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20273

艺术,就是性欲哒! 创作,就是梦游哒! 有休闲的时间为什么不做梦呢,梦里什么都有,而梦想不就是拥有一切?

绝武第二章

阅览数:
31
评分数:
0
总分:
0
举报

傅任君所在的宇宙的命运还远远没有扭曲。

上回说到,王爷登基,已经称帝,也正好是任君再次出现在有人烟的地方的第一年,也就是她回有人迹的地方的第一年,王爷称帝那之后又过了三年任君的身体年龄18岁的时候,任君的外貌看起来反而更加幼小了,回到了十四五岁的样子体内的毒素和肌肉剧毒侵蚀重生,不断炼化,此时的任君已经突破炼气期,只是气海空空,极度渴求着营养的任君用光身上的钱后吃霸王餐被追捕,却一人制服了全城的捕快高手,列为传说,却任君用绷带头发挡住眼睛没有显露特征,皇宫中下令让锦衣卫追捕,来者正是当年与任君有些干系的两人。

虽然任君过了几年都没有长大,但是他们认为是因为任君饿得受苦的原因,一眼认出来后没有觉得奇怪,并且把任君带走,然后说贼人已经击杀了。

因为几年没有过像样交流,任君说话都不利索,上来只会喊饿,两个捕快觉得这么能吃会不会身体有问题,就带任君去看了大夫结果大夫说任君的生命体征比两个武功高强的锦衣卫还要强然后任君闻着香味,在药店里翻出了大夫珍藏的几百年年份人参当归当萝卜蘑菇啃了大夫差点没哭昏过去这大夫也是官医,两个锦衣卫信誓旦旦一定会把这个药从皇宫宝库补回来,然后...又再打包走一点。

补充完成的任君,用强是没办法带走的,何况她也早就从各处得知如今天子的名号,也不想见到一个对她来说缘尽之人但是两人说皇宫中珍奇药材众多,或许有能够缓解身体空虚之痛的天材地宝,名医,也就由得去了,还得给两个捕快交差。

儿女情长并非仙途终点,如果真的在乎当初王爷,当今天子的感受,那么就会避讳去皇宫,因为不在乎,见或者不见都无所谓。

因为她一直不把自己当做这个世界的人看当做一个操纵着任君身体的旁观者因为不在乎,见或者不见都无所谓不管拥有什么,都不是她拥有的,不管失去什么,都不是她失去的。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任君是个孤儿,被捡回王府就是想用来做小杂工的谁想到和王府的小王爷年龄 相近,成为好友,有带着现代人才有的独立和自信吸引着这个落后世界的人。

任君本来就心理年龄大于身体年龄,在去往皇宫的马车上,想起来关于天子的事情,就像是想起20岁带五岁小朋友玩一样然后你三十了你再看这个十几岁很帅气牛逼的小朋友你也不会有任何想法,就像你亲手带大的那个孩子,虽然你本来想把人养成独立自强新青年结果变成了事事叫护卫叫侍卫叫奴婢....回想起来那种时代感,阶级感,让她有些麻木。

王爷的他,将好的,不好的感受都给过她,一会儿是两个孩童一起玩耍,一会儿是当今王爷给予奴婢厚爱恩赐...

他或许察觉到了任君的喜好,长大了就稍微改了些,所以只给任君喜欢的东西,但是没有再像小时候一样笑脸讨好耍赖,而是带来更多的宝物,更多的...赏赐。

王爷的做法没有什么不好,是他这个位置会做的事情他一个想法能让很多人为他行动。

但是他不知道任君潜意识中认为自己是一个没有寄托,也没有依靠,游离在这个世间孤独的魂魄。

这个世界对任君来说,没法认同...

任君对王爷的热情一开始是,希望把自己的观念,自己的认知,希望能改变这个世界的人 让这个世界的人能够有和她一样的认知,哪怕只是一点观念的相通,人格的相通,稍微留下一点在这个世界产生影响。

但是王爷没有产生认同感,因为他背负着可能被兄弟谋害的家世,也背负着帝皇的义务和承担。任君给王爷传达的人性的魅力,自由意志的价值,他完全没有感同身受到。因为他的周围如此,众生皆是如此。

王爷和她,有时候是同一种人,同样的孤立于世,但是王爷始终在世界内的顶峰,而任君来自世界的外面...

他为了自保只能不断的利用别人,为了自保成为帝王,又为了成为帝王,就必须不把所有其他人当人。

但是,任君对他来说是特别的因为她也不是人,但是从小就感觉到,任君的缥缈于世外的感觉,孤高而准确的评价的世人的本质那些话,在后来成为帝王的时候甚至起了很大的引导向成功的作用,任君的话虽然没有改变他的内心的冰川,但却成为了他手中的利刃。

即使在这个世界里帝王是无上的尊荣,特别是任君所在的国家,王爷的国家,还是刚刚完成现今最大两个国度合并的国家,但是来自地球的任君,见过多少帝王见过世界之大的任君也见过太多的领导人只是把众人当人,乞丐和帝王,都是一种职业没有贵贱之分。只是觉得他的内心就像遥远又冰冷的北极川,最初的感情...也给了背叛。

王爷在她面前,像是学生,像是对未知的渴求,但是又不能放下权力,因为他如果真的不当王爷,或许也能得到一条活路,只不过依附在他手下的势力都会灭亡罢了。

所以任君不会怪他重权力,轻感情只是,任君只把他当做一个旧识,一件过去的事而已。

“皇上?哦...以前认识过。”

任君在锦衣卫两人的交流中,透露出一点疲惫。

“我记得那时你还是圣上府上的陪读丫头呢”

“对啊”

“听说圣上很中意你呢”

“...王府上下对我都不错,后来出了些事情,离散了。”

没有想抱怨的情绪,既然说恩怨两清,认定就不会改变。

说的是王府上下,而不是王爷,也不提当年红娘搬弄是非,让她险些丧命,也不提流离失所,变成毒师药人多年的故事...

埋怨吗,埋怨一个孩子有什么用?

那时候的王爷才十二岁啊。

本来两人的情愫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王爷那时候喜欢的是青楼的红娘,甚至为了她可怜的身世,为了她的突发大病,在家恼怒无能死去活来,让任君为了他的生命不得不去见见这个红娘患上了什么怪病?

别问12岁为啥去青楼,问就是狐朋狗友。

然后被红娘发现了她身体里的能量,其实红娘修炼邪门武功,极度嗜血,特爱幼女之血,但是任君当时还不知道红娘的身份和秘密,红娘装作柔弱无力,哭着划破了任君的手臂,血液“不小心”滴在红娘的嘴里,被红娘发现其中的生命力甚至像是修炼二十年的高手才有的精纯,本分是在这里打探情报的她便起了贪念。

很快有一天找了个童男童女之血试药的药方,骗任君说放血从每月一点,到每七天,到每三天...红娘的功力大增却装得好像只好转了一点。

其实从一开始任君就不相信药方因为现代人头脑里知道,虎血鹿血或许可以做药,人血...就比较搞笑了,但是武侠世界会有什么奇特也说不定所以就给人放放血,让朋友王爷得偿所愿。

反正一个月流掉的月事可能都比放的多。

直到红娘每个月用血药提升不了功力,就改成了七天,那任君就有点受不了了。

本来就还是小孩子的身体,还只能一边吃补一边放血,身体肉眼可见的变差,王爷也有点觉得不忍心,可他没问过任君是否愿意继续,更觉得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红娘是如此美貌惹人怜爱的温,柔,女,子,所以没有提出来让任君停止,只是找了很多名贵的补血药,来为任君补血。

任君开始觉得事情不对劲,大家搭伙吃个饭,我就是在你家干童工,你对我好点我还给你脸了?就算是为了救王爷的命,也不能搭上自己啊!

说感情,或许有,但是冷漠的现代人不会为了一个认识两年的小孩就付出生命吧?

而且也不是他把任君捡回来的,是管家啊?

...

越想越把自己和王爷的关系削得薄情,是因为任君当时才来这个世界的孤独,再加上这种缓慢的,生命威胁追击,精神上对死亡的恐惧在劝说她从恩情的束缚下逃走越快越好。

所以在红娘提出三天一次献血的时候,王爷居然在考虑,没有第一时间拒绝,而是犹豫得看着她的时候--

“老子教你的平等,是对尊严尊重的平等,而不是让你把两年的玩伴和你连真名都不懂的漂亮娘们的生命当做平等的...兑换”

任君怒上心头骂到,随即跑回王府,王爷也当即醒悟,但是也弥补不了他刚才的犹豫。

早就觉得红娘不对劲的任君当晚就在自己的房子里埋下火种,睡在院子草丛里如果来的是王爷,就当着他的面烧掉房子,说再见如果来的是吸人血越吸越得劲的怪物...如果王爷固执己见认为红娘重要,加上府上的下人对任君再怎么好,主人仍是这个屁孩王爷,那时虚弱又不能对王府之人难以下死手的任君...

不敢再恐吓自己,只有不断的策划逃跑路线,可以让她冷静下来,不在这夏夜之中冷颤不止。

谁知道呢,来得不是红娘,而是派出了另一群黑衣人来追杀任君。

“切...最坏的情况,居然还有背后的势力...”

王爷因为愧疚整夜闭门不出,直到任君的房子着火,任君踏上了逃亡之途,这时候的他才后知后觉自己失去了什么特别的东西,而且是永远也追不回来了。

时间回到现在

三人来到皇宫,当然不是见皇帝,而是见了锦衣卫的总管--一个坐轮椅的老头。

这老爷爷都这样了,还不退休?

虽然人家坐着轮椅,但是这老人家居然有炼体巅峰的肉体强度????

再加上学过的皇宫秘传武学手段,和阴险毒辣的杀人技巧再加上周围一票护卫,比起空有境界,只学过粗浅武学的任君,就跟藏獒玩狼崽一样容易!

再加上任君身上不可能带着毒药,体内毒素早已经散尽,本以为虚弱也能挑战一城捕快的自己天下无敌手,没想到,皇宫之中竟还有这样的老怪物...

如果有危险,还能向谁求助呢??

天高皇帝远?逼命在眼前!

认识的两个锦衣卫还是老头的手下!

任君唯一认识的毒师也早就命赴黄泉...

“...任君,可还记得老夫?”

0

相关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