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夏月—奥拉人的自我剖析试举例

阅览数:
98
评分数:
4
总分:
40
举报

【attention】  

荔枝人在推线过后从惨叫连连疯狂呓语变成“批判批判!给我上绞架!”  

充满对阿列克谢富有偏见的批判  

尝试新写法,非常混乱【露出痴呆的表情  

因为是自我剖析就不关联了……  

全文4513  

  

——————————————————————————————————  

  

  

  

【零】  

“打开奴隶的监牢吗?”  

“我们能救下来一两个人,但不可能全部救下来,也不可能颠覆这座学院的秩序。”  

  

奥拉人心怀愤怒,他握紧拳头,深吸一口气。  

我还尚未狂妄到以“救人者”自居。他想。  

奥列格·波古今同他说过这样一件事。那时候奇维纳尚未内战,库尔库特的大桥初见雏形。于黑暗之年惨遭蹂躏的边境城市实在没办法,他们咬牙支撑。一些青年遭不住,自愿去工地做苦役,只为了发放的一份热饭。吃饭这件事得看运气的,若你恰好是个身富力强的男子,日子倒还能过;女人、小孩和老人就没那么走运,他们靠凉水,靠睡眠。虚脱得晕过去或许是好事,这意味着家庭省下几粒口粮。  

“喝水会死人,我之前是不晓得的。”  

奥拉的人不关心这些,首都怎么会受这份罪?他们以新奇的口吻谈起库尔库特,说起将坐落的大桥的宏伟,再针砭一番民风民情。文明人喜欢说这些,熟悉的议题令他们洋洋洒洒,连篇的话句式恰如风吹过的蒲公英,如果可以,发言人还真希望自己的理性言论能挥洒至奇维纳各地,最好再教化一两个不知满足的库尔库特人。常用的句式大概是这样:  

“库尔库特出这样的事我一点都不奇怪。这地方……(省略若干贬义词),而现在共和国给了他们一个洗刷屈辱的机会,他们应该……(省略若干动词)。当然了,我不是说饿肚子是应该的,只是抱怨总有个限度。可我怎么说也有副良善心肠,一两个人,见了总会帮一帮的。”  

“那么他帮了吗?”阿廖沙问。  

“不知道,后来就打仗了。”奥列格说。  

对于自由的追求影响了奇维纳,一位库尔库特的老人或许说不出公平的准确定义,但他明白“干一样的活儿,得同样的钱”;奥拉的孩童尚未识字,却也明白吃饱肚子、能在想笑时笑是舒服的。他们都有着对于自由的模糊追求,生物向光,这是非常自然的事。若仅仅因为不可能便不做,只怕奇维纳现在还被掌控在“伟大的”不知什么几世手里——北风广场被贵族血液染红的土壤之下,垫着旧帝国人民的白骨。  

数多的话语如劈头盖脸的雪花堵住了雪精灵的嗓子。人与人是无法相互理解的,想要解释清楚一句话,就要用更多的话语文字去补充,而个体的思维过程、构成思维过程的经历——这哪里是一两句能说得清的?  

  

阿列克谢如此回应:  

“我看见了。”  

  

  

【一】  

“那边的宿舍是女性区,控制好你们的腿,别让它们乱跑到不应当的地方。”  

“闭嘴别乱动就行——当然了,看你们也做不到。这是以前的人记下的笔记,自己看吧。”  

若斯特丢来一本用通用语写下的笔记,说罢,她转身就走。  

  

此时是下午四点,苏古塔的学生们已经由宇宙塔来到奈琳菲亚。这座地下城市属于卓尔精灵,它坐落在一个巨大的洞窟中,从塔到学生们落脚的宿舍需要经过一段长长的隧道。在艾丹·弗宁法术的帮助下,他们的眼睛适应了地底浓郁的黑暗,事物逐渐显现出轮廓。  

离六点还有一段时间,阿列克谢走到屋外,安静地观赏他之前在窗内看到的钟乳石林。如果是博物学院的学生来这里,只怕会相当兴奋地拿着工具测量一番,也许还会对身边的同学详细讲解钟乳石的成因、特征和用处。魔法学院的学生不懂这些,洞窟内混杂有湿气的阴冷叫他难受,雪精灵将手贴在提灯的玻璃罩上,指望火苗提供些许温暖。在微弱光芒的照耀下,他眼前的一片钟乳石蒙上温暖的橘色,不再如先前般灰白锋利如狼牙。  

阿列克谢相当不适应费尔奈尔。他心生抵触。  

奇维纳源起于哀恸之年,最初是一支埋伏的军队,在迎击萨玛斐的任务完成后,一部分人选择留下,他们定居拉扎银龙雪山,在这里繁衍生息。地处卡勒波耶的雪国挺少有与卓尔精灵有关的传承,阿列克谢也不曾主动追寻。奇维纳人有太多别的事要烦恼,就连艾路亚音·拉-凯法塔夏的史诗,也是雪精灵到了最近才知晓。他还记得自己在暗月城听到的诗歌第六节:黑暗精灵选出的傀儡于菲薇艾诺登基,艾路亚音也宣布继承王位,双王的并立令臣民困惑,“血灾”的威胁还尚未清除。那时候他刚离开卡勒波耶,也是第一次通过“门”旅行。街边的精灵诗人弹唱这首来自盟约九城的诗歌,雪精灵驻足聆听。  

愤怒,困惑,羞耻——因自己的愤怒而羞耻。  

他为何如此敌视不曾见面的地底同胞,就因为诗歌和古来的传说?而回顾过往,他也曾因瓦尔瓦拉·伊万诺夫娜的话对奇维纳之外的人产生厌恶。幸亏奥列格·波古今发现这一点,并将其纠正。  

环境的力量是巨大的,阿列克谢·弗拉基米尔因周围的话语涌起鄙薄之心。  

  

他唾弃这样的自己。  

  

  

【二】  

“不只是因为男性,这座学院本来也只有卓尔一族,你们身为外族人……我也不是学生,杂役而已。”  

“你们要旁听课程应该还是可以的,毕竟……各位是客人。”  

  

名为阿莱克的男性卓尔是黑雾学院的杂役之一,负责整理实验器材(此时阿列克谢还不明白这词的意思),打扫卫生,偶尔还会管理奴隶。  

阿莱克很细心,解释详尽,语言得体。他为苏古塔的学生们介绍奈琳菲亚的魔法学院,黑雾分为两个区域——他们能进入的地方(主教学楼),和他们不能进入的地方(其他)。男性卓尔总在不经意间提起“客人”“外族人”这样的字眼,当他说起女性时,眼里有着对某种东西的渴望。  

“你也是这里的学生吗?”  

“不,只有女性才被允许进入这所学校……”  

卓尔是母系社会,“主母”握有权力,黑暗女神的代言人也通常由女性担任,男性往往是巡林客或战士,负责出力气。在这些森严等级的追随者耳中,权力二字是多么美妙!  

他们渴望“统治”。  

在地下社会,掠夺与贪婪是一种美德。似乎对于黑暗精灵的男性而言,他们是可怜的,是被迫遵从于此种规范。可不,他们将服务卓尔女性视为平常,与他们去掠夺其他种族并不矛盾,甚至可以说,这正是卓尔美德的不同体现;此种美德落实到被统治的地底种族上,则变成“应顺从,无怨言”,并且他们不会因此获得任何称赞,毕竟,这是你的美德,是你该做的事。要是一个卓尔精灵表达了对低于自己等级的人的同情,那才真是罪无可恕,是整个阶层的敌人。如果恰巧是卓尔男性受到如此优待,他说不定会兴高采烈地将这事儿报告给另一位女主人——他能得到更多青睐,再说,富有同情心的人在这地方活不下去。  

真正痛苦的早已出逃,去搏个结果了。  

可他又全然痛苦吗?在阶级分明的卓尔社会里,他总还是个卓尔,是个“人”。即使被当作群体里的“奴才”……奴才倒能管上一些家畜。  

  

或许他只是可惜有特权的不是自己。  

  

  

【三】  

侏儒被带到钟乳石林的僻静处,他刚站定就立刻跪在学生们身前:  

“谢谢几位老爷救我性命!”  

“别叫我老爷!”  

  

这称呼对奇维纳人来说称得上侮辱。  

侏儒瑟缩一下,这让他看起来更小。阿列克谢皱眉,明白自己说过头,于是他不再开口,将问话交给同伴。  

这是在夜晚发生的事。苏古塔的学生们坐在教室的最后几排听完黑雾学院的授课,也看见这里的学生于课前向夏德娜祈祷,之后,他们就用过晚餐,接着回到宿舍。一阵动静吸引了注意,是几个卓尔精灵在殴打一个侏儒。她们拳打脚踢,嘴里还骂着“逃跑的奴隶”,若斯特似乎也在其中。在一阵低声讨论后,伊孚唤起一阵风沙,法师也制造出一个幻影,虚像逃往钟乳石林深处,那些卓尔也追去,他们趁乱救出躺在地上的侏儒。  

“那些娘们拿我当实验品,还有奴隶。”  

“还有其他人,有的甚至是娘们的出气筒。”  

“逃回村子里,就算再被抓也不一定是我!或者……或者我跑得更远,就算吃苔藓,我也能活下去!”  

雪精灵偏过头,他想:你为什么不抗争?你为什么寄希望于受苦的是旁人?你为什么要用如此具有侮辱性的词汇?  

但很快,他就严厉地批评自己:你怎么要苛求一个受了虐待的可怜人?他没办法……他没办法!奥拉人受不了,还能握着镰刀冲进晴宫,用王族的血浇熄愤怒。奇维纳人尊崇英雄,奇维纳的传说是英雄的传说,他们深信自己血管里流着哀恸之年伏击萨玛斐大军的英雄的血,深信自己是英雄的后代……  

英雄是反抗的人。  

  

我不能因为自己吃饱了,就去指责喊饿的人不够体面。  

  

  

【四】  

“他们有力量。”  

“他们可以反抗的。每个人都可以反抗。”  

“如果要顾及所有人,那什么事也没法做成。”  

  

三位伙伴的话语因愤怒而燃烧。  

看到人在面前受苦,健康的心灵是会被触动的。同样的情感让他们迅速理解彼此,至少在此刻,他们跨越了种族、年龄、地区的隔阂,短暂地心意相通。  

“虽然我很难和你们描述”。  

这有什么难的?无非是做与不做罢了。再就是注意不被发现。船商末子见多识广,格林区阴云缭绕不下迷离;翼族法师带着种子行至世界各处,兀烈卡卡的信徒曾直面北荒遗孤;奇维纳人也早已过了需要被说教的年纪。是怎样拗口的话语、佶屈聱牙的文字才会让他们听不明白呢?  

还在飞雪骑士团时,有一位战友——阿列克谢不愿提及他的名字(他们交好过一段时间)——曾对一出歌舞剧中的情节发表如下言论:“虽然这孩子快要饿死,但他的确偷了商铺的面包,那么,他被判刑也就没办法了。”  

待在后台的作者听见,只怕要冲过来打断他的鼻梁。  

出身优渥的人不懂饥苦,他真的同情戏作中的那位可怜人吗?他说这话,或许只为说明自己是多么地懂律条,与排中其他平民、与冰矿石那些大字不识的矿工和南侧的牧民不一样。 出身好是一种运气,这是生活的一部分,阿列克谢赞同这一点,可若是将出身的运气等同于自己的实力,就未免惹人发笑。谁不想有个好家庭,能提供金钱、资源和良好的教养?可命运就是如此,那么,人至少该保有反抗呐喊的权利。  

话说回来,要是绅士们讲究的“徐徐图之”真的有效,那北风广场倒也不会被贵族的血浸红,变成奇维纳人口中戏称的“红场”。  

  

“如果您不赞成,那您可以回到塔里。”尼格勒行礼,“我会尽力避免暴露,并选择合适的时间。”  

“……如果只有这个可以做,那我只能去另一个地方闹出更大的动静,引开他们的注意。”  

变得真快啊。阿列克谢想。  

倒也不必。阿列克谢又想。  

  

  

【五】  

“不能进!”  

“请往钟乳石林跑!”  

  

最终,在讨论后,苏古塔的学生们展开行动。法师们的法术帮了大忙:隐身术被用于打开牢笼时隐蔽自己,无声幻影制造出面目模糊的指路人,带领奴隶跑到钟乳石林。依照计划,尼格勒身上携带的种子在人群基本到达时被种下,曾于预言之年代500年于四处散播的连通世界之门即将打开。  

暗月石的力量发挥作用,一扇紫红色的门升起。  

灰发翼族曾参与过两年前的那场冒险,也就知道“门”本该拥有的颜色,他不知道眼前的一幕意味着什么,不安总罩在他心头。  

部分人迟疑了,决定听从神秘的声音,散入钟乳石林;一个伤痕累累的奴隶咬咬牙,闯入眼前的通道,在他的带领下,一小群人陆续借由“门”离开。人很快走光。  

时间紧迫,学生们不能多待。他们刚一进屋,就听见外边的混乱,叫喊、骂声、盛怒。尼格勒始终放不下担心,对此,伊孚安慰道:“你看,这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再说,哪里会比这里更差呢?”  

至少他们行动起来,去寻找希望。  

  

“‘门’不应该是紫色,这不对劲。”  

  

  

【归零】  

“老爷,……太太!”  

她喊出来,痛苦地。  

现实中没有刺痛她的处境,在舞台上倒伤害了她。年轻的姑娘被什么东西压垮似的,一下子伏在铺了道具绒毯的木板上,抽噎着。没有人打断她,观众,演员,幕后,都拿眼睛温柔地瞧她——一只顶好看的鸟,就要振翅飞起来。  

突然,她起身,走到舞台正中,望着眼前的同胞,她无血缘的兄弟姐妹。那姑娘的嘴唇哆嗦几下,滚烫的词句灼伤了她干瘪的双唇,她快要衔不住灵魂的呼喊:  

“我要做人!我要追求人的幸福!”  

  

阿列克谢看着露天剧院里的表演,旁边是已然衰老的奥列格。  

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聚,他怀念他。  

雪精灵还记得那场戏的结语:  

  

希望是飘雪一样易化的!溶了过后叫人踏上几脚,还变得漆黑。用心灵承受希望吧,让雪水流进心里……  

  

  

  

End.  

  

  

 

相关角色

  • 夜九 :

    赞美诺诺!写得好棒我好爱,那个劲劲儿的在里面看着好棒,阿列克虾陷入自我批判,抱紧虾

    2020/03/24 22:15:50 回复
  • Atom : 回复 夜九:

    是的,因为发现之前都是突出奇维纳人的身份,所以这次想强调雪lao精mao灵zi的自我批判【?

    2020/03/24 22:58:19 回复
  • 喵太 :

    啊这无比深沉苦难又总得熬过去的毛味,命运就像北国的冬天,是一种完全拦不住的残酷,但只要能扛过去,总算还有春天的希望在等待,只要能扛过去……

    好喜欢阿列克谢在内心批判他人也批判自己的部分,谁都不放过的苛刻与这期望世界本该更好的温柔是一体两面的。

    人真的好容易被周围的环境影响看似独立的想法和选择,共勉。

    2020/03/26 16:58:01 回复
  • 喵太 :

    对了,我特别喜欢“别叫我老爷!”这一句

    可能是因为能拒绝送到眼前的特权(不管它有多小)这点实在难能可贵吧

    2020/03/26 17:00:53 回复
  • Atom : 回复 喵太:

    其实写的时候也有犹豫过要不要带这么多自己的想法,但后来就……批判了……

    批判地这么狠一个是觉得毛子的真的会去剖析自己、会去想眼前的一切,哪怕不知道解决办法,也要坚持思考;另一个就是也算是批判过去傻【消音】的自己【躺倒

    而且阿列克谢真的不怎么说话,趁这个机会好好揭露一下他的内心想法【不

    2020/03/26 23:08:44 回复
  • Atom : 回复 喵太:

    其实推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迅哥哥《故乡》里闰土喊的那句“老爷”……以前上学的时候体会不到,现在一想简直内心刺痛……

    2020/03/26 23:11:49 回复
  • 喵太 : 回复 Atom:

    的确是个难得了解阿列克谢内心世界的好机会哈哈哈。“哪怕不知道解决办法,也要坚持思考”这个自虐般的做法我特别喜欢,是一位可敬的斗士。这条路太痛苦了,远不及放弃思考缩在舒适区来得轻松,但那就等于堵死自己的出路,出栏日到来之前的猪也是衣食无忧不必劳作的。会因为“老爷”生气的阿列克谢太可爱了……

    2020/03/27 11:52:2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