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199063

90%BG战士+10%灵魂伙伴式BL爱好者。烂文制造者。

红宝石与绿绸带

阅览数:
67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今天也是一如往常的清晨。路灯照耀下橘黄色的昏暗街道与深青色的天空在地平线交汇,像是颠倒的黄昏。

要是黄昏的天地真的颠倒过来说不定会有趣一点。

灯如此想着,推着自行车缓慢行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她已经在清晨的这条街上送报很久了,路线熟悉到厌倦。现在灯已经提前完成了送报任务,正慢悠悠地回家。家里并没有人等她,因为是周末也不用担心去学校的问题。于是灯任由自行车发出有节奏的轧轧声,在街上晃来晃去,企图找到什么有趣的事物。

但是已经走到离家最近的那条街上灯还是毫无收获,今天安静得连只路过的猫都没有。

明明今天是圣诞节这个盛大的节日啊,快发生点什么特别的事吧!

心里抱怨着,灯叹出一口白气,缩了缩因为寒冷而感到僵硬的肩膀。

嘴里吐出的白气散去,灯放弃了观察四周,只盯着脚下影子逐渐拉长又缩短,直到那道不属于自己的黑影长长地伸到脚下。

惊喜地抬起头,灯看见了自己期盼许久的事物。那是个少年,虽然距离略远看不清他的脸,但可以感觉出他的状态不正常。剧烈起伏的肩膀和不断从他嘴里泄出的白色雾气使得少年好像一个怪物。

哇,他是患有什么疾病吗?

心怦怦直跳的灯把自行车停在原地,自己走了过去。为了不惊动猎物,灯尽量放轻动作,一边接近一边从下向上地窥探少年的脸色。但是她还没走出几步,对方猛地冲了过来。灯来不及反应,少年的脸已经在极近处。

那双眼睛就像红宝石一样漂亮。

这是灯的第一个感想。

少年粗暴地扯开灯的围巾和衣服的领子,露出她肩膀的皮肤,然后狠狠地咬在上面。但是他并不是要咬掉灯的肉,而是把某种尖锐的东西扎了进去。

有点痛。

灯感受到自己的血被吸吮。

正当灯考虑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做的时候,少年似乎已经满足了。他把长长的牙齿拔出来,松开抓住灯肩膀的手,然后昏倒在地上。

曼斯克里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不认识的房间里躺着。

他茫然地环顾四周。眼前是挂满奇特装饰物的墙壁,尽是些动物头骨和金属制品。左面是拉着黑色不透光窗帘的窗户,这严密的防光性能让他觉得很不错。右边则是地板,还有坐在坐垫上的一个少女。

“这是哪里?你是谁?”曼斯克里警惕起来,他在被子里绷紧身体。

“什么呀,你一开口就是这种陈词滥调吗?”少女似乎有些失望,但她还是好好回答了问题:“这是我家,你在路上吸完我的血就昏倒了,于是我把你带回来了。”

“吸血?!”曼斯克里身体一震。他想起了一点关于今早的记忆。对,他是因为吸血冲动变得神志不清跑到街上了。

“那真对不起...你可以靠近一下吗?”曼斯克里向床边探出身体。

“可以啊。”少女不知为何兴致勃勃地样子,很配合地把头伸过去。

这家伙怎么回事啊?

虽然不明白,但觉得这样很方便的曼斯克里把手放在她的头顶,口中念念有词。

那是消除记忆的魔法。

接下来她会晕倒,我趁机跑出去就好了。

打着如意算盘的曼斯克里念过咒语后准备扶少女躺下。可是少女没有动摇,而是清醒地看着他。

咦?

愣了愣,曼斯克里又一次念咒语。

“别白费力气了。”来回念了几次后,少女推开曼斯克里的手,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看样子你的魔法不起作用。还是老实把来龙去脉告诉我吧。”

然而曼斯克里只是呆呆地看着少女。他没被教导过魔法失败的时候该怎么做。

“那么还是我先说明吧,看你一时半会也回不过神。”少女简单说明了一下。她的名字是灯,是附近高中的一名学生,今天清晨在街上遇到了曼斯克里,并被他吸血。在曼斯克里晕倒后带他回了自己家。

“灯...”这名字有点耳熟,曼斯克里歪着头,端详少女的脸。很快他想起来,自己的同班同学中有这样一个人。

“您真是贵人多忘事,”灯似乎没有在意,但还是小小嘲讽了曼斯克里:“难道因为是吸血鬼经历过太多岁月以至于老年痴呆了吗?”

“不,我认识的女生有点多,所以...啊!不是的!并不是瞧不起你,对不起!”

“你没有必要道歉,”灯觉得有趣,看着惊慌的曼斯克里的眼睛,她好像蛮中意那双眼睛:“我一直以低调行事为活动宗旨,你不熟悉我也正常。”

低调的人会把大街上吸自己血的年轻男性带回家吗?

“这是我的兴趣。”看出来曼斯克里的疑问,灯笑眯眯地凑近过来,在几乎鼻子碰鼻子的距离凝视曼斯克里的眼睛:“我说,你们吸血鬼的眼睛都这么漂亮吗?”

“可、可能是吧。”曼斯克里大惊之下反而移动不了身体,正面对上灯的眼睛让他又害羞又害怕。说不出为什么,他觉得如果是这个女孩的话,说不定会把自己的眼球挖出来挂在墙上,就像那些头骨和金属制品一样。

说来那根本不是一般女孩的兴趣,更不用说她目前为止的全部行为每一个都出乎曼斯克里的意料。碰到吸血鬼,一般人的反应应该是恐惧吧,可她却像是抓到少见昆虫的孩童一样兴奋。

“让我看看...”冰凉的手指抚摸上脸颊,曼斯克里只觉得害怕,他徒劳地闭上眼睛,像只待宰的羔羊。

“噗,你没必要这么紧张。”终于拉远距离,灯坐在床边上晃荡双腿:“我不会挖你的眼睛的。那东西只有在你身上的时候才最美丽。”

这是夸我吗?

曼斯克里犹豫地看着灯,慢吞吞地说道:“你不怕吗?我是吸血鬼啊。还是说,你觉得这是场梦?”

“是梦的话就太无聊了。”灯转过头看曼斯克里:“比起这个,你说说看为什么会跑到大街上吸别人的血吧。”

“我想我有资格知道这件事,”看着曼斯克里迟疑的神情,灯加重了语气:“我可是受害者。”

生性不会拒绝人的吸血鬼曼斯克里只有和盘托出。他是名亲近人类的吸血鬼,早在几百年前就(被迫)加入了吸血鬼猎人协会,在那些人的庇护下混入一般人群。为了让曼斯克里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协会给了他有红宝石吊坠的项链作为护身符,让他能在太阳光下活动并且减弱吸血冲动。但是就在昨天夜里,那东西神不知鬼不觉被调包了。清晨的曼斯克里因为吸血冲动过强而神志不清跑到了街上,遇到了灯。

“那么接下来就是找那个吊坠了。”灯思考。

“不,那是我的事。你只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曼斯克里连忙打断灯,他不想把一般人卷进来。

“我要一起找。”灯则毫不在意,笑嘻嘻的。

看来是没有放弃的打算了。

说不定两个人找更有效率一点。曼斯克里此时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已经是白天,太阳已经出来,无视路人奇妙的目光,全副武装的曼斯克里和灯回到了他的家。把窗帘都拉好,脱下帽子、墨镜、口罩,曼斯克里看上去脸色很苍白。

“都把防护措施做到这种程度了也还会不舒服吗?”

“嗯,稍微有一点阳光就会像快烧起来那样痛。”曼斯克里在家里四处翻找。

可是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

“也许不是丢在家里了,”停下动作,灯抱着双臂看着曼斯克里第三次翻找柜子:“你想想最近这段时间都去哪里了吧。比如说一周之内。”

“白天我都在学校。”

“那么先去那里看看吧。”

周末的学校有些冷清,两人去了教室,但是仍旧一无所获。正当他们站在教室门口讨论下一个地点的时候,一群女生涌了过来。

可以明显感到曼斯克里身体绷紧,灯在心里暗暗好笑。为首的女生是隔壁班的,她一副不满的样子,叫住灯:“喂,你的手机为什么打不通?不是让你今天上午在学校门口等我吗?”

“啊——”

忘了。

“你把手机忘在家里了?”女生渐渐生气,走进到灯面前:“我不是说过要随时等待我的联络吗?不听主人的话是想怎样?”

“不好意思,因为有更重要的事。”

那女生似乎要脾气发作,但是被旁边的人劝住,顿了顿,趾高气扬地命令灯:“给你一次机会。今天晚上七点,给我把曼斯克里叫到中央广场。”这么说完后就领着其他人走了。

“她们好像完全没把你放在眼里耶。明明她要叫过去的人就在这里。”灯看着曼斯克里被墨镜遮盖住的眼睛,很开心的样子。

“她们那么和你说话,你都不生气吗?”曼斯克里则有点忧郁。

“为什么生气?不觉得很有趣吗?”

“哪里有趣?我真不明白。”曼斯克里生气了似的。

“那些女生只对你态度特别好,对别的女生,尤其是我,都是这样的。这种反差我觉得很有趣。”灯正经地回答了曼斯克里,先一步踏上走廊。

感觉被女生们骗了的曼斯克里垂头丧气地跟上去。

下一个地点是游戏厅,这周有三天时间曼斯克里都和朋友们去了那里。但是果然还是什么也没找到。不知道是在照顾曼斯克里的心情,还是单纯自己想玩,灯拉着他玩了一会对战游戏。顺便一提,曼斯克里始终被灯碾压。

“好啦,你就别介意那个了。”灯拍拍曼斯克里的肩膀:“那确实是她们的本来面目。不过晚上去广场的时候你可不要表现出来之前你和我在一起哦,我会被她们念的。”

“我不想去。”曼斯克里的声音从口罩里透出来闷闷的。

“怕什么,她们又不会吃了你。”

“我又不是不知道她们想做什么,”曼斯克里走入下一个目标的商场:“那个为首的人是想和我告白吧,在这特别的日子里。”

“然后因为这是特别的日子,你为了不伤害她所以不忍心拒绝?”

曼斯克里缓慢地点头。

“哇,该说你太善良还是过分好呢。答应了人家交往又找机会甩掉,这种事你做过很多次了吧?”

“我也不想这样啊。”感受到商场里没有什么阳光,曼斯克里先把口罩摘下,站在大厅中央。

“你在迷茫什么啊?”灯似乎理解不了:“喜欢就说喜欢,不喜欢就说不喜欢不就好了?”

“别想着不伤害别人什么的。人和人之间交流就一定会受伤,那是不可避免的。”灯走上去脱掉曼斯克里的帽子,拍拍他的头:“对她们来说直接被甩反而更轻松一些。”

“曼斯克里?”走了没几步有个看上去年纪稍长的女性叫住了两人。正当灯觉得这家伙女人缘真好的时候,女性拽住曼斯克里走向一个角落:“你今天好慢啊,不是说了今天圣诞节会很忙吗?”

原来这个女性是商场的员工,而曼斯克里平常会来打工。

“快去工作。还有你,看起来很闲的样子,也来帮忙吧。”她自然地也命令起灯了。

曼斯克里和灯穿上玩偶装走回大厅,同时一旁摆放着的音响发出爆炸般的声响,几个路人围了上来。

曼斯克里向围着的人群挥了挥手,突然跳起了舞。

“大家,熊熊广播体操现在开始啦!”不知何时站在后面舞台上的一名工作人员拿着话筒用和小朋友说话的语气如此宣布。

边跳着幼稚的舞蹈,曼斯克里走过来拉住灯把她拖到舞台上,期间还不停地做各种动作吸引群众的注意力。

走到台上,曼斯克里面对着灯继续跳舞。而被气势所迫,灯也无奈地跟着跳起来。

结束后两人摘下头套坐在舞台边上。那名女性夸了两人几句后就离开了,剩下曼斯克里和灯喘着气对视。

“哈哈,熊熊广播体操。”上气不接下气,但灯仍旧在笑:“你在做这么可爱的事吗?”

“那又怎样?”曼斯克里有点害臊,但还是回嘴。

两人正你一句我一句地斗嘴,舞台后突然有人惊呼。一个人飞速跑过来,路过舞台,向商场大门冲过去。

“抓小偷啊!”‘

听到这句话,曼斯克里一下子跳起来,不顾笨拙的玩偶服,摇晃着追赶那个小偷。灯来不及阻止,张大了嘴手伸向半空。但她很快反应过来,也急切地追过去了。

曼斯克里没有戴头套!就这样跑到外面会被太阳光直接照射到!

“曼斯克里!”灯跑出去。然而已经晚了,,在广场上,曼斯克里抓住小偷,正把他压在地上。

“你快回去!”看到曼斯克里的脸迅速起皱扭曲开始冒烟,灯慌张地推开曼斯克里代替他压住小偷。

曼斯克里愣在原地。

“还不回去!你想死吗!”灯吼他。曼斯克里这才反应过来匆匆后退回商场门内。一进门,他脸上的裂纹立刻消失不见。

“抓到了?”一个男性工作人员跑过来。

中午回灯的家解决午饭后,下午两人去了一座小洋楼。原本曼斯克里强烈阻止灯进去,但灯却因此更加感兴趣,还是闯进了楼内。

这栋楼没有窗户,但灯火通明。内部装修像是几百年前的风格。一个身着燕尾服的人见到他们进来,便走上前。

曼斯克里从口袋拿出一张银色的卡片晃了晃,那人就让开了。

走上二层,进了最深处的房间,里面是一个大厅,看上去像是举办宴会的场所。几个身着仆从衣服的人正在忙着打扫和摆放物品。主管的人目光移到两人这里,看到灯的时候他一脸不可思议。

曼斯克里叹了口气,走过去向主管说明这是自己的朋友。

“人类?”主管眯起眼睛,竟然笑了起来。

“不是那样的。”曼斯克里不知道在否定什么慌忙摆手。而灯只是很有趣的样子环视四周。看见灯这个样子,曼斯克里不禁想她怎么这么天真烂漫。

换好仆从的衣服后他们加入了打扫。

“我说,我们是来找东西的吧?”灯压低声音问。

“但是我答应好来帮忙的。”曼斯克里也同样低声回答。

“可是为什么我也要打扫?”

“...你不是想看有趣的事吗?等下会让你看的。”曼斯克里沉默了一会如此说道。

其实曼斯克里完全不用这么神秘兮兮的。灯一进来就发现这是吸血鬼的宴会了。她当然不害怕而是兴致很高,甚至在想究竟有什么有趣的事,是不是要互相争斗之类的。而看出她的想法的曼斯克里只有在心里暗暗叹气。

结束打扫后灯没能穿回自己的衣服,被女佣带着去了试衣间,叫她选一件礼服。

“为什么?”灯十分好奇:“我不是作为食物被带来的吗?”

第一次有人类会说得这么露骨。

女佣很吃惊,但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弯腰鞠躬:“您是那位大人带来的客人,是我们重要的座上宾。”

那家伙难不成是个身份地位很高的人?

灯觉得更有趣了。

实际上曼斯克里的座位的确离首席很近。首席简单讲话后就向在座的人介绍了曼斯克里,称赞他年轻有为,能够和平解决吸血鬼与吸血鬼猎人之间的矛盾。但被夸奖的本人却在暗暗苦笑,灯看得出来。

“圣诞节本是人类过的日子,想来对大家来说都是遥远但令人怀念的吧。不妨今夜,就再一次庆祝这个节日,以此来纪念我们与人类共享的和平吧。”

可是你们不是差点把我当做食物吗?看来离真正的和平共处还有段距离呢。

灯不动声色地想着,和身边的吸血鬼碰杯。

对面的曼斯克里看着灯的眼睛,他应该也读出了灯的想法,所以才会仍旧不怎么开心吧。

宴会结束后就是舞会,本来时间过了七点灯很着急,但是曼斯克里却死死拽住灯不肯走。灯嘴上抱怨着要被那些女孩子念了,却还是和曼斯克里一起跳舞。

全部结束后天完全黑透,他们去了广场。虽然觉得那女孩不会那么老实地一直等着,但两人多少有些担心。然而担心是多余的,广场上没有那女孩的影子,反而是有乐队在演出。

为了配合圣诞的气氛,他们演唱的尽是些欢快的曲子。不知不觉间天空飘起小雪,人们似乎因为寒冷挤在了一起。

“圣诞快乐!”

乐队主唱唱完最后一支歌,向天空伸出手大喊。广场中央高高的圣诞树顶,金色的星星闪耀光芒。

“我总算觉得有点圣诞气氛了。”曼斯克里感叹。

“我也是,”灯点头,少见地回应了曼斯克里:“感觉像这样下着雪,听着铃铛声,热闹地挤在一起,才真的像个节日。”

同为独居的两个人,似乎平日都很寂寞,此时终于感受到了温暖,一同沉浸在节日气氛中。

人们都散去后,曼斯克里执意去附近的饰品店。不知道曼斯克里在挑选给谁什么小礼物而一个人走来走去,对此毫不关心的灯则悠然地在店里散步。突然地,她对着一个角落露出笑容。那里传出什么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

“你觉得这个怎么样?”拿着红色绸带的曼斯克里找到灯,兴奋地在她头上比划。不过他立刻发现灯头上已经系了绿色绸带,有点沮丧地垂下手。

“怎么了?那个不错哦,小装饰还蛮可爱的。送给那个女生赔罪吗?”灯似乎不明其意。

“没什么,我去重新挑。”曼斯克里掩饰好脸色,向回走。

“那我先出去一下,你在店里等我叫你。”

到时候了。

灯瞥了角落里的那人一眼,自顾自走出饰品店。

爬到旁边的大楼的天台,呼出一口气,灯扶着栏杆俯瞰街景。天台风不小,有些冷,栏杆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看来你完全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呢。”灯头也不回,这么说。

沉默了一会,灯背后传来女孩子的声音:“是啊,我没做错什么。都是你的错。”

是白天那个为首的女孩子。

“我的错?”灯觉得好笑:“因为我今天独占那家伙了?”

“别叫他‘那家伙’!”女孩像是被激怒,大喊:“他是我的!”

“我倒是觉得他只是个普通人,怎么就成你的了?”灯举手抚摸自己头上的绿绸带。

“因为我这么决定了。”女孩哼了一声:“还有他不普通,是我的王子殿下。”

“别擅自决定别人的人生啊。”灯终于转过头来:“还有,把那个交给我。”

“你、你在说什么?”

“当然是说那家伙的护身符的事了。我这可是为你好。”

“什么啊?别说笑了,你才是小偷不是吗?”女孩冷笑起来:“等一会曼斯克里就会知道他今天和什么样的人待在一起了。”

“嗯确实是这样呢。他会知道一直以来关系很好的女伴不仅是小偷还是跟踪狂。”

“什?!”女孩动摇了。

“你今天,从学校碰到开始就一直跟踪我们不是吗?一开始没认出是他来真遗憾啊,让他发现了你的真面目。”灯露出胜利者的笑容:“商场里和广场上。你本意是想监督我有没有听你的命令,却发现跟我一起的可疑蒙面人是你的白马王子。”

“还有,他早就知道是你偷了他的护身符了。”

“你有什么证据?”

“就是这个。”灯指了指头上的绿绸带:“昨天晚上,我们几个在曼斯克里家聚会了对吧?你分给我们绸带,假装自己系不上要他来帮忙,然后趁机把吊坠调包了。”

“......”

“你现在就拿着那个吊坠,想要还给他,以此制造两人独处的机会,顺便栽赃给我,对不对?”

“...那又怎样?你认为曼斯克里会相信我还是才在一起一天的你?”

“当然是我咯,是吧曼斯克里?”灯提高声音。

在女孩惊慌的视线中,曼斯克里阴沉着脸从天台入口走出来。

“给我吧!”灯跳上前,从女孩口袋里摸出来吊坠放进自己的口袋。

“曼斯克里,我...”女孩已经无暇顾及灯,她用恐惧的眼光看着曼斯克里。

“对你来说,曼斯克里不是王子,而只是玩物吧?你把他当成一种成就,你们不是在攀比谁和曼斯克里交往的时间长吗?”灯继续慢悠悠地揭露秘密:“就像你把我当成奴役一样,曼斯克里在你眼里也不是对等的存在。”

“别说了!”

“你以为曼斯克里真的是傻瓜,会完全没有发现你的偷盗行为?他只是装傻,不想面对被你背叛的事实罢了。”

因为在开始找吊坠的时候,他直接跳过了最可疑的前一天发生的事啊。

灯的话,重重敲击在那两个人身上。

“我陪你玩奴隶游戏也有些厌倦了。”

“这种肮脏的东西,我不需要。”灯说完,扯下头上的两条绸带,扔在地上。它们随风飘走了。

“像你这样的人,才没资格待在曼斯克里身边。”灯少见地有些愤怒。

“那你就有资格了吗!”女孩破罐子破摔:“你这么做不就是为了在曼斯克里面前出风头吗?”

“那种事我才没想过。”灯耸耸肩,那副无所谓的样子让人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够了,”曼斯克里的声音阴沉而沙哑:“别再吵闹了。”

女孩犹豫地看了他一阵子,似乎受不了压抑的气氛,逃掉了。

“我明明是想成为人类的啊...”曼斯克里喃喃。

“你已经是人类了啊。”灯抬头看天空。

曼斯克里走到灯身边,也倚着栏杆,茫然地看向天空:“可是我却不被人类接纳。”

“没这回事,”灯平静地说:“你为融入人类努力,被人类欺骗,这正好说明你已经是人类的一份子了。”

“如果他们没接纳你的话,也不会像欺骗普通人一样欺骗你了。”

“人类为什么要互相欺骗?”

“我不是说了吗,人与人交流必然会产生伤害。这是其中的一种。”

“我不想这样。”曼斯克里用力抓住栏杆。

“这也是人类才有的烦恼啊。”灯也抬头看天空,她有点羡慕。

正想着,身后传来不自然的断裂声。灯猛地回头,老旧的栏杆已经碎裂掉下去了,连同刚才倚着栏杆的曼斯克里。

不好!

虽然吸血鬼应该不会死,但灯完全没想到这些。她也跳了下去。

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城市里的灯光也像流星一样逝去。曼斯克里几乎睁不开眼睛,他有些迷茫。

我现在怎么了?

看着飞逝的黑暗,曼斯克里挣扎着思考。

对了,我摔下去了。

虽说应该不会死,但即使如此坠楼也是件很可怕的事。一定是比那时候更加痛吧。

希望我坠落在地上的样子不要太难看。

他徒劳地祈祷着。

坠落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飞速接近。

咦?

风吹得冰冷的身体被谁抱住,立刻温暖起来。

是灯。

不用看曼斯克里也知道是她。

真是个傻瓜,明明不用陪我的。

虽然很想阻止灯,但是曼斯克里知道来不及了。她是个普通人类,这样摔下去一定没法活下来。

曼斯克里有点想哭。之后他的眼泪真的飘了出来。

这时候他听到耳边有人在笑。

你还笑得出来?

还没调整好心情,曼斯克里却感觉到身体停止了下坠。风不再那么刺人,灯光变成了一个个圆点。

曼斯克里傻傻地看着周围的景色随着翅膀展开的声音下落。

他上升了。

仰头看去,是灯的脸。明明是黑夜,却发着亮光。再放宽视野,能看见灯背后展开的巨大翅膀。

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他惊讶的时候,身体已经回到了天台。

灯放下曼斯克里,也打量起自己的翅膀。

“真是不可思议。”她也同样惊讶:“竟然这么快就变回来了。”

“什、什、什么啊?!!”

曼斯克里大吼出来。

“你不是人类吗!”

“说来确实没和你说过。”灯笑了:“我是龙哦。”

活了数千年的龙,因为厌倦了平日的生活而对人类有兴趣,从巫师那里拿到了能变身成人类的药,在人群中一直生活到了现在。

“本来据说我要过完这个身体的一生之后才能恢复原本的样子。但是看来有什么冲破了这道枷锁呢。”她稍微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曼斯克里只是张大嘴看着灯。

“不过这样一来我们之间的事也就到此为止了。”灯似乎整理好了心情,恢复了平时悠然自得又难以揣测的样子:“我是龙,不是你喜欢的人类。所以,就此别过吧。”

“等——”

完全没听曼斯克里的话,灯走到没了栏杆的天台边缘。

“曼斯克里,真是个好名字呢。你已经是十足的人类了哦。”

一边说着,她向后倒了下去。

灯立刻被裹进风里。

她听见有什么东西也冲下来的声音。

你果然跟上来了啊。灯想。

“我要把你也变成人类。”

熟悉的、带着热气的声音传入耳朵。

2019/11/23 BG 奇幻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