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05408

织田香子,是小象 没有了,一滴都没有了

丢人一卡

阅览数:
57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对不起我没写完 

*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身体欠佳的不可抗力吧,我写完第四章立刻发 

*随手拿爱琳小姐学校读书时期的论文公开处刑打个卡 

*都说了是公开处刑就不要太认真看了x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普鲁尔决定一个精灵地位的事情主要可以分成三类:一为血统,二是阅历,三即力量。 

理论上来说,血统决定的不过是精灵与母亲树的距离。可在领主大人千年统治的影响下,树生和胎生之间的裂痕被撕扯得越来越大。我在学校的历史课上曾经了解过在一千多年之前,树生精灵和胎生精灵之间有过一些可以说是不小的矛盾和冲突。这部分内容被以极少的笔墨所带过,就像在当时,这事件也被领主大人以极快的动作镇压下去。 

以我的年龄要去了解这些事情有些困难——年长的精灵们对此三缄其口,而向母亲树发问也很难得到有效的回应。我所能直观体会到的是,在学校的时候,我们与同龄的胎生精灵以班级的形式给分割开来。我极少有机会在我所身处的教室里遇到胎生精灵,而依班级而生的社交圈内也极少见到他们的影子。 

再次不得不提的一点是,班级在我们所用的普鲁尔语里面,和阶级是同一个词。 

这一切直到我作为实习信使之后才有所改观,工作的性质使得我常常开始与他们有接触。一开始我不太适应向胎生精灵传达母亲树的消息。当我叩响他们的家门,透过我的魔法,我常常会看到陌生的精灵看到我的时候浮现出代表恐惧的黄色情感。 

不是平塔,我偶然间听到他们这样悄悄说。他们身上的恐惧情绪会随之淡去不少,直到我开始我正式的工作后,那奇怪的感情才会完全消退。 

尽管我认识的胎生精灵日渐增加,但是我无法与他们中的大部分成为朋友。在学校时就已存在的社交圈自然而然地随着我们的成长和完成学业被延伸到了现在的生活中,这一点不仅是我,对于其他的大部分树生精灵自然也是同样的。更何况随着时光的推移,这之间的沟壑也只会变得越发难以填补。 

这就要说到第二点,也就是所谓的阅历。 

经验,知识和履历,这些东西会随着年龄而不断增长这一点毋庸置疑。可正如卡塔赫纳前辈在他《精灵现象学》一书中说到的那样,待到一定的年龄之后,任何保有理智和思考能力的生命都会形成一个本人所专属的理解架构,无论是精灵还是人类都毫不例外。这一架构是通过到达成熟这一临界点以前的经历和知识所决定。而到达被卡塔赫纳前辈称为“成熟”的这一临界点之后,这一拥有思考能力的生命所拥有的的思辨能力反而会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下降,这就是通俗说来的“顽固”。 

总得来说,我们的阅历在到达临界值之后反而会渐渐成为我们继续思考的绊脚石。 

在普鲁尔,这一问题被我们几乎没有尽头的年龄和我们的封闭所放得更大。大多数精灵将自己的一生消耗在普鲁尔,又放弃与难得出现在普鲁尔的外来城邦的住民们有进一步的交流。普鲁尔选择的封闭让我们对阅历的定义又进一步简化为年龄。近乎无止境的年龄增长也在增强着“顽固”这一特点。 

或许普鲁尔的精灵的确应当好好思考一下这总是被人类所诟病的缺陷。 

最后的一点是力量。普鲁尔的精灵是优雅的,我们很少把力量这一词挂在嘴边,因为年长的精灵从小教导我们这让我们和沙马卡兹的“野人”没有什么区别。因此在普鲁尔,力量一词有专属的委婉语。 

那就是魔法。 

精灵们很喜欢谈论魔法,这让不爱谈论魔法的我显得像精灵之中的异类。 

 

………………………… 

Comments: 

爱琳奥诺拉,这篇作业我会视作你没有提交,帮你烧掉。 

在三天之内补交一篇,成绩将会按照迟到但是仍然有效计算。 

导师    卡洛斯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