于他来说,除了蒂亚谁都可以,用刀残忍地割下他的头颅再献给自己的主人。

           

很公平的交易,他觉得。

            

           

               

『“很可笑啊,和精灵相恋什么的。人类的一生在精灵眼中只是一弹指罢了,哪怕现在爱的死去活来,一百年以后谁又会记得你。我吗?我不会和精灵相恋的。如果说真的会有精灵爱上我?那很简单啊,在我死之前先把他杀了,让他和我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哎,很残忍吗,可是我一点也不希望他在我死后还能快快乐乐地在这个世界上活着,和我一起死吧,和我一起坠入地狱吧。那难道不是最好的结局?”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我认识的所有人都能和我一起死呢,我的仆从我的朋友我的奴隶们——”

                          

“没有开玩笑啊,是这样的,你也要和我一起吗?”』

2019/10/06 The World 沙马卡兹
7

相关角色

  • 积灰 :

    领主飙车被刹那撞到!?!我也想看!!

    2019/10/07 01:05:31 回复
  • 左右尘 :

    卧槽。。。。通篇刹言刹语狂气至极,虽然不是打架役但跑火车已经是沙马卡兹第一名了x

    2019/10/07 19:55:43 回复
  • LABBB :

    我就一句话,

    你们什么时候把婆媳打架搞完(靠)

    2019/10/09 14:25:3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