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D218764

乖巧可爱的小姑娘,一般路过JK(误);微博@七娜在2019年许愿卡剑组长球

伊奈利第四章

阅览数:
46
评分数:
2
总分:
19
举报

为了保命,先上了。 

 

正文字数4300 

 

(前略以后有缘补-听不懂在说什么的暗暗双子与给我精二的神神) 

 

-1- 

 

在到达了请求支援的小队的驻地之后,伏见伊奈利才意识到自己来晚了:乌鸦和秃鹫盘旋在营地上空,嘴里都叼着撕裂的肉块;哨兵的尸体耷拉在瞭望塔上,他的头颅已经不见踪影;围着营地的篝火,那些只有半个脑壳的猴子正把玩着骸骨;巨大的蝴蝶正趴在死人堆上,它们那尖锐的口器不断抽动着。 

 

在篝火的那边,一个清秀的女孩子正坐在士兵们当成长凳使用的原木上。她看过来的表情,如同一个发现了新玩具的小孩子。 

 

情报部门给这个叫弗莱茵的穿越者的评价,大抵上是“随心所欲的杀手”、“长相可爱的杀人魔”之类。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些批语还算准确。 

 

或许是察觉到了伊奈利的那一丝惊愕,弗莱茵慢慢站了起来。和她一起“站起来”的,还有一条抬起了身体,挥舞着前爪的,通体黝黑的巨大蜈蚣。  

 

如果以弗莱茵作为参照物来说,这条蜈蚣的长度,可能得有三米。 

 

“你好啊。”,是如邻家少女般甜美的声音,“喜欢我的游乐场吗?提拉米苏的游乐场一点都不好玩。” 

 

“可惜的是这里的玩具质量太次,只是轻轻一碰就弄坏了。” 

 

“玩……具?” 

 

渗入毛孔的血腥气被弗莱茵的话语点燃。 

 

“你说玩具?!” 

 

“可不是嘛~”,弗莱茵逗弄着趴在她腿上的怪物猴子,“因为我和它们都很无聊。能够让我们不那么无聊的话,那就是玩具了吧?” 

 

伴随着伊奈利话语的,是从吼中发出的警戒的低吼:“这都是你干的吗?” 

 

“当然。不过也不尽然,毕竟这些孩子们也玩得很开心。”话音未落,弗莱茵在抚摸猴子半个脑壳的手,毫无预兆地顶入了猴子暴露在外的脑组织里。 

 

在搅碎了“玩具”的大脑之后,弗莱茵丢下了那只已经面目全非的怪物猴子。随着她沾满脑浆的玉手一挥,周围的怪物仿佛收到了命令一般,退进了周围的营房。 

 

“另一个目的硬要说的算,算是复仇吧?至少他们是这么说的。说是在五年前为了某个神冤死的亡灵,想要向那个神复仇?” 

 

“他们目的明确,而我只是搭着他们的顺风车找个乐子而已。”,弗莱茵捡起了地上的猴子尸体,“听了这个解释是不是觉得开心多了?猜猜看吧,这孩子是你五年前无话不说的挚友还是花前月下的恋人?” 

 

“谢谢你那并没有什么用途的宽慰。”伊奈利打断了弗莱茵的话。即使弗莱茵戳破了佳斯特托里试图想要隐藏的,更深一层的真相。 

 

“哇,真绝情——” 

 

“我不打算理解你的乐趣,我也不准备尝试理解,并祈祷从今往后我都不要理解。” 

 

“祈祷?向着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祈祷吗?”歪着头的弗莱茵像个天真的孩童。 

 

伊奈利觉得自己被戏弄了。 

 

-2- 

 

短暂的沉默之后,是小丑牌的出场时间了。 

 

伊奈利从大腿中的枪套中拔出了枪对准了弗莱茵:“放下武器。” 

 

这把枪曾经是陪伴伊奈利,绝对值得信赖的王牌。 

 

“你看,我没有举起武器啊。”,弗莱茵摊开了双手,“但是你要这么说,我不就不得不拿起武器保护自己了啊。” 

 

“那这些人呢?”伊奈利把视线转向了身旁横七竖八的尸体。 

 

“呼呼呼——”弗莱茵的笑容如同一朵妖艳的罂粟,美丽而致命。 

 

“我都说了啊,这些都是玩具啊~这些人都死了又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还是说这些玩具当中有你特别心仪的那一款?”,弗莱茵伸出手的动作在伊奈利的眼中充满了挑衅的意味,“虽然不能还你一个新的,但是想要带回家做纪念那绝对没问题。” 

 

“很抱歉,但是我的目的是把活生生的他们带回去。”,伊奈利没有放下枪,“我并不需要玩具,他们的亲人和战友也不需要。” 

 

“你还真是天真得可怕。我倒是想知道,五年前那位所谓的神点燃他的火炉的时候,大义凛然的你在做什么呢?“ 

 

“我做着和现在相同的事情:试图阻止他。那时我,或者说我们,最终成功了。”,伊奈利顿了顿,“而现在,我也希望事情可以有一样的结果。” 

 

“你想要怎么阻止我呢?把我的肋骨剥下来做成亚当,让你眼中的杀人犯成为孕育新生命的夏娃吗?”弗莱茵的眼神里充满了对弱者的嘲弄。 

 

“真遗憾,你想要讨好的那个神明,不过当你是一条可有可无的狗罢了。明明是他害死了所有人,现在却装出一副无辜孩童的模样。真令人作呕。” 

 

“关于佳斯特托里,我至今仍然认为他背负着大罪。但是我们已经齐心协力让加斯特托里付出过代价了。” 

 

“真有意思,你们甚至还没有祈求那些受害者的原谅,就审判了所谓的罪人吗?” 

 

“在这一点上,把他人生命当玩物的你,既没有审判佳斯特托里的资格,也没有指责我的立场。” 

 

“哦?伪善的陪审团和自傲刽子手在大言不惭地说些什么呢?还是说你自觉比那些受害者更有发声的立场?” 

 

“我很抱歉没能让受害者们安息。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会对现在的境况袖手旁观,更不允许怪物们摧毁幸存者们花了五年才重建的生活。” 

 

话音落下,两人视线交汇的火花在空气中爆响。 

 

“让我更开心一点吧!无趣的玩具!” 

 

“好好忏悔自己的罪孽!金发怪物!” 

 

-3- 

 

在这个距离上,伊奈利有信心保证自己可以拿到先手:行动再怎么麻利的人,在速度上也比不过子弹。 

 

可惜那只忠心的蜈蚣宠物并非是一般的生物:在子弹有机会打碎弗莱茵的胫骨之前,蜈蚣蜷成了一团。它坚硬的漆黑披甲成了弗莱茵最好的掩体。 

 

“大英雄也不过如此嘛~” 

 

等到弗莱茵挥动起手臂,伊奈利才发觉那条蜈蚣并非“活物”,而是弗莱茵的武器——有心智的傀儡,也是可以自如挥动的长鞭。 

 

说实话,伊奈利对应对这种武器的经验几乎为零。被教导的战术经验让她一个翻滚躲到了一栋营房的后面。 

 

事实证明掩体在这场对决中可能用处不大。随着帆布撕裂的声音,蜈蚣的巨大脑袋落在自己身边,掀起尘土,露出獠牙。它的身躯碾过了那些在里面待命的猴子,拖出一条猩红中夹杂着黄白的粘稠墨迹。 

 

下一秒,蜈蚣巨大的身体横扫过地面。伊奈利下意识跳起,想要躲避这来自地面的横扫。然而弗莱茵似乎不准备让她如愿:蜈蚣迅速转换姿势昂起了头颅,做出了撕咬的准备。 

 

退无可退,伊奈利举起了枪,即使没有瞄准,子弹依旧飞向了蜈蚣的头部,在它的头壳上擦出了火花。这突如其来的一击似乎让这个“傀儡”有点畏惧,蜈蚣重整态势之后,似乎放弃了进攻的念头。 

 

但空中击发的后坐力也结结实实把伊奈利推了出去。根本无法维持重心的伊奈利重重摔在了地上。 

 

保持着趴在地上的姿势,伊奈利尝试着向弗莱茵击出了弹匣里所有的子弹。看起来弗莱茵还是肉体凡胎,为了保护自己不被点四无口径子弹结结实实地开洞,她只好收回了蜈蚣进行防御。 

 

从另一边腿上的绑带上抽出备用弹夹之后,伊奈利对着弗莱茵又进行了一波射击。即使被子弹的强烈冲击力打得不断扭动,蜈蚣也从没放弃保护它的主人。 

 

随着枪声止息,弗莱茵从“盾牌”中走了出来。 

 

“希望你的神和你一样弱小。”弗莱茵再次挥出了手中的长鞭。 

 

-4- 

 

伊奈利和弗莱茵对视着,她的“鬼牌”正静静躺在营地的栅栏之外。 

 

在缠斗中,伊奈利用一记飞膝放倒了弗莱茵。本来想趁着这个空档为手枪填上最后的备用弹匣结束这场战斗。然而弗莱茵恢复体式的速度比她想得快得多。在为手枪装弹的时候,巨大的蜈蚣将毒牙插入了自己的左臂,轻而易举地将自己甩了出去。 

 

在空中无法掌握自己的身体,等到伊奈利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才发现,手枪已经被甩到了自己绝对够不到的地方。 

 

“我已经玩腻了。”,弗莱茵的眼神如同地狱的门扉一般阴冷,“你和那些玩具没什么不同,下场也是一样。” 

 

“面对举枪向我的人,我最喜欢的就是夺走他们的信念。而你的所谓信念,我连夺走的兴趣都没有。但一想到这份忠诚要给你陪葬,这个事实就令我感到恶心。” 

 

“你还是想办法给我送进地狱吧。”伊奈利抬起头,直勾勾盯着弗莱茵。 

 

“来啊,看看是你的神会救你,还是你的王会救你?你的誓言给你带来了什么?” 

 

“那个神想怎样做与我无关,但我的誓言就是我现在还站在这里的原因。” 

 

“……只是我再也没有办法在那位王面前宣誓了。”这句话伊奈利并没有说出来。 

 

“这样吧,我在给你一个垂死挣扎的机会。要是能让我感到愉悦的话,说不定我会让你死得不那么痛苦哦?” 

 

“让我看看你还有什么牌?”弗莱茵仿佛在打量着一个待宰羔羊。 

 

只是屠夫不曾想到…… 

 

“那么。悉听尊便。” 

 

-5- 

 

“想要使用这把武器,你必须有为了更大的慈悲而杀戮的决心。”佳斯特托里的声音在伊奈利耳边回荡着。 

 

阻止这个疯女人继续胡作非为,伊奈利已然觉得这毫无疑问是可以超越杀戮罪孽的善良。 

 

“让我看看吧,你为了守护自己的誓言,究竟愿意做到何种地步。” 

 

佳斯特托里的“疑问”,伊奈利已经可以对答:化为灰烬,在所不辞。 

 

张开灌满法力的卷轴,回响在伊奈利耳边的,除了精灵们的歌唱之外,还有火焰烧焦的噼啪声。 

 

炽灼的气浪掀翻了弗莱茵,她的蜈蚣躺在地上露出白色的肚皮,高温让这拥有坚硬甲壳的怪物痛苦地在地上打滚。 

 

“如你所愿。”随着伊奈利的呼引,三只火红色皮毛的狐狸曳着焰迹从山林中钻出。它们身上冒出的赤色火焰点燃了来处的丛林,整个营地周围的山林顿时陷入一片火海。 

 

透过扭曲的热空气,伊奈利看到了弗莱茵那因兴奋而瞪大,快要蹦出眼眶的眼睛。 

 

“哈!哈!马戏团!我好想看畜生们把驯兽师的五脏六腑吃光啊!” 

 

弗莱茵的蜈蚣再次昂首袭来,而三只火狐面对呼啸而来的“庞然大物”毫无惧色。 

 

一只狐狸轻巧地踩住了蜈蚣的脑袋,炙热的高温点燃了蜈蚣巨大的前爪;另一只狐狸顺势将利齿插进蜈蚣的上腹部,高温瞬间绍融了伤口;最后一只狐狸爬上了蜈蚣的背脊,一路跑向了另一端的弗莱茵。 

 

然而弗莱茵不为所动。只是轻轻抖了抖手腕,巨大的蜈蚣就将身上的狐狸摔落,接着蜷起身子缠住了那只准备扑翻主人,咬开主人喉咙的火狐狸。 

 

“我的宝贝饿了。” 

 

随着弗莱茵的命令,蜈蚣扬起利齿,埋下头准备将已经被捆缚住的猎物吞入腹中。 

 

“对不起……”面对此情此景,伊奈利不知道这句声若游丝的道歉想要交给谁。 

 

随着伊奈利的拳头握紧,即将落入蜈蚣口中的火狐凄厉地尖啸着。在暗沉的夕阳中,强大的灵能自狐狸的体内爆发,火狐化成了一团烈火。 

 

霎时间,火焰顺着蜈蚣身体卷出的空腔扶摇直上,化为一道盘旋的火风暴。 

 

“你果然是个伪善的人。”收回鞭子的弗莱茵一边抚摸着自己的“宝贝”,一边摆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但是战斗已经结束了。” 

 

伊奈利也知道弗莱茵在说什么:那只蜈蚣的毒液正在从左臂、右肩、后背……从每一个伤口开始向自己体内扩散。 

 

如果从临床症状来说,应该是某种麻痹或者致幻毒素吧?伊奈利感觉自己的直觉正在渐渐远离自己,视线也开始变得模糊, 

 

“我变卦了,虽然玩得很开心,不过我决定还是让你Ⅳ慢一点。” 

 

遍体鳞伤的蜈蚣跟在主人后面,正向自己走来。 

 

“呵。”,伊奈利冷笑了一声,“像你这种人,一定会很喜欢火葬吧?” 

 

随着咒语的回响,绿色的雨滴再一次降临大地。落在伊奈利身上的雨滴缓缓渗入皮肤,生命的凝力与恶劣的毒液在血管里展开搏杀。 

 

而那些落在火苗上的雨滴,如同汽油一般,将星火撩起变成了熊熊烈焰。被火焰点燃的雨滴流泻在地上,将营地也化为燔祭的火狱。 

 

“连使用的手段都和那个神一样,真恶毒。” 

 

“用来净化你这种罪人,我觉得很合适。” 

 

(下面的剧情右转弗莱茵姐姐) 

 

 

 

 

相关角色