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29672

是自设也是孩,不止一套立绘,本人文手,立绘全靠约稿导致风格也会不一样,会去参加各种企划,但只会用这个设

第一章

阅览数:
211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要不要去看孔明灯?”  

李翼婵正擦着手上的粉屑,一听,眼睛都亮了  

“好啊好啊!姐姐我们也去放吗!”  

“不了,孔明灯放太多就看不见星星了”  

“诶”  

“没关系我可以陪你去放”  

“好~”  

李翼蝉拿着刚买的孔明灯左看右看怎么组装我我帮他把铁丝固定然后灯罩拿起来,刚准备让他写上心愿后方就一阵骚动,几个不怕死的小孩子围着一个头上有着耳朵的人叽叽喳喳讨论着  

“哇塞!是妖怪啊!”  

“怎么会有耳朵啊,你是什么妖怪呀?”  

完全不怕,被围在中间的人有些苦恼不知道怎么回答,周围的人也因为好奇纷纷围过去,窃窃私语,我挑挑眉,走过去牵起他的手  

“终于找到你了,都说了容易走散的”  

边说边瞪了周围看戏的人,看热闹的人鸟兽散,只剩下几个小孩子那里讨论  

“她是不是也是妖怪?”“问问”  

“我是不是妖怪不重要,但你们再挡着我,我可要打人了”  

我脸色并不好,因为愤怒周身杀气有些腾起,几个孩子撇撇嘴,还是有些害怕的走了,走之前还不服气的说“不就是厉害点吗,有什么了不起”  

还真是有勇气呢  

我叹了口气,松开抓着青年的手  

“八成是哪个家族的小孩,被宠坏了,你没事吧?”  

“没……谢谢”  

“姐姐!”  

李翼婵见人散了抱着孔明灯蹦蹦跳跳的跑过来,有些好奇的瞅瞅青年的耳朵  

“是姐姐的朋友吗?”  

“不是,刚认识,你叫什么?”  

“戒茸!”  

李翼蝉忽然叫出了青年的名字,盯着戒茸的衣服看了好一会,又看看自己的“姐姐,是我的同门!也是天寒门的”  

戒茸也忽然兴奋了起来  

“翼婵!”  

“戒茸我回头还能去找你玩吗”  

戒容连连点头“好啊,不过也不能荒废修炼哦”  

“嗯!”  

我拍拍他俩“再不去放孔明灯就要放烟火了”  

“!!”  

  

他俩拿着毛笔叽叽喳喳的商量着写什么愿望,戒茸头上耳朵还一抖一抖的,我没忍住上去摸了两把,他惊了一下转头,脸色有些红  

“耳朵很敏感的!不能随便碰”  

我详装思索的想了一下“难怪我们那里是以摸耳朵为求偶的”  

戒茸愣了  

“诶?”  

“摸耳朵,是求偶”  

我一脸淡定的复述了一遍,只见他满脸通红捂着耳朵飞速后退好几步,忍不住喷笑  

“这你都信哈哈哈哈”  

我捂着肚子笑得腰直不起来,就差捶地大笑  

笑够了抬头发现戒茸已经自己找了个小角落蹲在墙角思考人生  

“姐姐……”  

“抱……噗呲……抱歉”  

在去放灯的路上我边走边听这两人聊着  

“姐姐已经九百多岁了呢!”  

“诶??”  

我咳了声“没办法,树木开灵智比较晚”  

戒茸转头看着我  

“不过你既然不怕为什么要维持人形呢?憋着特征会难受的吧?”  

“唉,本体原因,会有人盯上我内丹的”  

戒茸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闹剧之后孔明灯终于是平稳的上了天,我顺手给他俩都买了糖葫芦,李蝉翼可能就是刚刚吃饱了,此时抓着还剩两颗的糖葫芦坐在戒茸脖子上兴奋的看着烟花绽放在孔明灯堆里,暖黄色的光照得夜里的冷意也去了三分,我轻笑  

好久没这么平静了  

  

生活平静可真好  

  

好吧我收回之前的话,我看着眼前三个将我围在中间的修士,眉心止不住抽搐  

“你们·······还不放弃的吗”  

“你都知道树灵内丹的功效你还问我们”  

“行吧,带茶叶了没”  

“带了”  

我挥挥手让鬼哭先去烧水,站原地冲他们挥挥手  

·  

·  

·  

·  

“大少爷啊说真的你们这样在宫斗剧里活不过两集的”  

我抱着冒着热气茶杯直接把他们三个堆一起当板凳坐着  

“那是什么?”  

“不知道,凡人界那边一个朋友很爱说的话”  

大概3年前把,当时没把身份藏好让这几个小孩子发现了我的本体,结果他们相当执着的“追杀”了我三年,讲真这仨其实是把我当陪练了吧?不过茶倒是挺好喝的  

嘛,就这样吧  

喝完茶,我留下还趴在地上起不来的三人拍拍衣服上的灰尘走了  

  

就这样放过他们没问题吗  

鬼哭缠在我手上,意念传递的时候还不安的缠紧了些  

放心吧,只是不甘心那么轻易被我打败而已,真的目标是我的内丹让我上个通缉令还是不难的,毕竟以前真的太张狂了  

我带着笑意瞄了一眼左臂,笑了笑,继续前进着  

终于到了门派大比的现场  

虽然说是门派大比,只不过暂时是金丹以下的战斗,目前没我事就是了  

我望了眼归云山庄,先把东西送去吧,反正留在这里也没什么事  

御剑的话其实很快就到了,为什么一定要走呢,我走了一大段路后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远处倒是有人围着一个壮汉,看着装····等等,怎么是魔修?  

看样子回去还得报告一下呢  

瞬移上前对着站在离壮汉最前面的人一击鞭腿对着他脑袋打过去,出其不意的偷袭成功将那人打得重心不稳直接双脚离地在地上滚了一阵才稳住身形  

“大兄弟,怎么被魔修盯上的?”  

“不知道,这群崽子忽然就围上来了”  

我反手拔剑斩开自己与面前魔修的距离,左腿曲起随后一登,右腿侧压紧了地面,稳住踹人的后坐力后,凌空翻起,躲过身后的攻击同时,落于他身后同时反手将臂弯卡在偷袭者的脖颈处,后撤几步快速将他撂倒在地,手伸进衣兜里对着壮汉喊了一句  

“蹲下”  

对方对我的信任倒是让我有一丝不自然,甩出去的木片钉进了壮汉背后那名魔修的肩膀,我见几人对视一眼随后甩了什么,炸出一阵烟雾,藤蔓从我周边涌出,待烟雾散去,他们已经跑了  

鬼哭缩回地下扩散开追踪起那些魔修的下落  

“谢谢啊,没人帮的话我可得和他们纠缠好一会呢,俺叫朱居,姑娘如何称呼”  

“灵心羽,路见不平而已,居兄看起来也并非喜爱挑事之人,怎会就这样被魔修围攻”  

朱居甩甩手走到一颗树边将卡在树干中的斧头拿下,粗暴的动作令树干发出咔咔的声音,我搓了搓手臂  

“俺是经营饭馆的,柴没了上来砍点,没想到那群家伙见到俺就直接围上来了,还说什么吃猪,挑事啊!”  

我颜汗尴尬笑笑  

“居兄,是妖修把?真巧”  

“反正也到饭点了,不介意的话吃顿饭吧,也是谢谢你”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我盯着端上来的棕黄色还冒着热气的不知如何描述的菜,想了想还是没有露出过多的表情,用筷子夹了些送进嘴里  

咸甜咸甜的,混着热米饭,棕色颗粒在嘴里遇上口水有些融化后裹住米饭,嚼了嚼,没有过多的杂味,隐约有股熟地瓜的香味  

挺好吃的  

“如何?”  

“好吃”  

朱居开心的绕饶头发“对吧,只是看起来难看而已,重要的还是味道”  

现在店里没人,他直接拉开椅子坐我对面  

“姑娘是什么妖?”  

“树妖,不过开灵智是16年前的事了,居兄多大了?”  

“我想想,按凡间来算也是104岁了”  

“哦哦!那阅历应该很高吧,没加入门派吗?”  

“俺是散修啦,姑娘你几岁啊,有加入门派?”  

“不算开灵智的时间活得大概有900年了吧,我养父说我大器晚成呢,我加入的是天妖殿”  

“诶,那是真的活得挺久,天妖殿啊····”  

他低下头,似乎在思考什么  

谈话间盘子里的东西也吃得差不多了,我起身抓出一些碎银放在桌上  

“那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啦”  

过了一会我听见远远的传来朱居的声音  

“诶!姑娘!那顿饭不用付钱的啊!”  

嘛  

到了现在我也想起了为什么不御剑的原因,旅途的乐趣不就是遇见不同的人和事吗  

  

到归云山庄是帮师姐给里面的朋友送物品,似乎是因为有伤在身不得外出,嘛,就这样错过难得的门派大比也是可惜  

看守是去如厕了?怎么半个人都没有?  

正当我疑惑的时候,身后假山边的盆栽动了动,浑身紧绷的瞬间一道白影冲我的脑袋袭来,侧身躲过,白影落地后一个劲道的回身,盯着我,我也盯着他  

过了一阵  

“吃叶子吗?”  

“嘎!”  

我摘下几根头发解开障眼法,几片肥嫩的叶子在我手上躺着,我直接递了过去,放在鹅卵石道上,后退两步蹲下,看着大白鹅警戒上前,对着那些叶子嗅了两下,小小的鼻孔张大又消失,然后他就把叶子全部叼走了  

“买路财?”  

我绕饶头继续顺着路往前走,走了两步明显感觉到什么东西跟着我,太明显了,完全不知道隐藏,也没有特别强的压迫,是刚刚的大白鹅?  

从气息上来看至少有十几个,数量太多了吧?  

转头  

鹅卵石的小道上挤满了白色毛团,一片白皑皑的上立着的豆豆眼全部盯着我,看到我回头还相当整齐的眨了眨  

嗯,可爱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给你们叶子了,会秃!”  

于是就出现了这样一幕,一个绿头发的女性在前面走着,身后跟了一大片摇摇晃晃的白鹅,浩浩荡荡的队伍挤得旁人无从下脚  

也算是,监视把?  

迎客厅到底在哪啊  

正当我苦恼的时候,一个抱着木盆扎着马尾的女性急冲冲的向我跑来“我说怎么全都不见了!”  

“请问····”  

话还没说出口就隐没在劲风中,待头发落下后我扭头,女子蹲在地上点着鹅头  

“1,2,3,4,5,6,7,8,9····“  

”有16只“  

”嗯?“  

”我对气息比较敏感“  

我指了指旁边的盆栽和比较远的假山,两三只白鹅摇摇晃晃的从假山钻出来,站进队伍  

“······厉害,诶?!是客人啊!抱歉抱歉,刚刚鹅集体失踪我找急了”  

“没事没事,请问迎客厅怎么走?”  

“好的,跟我来,作为乱跑的代价,那么今天晚点吃饭”  

此话一出,一堆大白鹅齐刷刷的低下了头,完全泄了气的样子,我噗呲一笑,开始在路上问她  

“门口没有守卫是因为这些鹅吗”  

“倒也不是,虽然他们拧人可疼,但是守门还是需要的,是你来的时间刚巧撞上换班而已,所以没见到人,只是不知姑娘来归云山庄是有什么事情吗?”  

“我替师姐来给友人送信”  

“我记得今天是门派大比第一天把?不过去没问题?”  

“我没问题啊,反正目前没我事”  

“?啊,到了”  

“谢谢!对了,我叫灵心羽,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叶翎,我再过会也要起身去现场了,回头会场上见?”  

“好~”  

  

即使之前就隐约猜到,但是竹家出事我还是有些意外的,说实话对一个擅长医术的世家出手真的不算什么好的选择,毕竟只要是活着就都有生病的时候,这么做究竟对谁最有利,也只剩下他们了  

“居兄,最近不太平。还是小心为妙”  

“你是说门派大比的事情吗,我听说了”  

我点点头,抱着茶杯,盯着木桌子上的花纹  

现在敌在明我在暗,而且各大高层情况只怕也是不乐观,毕竟,没事提前不说还搞得那么大规模,非不得已我是不信的,毕竟某些老顽固可是相当遵守规矩的  

只怕········  

“姑娘?姑娘!羽姑娘!!”  

“啊??抱歉,刚刚在想事”  

朱居叹了口气,“看你这样没问题吗”  

我趴在桌上戳了戳他软软的肚子,有些疲惫“说实话我现在挺愁,现在山下村庄大部分都受到毒人袭击,其次,据我观察,这些毒人都不挑有修仙者驻扎的村庄,要么换个地袭击,要么等人走了再袭击,这背后说没人操控谁信,只怕是要变天”  

朱居也叹了口气,张了张嘴,最后也是什么都没说  

“茶凉了,要不要俺再给你倒一杯?”  

我摇摇头,继续戳着他的肚子,不想说话  

“我去查,我想搞清楚这些毒人的源头在哪,又是谁在操控”  

“?等等,姑娘你这莫不是去送死!”  

“那也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啊”  

我吼完仰头喝干了茶杯里剩下的茶水,试图让自己冷静一些  

“抱歉,居兄,我很担心,继续下去,我的友人说不定也会遭殃,所以……”  

朱居叹口气,也没再说什么劝阻的话  

“姑娘去意已决,朱某也不好再阻拦什么,一路小心”  

“嗯,你也保重”  

第一章  完  

现代番外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好一会才有急冲冲的脚步声,但开门的并非房子的主人  

“抱歉刚刚在厨房······啊,突击采访啊,请进”  

绿头发的女性此时用发绳扎了个低马尾,身上还围着围裙拿着锅铲,开门的时候有些愣住,不过强大的心理素质让她立马反应过来  

“瑜山现在应该还在睡,过会就下来了,几位吃过饭了吗?”  

灵心羽翻动锅里的培根,眼睛盯着平底锅内的情况,时不时瞄一眼摄像机,主持人点点头不说话,示意都有吃了  

“现在还是不要去打扰他比较好,他有起床气的”  

灵心羽边说边将培根进盘子里后往上面刷了层咸酱油,转头去看着锅内的玉米甜汤,用小碟子试了试味道,灵心羽估摸着差不多了  

“应该快下来了”  

像是要印证她的话一样,楼梯口传来踏踏的拖鞋脚步声,显然主人还没睡醒,一步一脚印踩得特重,主持人意识到了什么,向摄影师打了几个手势,几人退出厨房站到饭厅的另一角蹲下,瑜山打着哈欠从另一头走过,见自己恋人正在给西蓝花焯水,伸手环住她的脖颈整个靠在她身上  

“起来啦?怎么样?”  

“不舒服,腰疼,早上吃什么?”  

灵心羽扭头看见主持人蹲在厨房门口冲她疯狂使眼色,想了想单只眼眨了眨,意识是自己明白了  

“怎么了?”  

瑜山见灵心羽一直看着自己背后,刚要扭头就被灵心羽一臂弯转了回来  

“没什么,我以为引子跑出来了”  

“他这个时间点还在睡啦——早上吃什么”  

“直接吃就知道啦,回头要晚点给你揉揉了”  

“唔——为什么?”  

“你看你背后”  

“嗯?背后······诶···诶?!”  

不用想都知道瑜山的脸现在是熟的,灵心羽憋着笑把早餐端出去  

整顿早餐都是在灵心羽吃两口就扭过头憋笑,瑜山沉默干掉自己早餐中结束  

主持人在采访瑜山问题的时候灵心羽去隔壁把自己家龙猫抱出来顺毛  

“今天有客人,别淘气知道吗”  

“请问两位现在是同居状态吗?”  

抱着引子走到楼梯口,听到这个问题,灵心羽停下了,手依然顺着龙猫蓬松的毛,瑜山的声音没有马上回答,过了一会  

“应该,不算同居,算是一家人了,我们隐婚”  

主持人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  

”那请问你们····“  

”咳咳,私人问题,就算了吧“  

瑜山说这话的时候红着脸抓了抓头发,完全不知道这段播出去他的粉丝是什么反应  

看来他应付得来  

灵心羽都不知道自己嘴角是微微笑着的,抱着引子去了二楼  

打开论坛里边有关瑜山的论坛基本炸了  

  

有关今天的劲爆直播  

不愧是你瑜,会玩  

1.未知来源  

我看到直播的时候开门是个女的我第一时间以为瑜山变性了或者他一只是女扮男装,万万没想到居然是女朋友  

2.未知来源  

毕竟男神对哪个女生都是不咸不淡的,谁知道……QAQ  

·  

·  

·  

·  

·  

243.未知来源  

啊啊啊啊我都不知道我男神隐婚啊啊我失恋了呜呜  

244.未知来源  

楼上你冷静点,说不定他们孩子都有了  

245.未知来源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QAQ  

246.未知来源  

你们哭啥,醒醒上位是不可能成功上位的,妈粉无所谓,你们就不觉得乌龟脸红超可爱吗!!我都不知道他那么容易害羞啊啊啊啊!  

247.未知来源  

脸红害羞算什么!你们没听出来吗!龟龟只怕是下面那个!  

248.未知来源  

两百楼了终于有人说这个问题了!  

249.未知来源  

他女朋友好腹黑啊,说真的我觉得他女朋友很有心计,比如蹭热度往上爬什么的  

250.未知来源  

这么快就有出来带节奏的了吗,我觉得龟才是被宠着的那个吧?  

251.未知来源  

对啊,而且他都说了,是保护她才不公开的,再说他女朋友图他啥你说,真是专门蹭热度早公开了好吗  

252.未知来源  

隔壁已经在扒他女票的身份了,居然也是圈内的  

  

还挺快····  

灵心羽关上电脑,往床上一趴,等着瑜山解决完问题上来,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地面上,在换季的天里暖呼呼的,很舒服,当眼前逐渐模糊想清醒也就来不及了,只是在朦胧中有谁的声音  

“心········醒······,心羽,别睡在这”  

“唔,睡着了啊,走了吗?”  

“嗯,走了,对了我昨天就想问了,你真的要去夏威夷吗?”  

“剧组出钱嘛,你那边呢?”  

“正好和一个新专辑撞上了,走不开”  

虽然我想和你一起走  

瑜山说着,闷闷的抱着灵心羽,活像委屈的小兔子,后者拍拍他脑壳,瑜山将脑袋趴在灵心羽胸前,许久才缓缓的说  

“网上的事情,你不要管”  

“我相信你,还有我不在的时候照顾好自己,我差不多了就回来”  

“记得跟我视频通话……”  

“好~”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